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網上 網 絡 純文字頁 | 聯絡/薦言 | 疑難解答
BBC 中 文 網
中文網主頁 
中國報道 
英國新聞 
財經消息 
體壇快訊 
英語教學 
科技動態 
英國報摘 
專題報道 
網上論壇 
節目精選 

廣播時間表 

廣播頻率 
新聞五分鐘(普)
網上直播(普)
新聞五分鐘(粵)
時事一周(粵)
> 網上論壇
中港台應如何聯手抗薩斯?



隨著台灣的薩斯(SARS)疫情越來越嚴重,中國內地,香港和台灣三地都先後成為受到這種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打擊最嚴重的地區。

您認為中港台三地政府應否聯手合作,共同對抗薩斯病毒?如果是的話,又應該如何進行這樣的合作呢?合作的重點又應該放在哪裡?歡迎大家在本論壇踴躍發表意見。

如果台灣想通過非典型肺炎而取得政治利益,那麼兩岸的合作就沒有實質意義。現在台灣想加入WHO這就是兩岸合作的障礙之一。沒有兩岸。香港三地的合作那是我們民族的悲哀!
眼鏡, 中國

看完Chinese Earth 的文章,我相信在中盔大昕,依然有需多窺積窺勇敢的心馞,在承接著此次瘟疫咖寬的震撼鷂譑恐。羈心馞勇敢鷂良善的中盔百姓,能Passover稛次磕褣。但看到很多大昕朋友竣人物化的文字表絻,其靠熾不紒得意外鷂生庫,因我靠明猓深坑的原因。在台北嬌築到SARS 的譑恐,使我靠能同理香港的窘迫,更窺積大昕各地是否察紒到,嶒悷的穋值罠竣要付上死亡的代穋。我知道人的生命穋值摳綎一切,但人何其有限,祈求上圢保祐中A。
守望者, 台砍

-"政治瘟疫"成全"病毒瘟疫"為患 一、紙豈能包住火 從傳媒半遮半掩而陸續"走光"的非典發展的資料顯示,只要中國相關部門將人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拋開那些混蛋邏輯(比如穩定第一、生命其次等),以尊重科學、實事求是的態度按規律辦事,還知情權於民,是完全可以將非典遏制在某一範圍之內的!事情其實就這麼簡單!為了更加有的放矢,讓我們先大致串起"走光"後的非典發展史(更詳實、準確的資料也許還須等這一切已不能影響"穩定大局"之後): 02年11月16日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接診廣東省第一例非典型肺炎病人 12月份資料筆者暫時還未見到,見諒! 03年1月2日河源市人民醫院收治兩名病人,後轉院,此間八名醫務人員被感染。 1月20日《新快報》和《羊城晚報》報道中山市出現10多例類似病患!但迅速被政府否認並將此類報道勢頭果斷扼殺在搖籃裡 2月1日即春節前夕廣州出現大量非典型肺炎病例 2月6日非典型肺炎大面積擴散已成事實,廣東省發現病例218例,當天增加45例! 2月10日,廣東省政府新聞辦首次發出新聞通稿,向社會公布廣東省發生非典型肺炎。 2月12日,廣東省宣佈至2003年2月9日,報告病例305例,死亡5例,其中醫務人員發病105例!並宣稱,非典型肺炎已經得到控制! 在10日以前,廣東政府對疫情按部就班、有條不紊的遲鈍應對,令國外同行自愧弗如,他們本著一貫蔑視生命、穩定大局的觀念出發,一邊嘆息著大多數無知民眾一直處於無聊的恐慌之中的亂像,一邊頑強的履行著對公眾保密的使命!並且高度負責的考慮到廣東省的經濟發展,對剛一冒頭的相關報道予以堅決扼殺,將非典阻擊在媒體之外,(這種對媒體導向的反應速度之快,讓那些胡說什麼中國應急機制落後的專家學者很沒面子,更讓國外同行望塵莫及!)並毅然決然的不施行阻斷傳染源的有效措施,尤其春節前後中國特色的大量人員的流動,政府更是從容不迫、坦然應對、歡天喜地過春節!稍感遺憾的是非典病毒不過春節,反而不辭勞苦的堅守崗位並到處傳播肆虐著!可憐的想瞭解真相而無門的公眾只得靠手機短信替代媒體、提醒大家非典就在人們身邊,並發生了惡劣的搶購、哄抬物價等現象,足見民眾的無知及素質之低下! 10日以後,廣東省政府一再公開表示非典型肺炎已經得到控制,致使其他地方放鬆警惕,為非典在其他地方從容登場爭取到了有利的時間! 2月21日廣東省首例醫務人員死亡(3月26日廣東省向世界衛生組織匯報廣東防制情況,廣州市政府發言人對美聯社表示,到2月底,廣東省累計發生病例789例其中醫務人員222例,有31人死亡,其中24人在廣州,七人在廣東省其他地方。在此之前,資料一直雷打不動的定格在:感染305例,其中醫務人員105例,五人死亡) 3月1日北京301醫院經接診首例疑似病患,後導致301醫院一批醫護人員染病 3月8日有五名山西醫護人員相繼病倒,都是非典,當時在山西不敢叫'非典',這是保密的,換稱為'春季呼吸道傳染病'! 3月11日香港衛生官員報告,醫護人員中感染"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 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發出全球警示,稱非典型肺炎已在廣東、河內和香港蔓延 3月17日廣東省累計報告病例數達到1014例 3月25日廣東省中醫院護士長葉欣逝世。惠州收到感染病例 同日北京武警總醫院接診非典病人,後導致該院一批大夫、護士感染! 3月27日北京市衛生局新聞發言人說,北京並沒有原發性"非典型肺炎"病例,八名患者都是在山西、香港染病後到北京治療! 4月1日世衛呼籲中國加強對付肺炎,並提出到廣東及北京等地考察的請求,同時中國被國際社會指責隱瞞肺炎蔓延情況 4月6日衛生部公布:北京19個病例,四人死亡! 4月8日301醫院退休外科主任蔣彥永怒向央視、鳳凰台和有關部門戳謊失敗後,通過境外媒體《時代》發表聲明公開事實真相:北京僅解放軍309醫院,到4月3日已經接收了60例非典病人住院,其中七人死亡,並表示"如果我說的情況有假的,我願意負責"! 4月13日內蒙古出現非典死亡病例 同日中國政府同意世衛組織到北京考察的要求 4月14日衛生部公布:北京24例,出院8例,死亡4例 4月15日《時代周刊》引述北京佑安醫院的一名護士說,那家醫院至少有100名薩斯患者,但醫院立即予以否認。 同日世衛組織要求到傳言收治很多非典患者的軍隊醫院考察未能獲准 4月16日北京武警總醫院大夫李曉紅感染非典病逝,年僅28歲! 4月18 日世衛組織獲准到軍隊醫院考察 4月20日,隨著衛生部長張文康和北京市長孟學農的去職,北京的"非典"病患總數升至339例,數字沖破牢籠,速度呈火箭式增長。。。。。! 至此,如果我們相信中央政府是願意公布真相的話,那麼我們不難看出,中央政府在那些隱瞞事實真相的"烏龜蛋"官僚們眼裡是沒有多少權威可言的,或者說他們已經陽奉陰違到骨子裡了!但即便如此仍然好過另一種可能:那就是後一個謊言圓前一個謊言,這幫烏龜蛋是奉旨行事! 無論如何,儘管傳染及被傳染的主體------公眾被蒙在鼓裡,但紙終究包不住火,疫情急劇擴大!事件發展至今,已經不可挽回的令很多人失去寶貴生命,並繼續給中國人民的生命安全造成了嚴重威脅、引發多米諾似的全國性感染、恐慌、嚴重干擾了頗得民心的新一屆政府的經濟發展計劃,甚至株連到全世界! 二、向白衣天使致敬、向無骨傳媒開炮 白衣戰士(除了各級衛生行政部門)在此次對非典的戰鬥中是最勇敢的、最值得人們尊敬的人,這樣說絕非因為4月20 日以後國內媒體鋪天蓋地的虛偽的令人作嘔的宣傳,而是他們在封鎖消息期間表現出來的救死扶傷的、勇於犧牲的精神!最初他們也不瞭解非典,他們也是凡人,他們不但要冒著生命危險搶救病人,自己排解恐懼心理,還要替那些"烏龜蛋"的官僚們承擔著保密的任務,傳染病是全社會的責任,卻得不到全社會的配合,白衣戰士在孤立無援的環境下舉重若輕,默默承受著遭受民眾方面誤解的巨大心理壓力!更令人肅然起敬的是301退休外科主任蔣彥永及北京佑安醫院的那位不知名的護士,為了公眾安危,置個人榮辱於不顧,勇敢的向外界捅破黑幕,為世人盡早瞭解真相,以配合醫務人員共同阻擊非典爭取了寶貴的時間,如果不是他們,無法想像疫情會發展到什麼樣子,也不知還會有多少醫務人員及無辜民眾倒下!!雖然醫務人員大量的感染、病倒,但他們繼續前赴後繼乃至以身殉職,從鄧煉賢、葉欣、李曉紅再到梁世奎。。。。。。!寫到此,我已是淚流滿面!向你們致以最高敬意!!你們真的無愧於白衣戰士的稱號!!! 再關注一下我們的無骨傳媒 你們已經把號稱"第四權力"的媒體糟蹋成什麼樣了,你們和現在京城流行的寵物狗"京哈"有何區別,哦,我忘了,還是有區別的,"京哈"永遠不會誤導人,它病了,它不會掩蓋、會被主人帶去看病,而你們(尤其是央視)明明已經病入膏肓了,還在那裡犬吠不止,誤導公眾視聽!真是再光鮮的外表也掩蓋不了你們搖尾乞憐的特性!再先進的技術裝備也充實不了你們無骨的皮囊! 4、20之前,你們以高度的自覺性及責任感與那些"烏龜蛋"的瀆職官僚們共同履行著對公眾保密的神聖使命,從4、20以後,你們一直兢兢業業的在為那些"烏龜蛋"的瀆職官僚們擦屎倒尿、任勞任怨,言之鑿鑿的重復著"突如其來"這個詞!(你們一向歪曲事實,這我是知道的,什麼諸如"中國一貫尊重人權"之類,其中的"一貫"是從哪年到哪年,我到現在也沒搞明白,你們"智商"高於凡人,肯定明白!)但即便瞭解你們的本性,我還是不能想像:先有廣東、香港、新加坡之鑒,後有世衛組織及全世界的譴責之聲,自一月至4月20日前後歷時三個多月,你們一直裝聾作啞!對於需要以分秒來計時的傳染病來說竟然還能用"突如其來"這個詞,那麼請你們這些"高智商的人" 給我一個"姍姍來遲"的時間定義,可以嗎?!你們的想像力之豐富當真是令人嘆為觀止!你們厚顏無恥的專業精神真真令人作嘔!!!!! 你們當然有多種理由為你們的"高尚"行為辯解,但只有一種理由就足以將你們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那就是在全體因此次非典而失去生命的亡靈面前!因為你們的懦弱無骨而辜負了廣大善良的被蒙蔽的人們對你們的信任,你們信誓旦旦的說這裡安全、那裡安全,你們在嘴上執著的追求正義、公正與真相,行動上卻熟練的玩兒著葉公好龍的把戲!當蔣彥永及那些勇於揭開蓋子的勇士們給你們(尤其央視)以各種方式送來正義與真相時,你們卻像烏龜一樣退縮了!甘願與那幫"烏龜蛋"的瀆職官僚們沆瀣一氣!他們是罪犯,而你們則是罪無可恕的幫兇! 你們始終如一的視民眾為傻瓜,你們以欺下媚上做方針,顛倒黑白為己任,雙重標準當做秤,內外有別對世界﹔你們用良心換回了豐厚的物質獎賞,過著自命不凡的豢養生活,你們對謊言精益求精,對諂媚領導絞盡腦汁、想的周全、做的完美、從不計較個人臉皮得失!對愚弄百姓架輕就熟、技藝高超、不露痕跡!看吧,那些歌頌醫務人員的訪談裡,這裡剪一些那裡裁一塊,凡是涉及數量及時間的敏感地方均慘遭"毒手"!被剪輯的支離破碎、不倫不類!對白衣天使鋪天蓋地的宣傳或許有一些你們良心發現的因素,但更多的只能說明你們的自以為得逞的偽善和孱弱!因為你們從來就沒有真正反思過你們的無恥行為!你們依然既想做婊子,又要立一塊牌坊!!這算是一種惡毒嗎?如果這種惡毒能喚醒你們挺起脊梁,不再視民眾為弱智,那我寧願接受惡毒對我的報應!你們呢?你們不怕遭報應嗎?! 三、"政治瘟疫"成全"病毒瘟疫"為患 如果說非典病毒導致了廣東的最初的局部災難,那麼中國的"政治瘟疫"則將災難戲劇性的演繹成了世界範圍內的人禍!或者說"政治瘟疫"成全了"病毒瘟疫"為患! 誠如專家所言,此次非典病毒的確是人類未曾遭遇過的新病毒,但通過上文的回顧,"03年1月2日河源市人民醫院收治兩名非典病人,後轉院,此間八名醫務人員被感染。"我們已經知道,這種能致死的新病種是有極強的傳染性的,那麼對如此強烈的新型傳染性疾病,負責任的政府該如何做呢?相信總會有一些有良心的專家學者提出科學的對付傳染病的措施,本人並非學醫的,所以無法揣測專家們提出那些高明的措施,但還瞭解一些常識性的東西,比如:既然不瞭解病毒,無法消滅它,那麼我們可以切斷傳染鏈!將病毒傳染擴散的機會降至最低!而這樣做的前提是信息公開化,讓公眾瞭解真相!因為常識告訴我們:傳染病的控制是科學防護重於治療的!而公眾是防護主體!另外還應加強跨區域的醫務界的溝通與交流,而不是封閉式的各自為戰、畫地為牢!而這些措施毫無疑問的要由政府來付諸實施,再具體點就是衛生行政部門及公共傳媒系統負責! 但從現在的披露的有限資料已經可以看出,從1月確定非典肺炎到信息公開這一過程看,這些常識性的措施並沒有實施,因為北京和山西3月份幾乎同時出現病例,而這兩地的大夫的表現和廣東的大夫首次發現此病例時的表現如出一轍,如果此前(從一月份到3月份)有過溝通的話應不至於如此!至於公眾的科學防護就更加無從提起了!廣東如此,北京則更加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之所以沒能實施這些常識性的措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政治瘟疫導致官員瀆職、國家職能部門麻痺甚至癱瘓造成!這是對人民生命安全再明顯不過的嚴重犯罪,但罪犯卻有各種堂而皇之的理由逍遙法外,得不到應有的懲罰!也正因為如此,在共和國這短短50多年的歷史裡習慣性的一再上演著災難轉為人禍的慘劇! 所以,中國目前的非典肆虐及人民恐慌的亂像在政治瘟疫橫行的環境下發生毫不奇怪,這是違逆常識和規律後必然要承擔的後果! 政治瘟疫的主要病毒是體制,傳染源為腐敗官員及不作為的職能部門!主要表現為:官員腐敗瀆職﹔行政機關不作為﹔官場流行"厚黑學"、大肆奉行權術陰謀!使得政府縱向政令不通,陽奉陰違!橫向各自為政,浮誇墮落,草菅人命,地方保護主義盛行,黑金政治漸露端倪!整個上層建築從"官本位"向"官金本位"轉化!這一切的一切就像瘟疫傳播開來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而反觀那些恪盡職守、廉潔奉公者,要麼削足適履,要麼受排擠打擊,無立足之地﹔要麼染上瘟疫與現實同流合污,要麼因為免疫而壯烈犧牲(去職丟官)! 政治瘟疫就像眼下的非典病毒,儘管認識它了,但還沒有特效藥治療,但既然是瘟疫,當然還要用對付瘟疫的辦法加以遏制,那就是按照常識、規律辦事!而不應違逆常識和規律! 建國幾十年來,政府違逆常識和規律的法律法規層出不窮,幾乎可以獨成規律!而其中最顯著的恐怕當屬鉗制輿論、公共事物暗箱操作了!主要表現在公開場合:只許歌功頌德,不許批評政府!這種話語方式及思維方式造成無論政府還是民眾諂媚成風,說話不負責任,習慣於假話套話成篇,人性扭曲,尤其應該指出的是在中國處於壟斷地位的中央電視台在向全世界播放訪談節目時,不斷的展示甚至賣弄著無知與無恥,真正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人民也習慣於在私下求證某一事件的真偽,即便是小道消息也寧可信其有,很多重大事件披露的過程來看往往是變相的驗證了小道消息的可靠性!而另一方面使得人民對透明難以適應,即對透明缺乏免疫力(4、20以後信息的突然透明引起的全國性恐慌既是明證)!這樣,來自民意方面的監督、制約的力量就幾近於無,導致政府獨裁,政治瘟疫橫行! 所以相對於體制改革的龐大、緩慢和艱巨、複雜的情況比較,讓信息、輿論公開化、透明化,還知情權於民,將媒體剝離於體制之外,使官員和職能部門處在公眾和媒體的監督之下,是當前遏止政治瘟疫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辦法!這樣所謂的"問責制"才能真正落到實處!而這樣做就需要媒體享有新聞自由並有專門的法律〈新聞法〉來保護,在法律上享有不受打擊報復或整肅的權利!只有這樣媒體才能起到制約權力的作用,將那些腐爛的變質的骯髒的思想及形骸暴晒在陽光下無處遁形!讓人民敢於說話,說真話!這樣,來自民意方面的監督、制約才能真正發揮效力! 毫無疑問的,北京此次的表現與其極力追求的國際大都市的形像相差甚遠!無論來自政府的還是民間的自信心都將受到嚴重的打擊和削弱!但如果能從這次危機中吸取經驗和教訓,從速度到層面,或許會加速和加深中國的改革,有效的遏制政治瘟疫的蔓延與擴散!也許這就是某些專家的所謂"良性危機"的理論,儘管此種提法有欠人道! 可以說:制定《新聞法》,使人民享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是此次非典瘟疫對中國最直接的警告,也是給中國改革到現階段繼續深入提供的最有利的時機! 就在筆者正欲收筆時,電視裡卻在播發人民日報的一個觀點:人定勝天!讓我彷彿以為身處"大躍進"年代!這也表明,想從此次的非典裡吸取正面的經驗教訓決非易事!非典後的政策走向也更難以預料!北京(完)03/5/11晚
無名, 北京

