BBC 網上 網 絡 純文字頁 | 聯絡/薦言 | 疑難解答
BBC 中 文 網
中文網主頁 
中國報道 
英國新聞 
財經消息 
體壇快訊 
英語教學 
科技動態 
英國報摘 
專題報道 
網上論壇 
節目精選 

廣播時間表 

廣播頻率 
新聞五分鐘(普)
網上直播(普)
新聞五分鐘(粵)
時事一周(粵)
> 網上論壇
中港台應如何聯手抗薩斯?



隨著台灣的薩斯(SARS)疫情越來越嚴重,中國內地,香港和台灣三地都先後成為受到這種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打擊最嚴重的地區。

您認為中港台三地政府應否聯手合作,共同對抗薩斯病毒?如果是的話,又應該如何進行這樣的合作呢?合作的重點又應該放在哪裡?歡迎大家在本論壇踴躍發表意見。

國與國之間本就應互相合作,不能怪中國把sars傳染出來,中國這麼大,奇怪的病在所難免,重要的是台中二國拋棄成見,共同對抗現階段的敵人
CASH, 英國

"中國蟲, 倫敦" 什麼叫做中國大陸罪惡極?我們還認為台灣罪大惡極呢? 是不是我們也應該打他們呀?你在反戰的同時請不要把我的國家帶上.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犯了什麼案,逃的英國的.我也不知道你活的好不好,但至少我可以告訴你,很多中國人活的很好.我不否認中國是一黨執政,但是,請不要拿薩跟我們比.請不要把任何事都跟我的祖國扯在一起.謝謝!!!
ritchie,倫敦

很厭惡看到這麼些人在這裡吵架。本來兩岸三地可以很好地合作抗擊SARS,總有些人借機在政治上做文章。BBC之類的新聞媒體是始作俑者,那個傅某某的報道總是負面為主,真是唯恐天下不亂。現在大陸、香港的疫情還沒有完全控制住,台灣的疫情又呈綿延之勢,同胞們清醒吧,都是炎黃子孫,在此緊急關頭應該團結起來,不要再互相指責了!想想98年洪水和台灣地震期間大家是如何互相關心的。
未署名,英國

非典型肺炎悼害全球,皆因中國隱瞞疫情所致,而當時正是江澤民當政,由於早已有"權力穩定壓倒一切"的理由,(這理由實際上是出於對自已信心不足,可說是有自知之明),所以江澤民絕對不希望在位期間出任何亂子。這樣看來,禍害全人類的罪魁禍首就非江澤民莫屬了。果真如此,豈不是成了真正的"千古罪人"。
仍是自由人, 香港

台灣今天的頭條新聞,是台北的台大醫院及馬偕醫院,南部高雄的長庚醫院,相繼爆發出院內感染,感染源是到急診室的SARS病患,隱瞞前10天的就醫史,以致使接觸的護理人員及家屬,甚至是看護工,院內批價的行政人員出現發燒症狀,台大醫院甚至關閉急診室兩周,以進行消毒。告訴大家這個訊息之前,我已經看完台灣五家媒體的報導,這沒有什麼丟不丟臉的問題,是告知若是你忽略這次前所未有的瘟疫所帶來的警訊,是非常不智且危險的,因為傳染性極強,死亡率偏高。你不要以為你們身處在歐洲美洲,距離遙遠事不乾己,打幾支電話回家問問,就以為所聽的就是真相,就可以在這裡大放厥詞,寫一些低能到可笑的推論,特別是丹麥的Chinese,去意大利晒晒太陽吧,多一點維生素會讓你更聰明。台灣人現在很多人得SARS,也有31人死於此疾病,香港大陸更多,誠心為每一個逝者而痛心默哀。
守望者, 台北

如果沒有醫治的方法,為什麼不讓那些中醫參與對抗薩斯的行動。說到底,他們已經存在了數千年,而且早期的時候在治療病人方面積累了許多經驗。(英文原文:if there is no cure for sars why not let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medicine practitioners take part to fight against the sars.after all they have dealt with the flue for thousand of years and they have a lot of experiences to treat the patients in the early stage. )
Ang TT, 馬來西亞

