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網上 網 絡 純文字頁 | 聯絡/薦言 | 疑難解答
BBC 中 文 網
中文網主頁 
中國報道 
英國新聞 
財經消息 
體壇快訊 
英語教學 
科技動態 
英國報摘 
專題報道 
網上論壇 
節目精選 

廣播時間表 

廣播頻率 
新聞五分鐘(普)
網上直播(普)
新聞五分鐘(粵)
時事一周(粵)
> 網上論壇
六四事件對中國還有影響嗎?



今年6月4日是"六四"事件14周年的日子。

1989年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六四民運,至今已經過去十四個年頭,而這場曾經震驚中外的民主運動似乎正逐漸被淡忘。六四鎮壓後一度風起雲湧的海外民運也似乎慢慢地被邊緣化。

您覺得六四事件對中國目前以及未來的發展是否還有影響?您認為中國第四代領導層是否應該重新評價六四?您又如何看中國未來的民主發展進程? 歡迎大家在BBC中文網論壇上發表意見和看法。

出國這些年,民運學生沒少遇,但老實說,他們當中真正熱愛大中華民族,和這個國家的,實在少!他們中的大多數(當然,只是鄙人交往領域中的),真的就如四川同學所言,看不得中國強大穩定!有的甚至還四處跟外國人說"中國的農村窮得一家人只有一身乾淨衣服,誰出門誰就穿那身衣服"!!!簡直讓人憤怒!!!這種人,恰恰就是和"反對反戰者的和平"一個模子!敗類們!死了這條心吧!共產黨會慢慢地淡出歷史舞台,但大中華永遠不倒!!!
kee, 倫敦

回顧當年,我並不認為學生們上街遊行的初衷有什麼錯誤,但我也不認為他們失敗了有什麼不好。畢竟這些年大陸的人們過得還行,當時我還小。六四給我的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晚上總聽到街上像小蟲叫的聲音,那是人們聚在街頭在討論政治和時局,然後是那天半夜,說是解放軍進城了,然後突然大停電,就在停電的剎那夜空中升起了一個顆綠色的夜明珠,那麼耀眼,這個印象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這幾年與六四有關的是,忘了是召開什麼黨的國際會議,烏爾凱西還有幾個當年的民運也來到我現在住的國家,但總是躲躲閃閃的,當時他們迴避的目光讓我覺得有些奇怪。作為普通人,我也說不清什麼觀點,這是歷史學家的責任。但這件事情無疑將是我一生中很奇特的經歷。
思緒回到從前, 讓人無法忘卻

每到六四,BBC都要出同樣的題目。既然BBC不厭其煩地出同樣的題目,我也就不厭其煩地說幾句"廢話"。六四的時候我正在北京上大學,罷課遊行我參加了﹔聲援同學絕食我參加了﹔伍爾開西揮舞著類似美國星條旗的高自聯旗在人民英雄紀念碑上奔跑我也看見了﹔摧淚瓦斯的氣味我聞過了﹔北京西單商店玻璃櫥窗上的彈孔我用手摸過了﹔我也相信我的同學告訴我有的人在流血。若干年後的今天,回想過去,我不為我當時的狂熱而自豪,也不為我當時的幼稚而後悔。我只是把六四當做我人生的一課。
bigbear, 加拿大

14 年前的六,四時, 我正好在北京。按照我的觀點,那真是一場鬧劇。1987年上海的學生運動,總書記胡耀邦下台﹔6,4學生運動,總書記趙紫陽下台,實際上斷送了中國的改革。 誰得益了? 江澤民,總書記﹔ 王丹,吾厄開西,柴玲,美國獎學金﹔ 誰付出代價﹔ 死亡的低年級大學生, 國家的改革。 現在還談這個話題很無聊。。。。。。
Studenteninbaden, 德國

kee,倫敦,對!一腔熱血不夠,所以宰了他們!
未署名,

通過六四,証明中國沒有希望了。中國人的所剩的一點勇氣在天安門廣場被剿滅了。 在這以後,中國人只有抱民族主義的大腿了,中國人的人性進一步扭曲,流氓意識被喚醒。 六四是一個葬禮。
懦夫, 美國

作為過氣的政治投機人物,民運精英每到64不是認真反思中國的未來,而是無比奮亢,怪哉! 另:BBC編輯,有對中國人挑撥離間的工夫,還是調查一下英國政府為何對口蹄疫隱瞞了那麼久;沒証據証實別人違法卻跟著美國去侵略別國.
您不累嗎?,

與世界上任何示威相比,六四都仍算是最和平,最有組織和最有紀律的運動。向學生開槍反映出一小撮腐敗精英成員的本色。從此之後,沒有人再相信他們那些例如"為人民服務"的口號了。(英文原文:Comparing with any demonstration in the world, June 4 still can be counted as the most peaceful, best-organized and best-disciplined movement. Opening fire at students showed the true colors of the handful of the corrupted elite members. From the on, nobody believes their slogans any more, such as "serve the people". )
Fan Mao, 北京

反對反戰者的和平,什麼是外部暴力運動?1848年以來,中國人面對的"外部暴力運動"還少了嗎?如果你還有起碼的民族尊嚴和人格尊嚴,請檢討一下你那些無知的言論。
Ursa, 加拿大