當SARS剛開始出現時,中國政府就展開了防治SARS的工作,只是沒有大張旗鼓宣傳而以。不過世界上任何國家都不會這樣宣傳的,更何況誰都不知道什麼是SARS。 所以請你們不要把SARS往政治上扯。
業餘華僑, 荷蘭

多想想怎麼控制吧,我最看不起台巴子的地方就是事事都往政治方向看,有些事純粹是人性的弱點所致。
greatcheng, 中國合肥

看完各位的意見後,身為中國人的我,心很痛!希望各位沒有親身到過中國大陸的華人朋友,有機會的話請試試真心切身地去感受一下中國,真心地和大陸華人交交朋友。你會發現你瞭解的實在太膚淺了。請BBC貴台注意,你們需要的是客觀的專業態度,而不是開一個戰場來看殘酷的互相殺戮。謝謝!
LEE, 中國

各位朋友,請靜一靜,好嗎?請不要太主觀地去看一些很表面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華人罵華人,有意思嗎?注意有人可能在嘲笑我們呢!祝願所有華人朋友身體健康!
SHAW, 英國

抗sars是救人問題,與政治無關.然而兩岸三地合作去抗,必然是政治問題.吳儀就說台灣沒有資格當WHO觀察員.即使在本網壇,大陸海外華人比大陸人更愛國更言必稱一個中國一樣,借國自重.說句悲觀一點的話,即使比sars更危害的烈役兩岸也不可能會合作的,除非北京領導人有了真正的人本意識.
老江北, 加拿大

通過這次SARS,本人覺得:
1。台灣的先進性在於有一個充滿良心的上流社會,這些富裕的上層社會或者是由於良心發現,或者是歸以GODs,或者是錢多的化不完。。,他們卻實實在在的為台灣的人民做了些事情:這從3億新台幣的個人捐款就可以看出。
與此相反,台灣的普通百姓卻仍然活在一個相對茫然的狀態,他們大多數剛剛拋棄了中華千年的文化熏陶,丟掉了為國為民的道德修養。卻還沒有學到西方文明的精華。西方的人本思想建立在一個"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基礎至上,台灣人卻只學會了"人人為我"的皮毛。這也就決定了台灣護士外逃的可悲、可鄙現象。
2。反觀大陸:經過共產黨幾十年的"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的教導。人民群眾的力量再次得到了體現。醫務工作者大無畏的品質更是可與日月同輝。 但是迄今為止,本人還沒有見到任何"大富翁捐款"的報道。為富不仁,可以說是當代中國大陸的一個弊病。
這些富起來的人,與台灣的普通民眾有一些相同之處:一個是由於物質上的富裕而丟掉了價值觀念,一個是由於精神食糧的豐富而拋掉了人類社會進步的本質。
無論是台灣,還是大陸,距離一個真正意義的現代化社會,還很遙遠。
殺人不用刀,

因為SARS是從中國起源,現幾乎傳染全球,蔣彥勇醫生不僅是中國人民的英雄,而且是全世界人民的英雄。請設想一下,如果不是他他奮不顧身地站出來,發聾震聵地向全世界揭發中國政府,江澤民親信的謊言,WHO怎麼能迫使中國政府講點實話。要不是他,江澤民們要沿著禍害中國和世界人民的黑路闖更大的禍,犯更大的罪。說不定至今張文康之流仍然在對世界極其誠懇地保證:"我可以負責任地說。。。"全世界都應該感激他和向他致敬。 (中央社台北十三日電)北京市防治非典型肺炎聯合工作小組上午在北京國際飯店舉行第六次新聞發佈會,對外籍媒體關切曾經投書媒體揭露中國大陸SARS疫情遠較官方公布數字嚴重的軍醫江彥永下落為何?主持記者會的北京市副市長張茅與衛生局長常務副局長韓德民面面相覷,韓德民僅表示,對此"並沒有作正面瞭解"。
未署名