《給上海市市長的一封信》 尊敬的韓正市長: 您好! 如果您能在百忙之中看到這份倡議書的話,我們將不勝榮幸!也為我們上海能始終擁有"為人民服務"的好市長而感到驕傲自豪! 也許,在全民抗擊SARS的非常時期,寫這份東西給您,有點不合時宜,但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地步,我們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萬望您見諒。 近日來,本市開展了大規模捕殺"無證犬"、"違規犬"的行動,這樣的行動本無可厚非,但如果借著SARS的名義,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現在,一些媒體和有關執法單位把SARS與家養寵物聯繫在一起,一同視為洪水猛獸,甚至於呼籲取締家養寵物!揪其原因只有一個--SARS病原體可能來自於動物!但與此同時,眾多專家卻正在不分晝夜的繼續找尋著SARS的真正起源,而這只是一個暫時的結論!現在,許多專家也都對此進行闢謠,並且從醫學的角度證明瞭"SARS和寵物無關!",動物冠狀病毒不僅在人與動物之間不會相互傳染,不同動物之間一般也不會相互傳染! 作為唯物論者,應對SARS與家養寵物的關係有清楚的認識,媒體的誤導引起了諸多不必要的恐慌。就算與動物有關,那我們都知道的另一種傳染病AIDS,其病原體可能來源於非洲黑猩猩,那麼是不是要把所有的非洲黑猩猩都捕殺呢?據專家們現在的推測,SARS的病原體可能來源於華南一帶的野生動物,那我們是不是也要把它們都捕殺呢?這顯然是不現實的,也是愚昧的! 而有關單位極不負責任的錯誤行為,卻正在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 1.遺棄寵物者增多 一些聽信傳媒誤導的民眾,決定不再飼養寵物,但朝夕相處的寵物,又捨不得親手殺死或送交有關部門進行處死,不得已的選擇了遺棄的方式,任其自生自滅。再加上近期全市打擊無證犬,一些無證犬的犬主也因不忍處死所養寵物只或親歷寵物被捕殺,也選擇了遺棄寵物。 如此一來,必然造成棄貓棄犬的大量增加(對這一現象,媒體也有報道),而其危害可想而知。遭棄貓犬因無人管理,其健康問題、對衛生環境的影響問題、擾民問題,都令人擔憂,遠不及有人飼養時來得安全。同時,政府也將不得不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來處理這些問題。 2、民眾心理健康 在這一非常時期,此類錯誤宣導只會令民眾更加人心惶惶,從心理衛生的角度來看,心理因素對疾病的防、治是有相當大影響的,因此,這種狀況對防治疾病也是極為不利的。 3、國家、城市形像 我們的國家正在進行著偉大的改革開放,上海的建設目標是成為國際大都市,但這種牽強附會的莫須有罪名實在是有損形像!一些媒體錯誤宣導和執法部門的野蠻執法行為,以及部分民眾不甚明智的舉動,已經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國外的動物保護組織開始呼籲中國停止棄養寵物、某些國外傳媒也對此作了報道。現在,我們的政府一定要站出來說話了!應以科學的理論為基礎,本著實事求是的辦事方針,及時制止這些不科學的報道和野蠻的執法行為!千萬不能再次被人貽笑大方了! 對於有些人來說,狗、貓或者其他寵物只是被人飼養著的動物,可是對我們來說,它們是我們的孩子、家人,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啊!為什麼要這麼對待它們呢?如果自己的孩子、家人得了病(或者是有可能得病),是不是也要把他們殺死或者活埋?我們疼愛我們的動物朋友,可是卻不知道如何幫它們……看到那一幕幕慘劇,我們只能為它們流淚祈禱……其它的,無能為力…… 幾千年前就傳下來一句俗語--"民不與官斗",難道在21世紀的中國,我們還是沒辦法和官"斗"嗎 電視裡在不停的報道著、播放著軍犬、警犬、保安犬、導盲犬、營救犬……狗是最早被人類所馴養的動物之一,它們衷心耿耿的活躍在人類身邊,千百年來令人稱頌。狗是人類的朋友,不是敵人!但是為什麼有些人非要視它們眼中釘、肉中刺?非要除之而後快呢?難道非要等到它們變成珍稀動物才會給予保護?難道真的要到地救上只剩下人類才知道後悔?