第一年的時候,民運人士們以為自己會回去掌權。 第二年的時候,知道掌權是不行了。 第三年的時候,知道自己的狐狸尾巴已經開始露出來了。 第四年的時候,海外很多學生已經對民運人士拿64作文章覺醒了。 第五年的時候,在剛出現的網路上民運人士已經和頭腦清醒的學生打個平手了。 第六年的時候,民運人士已經丟盔卸甲了。 第七年的時候,民運人士們發現自己的財政援助快沒了,只好自個兒爭者當主席玩玩 。 第八年的時候,中國國內的網友也上網了。 第九年的時候,民運人士們發現國內的也把自己當成個不成人子的垃圾了 第十年的時候,民運人士發現不僅自己完蛋,就是自己的外圍組織,比如新觀察啦, 居然一開張網友反對的帖子都鋪天蓋地地壓過來,"言論自由"?哈!"理性討 論"?哈!一個小時煽幾百個帖子,老右的屁股如坐針氈啦。 第十一年的時候,民運人士們發現法輪功把自己的經費給拿走了大半。 第十二年的時候,民運人士們自報自棄,乾脆在海外打出漢奸論壇的旗號,最後海外 比較厲害的那幾張嘴全都,呵呵,聚集到漢奸論壇去了---你說這不是自己把自己 的底翻給人看麼?後來發現這樣連最後的一張臉都要丟掉,又改回來叫做"罕見 奇談",哇哈哈哈哈哈!!!!!!! 第十三年的時候,民運人士們其實已經絕望了。像樣子的論壇兩個,漢奸論壇和新觀 察,其中新觀察人氣不足,只好靠新鬼,張三一言之類的瘋子和台灣套馬甲的那 幾個撐數。真正興旺的是漢奸論壇,因為那是右派和自由主義者的必由之路麼! 呵呵,有空看看周作人的墮落過程,啊,看看周作人早年書信,看看周作人怎麼 當的漢奸。 第十四年的時候, 民運人士們發現多年靠這個拿補助,今天連麵包渣子都混不到了。 也就拿著那點鞭氣到論壇上喊一口,意思是:我還活者哪。 YAP,誰尿你那一壺麼。呵呵。如果共產黨將來自己不謹,你還有鹹魚翻身的機會 ,想靠這個再成事?門都沒有嘍! 知道什麼是五一勞動節麼?那就是美國鎮壓芝加哥工人大罷工的紀念!你們傻比 的右派是怎麼替美國的左派解釋了一條血白流的路,那麼你們這些自己逃離廣場 吃別人的人血饅頭過活的吸血鬼還以為你們那饅頭可以一直沾者別人的血吃下去 ?作夢吧!
民運人士, 瑞士

To:反對反戰者的和平, 英國, 你是不是專職民運,你拿了你主子多少活動經費?怎麼你的評論到處都有?而且全是說要推翻中共的,你是不是很想看到中國陷入混亂之中?很想看到人民在動蕩的局勢下,艱難的求生?難道只有這樣,你才高興甚至興奮嗎? 我在這裡告訴你,中國人民經歷了這場風雨後,已經趨於理性,更加務實了,不是說我們不要民主,而是在全中國人民還沒有達到一定的生活水平之時,空談民主是毫無意義的,這就像讓一個流浪者去欣賞高雅藝術而不是先解決吃飯問題一樣可笑。今天的中國,在已經富裕起來的地區,已經有了民主的萌芽,我想關心中國實事的人們應該已經注意到了,我們的祖國正在走向強盛,儘管有這樣那樣不盡如人意的事情不斷發生,但是我還是有信心,中國必將走向富強和民主。六四是個慘痛的教訓,關於六四的平叛問題,還是留給歷史吧。
熱愛中國的人, 英國

如果六四事件後逃到海外的所謂"民主精英們"和英美媒體每年都搞活動、發起討論、舉行遊行示威,六四事件就一定會對中國有影響,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精英們(像反x反x者之類的人)"越來越失去理智,六四對中國的影響就會越來越弱,直到人們一提起它就反感。從表面看,六四事件是學潮,其實那根本就是一種政治鬥爭,大部分的學生、士兵、警察都是政治鬥爭的犧牲品,而那些學生領導現在大都過上了衣食無憂的生活。一位台灣朋友在六四時期正好在大陸,曾慷慨為學生捐款,但當他得知那些學生頭領拿著善良的國人的捐款跑到國外時,感到非常失望。如果這類的學生頭領真的能掌握政權,又怎能保証他們不腐敗呢?
金, 加拿大

我不否認有的民運學生的確懷著強民強國的雄心,而且他們的確值得尊敬!但是,一腔熱血,足夠了嗎?一群20出頭青春熱血的大學生,要求與那一代把中國從硝煙中扶起來的革命老人平起平坐,共商國事,可能嗎?或者說,他們有那個能力與資格嗎?現在光說平反,但為什麼不首先反思,當年的手段和方式,是否過於激烈了?說白點,一個連"學生抗議"都"擺不平"的政府,何以在國際立足?至於反反某之類別有用心的"學生",就省了吧。美國那套所謂的民主,在89年的中國,行不通。
kee,倫敦

