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网 上 网 络 纯文字页 | 联络/荐言 | 疑难解答
BBC 中 文 网
中文网主页 
中国报道 
英国新闻 
财经消息 
体坛快讯 
英语教学 
科技动态 
英国报摘 
专题报道 
网上论坛 
节目精选 

广播时间表 

广播频率 
新闻五分钟(普)
网上直播(普)
新闻五分钟(粤)
时事一周(粤)
> 网上论坛
中港台应如何联手抗萨斯?



随着台湾的萨斯(SARS)疫情越来越严重,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三地都先后成为受到这种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打击最严重的地区。

您认为中港台三地政府应否联手合作,共同对抗萨斯病毒?如果是的话,又应该如何进行这样的合作呢?合作的重点又应该放在哪里?欢迎大家在本论坛踊跃发表意见。

国与国之间本就应互相合作,不能怪中国把sars传染出来,中国这么大,奇怪的病在所难免,重要的是台中二国抛弃成见,共同对抗现阶段的敌人
CASH, 英国

"中国虫, 伦敦" 什么叫做中国大陆罪恶极?我们还认为台湾罪大恶极呢? 是不是我们也应该打他们呀?你在反战的同时请不要把我的国家带上.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犯了什么案,逃的英国的.我也不知道你活的好不好,但至少我可以告诉你,很多中国人活的很好.我不否认中国是一党执政,但是,请不要拿萨跟我们比.请不要把任何事都跟我的祖国扯在一起.谢谢!!!
ritchie,伦敦

很厌恶看到这么些人在这里吵架。本来两岸三地可以很好地合作抗击SARS,总有些人借机在政治上做文章。BBC之类的新闻媒体是始作俑者,那个傅某某的报道总是负面为主,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现在大陆、香港的疫情还没有完全控制住,台湾的疫情又呈绵延之势,同胞们清醒吧,都是炎黄子孙,在此紧急关头应该团结起来,不要再互相指责了!想想98年洪水和台湾地震期间大家是如何互相关心的。
未署名,英国

非典型肺炎悼害全球,皆因中国隐瞒疫情所致,而当时正是江泽民当政,由于早已有"权力稳定压倒一切"的理由,(这理由实际上是出于对自已信心不足,可说是有自知之明),所以江泽民绝对不希望在位期间出任何乱子。这样看来,祸害全人类的罪魁祸首就非江泽民莫属了。果真如此,岂不是成了真正的"千古罪人"。
仍是自由人, 香港

台湾今天的头条新闻,是台北的台大医院及马偕医院,南部高雄的长庚医院,相继爆发出院内感染,感染源是到急诊室的SARS病患,隐瞒前10天的就医史,以致使接触的护理人员及家属,甚至是看护工,院内批价的行政人员出现发烧症状,台大医院甚至关闭急诊室两周,以进行消毒。告诉大家这个讯息之前,我已经看完台湾五家媒体的报导,这没有什么丢不丢脸的问题,是告知若是你忽略这次前所未有的瘟疫所带来的警讯,是非常不智且危险的,因为传染性极强,死亡率偏高。你不要以为你们身处在欧洲美洲,距离遥远事不干己,打几支电话回家问问,就以为所听的就是真相,就可以在这里大放厥词,写一些低能到可笑的推论,特别是丹麦的Chinese,去意大利晒晒太阳吧,多一点维生素会让你更聪明。台湾人现在很多人得SARS,也有31人死于此疾病,香港大陆更多,诚心为每一个逝者而痛心默哀。
守望者, 台北

如果没有医治的方法,为什么不让那些中医参与对抗萨斯的行动。说到底,他们已经存在了数千年,而且早期的时候在治疗病人方面积累了许多经验。(英文原文:if there is no cure for sars why not let the chinese traditional medicine practitioners take part to fight against the sars.after all they have dealt with the flue for thousand of years and they have a lot of experiences to treat the patients in the early stage. )
Ang TT, 马来西亚