難道非要把我們最親愛的朋友趕盡殺絕後,讓人類孤單單的生活在地球上才快樂嗎? SARS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性!!! 說到這裡,我們想,也很有必要向您反映執法隊伍(俗稱'打狗隊')野蠻執法的行為。 犬類被捕捉後,帶到犬類檢驗所集中管理,說是進行檢疫,但據我們所瞭解到的情況卻並非如此! 狗到檢驗所後,並沒有檢驗其是否帶有傳染病病毒!而是任由群狗擠在一起,等待他們的主人付了錢來領!如果說,狗也有可能感染SARS,那麼這算什麼?算是給傳染病一個很好的傳染機會嗎?還是僅僅為了打狗隊可以在年終分到一筆不菲的獎金呢?"贖"(請原諒我們用這個字,應該是"罰款")回來的狗,有的身上全是血、有的骨折傷殘、還有沒幾天就死亡的(有些是因為得了犬類傳染病!)。至於那些因飼主沒有經濟能力,或無證而無法領回來的狗,等待它們的只有--死亡!如果是比較文明的處死方式,我們也無可厚非,因為人與動物畢竟不同,但現實呢?是用最原始的方式--砸、摔、淹……它們直到死也不明白為什麼最信賴的人類要這樣對待它們! 人道也罷,狗道也罷,道義已經說的夠多了,請韓市長再來看看現行的對於居民飼養寵物的政策法規以及處罰方式: 在上海,辦理〈犬類飼養證〉市區、縣城的費用是2000-1000元人民幣,暫且不論這樣的收費是否合理(上海市已經是京、廣、滬三地中收費最低的了),我們只是要問--這麼多錢哪裡去了?據我們所知,這些錢都是返還給有關部門的,但是真正用於犬類管理的有多少呢?連給它們死的少痛苦些的費用也不夠嗎?即便是有證的狗,打了疫苗有了〈免疫證〉,它們的安全得到了什麼樣的保護?禁止犬類進行戶外活動,那與禁止飼養有何區別?我們看到的只有一次次悲劇的發生…… 現行《上海市犬類管理辦法》是根據1993年10月15日上海市人民政府第48號令發佈根據1997年12月19日上海市人民政府第54號令修正並重新發佈的,我們對"93版"與"97版"的進行了對比,兩者之間沒有原則性的更改,後者只是較為詳細而已!我們沒有找到可以隨便捕殺犬類(無論有證、無證)這樣一條(項),規定的捕殺對象只適用於狂犬、野犬,而非無證犬!無證犬是指沒有辦理《犬類飼養證》的犬,是有主人的!絕對不等同於野犬!更不要說有證犬!按照《上海市犬類管理辦法》所規定的處罰方式只有"罰款"一種!何況是抓捕時的野蠻行為以及被抓走後的粗暴對待!只能讓人聯想到"殘暴"、"野蠻"、"血腥"…… 我們找到了近幾年來有關於犬類管理的相關法規、規定,同樣沒有發現執法人員可以隨便捕殺寵物的內容,倒是發現了不少自相矛盾之處,請您對權威部門所發佈的信息進行詳細對比: 一、"97修正版"的《上海市犬類管理辦法》﹔ 二、上海市犬類管理領導小組辦公室在2002年4月發佈的《決定》﹔ 三、2003年準養犬植入注射型電子標簽的《要求》﹔ 以上所列的相關詳細資料您都能找到,絕不是我們杜撰的!(還有一篇在"中國警犬網"上發佈的《上海市犬類管理條例》因沒能找到相應的發佈時間、發佈人而沒有引用,但希望您加以參考) 請問韓市長,法律法規是否等於橡皮泥呢?行政命令是否高於法律法規呢?上海率先開始實行對有證犬進行注射芯片的數字化管理舉措,廣大養犬戶也積極配合的,但現在呢?在SARS的名義下,有證犬、無證犬一起抓,有關媒體還將此編入SARS專題內進行宣傳!不禁要問,既然注射了芯片,為什麼還是不分青紅皂白的抓走?植入的芯片有什麼作用?難道僅僅是為了顯示所謂高新技術的應用嗎?而我們的主流媒體又在發揮什麼作用呢? 難道我們中國真的沒有法律可言?不!我們相信我們的政府是有人情味的政府!是法制的政府!我們不相信是政府授權這些所謂的公安系統內的執法隊這樣的權利! 誠然,造成目前社會上有很多人對飼養寵物有意見,甚至於反感,與廣大寵物飼養者中的部分人沒有遵守相關的法規,沒有養成良好的社會道德規範,沒有對寵物進行必要的馴養,疏於看管,致使生活社區的環境受到污染,給他人的人身安全帶來了危險,等等這些確實存在的現象有很大的關係。同時,也受到城市發展、居住等的現實狀況制約造成的,政府也有政府的難處。 我們提出以下愚見,謹供您和相關部門參考: 1、 禁止媒體和相關執法部門進行誤導性的、沒有科學理論為依據的宣傳與執法,通過媒體和社區宣傳向民眾闢謠,進行科學宣傳,不能將寵物衛生問題、犬只限養問題與SARS掛鉤﹔呼籲養犬家庭停止棄養寵物,攜犬打防疫針,並依法辦理《犬類飼養證》﹔ 2、 文明執法,真正做到有法可依,無論是什麼動物,它都是一個生命體﹔ 3、 限養問題。