現在還談這個話題很無聊。。。。。。
無名氏, 日本

沒有外部積極進步的因素,只有內部因素也是不能發揮作用的。 so借外部暴力運動!對內部和平演變!推翻這個政府
反對反戰者的和平, 英國

有些人就是在心裡作怪,每到中國出現點問題時就喜歡拿出一些陳年爛穀子出來說三到四。本當一笑了之,又恐他混淆視聽,蒙蔽不明真相的看客。作為六四的過來人,不得不說幾句。 "中共害怕人民覺悟"。按作者意思是中共愚民,把我們當傻子。想想就有氣,我們也是六四的過來人了,是真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 回首往事,是誰把我們當傻子的?就是那幫民運領袖們,當初鼓動我們青年學生沖在前鋒,讓我們絕食、讓我們靜坐,自己躲在背後。一旦到了平亂,就找不到人了,原來早留了後路,扔下共患難的同學們都跑到國外去拿津貼,逍遙去了。那個"吊點滴作秀"小吾,那個聲淚俱下控訴的小柴,讓我想起來就噁心。 是誰把我們當傻子的?就是這些搞民運的。老是要發佈一些"人民積累貧困,積累憤怒""社會矛盾積累"的消息,好像中國民不聊生,國將不國似的。如果我不是在國內,我定會信以為真的。不過,如果您也是拿著津貼在國外逍遙的話,拜托您老回來看看,我們活得很好啊。看看我們的國家,在資本主義包圍下,嘿嘿,不但屹立不倒,而且正在創造著前所未有的奇跡。你老兄"憂國憂民"過份了吧。 是誰把我們當傻子的? 就是這些搞民運的。SARS一來揪著前期政府工作中的一些失誤造謠生事,好像SARS是拜"專制"政府所賜。好在"民主"的台灣不爭氣,"專制"的政府反而做得更好,真是開了個大玩笑﹔還有,紫陽都被報了兩回死訊了,時不時要借這種過氣的消息搞點什麼事情出來,真讓人膩味。我真不敢想像,要是當初要是讓這幫被帝國主義利用的民運領袖同志上了台,中國還不知要亂成什麼樣。 通過六四以來的14年我們還沒有看清楚嗎?這幫"民運領袖"們在國外的所做所為,早就讓我看清了他們是一幫什麼東西,他們就是看不得中國強大、看不得中國穩定。說得沒錯,中共想要保住紅色江山永不變色,現在最擔心的不是帝國主義國家的武裝顛覆,也不是台灣的反攻大陸",就是怕他們,打著民主的幌子到處招搖撞騙,蠱惑人心。我算看清了什麼人民幸福、國家富強,在他們是無所謂的,他們要的民主,就是他們主子所滿意的民主,他們要反對的專制,就是他們主子的反對的專制。他們無非就是想中共下台,他們上台,這樣才可以讓他們閉嘴。 好在現在不是14年前了,我們的政府14年來變得更民主、更開明、更理智,中共用他們的勇氣、他們的行為證明瞭這是一個我們可以信賴的政府﹔現在我們可以看到的資訊不比民運領袖們少了,我們可以用充分的材料作為判別是非的依據了﹔我們不用再人云亦云,跟著民運領袖們去追求那種所謂的民主了﹔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應對非典,彰顯綜合國力"。深感鄧小平當時採取果斷措施平息"六四"風波是定國安邦,造福百姓的大好事。深感政府沒有受"民運領袖們"的影響,一步一步走好了自己的路,所以中國至今國泰民安,昂然屹立。 當然"'六四'是中共歷史的心痛"了,痛就痛在當時沒早把這些"民運領袖們"打成縮頭烏龜,留到現在還在絮絮叨叨討人嫌。對這些"民運領袖們"就要像對"輪子們"一樣,露頭一個打一個,要打得他們如過街老鼠。
四川同學, 國外

這就是政治,無情,殘酷。
未署名

我21歲,如果在1989年時我21歲,我會上街,我會為了國家的前途去示威。我會永遠的記住那些學生的,共產黨總有完蛋的一天。
打倒共產黨, 中國

時值六四,又逢端午。我建議今年大家不要吃粽子了。屈原的冤屈比起我們六四死難的同學同胞算得了什么?楚平王只不過把他放逐,我們的同學同胞懷著一腔報國熱血卻要被這樣的祖國屠殺。我也建議大家集思廣益,也想出一種食品來祭奠我們含"原"死"屈"的同學同胞。不知道花生米怎么樣?花生米象子彈,我們選64顆花生米油炸,然后吃下,用以紀念他們,分擔他們飲彈而亡的痛苦,體味那更大的冤屈。 僅以此建議悼念那些熱血青年們!
鄭重倡議,

首先聲明的是我不是共產主義者,但是我卻認為六四的失敗是最好的結局。如果它成功了,那中國必然會陷入混亂,因為當時反對政府的只是一群滿腔熱血的學生,而不是一個組織嚴密的政黨,根本就沒有能力重組政局,那中國的經濟必然會再次倒退。另外,當時中共談判的誠意也是一個未知數,因為在當時混亂的北京肯定隱匿著許許多多的外國特工,他們足以破壞任何一次雙方談判的可能。當然我也並不希望中共能夠永遠統治中國,而是希望它能一點一點退出歷史舞台,前提是退出的速度不足以造成中國的混亂。現在的中國人很現實,寧愿犧牲一些民主也不愿失去已得來的生活上的改善。
BBQ, 大陸