《给上海市市长的一封信》 尊敬的韩正市长: 您好! 如果您能在百忙之中看到这份倡议书的话,我们将不胜荣幸!也为我们上海能始终拥有"为人民服务"的好市长而感到骄傲自豪! 也许,在全民抗击SARS的非常时期,写这份东西给您,有点不合时宜,但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万望您见谅。 近日来,本市开展了大规模捕杀"无证犬"、"违规犬"的行动,这样的行动本无可厚非,但如果借着SARS的名义,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现在,一些媒体和有关执法单位把SARS与家养宠物联系在一起,一同视为洪水猛兽,甚至于呼吁取缔家养宠物!揪其原因只有一个--SARS病原体可能来自于动物!但与此同时,众多专家却正在不分昼夜的继续找寻着SARS的真正起源,而这只是一个暂时的结论!现在,许多专家也都对此进行辟谣,并且从医学的角度证明了"SARS和宠物无关!",动物冠状病毒不仅在人与动物之间不会相互传染,不同动物之间一般也不会相互传染! 作为唯物论者,应对SARS与家养宠物的关系有清楚的认识,媒体的误导引起了诸多不必要的恐慌。就算与动物有关,那我们都知道的另一种传染病AIDS,其病原体可能来源于非洲黑猩猩,那么是不是要把所有的非洲黑猩猩都捕杀呢?据专家们现在的推测,SARS的病原体可能来源于华南一带的野生动物,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把它们都捕杀呢?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也是愚昧的! 而有关单位极不负责任的错误行为,却正在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1.遗弃宠物者增多 一些听信传媒误导的民众,决定不再饲养宠物,但朝夕相处的宠物,又舍不得亲手杀死或送交有关部门进行处死,不得已的选择了遗弃的方式,任其自生自灭。再加上近期全市打击无证犬,一些无证犬的犬主也因不忍处死所养宠物只或亲历宠物被捕杀,也选择了遗弃宠物。 如此一来,必然造成弃猫弃犬的大量增加(对这一现象,媒体也有报道),而其危害可想而知。遭弃猫犬因无人管理,其健康问题、对卫生环境的影响问题、扰民问题,都令人担忧,远不及有人饲养时来得安全。同时,政府也将不得不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处理这些问题。 2、民众心理健康 在这一非常时期,此类错误宣导只会令民众更加人心惶惶,从心理卫生的角度来看,心理因素对疾病的防、治是有相当大影响的,因此,这种状况对防治疾病也是极为不利的。 3、国家、城市形象 我们的国家正在进行着伟大的改革开放,上海的建设目标是成为国际大都市,但这种牵强附会的莫须有罪名实在是有损形象!一些媒体错误宣导和执法部门的野蛮执法行为,以及部分民众不甚明智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国外的动物保护组织开始呼吁中国停止弃养宠物、某些国外传媒也对此作了报道。现在,我们的政府一定要站出来说话了!应以科学的理论为基础,本着实事求是的办事方针,及时制止这些不科学的报道和野蛮的执法行为!千万不能再次被人贻笑大方了! 对于有些人来说,狗、猫或者其他宠物只是被人饲养着的动物,可是对我们来说,它们是我们的孩子、家人,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啊!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它们呢?如果自己的孩子、家人得了病(或者是有可能得病),是不是也要把他们杀死或者活埋?我们疼爱我们的动物朋友,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帮它们……看到那一幕幕惨剧,我们只能为它们流泪祈祷……其它的,无能为力…… 几千年前就传下来一句俗语--"民不与官斗",难道在21世纪的中国,我们还是没办法和官"斗"吗 电视里在不停的报道着、播放着军犬、警犬、保安犬、导盲犬、营救犬……狗是最早被人类所驯养的动物之一,它们衷心耿耿的活跃在人类身边,千百年来令人称颂。狗是人类的朋友,不是敌人!但是为什么有些人非要视它们眼中钉、肉中刺?非要除之而后快呢?难道非要等到它们变成珍稀动物才会给予保护?难道真的要到地救上只剩下人类才知道后悔?难道非要把我们最亲爱的朋友赶尽杀绝后,让人类孤单单的生活在地球上才快乐吗? SARS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性!!! 