由於養犬門檻相對較高,有證犬在上海的比例並不高,眾多無證犬僅靠公安部門的"捕殺"顯然是不可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實際上什麼問題也沒有解決)。在此可以借鑒鯀和禹治水的故事:"鯀以息壤堵水,三年不成,洪水更加泛濫,問題日益嚴重,而禹開溝鑿渠,進行疏通,終獲成功。" 同時,也可借鑒在世界許多國家都有養犬的相關法規和犬類管理的成熟經驗,施行"低收費、高處罰"和"罰人不罰狗"的管理方法。例如在新加坡,只花6美元就可以養一隻小狗,而且以後也不用再交費,但是如果狗在大街上大便一次,狗主人就會被罰5000美元。這樣一來,誰還敢不主動看管好自己的寵物? 尊敬的韓市長,其他國家的法律並不見得適用於中國國情,但是,為寵物在都市中的生存尋求一條合理合法的途徑,的確是值得深思的。上海作為一個國際性的大都市,更應走在前列。 "判斷一個民族的道德水平,往往要看他們如何對待動物。"這是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吳曉京女士所引述的印度一位哲學家的名言,發人深省。 以下引用一篇來自愛犬人士的短文,希望您知道"寵物,'寵'的並不容易"。短文的名字就是--《GARY,來世我願意做你的一條狗,你會還是如此的愛我嗎?》 『很久以前算命的還說我2003年會結婚,從那時起我就美滋滋的等著2003年快點來,好給我帶來個如意郎君。結果好不容易一年盼著一年2003年終於等來了,可是你們瞧瞧我這年的桃花運哪裡有?簡直是梅花運走到家了! 從今年的1月1日起,那天的早上醒來的第一眼開始,厄運就伴隨著我,那天醒來的第一眼就是看見睡在我床邊的GARY吐了,接下來發現他得了細小,整整十天我就忙著侍候他,擔驚受怕的十天過去了,好不容易盼著了GARY好轉,才過一天,緊接著我就高燒不退病倒。這一病直到春節過後我的身體才復原。 過完春節回上海,趕緊著手給GARY辦證,從二月份辦到四月份總算是拿到了PASS,為了辦這證,請假、曠工、早退我全用上了,誰叫我是一個單身狗媽呢?沒有人可以幫我,如果我自己再不努力,誰來保護GARY呢? 四月一日起,我就正式的失業了,老板炒了我,我無怨無悔。作為一個員工,我的確是不合格的。要怪就怪生活在中國辦件事情為什麼就那麼難?辦張狗證的手續如此繁瑣? 那天我接到電話,通知我第二天就可以打針領證的晚上,我一個人坐在小區的長椅上黯然淚下,終於可以不用生活在日日惶恐之中,不管將來的生活再如何艱難,GARY可以活下去了。 再接下來,"薩斯"鬧得是如火如荼,一時間那些所謂的狗屁專家們和一些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其樂無窮的人把矛頭指向那些不會說話的狗,我一面要擔心自身的安全,一面還要關心GARY的安危。這日子快讓人瘋了,我第一次感覺到死亡隨時可能會降臨,如果是真的,這一生我沒有什麼可後悔的,沒有什麼對不起他人,除了GARY,他是那樣弱小無辜,他什麼人都沒有傷害過,他沒有任何的壞心眼,他錯就錯在太信任"人類"。他把他的一生的命運交給"人類"來決定,如果我走了他該怎麼辦呢? 很慶幸自己當時辦證時的執著,那樣的義無反顧,明知道無法請假,為了辦證就那樣的可以不顧一切。在今天這白色恐怖的日子,回想起當時辦證時的情形,彷彿老天給了我一個警示,他讓我差點失去GARY,提醒我一定要給他辦上活命的證,不然上天是會給我懲罰,讓我永世活在後悔、痛苦、自責中。人之所以成其人,是因為有愛,愛是人性,否則那不是人,是一個個活著的直立行走的動物。 面對著GARY那無言的、絕對的信任與依賴,看著他深深凝視著我的深褐色的杏仁眼,輕輕的對他說:"GARY,來世我願意做你的一條狗,你會還是如此的愛我嗎?" (GARY今天終於肯在陽台上NN了,我開心的抱著他對他說:"寶貝,媽媽愛你!")』 看到這封信,請您盡量體會我們的心情,無論您是否養狗(或者其它寵物),恭請您考慮一下自己對待孩子的心情就會知道,當我們的狗在遭受不幸的時候,我們這些主人的心情了!我們不強求所有的人都能愛狗,我們只是希望所有的人都不要傷害它們! 我們熱愛自己的祖國!熱愛著我們的五星紅旗!請相信,我們是在痛心疾首,喊天不應、叫地無門的情況下才給您寫這封信的。懇請您給我們一個答復,一個合情的、合理的、合法的答復。我們深信,我們的政府是不會讓我們失望的,我們的市長不會讓我們失望。 謝謝。 廣大熱愛動物,熱愛生命的市民 寫在全民抗疫之時
愛犬人, 上海