人民的軍隊對人民開槍? 那不是人民的軍隊, 是中國共產黨的軍隊. 為了維護中共的政權,當然要開槍屠殺. 老毛說過:"為人民服務", 實際上則是人民為老毛服務. 只要中國大陸一直是中共獨裁專政, 六四事件是不可能平反的. 政權是一時的, 人民是永遠的, 經濟發達后的政治民主化是不可避免的, 有過去同樣是中國人在台灣的民主政治經驗, 中國大陸是不可避免走上這一條路, 現在的中國大陸雖然還是中共獨裁專政, 但已經不是共產國家, 很多東西甚至比資本主義還要資本主義. 看看現在的貧富不均,哪像是共產國家. 六四事件的影響只會越來越小, 但中國大陸的變化只會越來越快. 希望中國大陸能往好的方向變化!
朱 拓, 中華民國廣東省

64清除了我對中國共產黨的任何幻想。這是一個真正的邪惡組織,雖然有很多善良的普通人為成員。它的法寶就是暴力和欺騙。
前有六四后有薩斯, 作孽

中共中央和國務院 六月七日 死几十名解放軍,發生了一些傷亡,但多數是解放軍和武警戰士。 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袁木 六月六日 戒嚴指揮部發言人張工 軍隊傷五千多人。 群眾傷二千多人。 軍隊和群眾死約三百人。 學生死二十三人。□ 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袁木 六月六日 軍隊傷五千多人。群眾傷二千多人,軍隊和群眾死約三百人。□ PS: □ 張工強調:『在對天安門廣場的清理中,沒有發生任何傷亡,沒有打死一個人。』 □ 至六日下午六時,北京各醫院處理尸體數。 □ 對學生死亡數避而不談。辯稱海外有關天安門廣場的屠殺畫面,是經過剪接手法捏造的。強調廣場無一人死亡。
jack, 中華民國

全力支持共產黨的英明之舉。我在北京住了幾十年,目睹了暴亂全過程,我身邊的人也都痛恨那些'精英'們。共產黨有很多不足,社會也需要變革,但那次絕對是胡鬧,少數人的政治野心。如果你想想美國在伊拉克炮制的那些節目,你會相信那些錄像嗎。任何一個國家政府1都會鎮壓。與美國,英國這樣強權,而且一種宗教主導的國家機器不同,中國這麼複雜的國內形勢,沒有強有力的政權就要亡國。那些在海外舔洋屁股過活的'精英'們,我們詛咒你們。
志強, 中國