说到这里,我们想,也很有必要向您反映执法队伍(俗称'打狗队')野蛮执法的行为。 犬类被捕捉后,带到犬类检验所集中管理,说是进行检疫,但据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却并非如此! 狗到检验所后,并没有检验其是否带有传染病病毒!而是任由群狗挤在一起,等待他们的主人付了钱来领!如果说,狗也有可能感染SARS,那么这算什么?算是给传染病一个很好的传染机会吗?还是仅仅为了打狗队可以在年终分到一笔不菲的奖金呢?"赎"(请原谅我们用这个字,应该是"罚款")回来的狗,有的身上全是血、有的骨折伤残、还有没几天就死亡的(有些是因为得了犬类传染病!)。至于那些因饲主没有经济能力,或无证而无法领回来的狗,等待它们的只有--死亡!如果是比较文明的处死方式,我们也无可厚非,因为人与动物毕竟不同,但现实呢?是用最原始的方式--砸、摔、淹……它们直到死也不明白为什么最信赖的人类要这样对待它们! 人道也罢,狗道也罢,道义已经说的够多了,请韩市长再来看看现行的对于居民饲养宠物的政策法规以及处罚方式: 在上海,办理〈犬类饲养证〉市区、县城的费用是2000-1000元人民币,暂且不论这样的收费是否合理(上海市已经是京、广、沪三地中收费最低的了),我们只是要问--这么多钱哪里去了?据我们所知,这些钱都是返还给有关部门的,但是真正用于犬类管理的有多少呢?连给它们死的少痛苦些的费用也不够吗?即便是有证的狗,打了疫苗有了〈免疫证〉,它们的安全得到了什么样的保护?禁止犬类进行户外活动,那与禁止饲养有何区别?我们看到的只有一次次悲剧的发生…… 现行《上海市犬类管理办法》是根据1993年10月15日上海市人民政府第48号令发布根据1997年12月19日上海市人民政府第54号令修正并重新发布的,我们对"93版"与"97版"的进行了对比,两者之间没有原则性的更改,后者只是较为详细而已!我们没有找到可以随便捕杀犬类(无论有证、无证)这样一条(项),规定的捕杀对象只适用于狂犬、野犬,而非无证犬!无证犬是指没有办理《犬类饲养证》的犬,是有主人的!绝对不等同于野犬!更不要说有证犬!按照《上海市犬类管理办法》所规定的处罚方式只有"罚款"一种!何况是抓捕时的野蛮行为以及被抓走后的粗暴对待!只能让人联想到"残暴"、"野蛮"、"血腥"…… 我们找到了近几年来有关于犬类管理的相关法规、规定,同样没有发现执法人员可以随便捕杀宠物的内容,倒是发现了不少自相矛盾之处,请您对权威部门所发布的信息进行详细对比: 一、"97修正版"的《上海市犬类管理办法》; 二、上海市犬类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在2002年4月发布的《决定》; 三、2003年准养犬植入注射型电子标签的《要求》; 以上所列的相关详细资料您都能找到,绝不是我们杜撰的!(还有一篇在"中国警犬网"上发布的《上海市犬类管理条例》因没能找到相应的发布时间、发布人而没有引用,但希望您加以参考) 请问韩市长,法律法规是否等于橡皮泥呢?行政命令是否高于法律法规呢?上海率先开始实行对有证犬进行注射芯片的数字化管理举措,广大养犬户也积极配合的,但现在呢?在SARS的名义下,有证犬、无证犬一起抓,有关媒体还将此编入SARS专题内进行宣传!不禁要问,既然注射了芯片,为什么还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抓走?植入的芯片有什么作用?难道仅仅是为了显示所谓高新技术的应用吗?而我们的主流媒体又在发挥什么作用呢? 难道我们中国真的没有法律可言?不!我们相信我们的政府是有人情味的政府!是法制的政府!我们不相信是政府授权这些所谓的公安系统内的执法队这样的权利! 诚然,造成目前社会上有很多人对饲养宠物有意见,甚至于反感,与广大宠物饲养者中的部分人没有遵守相关的法规,没有养成良好的社会道德规范,没有对宠物进行必要的驯养,疏于看管,致使生活社区的环境受到污染,给他人的人身安全带来了危险,等等这些确实存在的现象有很大的关系。同时,也受到城市发展、居住等的现实状况制约造成的,政府也有政府的难处。 我们提出以下愚见,谨供您和相关部门参考: 1、 禁止媒体和相关执法部门进行误导性的、没有科学理论为依据的宣传与执法,通过媒体和社区宣传向民众辟谣,进行科学宣传,不能将宠物卫生问题、犬只限养问题与SARS挂钩;呼吁养犬家庭停止弃养宠物,携犬打防疫针,并依法办理《犬类饲养证》; 2、 文明执法,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无论是什么动物,它都是一个生命体; 3、 限养问题。