為什麼有中國人的地方一定要謾罵才能表達思想? 不論別人的觀點與自己的多麼不同,那也是人家的權利。 中國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理解什麼叫民權?
jenny,新西蘭

我高興今天中國內地只有50幾例非典新病例,北京只有39例.希望政府和民眾咬緊牙關,再堅持1個月,非典就會被打敗.我們就要打人民戰徵.因為這關係到我們中國 和世界每個人的健康和性命,我們對這個世界有責任和義務.人民戰徵是抗非典的最有力的武器.現在有些人很怕這場人民戰徵取得勝利.這些人說如果這場人民戰徵取得勝利了,共產黨的政權就會進一步鞏固,他們的所謂"民主"進程將受到影響.這些人為了他們的個人理想竟不願看到抗非典的勝利.說輕點是他們自私,說重點他們沒有人性.其實有些西方媒體也和他們是一個心態.在新西蘭只要當天新聞沒說中國什麼事,那一定是中國情況好轉了,否則就扇呼的要命,連我兒子都發現這一特點,他可是在西方受得教育和長大的,沒人給他洗過腦.所以咱們中國人不論是在台灣,香港,大陸和海外都應共同相互愛護和鼓勵去抵抗疫情,願菩薩能保祐我們炎黃子孫共渡難關,讓炎黃子孫重新團結起來共創中華新未來.謝謝菩薩.
自由人, 新西蘭