今天又是6月4號了,這個日子對大多數年輕人來說,已沒有什麼特別意義!我們不記得,並不是因為人民善忘,而是劊子手心虛,不敢把這一切記錄在歷史上。我查過很多記錄反映建國五十年來的的成就的書籍,可它們對這場風波總是輕描淡寫,廖廖幾筆就帶過去了!當局希望靠時間來抹殺這場運動的正義性,靠時間的流逝來掩蓋自己的罪惡!可是,真相是掩蓋不了的,謊言永遠是謊言!我們有義務把自己知道的一切說出來,以揭露事情的真相,來祭奠犧牲的烈士! 當年這場運動的直接起因是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於4月15日突然逝世,廣大學生強烈要求公開祭奠胡耀邦,學潮由此而起,並俞演俞烈!這場運動看似偶然,其實是必然要發生的!那幾年,人民生活極不穩定,物價飛漲、官僚貪污腐敗成風、社會治安惡化!人民忍無可忍,青年愛國學生站在時代的最前列,首先喊出了人民的心聲。"打倒腐敗""打倒官倒"、"結束老人政治""實現民主",得到人民的熱烈擁護!這裡有一封當年的大字報,是從學生運動被鎮壓後一些御用文人"揭露"愛國學生時所引用的。 《討鄧檄文。告全民書》:"世人有目共睹,黨現已成弄權謀私的必備之物,可以說是一人升官,雞犬升天。橫徵暴斂,巧取豪奪,官貪民盜,鬻職賣官,權奸暴行男盜女娼。這正是無官不貪,無權不貴,無商不奸,無錢不親。總之共產黨的政治就是空談 ,強權、獨裁武斷、權大天法。" 還有那篇著名的五四宣言:中華民族的前途和命運緊緊地系著我們的每一顆心。這次學運的目的只有一個,即高舉展下、科學大旗,把人民從封建思想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促進自由、人權,促進法制建設。為此,我們促請政府加快政治、經濟體制改草的步伐,採取切實措施,保證憲法賦予人民的各項權利能得到保障,實現新聞法,允許民間辦報,鏟除官倒,加強廉政建設,重視教育,重視知識,科學立國。我們的思想與政府不矛盾,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實現中國的現代化。  這次學運是繼五四以來規模最大的學生愛國民主運動,是五四運動的繼續和發展,是史無前例、極其成功的。十多萬大學生走上街頭,喊出了我們自己的口號,表達了我們的心願。學運的功績還表現在,大批高年級學生和研究生成了學運的領導和主幹力量,使整個行動更為成熟、更為理智。我們還在學運中成立了一個在各校學生自發成立的群眾性組織基礎上,由我們高校代表選舉產生的、學生自治聯合會。這是一個新的組織,在這次學運的壯舉中,它表現了同學們的民主意識和運用民主手段促進現代化建設的自覺性,它對日後的民主改革肯定會大有裨益,起到推進作用。尤其令人鼓舞的是,學運中幾十萬市民及各界人士以各種形式幫助並支持了我們的行動,這也是前所未有的,學運的勝利是民主運動的勝利,是全體人民的勝利,是五四精神的勝利。但是,同學們,同胞們,這個勝利是極其微弱的。幾千年的文明,不僅無法為我們拿出一個富國強民的現成方案,而且長期的帶有封建色彩的政治經濟制度及其基礎農業文明極大地影響了並在一個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將繼續影響著我們的現代化建設。為此,我們當前的任務是:首先,在學運的發祥地**校園內率先實行民主體制改革和嚐試,校園生活民主(此處出現亂碼) 同學們,同胞們,展族的昌盛是我們這次學生愛國民主運動的目標,民主、科學、自由、人權、法制是我們數十萬大學生共同奮鬥的理想。幾千年的歷史與文明希望著,十一億偉大的人民注視著,我們有什麼可顧慮的呢?我們有什麼可怕的呢?同學們,同胞們,讓我們在這富有像徵意義的天安門下,再次為民主、科學、自由、人權、法制,為中國富強而共同探索,共同奮鬥吧!  讓我們的吶喊來喚醒年輕的共和國! 從這裡,也許我們完全可以看出一些那場運動的性質。那場運動完全是人民對政府不滿的集中反映,而學生是這場運動的先鋒,與五四運動沒有多大區別,所不同的是五四是主要反對外國的侵略,而89年的這場運動是反對國人的腐敗!可就是這樣一場愛國運動。卻遭到了無情的鎮壓,數千條生命從此從這地球上消失,沒能留下任何痕跡,並且很有可能被後人遺忘!我不想說這是他們的悲哀,我只想說這是我們的悲哀!我們生活在一個正義不能聲張的國度,我們生活在一個"公僕"統治主人的國度,我們生活在一個邪惡勝過正義的國度。我不知我還能做些什麼,我想我除了寫文章來紀念他們之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對這場運動的反思!為中國的前途做一些有益的探討! 青年的愛國之情無可懷疑,但他們缺乏對這個腐敗政府最本質的認識,是這次運動失敗的真正原因。這些愛國的青年們一開始就把希望寄托在了所謂黨內的民主派身上,八九學運,起源就是為了共產黨的前總書記胡耀邦,後來又把希望放在了趙紫陽身上。幾乎從來沒有想到過從體制上尋找中國一切不合理產生的原因。甚至還提出過"擁護共產黨"的領導這樣的糊塗話,簡直與"義和團"的"扶清滅洋"如出一轍,能免得了失敗的命運嗎?中國政府之所以這樣腐敗,並不是因為共產黨人素質比其他人差,而是因為共產黨在中國擁有沒有制約的權力,絕對的權力產生絕對的腐敗。不改變共產黨的一黨專制的政治體制,就絕對避免不了共產黨政府的繼續腐敗,人民的痛苦就不會完結。任何想依靠共產黨自身改革來實現民主的想法,不過是白日做夢而已。中國的前途,在於結束專制政黨在中國的統治,把權力還歸人民,實現國家權力機關的,真正的人民的選舉,中國才有建立廉潔、人民的政府的可能。推翻這個政府,是歷史也是人民的必然選擇。但為什麼如此腐敗的政府卻遲遲不能被推翻呢。這是因為這些年來中國經濟有較大發展,人民生活有一定改善(實際上改革的絕大部分利益被官僚和不法商人佔去,! 普通工人、農民只得到極小部分)但畢竟中國解決了溫飽問題,人民對這個政府還抱有一定希望!雖然大多數人不滿,但真正願意為推翻這個政府而付出全部精力的人不多!而所謂的"民運精英"整天高喊"民主"、和平演變,非暴力運動,實際上何曾真正關心過老百姓的疾苦!於是就出現這種戲劇性的場面。一邊是民主人士在台上唱獨角戲,孤獨地無人欣賞。一邊是失業工人、農民生活艱苦,極度不滿。但卻無人領導,難成氣候!本來,現在中國的社會矛盾比十四年前更加尖銳,但為什麼反抗的聲音卻比以往弱小得多,沒有人再敢像十四年前那樣公然挑戰政府。所謂民運人士的所作所為,恐怕是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所在吧!民運人士整天說和平演變、非暴力運動,說好聽點,是想減少人民的流血,說實際點,是一幫怕死鬼為自己的膽小懦弱辯解!靠他們,中國下世紀也別想有什麼改變!中國的前途在哪裡?結束專制統治,還政於民,這是大家的共識!但怎樣結束專制統治,推翻共產黨統治後在中國建立一個什麼樣的政府,恐怕這才是中國面臨的真正難題!和平演變、非暴力運動,成功後在中國建立一個西方式的民主政府,這幾乎是所有民運人士的觀點。但和平演變,在中國有實現的可能嗎?中共有幾百萬(此處出現亂碼) 選舉只能實行等額選舉,這個國家的人民不能有言論自由不能有集會自由,這個國家的新聞只能說假話。這個國家的軍隊允許槍殺這個國家的人民,這個國家的官員有貪污腐敗的特權。中國不是社會主義,但民運人士卻總把中國稱為社會主義,這也許出於其天然的對共產主義和共產黨的仇恨,想用中國的實例來證明社會主義的邪惡。但問題恰恰是,在今日中國,社會主義依然有相當大的市場,人們還是願意在中國實現社會主義,至少沒有多少人反對社會主義,民運說中國是社會主義,無疑是在幫共產黨的忙,證明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其實在中國執政的中共,現在只是一個官僚階級,其代表的是黨內一小攝官僚的利益,而不是它所宣稱的代表無產階級和最廣大人民的利益。其普通的黨員,也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並沒有得到多少好處。所以對這個政權並不如想像中那樣忠心!雖然共產黨在大陸並不得民心,但民運在中國卻仍然難成氣候,除了其策略失誤之外更有其本質的原因。民運精英們自己膽小怕死,卻又想借外人之手來推翻中共,於是處處受制於人,甚至出賣國家利益,幾乎為所有中華兒女所不齒。看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仔細分析起來也是必然,民運分子代表的根本就不是中國人民的利益,其代(此處出現亂碼)
王先生, 中國