由于养犬门槛相对较高,有证犬在上海的比例并不高,众多无证犬仅靠公安部门的"捕杀"显然是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实际上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在此可以借鉴鲧和禹治水的故事:"鲧以息壤堵水,三年不成,洪水更加泛滥,问题日益严重,而禹开沟凿渠,进行疏通,终获成功。" 同时,也可借鉴在世界许多国家都有养犬的相关法规和犬类管理的成熟经验,施行"低收费、高处罚"和"罚人不罚狗"的管理方法。例如在新加坡,只花6美元就可以养一只小狗,而且以后也不用再交费,但是如果狗在大街上大便一次,狗主人就会被罚5000美元。这样一来,谁还敢不主动看管好自己的宠物? 尊敬的韩市长,其他国家的法律并不见得适用于中国国情,但是,为宠物在都市中的生存寻求一条合理合法的途径,的确是值得深思的。上海作为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更应走在前列。 "判断一个民族的道德水平,往往要看他们如何对待动物。"这是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吴晓京女士所引述的印度一位哲学家的名言,发人深省。 以下引用一篇来自爱犬人士的短文,希望您知道"宠物,'宠'的并不容易"。短文的名字就是--《GARY,来世我愿意做你的一条狗,你会还是如此的爱我吗?》 『很久以前算命的还说我2003年会结婚,从那时起我就美滋滋的等着2003年快点来,好给我带来个如意郎君。结果好不容易一年盼着一年2003年终于等来了,可是你们瞧瞧我这年的桃花运哪里有?简直是梅花运走到家了! 从今年的1月1日起,那天的早上醒来的第一眼开始,厄运就伴随着我,那天醒来的第一眼就是看见睡在我床边的GARY吐了,接下来发现他得了细小,整整十天我就忙着侍候他,担惊受怕的十天过去了,好不容易盼着了GARY好转,才过一天,紧接着我就高烧不退病倒。这一病直到春节过后我的身体才复原。 过完春节回上海,赶紧着手给GARY办证,从二月份办到四月份总算是拿到了PASS,为了办这证,请假、旷工、早退我全用上了,谁叫我是一个单身狗妈呢?没有人可以帮我,如果我自己再不努力,谁来保护GARY呢? 四月一日起,我就正式的失业了,老板炒了我,我无怨无悔。作为一个员工,我的确是不合格的。要怪就怪生活在中国办件事情为什么就那么难?办张狗证的手续如此繁琐? 那天我接到电话,通知我第二天就可以打针领证的晚上,我一个人坐在小区的长椅上黯然泪下,终于可以不用生活在日日惶恐之中,不管将来的生活再如何艰难,GARY可以活下去了。 再接下来,"萨斯"闹得是如火如荼,一时间那些所谓的狗屁专家们和一些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人把矛头指向那些不会说话的狗,我一面要担心自身的安全,一面还要关心GARY的安危。这日子快让人疯了,我第一次感觉到死亡随时可能会降临,如果是真的,这一生我没有什么可后悔的,没有什么对不起他人,除了GARY,他是那样弱小无辜,他什么人都没有伤害过,他没有任何的坏心眼,他错就错在太信任"人类"。他把他的一生的命运交给"人类"来决定,如果我走了他该怎么办呢? 很庆幸自己当时办证时的执着,那样的义无反顾,明知道无法请假,为了办证就那样的可以不顾一切。在今天这白色恐怖的日子,回想起当时办证时的情形,仿佛老天给了我一个警示,他让我差点失去GARY,提醒我一定要给他办上活命的证,不然上天是会给我惩罚,让我永世活在后悔、痛苦、自责中。人之所以成其人,是因为有爱,爱是人性,否则那不是人,是一个个活着的直立行走的动物。 面对着GARY那无言的、绝对的信任与依赖,看着他深深凝视着我的深褐色的杏仁眼,轻轻的对他说:"GARY,来世我愿意做你的一条狗,你会还是如此的爱我吗?" (GARY今天终于肯在阳台上NN了,我开心的抱着他对他说:"宝贝,妈妈爱你!")』 看到这封信,请您尽量体会我们的心情,无论您是否养狗(或者其它宠物),恭请您考虑一下自己对待孩子的心情就会知道,当我们的狗在遭受不幸的时候,我们这些主人的心情了!我们不强求所有的人都能爱狗,我们只是希望所有的人都不要伤害它们! 我们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着我们的五星红旗!请相信,我们是在痛心疾首,喊天不应、叫地无门的情况下才给您写这封信的。恳请您给我们一个答复,一个合情的、合理的、合法的答复。我们深信,我们的政府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我们的市长不会让我们失望。 谢谢。 广大热爱动物,热爱生命的市民 写在全民抗疫之时
爱犬人, 上海