讓我們用核彈開創出一個新的中華國家吧.
推陳出新, 台灣

一些醫生和護士比薩斯更恐怖。這就是一些薩斯病人離開醫院,傳染其他以至大陸的薩斯數字不斷上升。(英文原文:Some doctor and nurses are terrible than SARS. It is the real reason why some SARS patients leaving hospital and infecting others and the enlarging number of SARS in mainland.)"不是所有醫務人員都崇高"--沒那麼多"天使" (轉貼) wwwzbhy [個人專輯] 郵件 留言  消息 短訊 你對本文的看法: 贊成 反對 "非典"肆虐之際,在傳媒的"正面報道"攻勢下,神州大地一夜間出來了許許多多的"白衣天使",大有借此一舉扭轉長期以來一些不那麼愛惜羽毛的醫護人員給國人心中塗抹的對於醫療衛生業的丑惡印象之勢。於是,像令我們耳熟能詳的歷次抗洪、抗震救災時的情形一樣,一批又一批奔赴"一線"的醫護人員在黨旗下握緊右拳,"火線入黨"﹔並且,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這些醫護人員被集體冠以一個煽情、肉麻的稱呼:"白衣天使"。 好歹是生活在這塊土地上,也算是經歷過親人和朋友生老病死的過來人,直覺、經驗和理性都都告訴我:沒那麼多的"天使",有的只是普普通通的醫生、護士而已。 "天使"(Angel),基本上是一個宗教性的詞匯,在崇尚無神論的社會主義中國,它的內涵和外延極其有限。多數情況下,僅僅被用於處於初戀中的小男女們的兒女情長(譬如說"她睡著了的時候,美得像個天使")。我以為,如果真的有必要對一些在抗非典戰爭中付出了英勇、汗水,甚至是生命代價的傑出醫務工作者(譬如早在4月20日之前就甘冒大不韙最早向新聞界披露真實情況的北京301醫院的蔣彥永,廣州中醫院的葉欣、呼研所的鐘南山,以及北京309醫院的姜素椿等)加以文學性描述的話,筆者建議使用"白衣戰士"。這個詞雖然帶有某種令人不快的意識形態色彩,但惟其如此它更加符合現階段我國的特徵,並且更加貼近抗擊非典--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的性質,甚至,它比較的與我們所想要用這個詞來形容的、相當一部分醫務工作者的性別特徵更加吻合。 更往深裡說,配稱得上是"戰士"、理應共享"火線入黨"(如果他們本人有此"志願")"殊榮"的,不僅僅是那些"一線"的醫務工作者,還有那些胸前雖未掛著聽診器,卻背著攝影機和錄音設備或者採訪機和紙筆的"一線"新聞工作者﹔還有雖未在"一線",確在病毒實驗室裡日夜奮戰的科學家﹔甚至還應包括那些為趕制口罩、消毒水而日夜加班加點的鄉鎮企業的工人和那些在供應出現嚴重缺口的情況下,戴著口罩推著三輪走進住宅小區躉蔬菜、水果,以使非典時期人民的抵抗力不至於過於低下的農民小販……是的,他們都稱得上是"戰士"。只是,礙於筆者的年齡特徵和對文學煽情的痛恨,我拒絕把他們叫做"天使"。因為,有限的人生經驗告訴我,在這塊土地上,不缺少魔鬼,但從來沒有那麼多的天使,那些被冊封為"天使"的,其實大多不是"天使"。 不信,請看《南風窗》"抗非典特刊"(5月上號)上題為《我在非典的日子--一名新聞工作者的自述》的深度報道: "……不是所有的醫務人員都崇高。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感染一科的一位醫生,在2月8日接診'毒王'上呼吸機時被毒倒,病重轉到另一家醫院治療時,暈倒在洗手間裡半小時沒人理。那家號稱"沒有一名醫務人員感染"的醫院醫生護士基本不進隔離病房,查房時就在門外用對講機講:'你今天有什麼不舒服?你自己也是醫生了,想要什麼藥?我給你開。' "有些醫院的醫生護士更絕,查房時將調查表遞進去,讓病人自己打勾:'有無退燒'、'有無腹瀉'、'有無咳嗽'、'痰中有無帶血'……有些醫生對自己病倒的同事說:'你自己就是專家,現在請你用聽診器聽聽自己的肺……' "我們的一位攝影記者的遠親,全家都感染了非典,兒子在胸科醫院,他們兩夫妻則到另一家號稱'沒有一名醫務人員感染'的醫院治療。隔離期間,當媽媽的給我打電話時很絕望:醫生護士根本不理我們,按急救鈴一個多小時都沒人來……當爸爸的沒有挺過來。兩夫妻下了崗,欠醫院十幾萬醫療費,醫院就把死者骨灰扣著:'不還錢就甭想要骨灰……' 誠然,生命屬於每個人只有一次。在災難面前,包括"白大褂"們在內的所有的人,都有熱愛生命的權利。從某種意義上說,"貪生怕死"不僅是本能,也是權利。但這裡有兩個問題:第一,作為一個醫務工作者,你是否踐行了醫者的職業道德,盡到了你的"本分"?這是底線﹔進而,你是否能在"本分"之上,做到"崇高"?這是高一層的境界,踐行與否,全在個人,任何人都沒有權利提出要求和說三道四。 但正如前文作者所寫的那樣:"我采寫這些題材時感動和激憤填滿了整個胸腔:我要告訴所有讀者這些醫護人員的崇高和偉大,也要讓個別苟且偷生、還要邀功領獎醫院為此汗顏:他們不僅比不上自己的同行,甚至比不上新聞界不怕死的記者。" "主流"媒體上連篇累牘、喋喋不休、而又良莠不分的"白衣天使"的肉麻吹捧可以休矣。我們想要知道的是,在這場波及全國的沒有硝煙的戰爭中,有哪些是可以稱得上是"白衣戰士"的英雄,而有哪些人則連起碼的人道底線都沒有踐行。對於前者,我們應當記住﹔而對於後者,要他們自己記住。
SARS,