如果中國在世界上能取得更強大的地位,所有犧牲都是值得的。任何事情發生都有它的原因。忘記六四不是沒有理由的。中國正在取得很大的進步,那些參與六四的人這些年來卻沒有進步。(英文原文:If China could get a strong posision in the world, all sacrifice is worthy. Everything had happend has its own reason. The forgetting of 4/6 is not unreasonable.China is getting great progress, those guys in 4/6 got no progress in years.)
未署名

母親對我說,"記住今天,人民的軍隊對人民開槍。"我迷迷糊糊的,看見母親兩眼發直,站在我床前,很久都沒有動一下
北京, 北京

六四導致趙紫陽下台,導致改革派(政改)退縮,學生熱情被有些所謂大學生領袖利用(甚至一些外國勢力在背後),示威游行,即使在國外也是需要警察批准地點並登記的,過了火,未必能達到想要的結果。 比方說德國,每到五一勞動節,柏林就發生右派和左派的大游行加大斗毆,打砸搶燒一年比一年厲害,德國也出動防暴警察,死傷也有,可就是少了許多政治色彩,游行多了,也就不當回事情了。 六四的那些口號和要求,無論中國誰執政,都只能一步步來慢慢實現,不然看看之後前蘇聯和東歐巨變的結果就知道了。雖然有人說那是長痛不如短痛,可我認為這些國家的歐洲傳統和中國的歷史傳統完全不一樣,這種分析是沒有意義的。他們的例子,只能對比出民主不能當飯吃這個事實。 回到主題,六四對中國還有影響嗎?你們西方對中國的經濟制裁不是早就因為經濟利益誘惑而取消了嗎?為什麼要中國人還每次每年依著你們的期望去鬧騰一次?要忘記的,這天也會忘記,要不忘記的,其他365天好好做吧,做有利于中國的事,無論和六四有沒有關係。
Muzi, 德國

從世界範圍看,或者從歷史看,是否掌握了新的科技手段 ,專制 主義就能高枕無憂了?未必。秦朝時,秦始皇收集了天下鐵器,鑄成12 個鐵人,鐵器在當時是高科技、新材料,但是,大澤鄉揭竿而起的農民 儘管在科技水平上遠低于暴秦,但是,秦還是二世而亡。滿清末年,有 北洋軍,有洋槍洋炮,科技手段也高于革命軍,但是,滿清還是支撐不 了殘局。 從專制集團來看,它永遠不是鐵板一塊的,在一定的條件下,它是會 分化的, 清朝不是由革命軍直接打垮的,而是由清朝培養起來的北洋軍 打敗的,有些革命黨人也參加了新軍,吃著北洋軍的糧餉,做著革命派的 事業。 我還是相信,歸根結底,歷史的興廢是由內在的規律的,是由人民的 力量決定的。當然,歷史的外部因素也很重要。當前如阿富汗,伊拉克等 就是,但是,沒有外部積極進步的因素,只有內部因素也是不能發揮作用 的。
反對反戰者的和平, 英國

從大的方面說,我看八九民運至少有兩點教訓值得記取。 第一,49年中共建政以後的歷史証明,中共政權是中國歷史上最殘暴,最無人性的野蠻政權。這一點,包括天安門一代學生在內的知識分子,大概很少有人否認。奇怪的是,當時居然有那麼多人相信並斷言,中共不敢或不至于對徒手進行和平抗議的學生和市民開槍﹔5月15日發表的知識分子宣言甚至搬出了老毛那條著名的語錄,即"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都沒有好下場!",似乎喊出了這條"最高指示",就如同找到了足以嚇阻老鄧動武的"尚方寶劍"。在這種幼稚而愚蠢的輿論的導引下,六四前,絕大多數學生和市民幾乎完全喪失了對已經迫在眉睫的危機和悲劇所應有的警惕和戒心,以至6月3日凌晨戒嚴部隊已經開始在長安街開槍殺人了,許多人還以為解放軍在跟他們玩"橡皮子彈"游戲! 事實上,早在4月25日,老鄧已經揚言"不怕流血",明顯露出了殺機。老鄧這個講話,在第二天便傳達到中央機關和北京市各部門。我相信,當時的學生領袖和參與運動的許多知識分子,對老鄧這個講話都是知情的。問題是:他們當中的頭面人物,幾乎沒有人對此給予足夠的重視。其實,當時也不是沒有人提醒過他們。但在當時那種群情亢奮的氣氛下,所有這類提醒不但統統被當作耳旁風,甚至會被看作思想保守,立場不夠堅定的表現。在他們心目中,好像當時那些已奉命兵臨城下的解放軍,全都是"吃素"的。據我觀察,這種押寶于中共當局"仁慈",因而不敢開槍殺人的觀念,才是導致當時大批學生堅守廣場,以至最後遭遇流血悲劇的真正的普遍的社會心理根源。 第二,以保持學運和知識分子的獨立性為口號,拒絕與黨內改革派合作,成為當時學運占主流地位的策略原則。現在看來,中國知識分子政治上的這種幼稚病,其根源可能主要有二: 第一,片面地理解和錯誤地照搬東歐異議運動的經驗和俄國以及西方知識分子獨立性的觀念,以為在中國大陸那種完全不同于俄國東歐,更不同于西方世界的政治生態下,知識分子也可以單槍匹馬地乾出一番政治事業,並取得勝利。 第二,中共一直宣揚,在統一戰線中要堅持無產階級領導權,並保持自己的獨立性,這乃是他們取得革命勝利的重要策略原則之一。對于缺乏實際政治磨練和理論准備的中國知識分子來說,當大規模自發的群眾政治運動的高潮突然到來之際,自覺或不自覺地吸取中共這種成功的歷史經驗,幾乎難以避免。只不過,這裡有一種不容忽略的實質性區別,那就是:中共當初不僅有槍杆子,有根據地,而且得到了蘇聯的大力支持,而89年的中國學生和知識分子卻一點也不具備賴以獨立進行長期政治鬥爭的任何條件。 回首八九民運和六四悲劇,除了對當時那些知名和不知名的死難者心存悼念,對死難者家屬寄予同情而外,對于所有活著的中國人來說,也許更為重要的是牢記那場運動的歷史教訓。只有這樣,或許才可能真正認清中國特殊的國情,和由此所決定的在中國爭取法治,自由和民主所遭遇的特殊困難,從而盡可能避免六四悲劇的重演。
反對反戰者的和平, 英國