为什么有中国人的地方一定要谩骂才能表达思想? 不论别人的观点与自己的多么不同,那也是人家的权利。 中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理解什么叫民权?
jenny,新西兰

我高兴今天中国内地只有50几例非典新病例,北京只有39例.希望政府和民众咬紧牙关,再坚持1个月,非典就会被打败.我们就要打人民战征.因为这关系到我们中国 和世界每个人的健康和性命,我们对这个世界有责任和义务.人民战征是抗非典的最有力的武器.现在有些人很怕这场人民战征取得胜利.这些人说如果这场人民战征取得胜利了,共产党的政权就会进一步巩固,他们的所谓"民主"进程将受到影响.这些人为了他们的个人理想竟不愿看到抗非典的胜利.说轻点是他们自私,说重点他们没有人性.其实有些西方媒体也和他们是一个心态.在新西兰只要当天新闻没说中国什么事,那一定是中国情况好转了,否则就扇呼的要命,连我儿子都发现这一特点,他可是在西方受得教育和长大的,没人给他洗过脑.所以咱们中国人不论是在台湾,香港,大陆和海外都应共同相互爱护和鼓励去抵抗疫情,愿菩萨能保佑我们炎黄子孙共渡难关,让炎黄子孙重新团结起来共创中华新未来.谢谢菩萨.
自由人, 新西兰