江澤民住在上海,和北京人聯手,需要多麼長的手? 中國的官僚們都是四分五裂,互相拆台,還有人跟他們聯手? 應該斬斷獨裁者的黑手!
張暢, 南京

一起對抗什麼? 自製瘟疫,還是國際上的反華勢力? 兩者恐怕俱不是,應是一致地服從全球一體巨獸定下的遊戲規則,一齊搞作或起舞. 但要小心,莫走火入魔地搞成另類的政治恐怖活動:寧枉無縱地任意隔離,幽禁,試藥, 屍骨無存地人間蒸發.
地球生物, 香港

一起合作,互相幫助,比如聯合進行研究(原文:Work together and help each other. E.g. joint research.)
,

奇病擾神州,薩斯讓人愁,攻擊紛紛至,良藥幾難求,同宗同敵愾,民族氣節留,指日克非典,好叫奸人休!
:-<,

在這個論壇上應該多一些像"一個北京工作的海龜對薩斯的思考"這樣的文章,"讓我們去愛,去感悟、然後體會感動!" 只有這樣才能淨化中國人的心靈,讓人性和理性的光芒重新閃爍!
,

在河北,不管農村還是城市,到處危機四伏,人們失去了彼此的信任,失去了真誠。"非典"疫情不斷升溫,從而打造出無數英雄!"公安局、工商局、衛生局......",就連平時擦鞋的也打著非典的牌子稱王稱霸,它們不但不為人民服務,而且還像瘋狗一樣四處四處咬人,一邊聽著大喇叭廣播的內容:不准以非典之事攻擊黨和中央、不准借非典之名擾亂制安、不准哄抬物價......"我苦笑著,一個種地的,無論怎樣也不會當上主席或一夜成為百萬富翁......,作好自己的事情,不要傳染上'非典'就好,我只是納悶,共產黨的批評與自我批評難道現在就不提倡了嗎?真是又想當婊子還要立牌坊。
種地的, 中國

為了穩定地發展經濟,鄧小平提出"穩定壓倒一切"的國策,我黨在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領導下是認真地執行了這一國策的。但是在這次的非典事件上,我黨一開始是不是機械地執行了鄧小平制定的國策,從本本出發,而不是從實際出發,從而犯了教條主義和主觀主義的錯誤,以為只要嘴上說控制了就等於實際上控制了。反觀越南,同樣是共產黨領導的國家,一經發現非典,對內主動告訴人民,對外積極和國際社會配合,結果打了一場防非漂亮仗,現在正在接受國際社會的讚揚,當然這裡面不排除有"幸運"的因素。所以什麼時候教條主義和主觀主義佔了上風,什麼時候革命和建設就要受損失,這些正是當年延安整風運動所要克服的毛病,想不到隔了多少年後還會重犯。
無名之輩, 加拿大

(請參閱其他網友意見 )


請 發 表 意 見

姓 名

電 子 信 箱

國 家 或 地 區

意 見

聲 明 ﹕ BBC 盡 可 能 多 地 播 發 各 位 的 意 見 , 但 是 我 們 不 能 保 證 所 有 的 電 子 郵 件 都 會 在 本 網 站 發 表 。 BBC 保 留 發 表 時 加 以 編 輯 的 權 利 。

 BBC中文網全部內容
  

繁體 簡體




網 上 論 壇
急性呼吸道綜合症-對你有何影響?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中國在化解朝鮮核危機中應扮演什么角色?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如何評價周恩來在晚年時期扮演的角色?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中國新一代領導層的首要任務是什麼??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如何看江澤民繼續留任中央軍委主席?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您對廣東爆發的神秘肺炎事件有什么看法?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返回BBC中文網主頁 | 返回頁首   
聯絡/薦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語言的新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