國難當頭,暫時放下政治不談,同是中國人為何不可以團結共同抗擊sars呢?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希望在海外各地華人們識別清楚,對於台灣那是以後兩岸需要共同協商的問題。至於對那些無知和昏庸的人來說,他們大可不必關心這些問題了,因為沒有了中國人的尊嚴和中國人起碼的自知,不做中國人也罷!這對於誰來說都不是損失!如果中台可以聯手研發和抑制SARS的確會是華人之福。先放下國事,我們的人們需要大家共同維護!
WINDY, 英國

史鵬亮說得好!據西方媒體報道(大陸的好像沒有),美國中央情報局2000年就知道今年春季將爆發大規模肺炎流行病,難道中情局比世界衛生組織還厲害了?不過,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也許永遠也說不清。就像美國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一樣,你永遠想不出為什麼。
未署名

We should help each other.We are Chinese after all.
一名在北京工作的海龜對sars的思考
這段時間非典一直在困擾著我,看了太多的報道太多的事實。我開始思考,而這種思考是從我週圍的朋友都在勸我離開北京,離開中國,回到歐洲開始的。
逃離北京,成為大多數人的話題。我沒有走,更沒有準備逃離,雖然我具備所有離開的條件。理由實際上非常簡單,我不願把潛在的危險帶給別人。我必須對我認識的和不認識的人負責,我必須對給我生命和生活的土地負責。
記得那天,一位35歲的成功男士告訴我,中國是世界的一部分.不僅我們的政府,我們的人民更應該理解這些話的含義。
北京,一樣。北京是中國的一部分,不能因為離開北京就把這種潛在的危險帶往整個中國。政府沒有提出封城,而我們,至少已經是成年的我們是否應該體諒非常時期的政府,想到自己的責任。想到由於我們的離開會對旁人所帶來的恐慌,會對其他人所帶來的潛在威脅。曾經看到過一個理論,只要通過5個人,你就可以認識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SARS也是一樣。這種蔓延是令人感到恐懼的,這種由於人口流動所帶來的潛在危機是無法預料的。
也許,因為你無意的離開,這種潛在的危險已經觸摸到了你遠在家鄉的父母,你的中學老師,你的小學同學,你的鄰居,你家附近雜貨店的老奶奶,還有更多的是你所不認識的人。
逃離的心理狀態是恐慌,為什麼會形成這樣的恐慌呢,是由於我們多年以來的不信任。我們對自己缺乏信心,對人類缺乏信心。
坐在電腦前,看到我們的學生在拼命的逃離校園,我好像自己站在荒蕪一人的校園裡,一絲涼意湧上,這時,我才真正的感到一種來自其他的恐慌。
我們的大學生都在做些什麼。對於他們的離開,我表示的是理解,但從內心中,我是多麼希望看到的是他們能夠留下,正因為他們的離開,將會把這種巨大的恐慌這種病毒潛在的危險帶到全國,帶到每一個家庭,並深深的遺留著,一天二天,一個月兩個月,還是一年兩年。
在那一刻,我的臉紅了!這才是一種危機,這才是我們國家的危機!
我們的大學生在他們逃離的那一剎那,是否考慮過別人,是否考慮過他們的責任,是否考慮過他們對這個社會應該承擔的責任和一個公民所應盡的義務。 然而大多數的他們選擇了逃避!
只有在面臨真正的災難時,我們才知道人類是多麼的脆弱,多麼的不堪一擊。 想想我們的孩子要在這陽光明媚的春天趴在窗前,只有用眼睛看看窗外的世界,我很難受。但我也相信,每一個事故,每一次經歷都能夠讓我們學到些什麼,懂得些什麼。做心理的我,能夠深刻體會到成人的一言一行對孩子的影響,我們對旁人的戒備、冷淡和不負責任會讓我們的孩子終身難忘。在這個非常時期,希望孩子學到的是進行自我保護、對父母家人的關心,對社會的關愛,而不是讓他們之間產生隔閡,讓他們遠離原本屬於他們自己的人群。
也許,我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容易動情的女人。在看非典的報道中,我一直在被感動著,被我們的醫生,護士,被堅持留在北京的人們所感動著。我很珍惜這樣的感動,畢竟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這些才是我們無法用金錢所能買到的東西。我希望,我能夠被繼續感動著。
不能否定,我也很害怕,也很焦慮。但我知道,只有保護好自己,也能保護別人。加強一切保護,不僅僅是對你,而是整個社會!
。。。。。。
SARS是一組英文的縮寫,
S-Sacrifice 犧牲 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從別人角度讓考慮
A- Appreciation欣賞 欣賞生命,欣賞別人為我所做
R- Reflection 反思 反思人生的意義
S-Support 支持 建立支持系統,為別人提供支持
我們現在處於哪個階段呢,是開始自我犧牲,還是欣賞生命理解生命。事物本身都有他的雙面性,如果在SARS中,我們能夠學習到更多更多生命的意義,能夠讓我們的孩子在這個非常時期得到更多的領悟,我想,對於擁有生命的我們,對於在迷茫中尋找生命意義的我們,這才是最重要的。
讓我們去愛,去感悟、然後體會感動!
Chinese, Earth

A humble citizen,美國,近十年來美國多次在對弱小國家發動戰爭,美名其曰"軍事打擊恐怖組織",從過去的克林頓到現在的布屎,哪一個曾經為美軍的"誤殺誤傷"而道歉了?憑啥要中國(中國政府)為SARS道歉?無知之徒。
kee, 倫敦

如果中共是誠實的政府, 今天台灣的情況不會搞得這麼嚴重。台灣的媒體是百家爭鳴,媒體環境是非常自由的,在報導SARS這個新聞上,我們可以發現有很多記者都非常地勇敢,他可以不做任何的防護措施就沖到第一現場去做報導。這在中國大陸是不可能發生的,為什麼呢?因為中國大陸所有的媒體都是國營的。我們在海外看到的華文媒體,除了台灣之外,中資佔了80%﹔也就是中國政府出錢,他的股份是80%。所以中國大陸的媒體幾乎都是政府在控制,政府要他講什麼話寫什麼,他就說什麼。在中國大陸看到的報紙,除了日期之外,其他都是假的。因為大陸媒體受到政府的控制相當地嚴格,所以從去年十一月份中國大陸爆發怪病以來,媒體是不准報導的,為什麼呢?因為中國大陸當時正在舉行十六大,中國政府意識到這是胡錦濤要接班的關鍵時刻。如果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來的話,會影響到政權的穩定。共產黨的要求是穩定壓倒一切,也就是共產黨的穩定要壓倒一切。大家要請聽清楚,不是國家的穩定,而是共產黨的穩定要壓倒一切,所以這個疫情當時就被掩蓋住了。
台商告訴我,當時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廣州死了那麼多人。為什麼廣州的某個工廠裡有兩千個工人,一下子就突然死了四百人,工廠就這樣關掉了。本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現在才知道是因為SARS。疫情的掩瞞與新聞的不自由,這真的是非常地可怕。
未署名

我看很多人都在這裡大罵中國獨裁所造成的失誤. 突然出現如此不明的嚴重的疾病時,任何政府都會隱瞞事實的,不想造成恐慌.就像英國的瘋牛病,政府也否定了10餘年. 現在的非典病情嚴重了,所有人都有責任去解決問題,沒有必要對罵和挑雞骨頭.
中國人, 英國

新西蘭的wei說的對.新西蘭衛生部掩蓋10幾例SARS可疑病例.我曾給WHO 發E-mail希望能幫忙問一下,WHO把球又踢回來了,讓我和新西蘭衛生部聯繫.其實我已和他們聯繫多次,他們連個屁都沒放.我是實在沒招才給WHO發E-mail,結果WHO放了一個虛屁.BBC你不要封我的帖子,上次我揭露新西蘭衛生部的帖子,你就給封了.我要讓沒機會出國的中國老百性多知到點外邊的事,不能一天到晚就聽你們的一面之詞.你們不是有記者在新西蘭嗎,希望你們也幫我們捅捅新西蘭馬蜂窩,像你們捅中國一樣.
自有人, 新西蘭

悲哀啊!大敵當前,大陸、台灣、香港的人們(起碼是這個論壇的許多人)還在爭論責任啊,法輪功啊,爸爸兒子啊(huang 美國),真為你們感到羞愧。非典難道不是團結中華民族的強心劑嗎?為什麼要窩裡斗。中國人真的有劣根性嗎?
未署名

美國迄今(5月13日)有65SARS病例,按WHO公布的死亡率85%來算,美國至少有一人死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1-0.85^65=1-2.58*10^-5=0.9999742 也就是說65個SARS病例一人不死的概率只有38000分之一。而這時就發生在美國。 另外,美國有多達20多個州發現SARS病例,但卻沒有發生大規模爆發。難道大眾大部分都有免疫?只有這樣,SARS病人在沒有遇到下一個易感人員之前被隔離,才能避免爆發。美國的醫療水平在全球第37位。在加拿大和新加坡之後。 可能的解釋:美國擁有針對SARS的藥物,並且給公眾注射了疫苗。
史朋亮,香港

從這個論壇可見中國人醜陋的一面,除了互相攻擊,離題謾罵,我沒有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東。人都是要面子及自私的,我覺得政黨也不例外,天下烏鴉一般黑。在這世界上強權就是真理--從伊拉克戰爭我認識到了這一點。在sars上我覺得大家沒必要合作,管好自己的內部事務就可以了,或者各自向越南或者沒有發生疫情或者控制住了疫情的中國其他省討教討教,然后自己處理。
厭世, 英國

從這里看台灣人對祖國大陸的目光,很像大陸人對美國的目光。由極度的自卑+長期受歪曲媒體的影響,導致目前這種凡是大陸都是黑暗的看法,與大陸的逢美必反的心態太像了。年輕人應該把目光放長遠一些,思路開闊一些。這種極端的態度,可笑,可悲。
五千年中華, 大中華

記得你的人, 英國,沒有關系。我們都是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人。所以有時我們的感受很相似。我也要對我之前對你稍微粗魯了一點的態度道歉。(英文原文:that's all right.We both Chinese who living aboard,so sometimes we could feel similarly.And sorry about that I was a bit rude before,my friend.)
kee,倫敦

不是中國,香港和台灣三地; 是中國,香港和台灣三國!
反對反戰者的和平, 英國

台獨、民運都有一個通病:無論什么問題總要泛政治化--與文革期間的"政治挂帥"一丘之貉!國家有難,民族有危,他們卻高度奮亢--可找到罵人的借口啦。所以很被中國人看不起。不難看出,台獨並不真正在意台灣人民的福祗,民運也根本不真正關心中國人民的人權與幸福! 華人團結,兩岸協作,共同戰勝SARS,是對中華民族負責和子孫后代!不是象這些渣子一樣作政治秀!
中華自強不息, 加拿大