让我们用核弹开创出一个新的中华国家吧.
推陈出新, 台湾

一些医生和护士比萨斯更恐怖。这就是一些萨斯病人离开医院,传染其他以至大陆的萨斯数字不断上升。(英文原文:Some doctor and nurses are terrible than SARS. It is the real reason why some SARS patients leaving hospital and infecting others and the enlarging number of SARS in mainland.)"不是所有医务人员都崇高"--没那么多"天使" (转贴) wwwzbhy [个人专辑] 邮件 留言  消息 短讯 你对本文的看法: 赞成 反对 "非典"肆虐之际,在传媒的"正面报道"攻势下,神州大地一夜间出来了许许多多的"白衣天使",大有借此一举扭转长期以来一些不那么爱惜羽毛的医护人员给国人心中涂抹的对于医疗卫生业的丑恶印象之势。于是,像令我们耳熟能详的历次抗洪、抗震救灾时的情形一样,一批又一批奔赴"一线"的医护人员在党旗下握紧右拳,"火线入党";并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些医护人员被集体冠以一个煽情、肉麻的称呼:"白衣天使"。 好歹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也算是经历过亲人和朋友生老病死的过来人,直觉、经验和理性都都告诉我:没那么多的"天使",有的只是普普通通的医生、护士而已。 "天使"(Angel),基本上是一个宗教性的词汇,在崇尚无神论的社会主义中国,它的内涵和外延极其有限。多数情况下,仅仅被用于处于初恋中的小男女们的儿女情长(譬如说"她睡着了的时候,美得像个天使")。我以为,如果真的有必要对一些在抗非典战争中付出了英勇、汗水,甚至是生命代价的杰出医务工作者(譬如早在4月20日之前就甘冒大不韪最早向新闻界披露真实情况的北京301医院的蒋彦永,广州中医院的叶欣、呼研所的钟南山,以及北京309医院的姜素椿等)加以文学性描述的话,笔者建议使用"白衣战士"。这个词虽然带有某种令人不快的意识形态色彩,但惟其如此它更加符合现阶段我国的特征,并且更加贴近抗击非典--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性质,甚至,它比较的与我们所想要用这个词来形容的、相当一部分医务工作者的性别特征更加吻合。 更往深里说,配称得上是"战士"、理应共享"火线入党"(如果他们本人有此"志愿")"殊荣"的,不仅仅是那些"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还有那些胸前虽未挂着听诊器,却背着摄影机和录音设备或者采访机和纸笔的"一线"新闻工作者;还有虽未在"一线",确在病毒实验室里日夜奋战的科学家;甚至还应包括那些为赶制口罩、消毒水而日夜加班加点的乡镇企业的工人和那些在供应出现严重缺口的情况下,戴着口罩推着三轮走进住宅小区趸蔬菜、水果,以使非典时期人民的抵抗力不至于过于低下的农民小贩……是的,他们都称得上是"战士"。只是,碍于笔者的年龄特征和对文学煽情的痛恨,我拒绝把他们叫做"天使"。因为,有限的人生经验告诉我,在这块土地上,不缺少魔鬼,但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天使,那些被册封为"天使"的,其实大多不是"天使"。 不信,请看《南风窗》"抗非典特刊"(5月上号)上题为《我在非典的日子--一名新闻工作者的自述》的深度报道: "……不是所有的医务人员都崇高。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一科的一位医生,在2月8日接诊'毒王'上呼吸机时被毒倒,病重转到另一家医院治疗时,晕倒在洗手间里半小时没人理。那家号称"没有一名医务人员感染"的医院医生护士基本不进隔离病房,查房时就在门外用对讲机讲:'你今天有什么不舒服?你自己也是医生了,想要什么药?我给你开。' "有些医院的医生护士更绝,查房时将调查表递进去,让病人自己打勾:'有无退烧'、'有无腹泻'、'有无咳嗽'、'痰中有无带血'……有些医生对自己病倒的同事说:'你自己就是专家,现在请你用听诊器听听自己的肺……' "我们的一位摄影记者的远亲,全家都感染了非典,儿子在胸科医院,他们两夫妻则到另一家号称'没有一名医务人员感染'的医院治疗。隔离期间,当妈妈的给我打电话时很绝望:医生护士根本不理我们,按急救铃一个多小时都没人来……当爸爸的没有挺过来。两夫妻下了岗,欠医院十几万医疗费,医院就把死者骨灰扣着:'不还钱就甭想要骨灰……' 诚然,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在灾难面前,包括"白大褂"们在内的所有的人,都有热爱生命的权利。从某种意义上说,"贪生怕死"不仅是本能,也是权利。但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你是否践行了医者的职业道德,尽到了你的"本分"?这是底线;进而,你是否能在"本分"之上,做到"崇高"?这是高一层的境界,践行与否,全在个人,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提出要求和说三道四。 但正如前文作者所写的那样:"我采写这些题材时感动和激愤填满了整个胸腔:我要告诉所有读者这些医护人员的崇高和伟大,也要让个别苟且偷生、还要邀功领奖医院为此汗颜:他们不仅比不上自己的同行,甚至比不上新闻界不怕死的记者。" "主流"媒体上连篇累牍、喋喋不休、而又良莠不分的"白衣天使"的肉麻吹捧可以休矣。我们想要知道的是,在这场波及全国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有哪些是可以称得上是"白衣战士"的英雄,而有哪些人则连起码的人道底线都没有践行。对于前者,我们应当记住;而对于后者,要他们自己记住。
SARS,