打倒中國共產黨!
未署名

儘管中國政府最近在種種壓力下施政出現了開明的趨向,但:"我們不能忘記,這個政府是一個專制政府,它的一切都是為鞏固政權而作。儘管中國出現了一些積極的變化,儘管這些變化與最近出任中共黨政一把手的胡錦濤、溫家寶的改革信念和親民作風有關,但如果想讓這些變化的生命力延續到薩斯病毒消滅之後,並長期持續下去,就不能僅僅指望某幾個領導人的開明,而應該靠制度性的改革。
小寶,英國

一年的六四又到了,思緒回到了天安門廣場。學生的熱血沸騰的臉又在眼前浮現。北京市民送的綠豆湯,饅頭和燒雞散發著芳香。而耳邊卻聽到了機關槍的爆炸聲和坦克的轟鳴。血光像夕陽,染紅了北京的天和地。士兵警惕而冷酷的眼睛像盯著強盜般打量著行人。 14 年了,一道永遠沒有愈合的傷疤,一道展現真理的公告牌。用血寫的大字說的是:共產黨是人民的公敵。謊言,就像一堆狗糞,讓每個人都聞到惡臭。 同胞們,你們如果 14 年前對共產黨有幻想,今天也該醒了! 不要試圖讓共產黨為六四平反,如果你不認為共產黨是你的敵人,共產黨可是認為你是他的敵人! 不要試圖在自己或者是其它的人身上找錯誤,最大的錯誤就是對共產黨有幻想。 團結起來,揭露共產黨的真相,推翻共產黨的統治! 我們踏過死難者的屍體,槍彈的血洞彷彿是圓睜的眼睛,眼睛裡是迷惑:共產黨怎麼會用真槍實彈對付"自己"的人民和學生? 烈士們,你們不是死在槍彈下面,你們是死在謊言中。共產黨從來就不是人民的黨,它永遠都是人類的敵人。 六四也不是最慘,更慘的是活活餓死的 4 千萬中國人。 我不在乎共產黨是否平反六四。我只想告訴對共產黨還有幻想,還又信心的同胞們,請清醒您的頭腦!
反對反戰者的和平, 英國