中國不但嚴重危害了在中國大陸的中國人的安全,同時也危害了在香港,台灣和世界其他國家的人的性命安全。這在薩斯危機中反映了出來。北京獨裁政權應該被推翻。在香港,台灣的居民應該首先協助在大陸的中國人推翻獨裁政權,然后再彼此互相幫助對抗薩斯和其他潛在的疾病。不首先推翻北京獨裁政權,任何保護我們的努力都肯定是徒勞無功的。(英文原文:Chinese government seriously threatens not only human security of Chinese people in mainland China,but also life security of human beings in Hong Kong, Taiwan and all other nations in this world. It is reflected in this SARS crisis. Beijing dictatorship should be overthrown. Residents in HK, Taiwan should help Chinese in mainland China in downing that dictatorship first and then help one another to fight against SARS and any potential epidemics. Without overthrowing Beijing dictatorship first, any efforts to prevent ourselves absolutely will go in vain. )
Step Father of Martin Williamson, 澳大利亞

這是一件影響數以千計生命,超出政治考慮的大事。我希望大家都小心處理。1. 讓台灣,香港和中國政府領導人會晤,討論控制,預防和治療這種疾病的方法。2. 讓世界衛生組織接管領導,協調,研究和治療薩斯的工作。3. 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導下,三地應該分享和互通有關疾病的爆發,傳播以及有關控制和防止疾病進一步傳播的政策。4. 在找出解決方法之前,隔離和限制旅游將是一個有效的方法。5. 投資更多的金錢來開發和制造醫治疾病的藥物。6. 中國應該正式道歉,並對在香港和台灣引起疾病並造成人命損失表示哀悼。6. 世界衛生組織應該進一步調查或者要求其成員國完全和及時地呈報疫情。7. 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應該對中國以外的人命,經濟和生活損失提供賠償。8. 聯合國應該重新檢討和更改有關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其他一些附屬機構的憲章,而聯合國應該宣佈一些非政治性的技朮機構例如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為非政治機構,歡迎所有國家和地區參加。8. 疾病,病毒和癌症沒有政治性,它可以傳播到任何缺乏控制,知識和基本系統的地方。讓我們對它有所認識,並在不設任何先決條件來派出任何人的基礎上一起努力。(英文原文:This is a serious business affecting thousands life beyond political consideration. I wish everybody should be more prudent to handle it. 1. Let Taiwan, Hongkong and China government leaders to meet and discuss the ways to control, prevent and cure the illness. 2. Let WHO to take over the leadership, coordination, research and cure the disease. 3. Under the WHO guidance, these three countries should share and inform each other regarding the outbreak, transmission and policy to control and prevent the disease from further spread. 4. before found out a solution, to quarantine or restrict traveling would be an effective method. 5. Spend more money to search and make medicine to cure the disease, including drug, vaccine, shot, etc. 6. China should make an official apology and express his condolence upon causing the disease and upon the loss of the life in Taiwan and Hong Kong. 6. WHO should further investigate or step up its requirement for its member to report the epidemic on a complete and timing basis. 7. UN and WHO should make compensation for the loss of life, economy and happiness of people except China. 8. UN should review and change its charter regarding WHO and other technical association. WHO, IMF and World Bank are not for political. UN should declare them as non political organizations and welcome all countries, territories and regions to participate in. 8. Disease, virus and cancers are not political. They can transmit to everywhere that lack of control, knowledge and basic system. So let us recognize it and work together without setting up any required condition to exclude anyone in the world.)
A humble citizen, 美國

同意"玄子, 法國 "的觀點,在這裡應該就事論事,不要動不動就有把法論功扯進來,這並不會引起人們的同情,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BBQ,

台灣的中國人,真的應該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瞭解大陸,你們說的很多東西都不對呀,甚至是可笑的。比如:1989年夏天,六四北京屠城後不久,重慶郊區的幾個縣發生大水災,解放軍出動船隻搶險,每次發現災民把他們拉上船之前,都要被救者表態擁護中央"平暴",否則不救。真不知道,這種消息你是從那得到的?呵呵,實在可笑。有機會最好自己親自到大陸走走,看看。省的竟范這種低級錯誤。
shower, 英國

有什麼不可能?可能會發大中華抗疫大聯盟,從而紓緩兩岸的磨擦. 因為人類最擅長之事:是借勢搞作. 作為小小的生物,目睹人類們驚人之舉,只有瞠目結舌的份兒.
地球生物, 香港

任何指責與辯護都對整個中華充滿 危險,因此應該採取主動穩定新中華,難道要等到舊勢力自己辭職? 兩岸三地善用中華視頻會議,拯救蒼生、共渡難關、交流經驗、取長補短。人命關天,大局為重,穩定改革。
專利,

SARS到底怎麼產生的呢?很多人謠言四起,有人說可能是中共發展生化武器外洩了。也有人說是對稀有動物的處理不當,由動物傳染給人了。追根究底來講,我認為是人禍。如果能誠實面對,就會提早解決。據說去年十一二月在廣州已死了很多人,連棺材都買不到。可是當地人都不知道是得了SARS,因為他們的媒體是受政府控制。為什麼中國大陸要這樣隱瞞疫情?當地的人民沒有警覺性,可是來往到中國經商旅遊的人,更沒有警覺性,才會在那麼長的時間裡相對地把病原擴散到全球? 台灣的經濟曾有過輝煌的奇跡,可是我們那幾年賺來的錢,已無法把我們的環境再恢復到以前那麼好的境地。金錢儘管很重要,可是破壞了的環境根本無法再彌補的。 台灣當前大約有五十萬人到中國大陸投資。把那麼多的錢投資中國大陸,結果因為中國隱瞞疫情才有台北這些情況發生,這樣可不可怕,我覺得很可怕。
陳海 ,

給也是過路的,中國穿鑿附會的文字功力不錯喔,不要因別人善意的批評就攻擊瞠人,只顯出你肚量的狹小,拜托你自稱泱泱大中國的,多做一些讓人打心眼敬佩你們的事,而且不老掛在嘴邊吹噓恫嚇,如此只換來不屑。由於你不身處在台灣,所以對你的評論只有一笑置之,沒有回應的價值。台灣媒體的管道繁多,人民資訊來源眾多,有助於趨近真相的價值評值啐判,sars就是一個具體的呈現,在台灣政府要耍弄人民也不是容易的事。也許能隱藏一時,但總是包不住的。瘟疫狠狠的教訓了大中華圈的官僚文化。
路人乙, 台灣台北

絕對贊成天下烏鴉一般黑的說法 ,別的地方我不敢說,不過我所在的新西蘭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新西蘭政府隱瞞了十幾例SARS的可能報告(也沒通知民眾,也沒報告國際衛生組織)隔離了不知有多少人,政府就是不說,報紙就是不寫。最好不知怎麼的,被抖了出來,才說了一句:根據外電報道。。。。
wei, 新西蘭

BBC在這裡讓中國人攻擊中國人,本身就是一個極其惡毒的陰謀,還裝做一幅寬容民主的樣子實在讓噁心,廣大同胞應該注意到這一點。
shower,

kee 倫敦,首先我要向你說聲抱歉,因為我用錯了一詞,不該在"大陸留學生"之後用上"尤其",讓人誤以為我將那句中的"人蛇"和"留學生"刮為等號。 在此,我要糾正你對我的看法:那些 typical 愛面子的中國人認為本身是最完美優越,當對海外華人稍有"反叛"意念時,就說我們是香蕉人,傾洋人,以身為中國人為恥。這種唯我獨尊的思想好可悲,你錯了,我並非你所說的什麼"英國二等公民",我是一個身受多元文化熏陶成長,一個不以某民族為中心出發點的東方華僑(說到此,也料到你該知道我的國籍〕,批評時只對事不對單方,所以在之前評語中的"大陸人"後邊都加上"非全部,是多數"。 現在就你的發問,給予我判斷的由來。那是香港,新加坡,台灣,馬來西亞的同胞對大陸人的印象。本人就親生和大陸同胞住過,深表同意之前他人所告訴我的。倘若這還不夠,本人的親人朋友到過中國,對那裡的衛生條件尤其是廁所誇獎有加呢!對一個人的言語可以說成是個人偏見,那對眾多人公識的概念總可說成是事實了吧? 我並非有國籍歧視,也不是故意抨擊大陸人,只想借此提醒大陸同胞:提升注重衛生的意識。 歡迎批評,好讓到此一遊的世界華人評評理,看看誰是誰非(雖然很多人包括我的言論都離題了〕。
記得你的人, 英國

本人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留學生,衷心希望各位華人同胞可以共同戰勝病毒。在英國留學幾年,我交了不少來自各地的華人朋友。在和他們的交往中,我發覺大家都存在一些誤解,而可悲的是這種誤解往往成為種種的冷眼和不尊重。我土生土長在中國,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很驕傲,而生活在中國,我覺得很幸福。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們長期受壓迫而麻木了。但是請您認真地客觀地去重新認識中國,或許你仍然會有失望,但是你也會發現老百姓現在是幸福的。不可否認,中國政府是有她的弊端,但是我在英國也見到了不少社會的悲哀!現在的中國是在重新成長中的中國,我們需要時間讓政府開明,經濟發展,人民素質提高。。。而更需要的是同胞們的團結,支持與鼓勵,而不是互相的勾心斗角。現在很多同胞面臨的是可怕的死亡,難道我們還要開展一番政治罵戰後才來關心他們嘛?讓我們一起為各位受病毒侵害的同胞祈禱吧!
學生, 英國

香港會借機把老董乾掉,大陸會借機把政局亂掉,台灣會借機把國名改掉
未署名

海外的華人地位,在這次的sars中,突現了是不是?為什麼別人孤立的是華人,而不是單單北京人、廣東人、香港人、台灣人?而是全部華人?因為我們至從被生下來就打上了烙印!希望這次能改變北京政府的專制風格,當然也希望台灣政府的八婆的風格(事事和政治掛鉤)。多一點合作,少一點針鋒相對!同樣,在這裡我最不願意看到的是關於法輪功骨幹的評論,太不公正了!極度的偏激!
玄子, 法國

因為親人病危的緣故,明天不得不冒著薩斯的危險回去國內,所有的在英國的朋友都反對,於情於理,選擇去或不去,都是不對。很是痛苦。想像海外華人兩千萬,多少人不擔心親人安危,同是一個血脈,何必分你我,關鍵時刻兩岸三地攜手共抗薩斯,是眾望所期。建議拋開偏見,排除歷史因素,拯救大眾。
楊舜, 英格蘭

不知大家是否記得上回台灣大地震,但世界各國都伸出援助之手,祖國的一位高官說"即使要給小孩吃糖,也應該告訴父母一下"。希望這次不要再發生相同事件。 台灣人在美國
Huang, 美國

SARS的疫情在台灣多家媒體的報導之下,大家都變得更加警覺,還好原本以為的社區感染疑慮被排除,雖然是好消息,但是全國此時都陷入神經緊繃的狀態。現在搭捷運及乘坐公車,戴口罩是很平常的。其實換個角度來看,這是好的,如此對控制疫情是有正向的幫助,因為做事草率是不可能得到好結果的。不知何時又有其他SARS的火苗竄出,但個人勤洗手,保持良好的衛生習慣,戴口罩,隔離者克盡本分,隨時注意體溫變化,樂觀來看,台灣應該是可以控制的住的。 只是我們真是憂心整個大中華圈的狀況,天意是高過人的意念的,中國人真的必須要認識上帝,並敬畏他,我們共同的祖先炎黃虞舜,是敬畏上帝的,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在當時是常態,且記載於詩經與尚書。高傲的眼目他必降卑,這是上帝的話語。
愛中華, 台灣