江泽民住在上海,和北京人联手,需要多么长的手? 中国的官僚们都是四分五裂,互相拆台,还有人跟他们联手? 应该斩断独裁者的黑手!
张畅, 南京

一起对抗什么? 自制瘟疫,还是国际上的反华势力? 两者恐怕俱不是,应是一致地服从全球一体巨兽定下的游戏规则,一齐搞作或起舞. 但要小心,莫走火入魔地搞成另类的政治恐怖活动:宁枉无纵地任意隔离,幽禁,试药, 尸骨无存地人间蒸发.
地球生物, 香港

一起合作,互相帮助,比如联合进行研究(原文:Work together and help each other. E.g. joint research.)
,

奇病扰神州,萨斯让人愁,攻击纷纷至,良药几难求,同宗同敌忾,民族气节留,指日克非典,好叫奸人休!
:-<,

在这个论坛上应该多一些象"一个北京工作的海龟对萨斯的思考"这样的文章,"让我们去爱,去感悟、然后体会感动!" 只有这样才能净化中国人的心灵,让人性和理性的光芒重新闪烁!
,

在河北,不管农村还是城市,到处危机四伏,人们失去了彼此的信任,失去了真诚。"非典"疫情不断升温,从而打造出无数英雄!"公安局、工商局、卫生局......",就连平时擦鞋的也打着非典的牌子称王称霸,它们不但不为人民服务,而且还象疯狗一样四处四处咬人,一边听着大喇叭广播的内容:不准以非典之事攻击党和中央、不准借非典之名扰乱制安、不准哄抬物价......"我苦笑着,一个种地的,无论怎样也不会当上主席或一夜成为百万富翁......,作好自己的事情,不要传染上'非典'就好,我只是纳闷,共产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难道现在就不提倡了吗?真是又想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种地的, 中国

为了稳定地发展经济,邓小平提出"稳定压倒一切"的国策,我党在以江泽民为核心的领导下是认真地执行了这一国策的。但是在这次的非典事件上,我党一开始是不是机械地执行了邓小平制定的国策,从本本出发,而不是从实际出发,从而犯了教条主义和主观主义的错误,以为只要嘴上说控制了就等于实际上控制了。反观越南,同样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一经发现非典,对内主动告诉人民,对外积极和国际社会配合,结果打了一场防非漂亮仗,现在正在接受国际社会的赞扬,当然这里面不排除有"幸运"的因素。所以什么时候教条主义和主观主义占了上风,什么时候革命和建设就要受损失,这些正是当年延安整风运动所要克服的毛病,想不到隔了多少年后还会重犯。
无名之辈, 加拿大

(请参阅其他网友意见 )


请发表意见

姓名

电子信箱

国家或地区

意见

软声 明 : BBC 将 尽 可 能 多 地 播 发 各 位 的 意 见 , 但 是 我 们 不 能 保 证 所 有 的 电 子 邮 件 都 会 在 本 网 站 发 表 。 BBC 保 留 发 表 时 进 行 编 辑 的 权 利 。

 BBC中文网全部内容
  

繁体 简体




网 上 论 坛
急性呼吸道综合症-对你有何影响?
欢迎您发表意见和评论。
网 上 论 坛
中国在化解朝鲜核危机中应扮演什么角色?
欢迎您发表意见和评论。
网 上 论 坛
如何评价周恩来在晚年时期扮演的角色?
欢迎您发表意见和评论。
网 上 论 坛
中国新一代领导层的首要任务是什么??
欢迎您发表意见和评论。
网 上 论 坛
如何看江泽民继续留任中央军委主席?
欢迎您发表意见和评论。
网 上 论 坛
您对广东爆发的神秘肺炎事件有什么看法?
欢迎您发表意见和评论。
BBC中文网主页 | 返回页首   
联络/荐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语言的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