中國大陸,台灣,香港都同屬中華民族。三個地區社會制度不同,大陸是專制制度,台灣是民主制,而香港介於兩者之間,因為香港很多事都得看大陸臉色,戰戰兢兢地過日子。台灣人民通過艱苦的努力才脫離了令他們窒息的一黨專制,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他們不想再回到從前。大陸把人看成是手段或工具,而台灣是把人看作目的。大陸認為共黨養活百姓,台灣者相反是納稅人養活政府。大陸的臨床經驗豐富,而港台的科研和信息交流能力強。sars起源於大陸,由於中共的隱瞞,使sars擴散至全球,尤以炎黃子孫受害最重。由於上述的不同,三地區要聯合抗疫,就要暫時放棄制度上的偏見,不要把政治和疾病混為一團,多想想我們都是龍的傳人,一起對付我們共同的敵人sars。共軍也不要總想著佔領台灣,台灣也不要急於鬧獨立。大陸應該謙虛自責,應加大透明度,並允許輿論監督,不要王婆賣瓜,自賣自誇,誰知道你是真是假。愚以為可組成一個華人抗sars小組,以一個整體與who聯繫,在臨床和科研上相互交流,進行分工協作,並實現資源共享。相信只要精誠團結,一定能早日攻克sars,讓世人看看我們華人團結的力量。
未署名

與中共國合作? 不久前,中共因為蓄意掩蓋薩斯真相而備受責難,還讓衛生部長和北京市長丟了烏紗帽。沒幾天,現形勢又是一片大好了。海內外相呼應,要讓薩斯成為民族振興的契機,號召海內外華人摒棄前嫌,捐款捐物共渡難關。中共一手製造的人為災難又變成偉光正的資本。 1989年夏天,六四北京屠城後不久,重慶郊區的幾個縣發生大水災,解放軍出動船隻搶險,每次發現災民把他們拉上船之前,都要被救者表態擁護中央"平暴",否則不救。這就是中共的救災。 當中共還在繼續虐殺法輪功學員時(就在薩斯肆虐京廣的3月和4月的兩個月,傳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92起,其中發生在這兩個月的就有26例),當楊建利,不鏽鋼老鼠們因言獲罪被非法拘禁至今沒個說法時,當薩斯橫行"國難當頭",中共仍然將遼寧工人領袖判刑時,當孫志剛們僅僅因為沒有暫住證就被收容被活活打死時(3月17日,廣州,薩斯的原發中心之一),當王萬星們因為要求為六四平反就被關押精神病院十一年至今不放時,當中共走卒董特首借薩斯危機人們無暇顧及而加速香港23條立法時,看不出中共有任何"摒棄前嫌"的表現,看不出有任何"共渡難關"意願。 中國的任何麻煩都來自中共的暴政。要說契機,也不是沒有,中共必須無條件停止對法輪功和其他宗教信仰的打壓迫害,釋放政治犯,求得人民的原諒和寬恕,真正做出共赴國難的姿態。海外的某些人歌功頌德十多年了,薩斯一來,自己成了受害者還連累了所有華人。另一輪更巧妙的獻媚和歌功頌德決不能避免自己成為下一次的受害者。對於海外捐助的抗薩款項,一定不能通過中共的官僚系統﹔其次,應該迫使中共把用於鎮壓人民的錢轉用於薩斯的預防治療。要知道,中國國家傳染病預防中心一年的經費(8萬元人民幣)只有2001年元旦天安門廣場用於鎮壓法輪功的警察打手一天飯錢和補貼的一半(15萬元人民幣)。
灣民 ,

在思考如何合作對抗SARS之前,三地的政治領袖們應該有一個共同的體認: 今天的台灣,如果仍然心存地域 歧視、勾心斗角﹔今日的大陸,如果仍然處處打壓台灣,威脅其 獨立自主的地位﹔在面對共同的 敵人之時,如何能坦誠合作? SARS是一個絕對公正、民主、絕不口是心非的敵人。它不分台灣人、大陸人,一視同仁,蓋殺不赦。大陸及港台三地若不能吸取教訓,放棄政治成見,聯合對抗此一兇惡的傳染疾病,那麼,人、繼續不斷的死,錢、無止境的花,三地都要付出【付不起】的巨大而慘痛的代價!中國人的這個惡夢,何時能了? 莎翁的話:□世上沒有悲劇,只有愚蠢。□
Fernando Ting,美國

巴爾的摩太陽報:事實證明與魔鬼進行交易是致命的 如果中國能在關係到自己公眾健康這麼重大問題上撒謊,那麼它公布的那些令人眩耀的經濟數字又有多少可信度呢?非典型肺炎(SARS)僅僅是向世界展示與魔鬼交易的後果的開始。 巴爾的摩太陽報4月18日北京報導:突發的致命病毒提醒了每個人:一個為獨裁者統治的大國可能會危及每個人的生命。 中國政府僅僅在幾周內就魔術般地提醒了全世界,它是不值得信賴的,是自私的,以及這一切所帶來的後果。 通過向世界貿易開放其剛剛起步的經濟,同時又有意地避免批評大多數其它政府,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國成功地贏得了全世界的青睞甚至獲得一次夏季奧運會的舉辦權。 這個交易是中國政府不對外擴張它的主張,並允許世界在中國淘金熱中冒險獲利。作為交換條件,其它國家則對北京政府殘酷鎮壓宗教、集會和言論自由的行為置之不理。 其它政府認為,XX黨的統治對於維持中國社會穩定從而繼續從中國受益是必須的。並一廂情願 kee,倫敦

不是中國,香港和台灣三地; 是中國,香港和台灣三國!
反對反戰者的和平, 英國

台獨、民運都有一個通病:無論什么問題總要泛政治化--與文革期間的"政治挂帥"一丘之貉!國家有難,民族有危,他們卻高度奮亢--可找到罵人的借口啦。所以很被中國人看不起。不難看出,台獨並不真正在意台灣人民的福祗,民運也根本不真正關心中國人民的人權與幸福! 華人團結,兩岸協作,共同戰勝SARS,是對中華民族負責和子孫后代!不是象這些渣子一樣作政治秀!
中華自強不息, 加拿大

中國不但嚴重危害了在中國大陸的中國人的安全,同時也危害了在香港,台灣和世界其他國家的人的性命安全。這在薩斯危機中反映了出來。北京獨裁政權應該被推翻。在香港,台灣的居民應該首先協助在大陸的中國人推翻獨裁政權,然后再彼此互相幫助對抗薩斯和其他潛在的疾病。不首先推翻北京獨裁政權,任何保護我們的努力都肯定是徒勞無功的。(英文原文:Chinese government seriously threatens not only human security of Chinese people in mainland China,but also life security of human beings in Hong Kong, Taiwan and all other nations in this world. It is reflected in this SARS crisis. Beijing dictatorship should be overthrown. Residents in HK, Taiwan should help Chinese in mainland China in downing that dictatorship first and then help one another to fight against SARS and any potential epidemics. Without overthrowing Beijing dictatorship first, any efforts to prevent ourselves absolutely will go in vain. )
Step Father of Martin Williamson, 澳大利亞

這是一件影響數以千計生命,超出政治考慮的大事。我希望大家都小心處理。1. 讓台灣,香港和中國政府領導人會晤,討論控制,預防和治療這種疾病的方法。2. 讓世界衛生組織接管領導,協調,研究和治療薩斯的工作。3. 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導下,三地應該分享和互通有關疾病的爆發,傳播以及有關控制和防止疾病進一步傳播的政策。4. 在找出解決方法之前,隔離和限制旅游將是一個有效的方法。5. 投資更多的金錢來開發和制造醫治疾病的藥物。6. 中國應該正式道歉,並對在香港和台灣引起疾病並造成人命損失表示哀悼。6. 世界衛生組織應該進一步調查或者要求其成員國完全和及時地呈報疫情。7. 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應該對中國以外的人命,經濟和生活損失提供賠償。8. 聯合國應該重新檢討和更改有關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其他一些附屬機構的憲章,而聯合國應該宣佈一些非政治性的技朮機構例如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為非政治機構,歡迎所有國家和地區參加。8. 疾病,病毒和癌症沒有政治性,它可以傳播到任何缺乏控制,知識和基本系統的地方。讓我們對它有所認識,並在不設任何先決條件來派出任何人的基礎上一起努力。(英文原文:This is a serious business affecting thousands life beyond political consideration. I wish everybody should be more prudent to handle it. 1. Let Taiwan, Hongkong and China government leaders to meet and discuss the ways to control, prevent and cure the illness. 2. Let WHO to take over the leadership, coordination, research and cure the disease. 3. Under the WHO guidance, these three countries should share and inform each other regarding the outbreak, transmission and policy to control and prevent the disease from further spread. 4. before found out a solution, to quarantine or restrict traveling would be an effective method. 5. Spend more money to search and make medicine to cure the disease, including drug, vaccine, shot, etc. 6. China should make an official apology and express his condolence upon causing the disease and upon the loss of the life in Taiwan and Hong Kong. 6. WHO should further investigate or step up its requirement for its member to report the epidemic on a complete and timing basis. 7. UN and WHO should make compensation for the loss of life, economy and happiness of people except China. 8. UN should review and change its charter regarding WHO and other technical association. WHO, IMF and World Bank are not for political. UN should declare them as non political organizations and welcome all countries, territories and regions to participate in. 8. Disease, virus and cancers are not political. They can transmit to everywhere that lack of control, knowledge and basic system. So let us recognize it and work together without setting up any required condition to exclude anyone in the world.)
A humble citizen, 美國

同意"玄子, 法國 "的觀點,在這裡應該就事論事,不要動不動就有把法論功扯進來,這並不會引起人們的同情,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BBQ,

台灣的中國人,真的應該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瞭解大陸,你們說的很多東西都不對呀,甚至是可笑的。比如:1989年夏天,六四北京屠城後不久,重慶郊區的幾個縣發生大水災,解放軍出動船隻搶險,每次發現災民把他們拉上船之前,都要被救者表態擁護中央"平暴",否則不救。真不知道,這種消息你是從那得到的?呵呵,實在可笑。有機會最好自己親自到大陸走走,看看。省的竟范這種低級錯誤。
shower, 英國

有什麼不可能?可能會發大中華抗疫大聯盟,從而紓緩兩岸的磨擦. 因為人類最擅長之事:是借勢搞作. 作為小小的生物,目睹人類們驚人之舉,只有瞠目結舌的份兒.
地球生物, 香港

任何指責與辯護都對整個中華充滿 危險,因此應該採取主動穩定新中華,難道要等到舊勢力自己辭職? 兩岸三地善用中華視頻會議,拯救蒼生、共渡難關、交流經驗、取長補短。人命關天,大局為重,穩定改革。
專利,

SARS到底怎麼產生的呢?很多人謠言四起,有人說可能是中共發展生化武器外洩了。也有人說是對稀有動物的處理不當,由動物傳染給人了。追根究底來講,我認為是人禍。如果能誠實面對,就會提早解決。據說去年十一二月在廣州已死了很多人,連棺材都買不到。可是當地人都不知道是得了SARS,因為他們的媒體是受政府控制。為什麼中國大陸要這樣隱瞞疫情?當地的人民沒有警覺性,可是來往到中國經商旅遊的人,更沒有警覺性,才會在那麼長的時間裡相對地把病原擴散到全球? 台灣的經濟曾有過輝煌的奇跡,可是我們那幾年賺來的錢,已無法把我們的環境再恢復到以前那麼好的境地。金錢儘管很重要,可是破壞了的環境根本無法再彌補的。 台灣當前大約有五十萬人到中國大陸投資。把那麼多的錢投資中國大陸,結果因為中國隱瞞疫情才有台北這些情況發生,這樣可不可怕,我覺得很可怕。
陳海 ,

給也是過路的,中國穿鑿附會的文字功力不錯喔,不要因別人善意的批評就攻擊瞠人,只顯出你肚量的狹小,拜托你自稱泱泱大中國的,多做一些讓人打心眼敬佩你們的事,而且不老掛在嘴邊吹噓恫嚇,如此只換來不屑。由於你不身處在台灣,所以對你的評論只有一笑置之,沒有回應的價值。台灣媒體的管道繁多,人民資訊來源眾多,有助於趨近真相的價值評值啐判,sars就是一個具體的呈現,在台灣政府要耍弄人民也不是容易的事。也許能隱藏一時,但總是包不住的。瘟疫狠狠的教訓了大中華圈的官僚文化。
路人乙, 台灣台北

絕對贊成天下烏鴉一般黑的說法 ,別的地方我不敢說,不過我所在的新西蘭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新西蘭政府隱瞞了十幾例SARS的可能報告(也沒通知民眾,也沒報告國際衛生組織)隔離了不知有多少人,政府就是不說,報紙就是不寫。最好不知怎麼的,被抖了出來,才說了一句:根據外電報道。。。。
wei, 新西蘭

BBC在這裡讓中國人攻擊中國人,本身就是一個極其惡毒的陰謀,還裝做一幅寬容民主的樣子實在讓噁心,廣大同胞應該注意到這一點。
shower,

kee 倫敦,首先我要向你說聲抱歉,因為我用錯了一詞,不該在"大陸留學生"之後用上"尤其",讓人誤以為我將那句中的"人蛇"和"留學生"刮為等號。 在此,我要糾正你對我的看法:那些 typical 愛面子的中國人認為本身是最完美優越,當對海外華人稍有"反叛"意念時,就說我們是香蕉人,傾洋人,以身為中國人為恥。這種唯我獨尊的思想好可悲,你錯了,我並非你所說的什麼"英國二等公民",我是一個身受多元文化熏陶成長,一個不以某民族為中心出發點的東方華僑(說到此,也料到你該知道我的國籍〕,批評時只對事不對單方,所以在之前評語中的"大陸人"後邊都加上"非全部,是多數"。 現在就你的發問,給予我判斷的由來。那是香港,新加坡,台灣,馬來西亞的同胞對大陸人的印象。本人就親生和大陸同胞住過,深表同意之前他人所告訴我的。倘若這還不夠,本人的親人朋友到過中國,對那裡的衛生條件尤其是廁所誇獎有加呢!對一個人的言語可以說成是個人偏見,那對眾多人公識的概念總可說成是事實了吧? 我並非有國籍歧視,也不是故意抨擊大陸人,只想借此提醒大陸同胞:提升注重衛生的意識。 歡迎批評,好讓到此一遊的世界華人評評理,看看誰是誰非(雖然很多人包括我的言論都離題了〕。
記得你的人, 英國

本人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留學生,衷心希望各位華人同胞可以共同戰勝病毒。在英國留學幾年,我交了不少來自各地的華人朋友。在和他們的交往中,我發覺大家都存在一些誤解,而可悲的是這種誤解往往成為種種的冷眼和不尊重。我土生土長在中國,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很驕傲,而生活在中國,我覺得很幸福。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們長期受壓迫而麻木了。但是請您認真地客觀地去重新認識中國,或許你仍然會有失望,但是你也會發現老百姓現在是幸福的。不可否認,中國政府是有她的弊端,但是我在英國也見到了不少社會的悲哀!現在的中國是在重新成長中的中國,我們需要時間讓政府開明,經濟發展,人民素質提高。。。而更需要的是同胞們的團結,支持與鼓勵,而不是互相的勾心斗角。現在很多同胞面臨的是可怕的死亡,難道我們還要開展一番政治罵戰後才來關心他們嘛?讓我們一起為各位受病毒侵害的同胞祈禱吧!
學生, 英國

香港會借機把老董乾掉,大陸會借機把政局亂掉,台灣會借機把國名改掉
未署名

海外的華人地位,在這次的sars中,突現了是不是?為什麼別人孤立的是華人,而不是單單北京人、廣東人、香港人、台灣人?而是全部華人?因為我們至從被生下來就打上了烙印!希望這次能改變北京政府的專制風格,當然也希望台灣政府的八婆的風格(事事和政治掛鉤)。多一點合作,少一點針鋒相對!同樣,在這裡我最不願意看到的是關於法輪功骨幹的評論,太不公正了!極度的偏激!
玄子, 法國

因為親人病危的緣故,明天不得不冒著薩斯的危險回去國內,所有的在英國的朋友都反對,於情於理,選擇去或不去,都是不對。很是痛苦。想像海外華人兩千萬,多少人不擔心親人安危,同是一個血脈,何必分你我,關鍵時刻兩岸三地攜手共抗薩斯,是眾望所期。建議拋開偏見,排除歷史因素,拯救大眾。
楊舜, 英格蘭

不知大家是否記得上回台灣大地震,但世界各國都伸出援助之手,祖國的一位高官說"即使要給小孩吃糖,也應該告訴父母一下"。希望這次不要再發生相同事件。 台灣人在美國
Huang, 美國

SARS的疫情在台灣多家媒體的報導之下,大家都變得更加警覺,還好原本以為的社區感染疑慮被排除,雖然是好消息,但是全國此時都陷入神經緊繃的狀態。現在搭捷運及乘坐公車,戴口罩是很平常的。其實換個角度來看,這是好的,如此對控制疫情是有正向的幫助,因為做事草率是不可能得到好結果的。不知何時又有其他SARS的火苗竄出,但個人勤洗手,保持良好的衛生習慣,戴口罩,隔離者克盡本分,隨時注意體溫變化,樂觀來看,台灣應該是可以控制的住的。 只是我們真是憂心整個大中華圈的狀況,天意是高過人的意念的,中國人真的必須要認識上帝,並敬畏他,我們共同的祖先炎黃虞舜,是敬畏上帝的,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在當時是常態,且記載於詩經與尚書。高傲的眼目他必降卑,這是上帝的話語。
愛中華, 台灣

中國大陸,台灣,香港都同屬中華民族。三個地區社會制度不同,大陸是專制制度,台灣是民主制,而香港介於兩者之間,因為香港很多事都得看大陸臉色,戰戰兢兢地過日子。台灣人民通過艱苦的努力才脫離了令他們窒息的一黨專制,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他們不想再回到從前。大陸把人看成是手段或工具,而台灣是把人看作目的。大陸認為共黨養活百姓,台灣者相反是納稅人養活政府。大陸的臨床經驗豐富,而港台的科研和信息交流能力強。sars起源於大陸,由於中共的隱瞞,使sars擴散至全球,尤以炎黃子孫受害最重。由於上述的不同,三地區要聯合抗疫,就要暫時放棄制度上的偏見,不要把政治和疾病混為一團,多想想我們都是龍的傳人,一起對付我們共同的敵人sars。共軍也不要總想著佔領台灣,台灣也不要急於鬧獨立。大陸應該謙虛自責,應加大透明度,並允許輿論監督,不要王婆賣瓜,自賣自誇,誰知道你是真是假。愚以為可組成一個華人抗sars小組,以一個整體與who聯繫,在臨床和科研上相互交流,進行分工協作,並實現資源共享。相信只要精誠團結,一定能早日攻克sars,讓世人看看我們華人團結的力量。
未署名

與中共國合作? 不久前,中共因為蓄意掩蓋薩斯真相而備受責難,還讓衛生部長和北京市長丟了烏紗帽。沒幾天,現形勢又是一片大好了。海內外相呼應,要讓薩斯成為民族振興的契機,號召海內外華人摒棄前嫌,捐款捐物共渡難關。中共一手製造的人為災難又變成偉光正的資本。 1989年夏天,六四北京屠城後不久,重慶郊區的幾個縣發生大水災,解放軍出動船隻搶險,每次發現災民把他們拉上船之前,都要被救者表態擁護中央"平暴",否則不救。這就是中共的救災。 當中共還在繼續虐殺法輪功學員時(就在薩斯肆虐京廣的3月和4月的兩個月,傳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92起,其中發生在這兩個月的就有26例),當楊建利,不鏽鋼老鼠們因言獲罪被非法拘禁至今沒個說法時,當薩斯橫行"國難當頭",中共仍然將遼寧工人領袖判刑時,當孫志剛們僅僅因為沒有暫住證就被收容被活活打死時(3月17日,廣州,薩斯的原發中心之一),當王萬星們因為要求為六四平反就被關押精神病院十一年至今不放時,當中共走卒董特首借薩斯危機人們無暇顧及而加速香港23條立法時,看不出中共有任何"摒棄前嫌"的表現,看不出有任何"共渡難關"意願。 中國的任何麻煩都來自中共的暴政。要說契機,也不是沒有,中共必須無條件停止對法輪功和其他宗教信仰的打壓迫害,釋放政治犯,求得人民的原諒和寬恕,真正做出共赴國難的姿態。海外的某些人歌功頌德十多年了,薩斯一來,自己成了受害者還連累了所有華人。另一輪更巧妙的獻媚和歌功頌德決不能避免自己成為下一次的受害者。對於海外捐助的抗薩款項,一定不能通過中共的官僚系統﹔其次,應該迫使中共把用於鎮壓人民的錢轉用於薩斯的預防治療。要知道,中國國家傳染病預防中心一年的經費(8萬元人民幣)只有2001年元旦天安門廣場用於鎮壓法輪功的警察打手一天飯錢和補貼的一半(15萬元人民幣)。
灣民 ,

在思考如何合作對抗SARS之前,三地的政治領袖們應該有一個共同的體認: 今天的台灣,如果仍然心存地域 歧視、勾心斗角﹔今日的大陸,如果仍然處處打壓台灣,威脅其 獨立自主的地位﹔在面對共同的 敵人之時,如何能坦誠合作? SARS是一個絕對公正、民主、絕不口是心非的敵人。它不分台灣人、大陸人,一視同仁,蓋殺不赦。大陸及港台三地若不能吸取教訓,放棄政治成見,聯合對抗此一兇惡的傳染疾病,那麼,人、繼續不斷的死,錢、無止境的花,三地都要付出【付不起】的巨大而慘痛的代價!中國人的這個惡夢,何時能了? 莎翁的話:□世上沒有悲劇,只有愚蠢。□
Fernando Ting,美國

巴爾的摩太陽報:事實證明與魔鬼進行交易是致命的 如果中國能在關係到自己公眾健康這麼重大問題上撒謊,那麼它公布的那些令人眩耀的經濟數字又有多少可信度呢?非典型肺炎(SARS)僅僅是向世界展示與魔鬼交易的後果的開始。 巴爾的摩太陽報4月18日北京報導:突發的致命病毒提醒了每個人:一個為獨裁者統治的大國可能會危及每個人的生命。 中國政府僅僅在幾周內就魔術般地提醒了全世界,它是不值得信賴的,是自私的,以及這一切所帶來的後果。 通過向世界貿易開放其剛剛起步的經濟,同時又有意地避免批評大多數其它政府,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國成功地贏得了全世界的青睞甚至獲得一次夏季奧運會的舉辦權。 這個交易是中國政府不對外擴張它的主張,並允許世界在中國淘金熱中冒險獲利。作為交換條件,其它國家則對北京政府殘酷鎮壓宗教、集會和言論自由的行為置之不理。 其它政府認為,XX黨的統治對於維持中國社會穩定從而繼續從中國受益是必須的。並一廂情願地以為資本主義會自然導致政治自由。 但是現在[世界正在]品嚐同魔鬼交易的苦果:一種令人費解的冠狀病毒已傳染到23個國家的3200多人。 在非典型肺炎病例在中國南部省份發展的最初4個月中,為了不讓人發覺從而影響經濟,中國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因為中國沒有新聞自由,所以沒有媒體能警告公眾疫情。這不僅導致眾多不知情的中國人喪生,還威脅到了旅遊者、商務人士以及其他外國人的生命。他們中很多來自那些認為北京政府對民眾的鎮壓對自己不會產生影響的國家。 隨著非典型肺炎傳向世界各地,北京政府不是試圖控制傳染病,而是試圖控制其帶來的[經濟]影響,結果是既沒有控制疾病也沒有控制其經濟後果。[中國]衛生部官員公布的可笑的低感染數字促使一位醫生勇敢的告訴《時代周刊》,他知道在北京一家醫院的非典病人就比公布的北京所有的病例還多。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繼續荒謬地堅持非典型肺炎不源於中國。本月初,世界衛生組織的官員們私下報怨中國沒有積極提供大陸病人攜帶的病毒樣品。這些樣品後來證明中國的非典型肺炎病毒同世界其它地區的有著幾乎一樣的DNA。 非典型肺炎帶來的健康恐慌是北京政府缺乏信譽的後果。即便現在,官方英文報紙中國日報還是宣揚"中國安全無須憂慮"的老調,報紙刊登了無憂無慮的外國遊客欣賞風景的照片和中國經濟不會受到顯著影響的所謂專家們的預測。 突然間,世界投資者們想起了為什麼中國仍然是一個危險的地方,不能在那裡開分店,不能在那裡建工廠。如果中國能在關係到自己公眾健康這麼重大問題上撒謊,那麼它公布的那些令人眩耀的經濟數字又有多少可信度呢?而且如果沒有任何民主途徑使那些腐敗的領導人下台,那麼腐敗本身不是對珍貴的"穩定"的真正威脅嗎? 非典型肺炎僅僅是向世界展示與魔鬼交易的後果的開始。
未署名

就像 '海外華人,澳大利亞'說的,台灣是台灣人的,北京是北京人的,香港是香港人的.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中國人.所謂的中國人們,華(夏)人們從來就沒有真正意義上團結一致過.不用西方國家第二次侵略,內部矛盾已經激化.正合他們的意.
支持海外華人, 英國

香港台灣大陸應該捨棄政治運作淡化地方主義心態,共同聯手合作對抗SARS。SARS畢竟是瘟疫,是高於政治與地方主義的大事急事,香港台灣大陸的領導人應有遠見。
祈禱,美國紐約

很難在沒有政治純醫療的前提下開展合作。
SJJ,中國

他們應該。不幸的是,由陳水扁和民進黨領導,並得到前國民黨總統李登輝支持的台灣政府是合作的障礙。他們認為與中國大陸的任何合作都是北京方面的統戰陰謀。他們在用薩斯問題向世界衛生組織施加壓力。但是,世衛組織已經警告台灣不要ING_ENCODING=BIG5>□<\STRING_ENCODING>在不設任何先決條件來派出任何人的基礎上一起努力。(英文原文:This is a serious business affecting thousands life beyond political consideration. I wish everybody should be more prudent to handle it. 1. Let Taiwan, Hongkong and China government leaders to meet and discuss the ways to control, prevent and cure the illness. 2. Let WHO to take over the leadership, coordination, research and cure the disease. 3. Under the WHO guidance, these three countries should share and inform each other regarding the outbreak, transmission and policy to control and prevent the disease from further spread. 4. before found out a solution, to quarantine or restrict traveling would be an effective method. 5. Spend more money to search and make medicine to cure the disease, including drug, vaccine, shot, etc. 6. China should make an official apology and express his condolence upon causing the disease and upon the loss of the life in Taiwan and Hong Kong. 6. WHO should further investigate or step up its requirement for its member to report the epidemic on a complete and timing basis. 7. UN and WHO should make compensation for the loss of life, economy and happiness of people except China. 8. UN should review and change its charter regarding WHO and other technical association. WHO, IMF and World Bank are not for political. UN should declare them as non political organizations and welcome all countries, territories and regions to participate in. 8. Disease, virus and cancers are not political. They can transmit to everywhere that lack of control, knowledge and basic system. So let us recognize it and work together without setting up any required condition to exclude anyone in the world.)
A humble citizen, 美國

同意"玄子, 法國 "的觀點,在這裡應該就事論事,不要動不動就有把法論功扯進來,這並不會引起人們的同情,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BBQ,

台灣的中國人,真的應該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瞭解大陸,你們說的很多東西都不對呀,甚至是可笑的。比如:1989年夏天,六四北京屠城後不久,重慶郊區的幾個縣發生大水災,解放軍出動船隻搶險,每次發現災民把他們拉上船之前,都要被救者表態擁護中央"平暴",否則不救。真不知道,這種消息你是從那得到的?呵呵,實在可笑。有機會最好自己親自到大陸走走,看看。省的竟范這種低級錯誤。
shower, 英國

有什麼不可能?可能會發大中華抗疫大聯盟,從而紓緩兩岸的磨擦. 因為人類最擅長之事:是借勢搞作. 作為小小的生物,目睹人類們驚人之舉,只有瞠目結舌的份兒.
地球生物, 香港

任何指責與辯護都對整個中華充滿 危險,因此應該採取主動穩定新中華,難道要等到舊勢力自己辭職? 兩岸三地善用中華視頻會議,拯救蒼生、共渡難關、交流經驗、取長補短。人命關天,大局為重,穩定改革。
專利,

SARS到底怎麼產生的呢?很多人謠言四起,有人說可能是中共發展生化武器外洩了。也有人說是對稀有動物的處理不當,由動物傳染給人了。追根究底來講,我認為是人禍。如果能誠實面對,就會提早解決。據說去年十一二月在廣州已死了很多人,連棺材都買不到。可是當地人都不知道是得了SARS,因為他們的媒體是受政府控制。為什麼中國大陸要這樣隱瞞疫情?當地的人民沒有警覺性,可是來往到中國經商旅遊的人,更沒有警覺性,才會在那麼長的時間裡相對地把病原擴散到全球? 台灣的經濟曾有過輝煌的奇跡,可是我們那幾年賺來的錢,已無法把我們的環境再恢復到以前那麼好的境地。金錢儘管很重要,可是破壞了的環境根本無法再彌補的。 台灣當前大約有五十萬人到中國大陸投資。把那麼多的錢投資中國大陸,結果因為中國隱瞞疫情才有台北這些情況發生,這樣可不可怕,我覺得很可怕。
陳海 ,

給也是過路的,中國穿鑿附會的文字功力不錯喔,不要因別人善意的批評就攻擊瞠人,只顯出你肚量的狹小,拜托你自稱泱泱大中國的,多做一些讓人打心眼敬佩你們的事,而且不老掛在嘴邊吹噓恫嚇,如此只換來不屑。由於你不身處在台灣,所以對你的評論只有一笑置之,沒有回應的價值。台灣媒體的管道繁多,人民資訊來源眾多,有助於趨近真相的價值評值啐判,sars就是一個具體的呈現,在台灣政府要耍弄人民也不是容易的事。也許能隱藏一時,但總是包不住的。瘟疫狠狠的教訓了大中華圈的官僚文化。
路人乙, 台灣台北

絕對贊成天下烏鴉一般黑的說法 ,別的地方我不敢說,不過我所在的新西蘭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新西蘭政府隱瞞了十幾例SARS的可能報告(也沒通知民眾,也沒報告國際衛生組織)隔離了不知有多少人,政府就是不說,報紙就是不寫。最好不知怎麼的,被抖了出來,才說了一句:根據外電報道。。。。
wei, 新西蘭

BBC在這裡讓中國人攻擊中國人,本身就是一個極其惡毒的陰謀,還裝做一幅寬容民主的樣子實在讓噁心,廣大同胞應該注意到這一點。
shower,

kee 倫敦,首先我要向你說聲抱歉,因為我用錯了一詞,不該在"大陸留學生"之後用上"尤其",讓人誤以為我將那句中的"人蛇"和"留學生"刮為等號。 在此,我要糾正你對我的看法:那些 typical 愛面子的中國人認為本身是最完美優越,當對海外華人稍有"反叛"意念時,就說我們是香蕉人,傾洋人,以身為中國人為恥。這種唯我獨尊的思想好可悲,你錯了,我並非你所說的什麼"英國二等公民",我是一個身受多元文化熏陶成長,一個不以某民族為中心出發點的東方華僑(說到此,也料到你該知道我的國籍〕,批評時只對事不對單方,所以在之前評語中的"大陸人"後邊都加上"非全部,是多數"。 現在就你的發問,給予我判斷的由來。那是香港,新加坡,台灣,馬來西亞的同胞對大陸人的印象。本人就親生和大陸同胞住過,深表同意之前他人所告訴我的。倘若這還不夠,本人的親人朋友到過中國,對那裡的衛生條件尤其是廁所誇獎有加呢!對一個人的言語可以說成是個人偏見,那對眾多人公識的概念總可說成是事實了吧? 我並非有國籍歧視,也不是故意抨擊大陸人,只想借此提醒大陸同胞:提升注重衛生的意識。 歡迎批評,好讓到此一遊的世界華人評評理,看看誰是誰非(雖然很多人包括我的言論都離題了〕。
記得你的人, 英國

本人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留學生,衷心希望各位華人同胞可以共同戰勝病毒。在英國留學幾年,我交了不少來自各地的華人朋友。在和他們的交往中,我發覺大家都存在一些誤解,而可悲的是這種誤解往往成為種種的冷眼和不尊重。我土生土長在中國,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很驕傲,而生活在中國,我覺得很幸福。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們長期受壓迫而麻木了。但是請您認真地客觀地去重新認識中國,或許你仍然會有失望,但是你也會發現老百姓現在是幸福的。不可否認,中國政府是有她的弊端,但是我在英國也見到了不少社會的悲哀!現在的中國是在重新成長中的中國,我們需要時間讓政府開明,經濟發展,人民素質提高。。。而更需要的是同胞們的團結,支持與鼓勵,而不是互相的勾心斗角。現在很多同胞面臨的是可怕的死亡,難道我們還要開展一番政治罵戰後才來關心他們嘛?讓我們一起為各位受病毒侵害的同胞祈禱吧!
學生, 英國

香港會借機把老董乾掉,大陸會借機把政局亂掉,台灣會借機把國名改掉
未署名

海外的華人地位,在這次的sars中,突現了是不是?為什麼別人孤立的是華人,而不是單單北京人、廣東人、香港人、台灣人?而是全部華人?因為我們至從被生下來就打上了烙印!希望這次能改變北京政府的專制風格,當然也希望台灣政府的八婆的風格(事事和政治掛鉤)。多一點合作,少一點針鋒相對!同樣,在這裡我最不願意看到的是關於法輪功骨幹的評論,太不公正了!極度的偏激!
玄子, 法國

因為親人病危的緣故,明天不得不冒著薩斯的危險回去國內,所有的在英國的朋友都反對,於情於理,選擇去或不去,都是不對。很是痛苦。想像海外華人兩千萬,多少人不擔心親人安危,同是一個血脈,何必分你我,關鍵時刻兩岸三地攜手共抗薩斯,是眾望所期。建議拋開偏見,排除歷史因素,拯救大眾。
楊舜, 英格蘭

不知大家是否記得上回台灣大地震,但世界各國都伸出援助之手,祖國的一位高官說"即使要給小孩吃糖,也應該告訴父母一下"。希望這次不要再發生相同事件。 台灣人在美國
Huang, 美國

SARS的疫情在台灣多家媒體的報導之下,大家都變得更加警覺,還好原本以為的社區感染疑慮被排除,雖然是好消息,但是全國此時都陷入神經緊繃的狀態。現在搭捷運及乘坐公車,戴口罩是很平常的。其實換個角度來看,這是好的,如此對控制疫情是有正向的幫助,因為做事草率是不可能得到好結果的。不知何時又有其他SARS的火苗竄出,但個人勤洗手,保持良好的衛生習慣,戴口罩,隔離者克盡本分,隨時注意體溫變化,樂觀來看,台灣應該是可以控制的住的。 只是我們真是憂心整個大中華圈的狀況,天意是高過人的意念的,中國人真的必須要認識上帝,並敬畏他,我們共同的祖先炎黃虞舜,是敬畏上帝的,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在當時是常態,且記載於詩經與尚書。高傲的眼目他必降卑,這是上帝的話語。
愛中華, 台灣

中國大陸,台灣,香港都同屬中華民族。三個地區社會制度不同,大陸是專制制度,台灣是民主制,而香港介於兩者之間,因為香港很多事都得看大陸臉色,戰戰兢兢地過日子。台灣人民通過艱苦的努力才脫離了令他們窒息的一黨專制,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他們不想再回到從前。大陸把人看成是手段或工具,而台灣是把人看作目的。大陸認為共黨養活百姓,台灣者相反是納稅人養活政府。大陸的臨床經驗豐富,而港台的科研和信息交流能力強。sars起源於大陸,由於中共的隱瞞,使sars擴散至全球,尤以炎黃子孫受害最重。由於上述的不同,三地區要聯合抗疫,就要暫時放棄制度上的偏見,不要把政治和疾病混為一團,多想想我們都是龍的傳人,一起對付我們共同的敵人sars。共軍也不要總想著佔領台灣,台灣也不要急於鬧獨立。大陸應該謙虛自責,應加大透明度,並允許輿論監督,不要王婆賣瓜,自賣自誇,誰知道你是真是假。愚以為可組成一個華人抗sars小組,以一個整體與who聯繫,在臨床和科研上相互交流,進行分工協作,並實現資源共享。相信只要精誠團結,一定能早日攻克sars,讓世人看看我們華人團結的力量。
未署名

與中共國合作? 不久前,中共因為蓄意掩蓋薩斯真相而備受責難,還讓衛生部長和北京市長丟了烏紗帽。沒幾天,現形勢又是一片大好了。海內外相呼應,要讓薩斯成為民族振興的契機,號召海內外華人摒棄前嫌,捐款捐物共渡難關。中共一手製造的人為災難又變成偉光正的資本。 1989年夏天,六四北京屠城後不久,重慶郊區的幾個縣發生大水災,解放軍出動船隻搶險,每次發現災民把他們拉上船之前,都要被救者表態擁護中央"平暴",否則不救。這就是中共的救災。 當中共還在繼續虐殺法輪功學員時(就在薩斯肆虐京廣的3月和4月的兩個月,傳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92起,其中發生在這兩個月的就有26例),當楊建利,不鏽鋼老鼠們因言獲罪被非法拘禁至今沒個說法時,當薩斯橫行"國難當頭",中共仍然將遼寧工人領袖判刑時,當孫志剛們僅僅因為沒有暫住證就被收容被活活打死時(3月17日,廣州,薩斯的原發中心之一),當王萬星們因為要求為六四平反就被關押精神病院十一年至今不放時,當中共走卒董特首借薩斯危機人們無暇顧及而加速香港23條立法時,看不出中共有任何"摒棄前嫌"的表現,看不出有任何"共渡難關"意願。 中國的任何麻煩都來自中共的暴政。要說契機,也不是沒有,中共必須無條件停止對法輪功和其他宗教信仰的打壓迫害,釋放政治犯,求得人民的原諒和寬恕,真正做出共赴國難的姿態。海外的某些人歌功頌德十多年了,薩斯一來,自己成了受害者還連累了所有華人。另一輪更巧妙的獻媚和歌功頌德決不能避免自己成為下一次的受害者。對於海外捐助的抗薩款項,一定不能通過中共的官僚系統﹔其次,應該迫使中共把用於鎮壓人民的錢轉用於薩斯的預防治療。要知道,中國國家傳染病預防中心一年的經費(8萬元人民幣)只有2001年元旦天安門廣場用於鎮壓法輪功的警察打手一天飯錢和補貼的一半(15萬元人民幣)。
灣民 ,

在思考如何合作對抗SARS之前,三地的政治領袖們應該有一個共同的體認: 今天的台灣,如果仍然心存地域 歧視、勾心斗角﹔今日的大陸,如果仍然處處打壓台灣,威脅其 獨立自主的地位﹔在面對共同的 敵人之時,如何能坦誠合作? SARS是一個絕對公正、民主、絕不口是心非的敵人。它不分台灣人、大陸人,一視同仁,蓋殺不赦。大陸及港台三地若不能吸取教訓,放棄政治成見,聯合對抗此一兇惡的傳染疾病,那麼,人、繼續不斷的死,錢、無止境的花,三地都要付出【付不起】的巨大而慘痛的代價!中國人的這個惡夢,何時能了? 莎翁的話:□世上沒有悲劇,只有愚蠢。□
Fernando Ting,美國

巴爾的摩太陽報:事實證明與魔鬼進行交易是致命的 如果中國能在關係到自己公眾健康這麼重大問題上撒謊,那麼它公布的那些令人眩耀的經濟數字又有多少可信度呢?非典型肺炎(SARS)僅僅是向世界展示與魔鬼交易的後果的開始。 巴爾的摩太陽報4月18日北京報導:突發的致命病毒提醒了每個人:一個為獨裁者統治的大國可能會危及每個人的生命。 中國政府僅僅在幾周內就魔術般地提醒了全世界,它是不值得信賴的,是自私的,以及這一切所帶來的後果。 通過向世界貿易開放其剛剛起步的經濟,同時又有意地避免批評大多數其它政府,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國成功地贏得了全世界的青睞甚至獲得一次夏季奧運會的舉辦權。 這個交易是中國政府不對外擴張它的主張,並允許世界在中國淘金熱中冒險獲利。作為交換條件,其它國家則對北京政府殘酷鎮壓宗教、集會和言論自由的行為置之不理。 其它政府認為,XX黨的統治對於維持中國社會穩定從而繼續從中國受益是必須的。並一廂情願地以為資本主義會自然導致政治自由。 但是現在[世界正在]品嚐同魔鬼交易的苦果:一種令人費解的冠狀病毒已傳染到23個國家的3200多人。 在非典型肺炎病例在中國南部省份發展的最初4個月中,為了不讓人發覺從而影響經濟,中國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因為中國沒有新聞自由,所以沒有媒體能警告公眾疫情。這不僅導致眾多不知情的中國人喪生,還威脅到了旅遊者、商務人士以及其他外國人的生命。他們中很多來自那些認為北京政府對民眾的鎮壓對自己不會產生影響的國家。 隨著非典型肺炎傳向世界各地,北京政府不是試圖控制傳染病,而是試圖控制其帶來的[經濟]影響,結果是既沒有控制疾病也沒有控制其經濟後果。[中國]衛生部官員公布的可笑的低感染數字促使一位醫生勇敢的告訴《時代周刊》,他知道在北京一家醫院的非典病人就比公布的北京所有的病例還多。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繼續荒謬地堅持非典型肺炎不源於中國。本月初,世界衛生組織的官員們私下報怨中國沒有積極提供大陸病人攜帶的病毒樣品。這些樣品後來證明中國的非典型肺炎病毒同世界其它地區的有著幾乎一樣的DNA。 非典型肺炎帶來的健康恐慌是北京政府缺乏信譽的後果。即便現在,官方英文報紙中國日報還是宣揚"中國安全無須憂慮"的老調,報紙刊登了無憂無慮的外國遊客欣賞風景的照片和中國經濟不會受到顯著影響的所謂專家們的預測。 突然間,世界投資者們想起了為什麼中國仍然是一個危險的地方,不能在那裡開分店,不能在那裡建工廠。如果中國能在關係到自己公眾健康這麼重大問題上撒謊,那麼它公布的那些令人眩耀的經濟數字又有多少可信度呢?而且如果沒有任何民主途徑使那些腐敗的領導人下台,那麼腐敗本身不是對珍貴的"穩定"的真正威脅嗎? 非典型肺炎僅僅是向世界展示與魔鬼交易的後果的開始。
未署名

就像 '海外華人,澳大利亞'說的,台灣是台灣人的,北京是北京人的,香港是香港人的.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中國人.所謂的中國人們,華(夏)人們從來就沒有真正意義上團結一致過.不用西方國家第二次侵略,內部矛盾已經激化.正合他們的意.
支持海外華人, 英國

香港台灣大陸應該捨棄政治運作淡化地方主義心態,共同聯手合作對抗SARS。SARS畢竟是瘟疫,是高於政治與地方主義的大事急事,香港台灣大陸的領導人應有遠見。
祈禱,美國紐約

很難在沒有政治純醫療的前提下開展合作。
SJJ,中國

 BBC中文網全部內容
  

繁體 簡體




網 上 論 壇
中國政府應採取什麼措施控制非典型肺炎?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您同意布什總統所說的美國是伊拉克戰爭的勝利者嗎?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急性呼吸道綜合症-對你有何影響?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中國在化解朝鮮核危機中應扮演什么角色?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如何看伊拉克事態的下一步發展?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您覺得伊拉克戰爭有可能速戰速決嗎?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如何評價周恩來在晚年時期扮演的角色?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中國新一代領導層的首要任務是什麼??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您對廣東爆發的神秘肺炎事件有什么看法?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返回BBC中文網主頁 | 返回頁首   
聯絡/薦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語言的新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