我,89年11歲 我生於77年底,所以說89年時11歲。11歲時我正是小學五年級的學生,一個似懂非懂的小毛孩。 88年: 說,就要從88年說起了。我記得那年北京遊戲機廳的機幣從兩毛五漲到一塊(我挺傷心的,每月零花才5塊錢)。大人們也說什麼漲價之類的,雖然很小,但也大概知道東西是越來越貴了。我記得到了88年底時,價格好像非常不穩定,冰棍的價錢都變來變去的。小孩子嗎,就記吃和玩兒。 我家在六部口裡面的一個胡同(不便說具體了,請諒解)離長安街就100米的直線距離,到天安門也就是走5、6分鐘。此外,我每天上學要順著長安街的方向走,所以學生遊行我看了不少。 89年5月初: 記得是5月初吧,媽媽和爸爸就經常在議論什麼改革、美國之音之類的,反正聽不懂就是了。那時候,小學的老師們經常在上課的時候和我們說大學生是好的,其他的我就不記得了。5月初,長安街已經不走車了,公共汽車也有改道的。但一切都很安穩,絕對沒有打砸搶之類的事情發生。我家離長安街那麼近,日常生活還是挺正常的。唯一不同的是中午沒法午睡,外面經常有很大的喊口號聲。 後來不知道學生什麼時候開始絕食了,我們胡同里的大媽大爺都每天去給他們送水,回來經常哭,說學生們好純潔、善良之類的話。還有很多人打著"支持學生,免費。。。"的牌子,為大家做點公益。但我只覺得外面亂哄哄的,有點不對勁。 5月底: 在5月底,我媽帶我到西單去買球鞋,因為過不了長安街,就在長安街南面的一個商店買了。當時,正好有一群清華的學生遊行到了西單,唱國際歌,向群眾揮手。圍觀的老百姓就使勁的鼓掌,我還看到有老奶奶哭。不知為什麼,我當時覺得有點可笑(我沒有不敬的意思,這是一個11歲兒童的反應)。那時,支持學生就像是現在的流行風尚一樣,北京的老百姓都用實際行動幫助學生。我的小學還組織老師給大學生送過水和藥品。總之一句話,老百姓覺得學生說出了他們不敢說的話。 我記得5月的時候,北京的警察好像都消失了,治安都是居委會的老太太們維持的。在此不得不感嘆於北京人的素質,除了長安街,我去的地方就和以前一樣正常。還有一點非常奇怪的是,那是好像政府的廣播除了要學生會學校之外,就沒什麼了。感覺像是政府已經癱瘓了。 六月1日至3日日間: 變化發生在6月初。那時我爸爸出差在外,家裡就我和媽媽。在此一定要聲明,我媽媽是部隊高乾子弟,從小在部隊裡長大,絕對的愛黨愛國,更愛軍那一類的。在6月2號(或者1號),中午我從學校回家吃飯,媽媽突然就不讓我回學校了,我當然高興啦,要到外面去玩兒。媽媽也不讓,說在六部口放催淚瓦斯了(我第一次知道有這麼個東西)。那幾天我看得出媽媽有點緊張,家裡買了好多米什麼的。現在想起來,真是佩服母親的洞察力。那幾天,我在街上已經看到了不少老百姓做的障礙物,但是,在此我一定要讓大家都知道:在那個時候,老百姓做的是和解放軍講理,勸他們回去。直到那時,老百姓都說解放軍是人民軍隊,是人民的軍隊! 開槍的那一晚和第二天: 那晚我睡得很香(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嗎)。半夜,母親把我叫醒,我迷迷糊糊的,就聽見外面有人放鞭炮(後來知道是開槍的聲音,真是像極了),整個地都在顫,好像遠方在打雷(後來知道是坦克)。母親對我說,"記住今天,人民的軍隊對人民開槍。"我迷迷糊糊的,看見母親兩眼發直,站在我床前,很久都沒有動一下。後來我迷迷糊糊的又睡著了。現在想起來,這件事對我母親打擊很大。對於一個從小在革命軍人家庭長大的人來說,這個殘酷的現實無疑摧毀了她最基本的信仰。後來母親為了這事,和我外公大吵了一次。我外公是把一生都獻給了革命事業的軍人,現在還保存著艱苦樸素的生活作風。這個事實他是永遠也無法接受的。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瘋狂的敲我家門。開門才知道是我姑媽。她是騎自行車來的。母親大概收拾了幾件衣服,就急急忙忙帶著我走了。我姑媽騎車帶我,我媽帶行李。現在想起來不就是逃難嘛。我們到了爺爺家。爺爺家在北京市離市中心較遠的地方。爺爺家早就準備了大量的生活用品。爺爺很安詳的坐在陽台上抽煙,我對這個鏡頭印象特別深。姑媽說關鍵時候還是經歷過戰爭的老人厲害,早就預料到要發生的一切了。 6.5暴亂(這是我分析的,可能不對) 後來電視上說6。4暴亂(兩個播音員都因為消極播音被撤掉了),實際上那一晚沒有暴亂,暴亂是在6月5號。6月5號,當北京的老百姓知道前一天所發生的一切後,部分人瘋狂了(也有部分打砸搶的流氓)。當時在公主墳(或者木樨地,應該是29軍)的部隊由於軍官較有文化,一直拒絕入城。而且,向士兵下達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地成仁"的命令。這個命令,最終導致了那些士兵的悲劇。他們手裡有槍,但很多士兵至死都沒有打開安全拴。他們也是6。4的直接受害者。 後記: 上大學時,一次偶然說起六四,一位四川同學說他們村裡有好幾個人當時都在北京"鎮暴"。他們是從四川的大山裡,被關在運豬的悶罐車裡,運倒了一個地方(我猜是豐台)。下車後,所有的站牌都是用布蓋起來的。一下車,他們就被裝上了卡車,運倒了一個地方(應該是木樨地),不准下車,不准掀車帘往外看,吃喝拉撒睡都在車上。後來突然來命令,說是鎮壓暴徒,就下車開槍。當時他們被憋的都瘋了,下了車,列完隊見人就掃射,什麼都不想。那時是晚上,路燈都沒亮(那晚長安街的路燈都滅了,我母親證實了這一點),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兒,直到打到一個大廣場停下來。天亮後,他們看見了天安門,才知道怎麼回事。當時有些人就已經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很多人哭(我想是因為和他們受的軍民教育相差太遠的原因)。後來這些人復員時,都不讓把這段歷史寫進檔案裡。 自評: 我想,無論大學生、北京的街口老百姓還是當年進城的士兵,他們都是受害者。這個傷疤是無法撫平的。歷史就是歷史,歷史是既成事實,是無法改變的。讓後人瞭解歷史,是為了避免同樣的錯誤。現在工作了、出國了,回想起當年,那晚母親的話,就不覺有一股滄桑感。聊以此文記錄當時所發生的事情,不致多年後淡忘。
回憶, 國外


請 發 表 意 見

姓 名

電 子 信 箱

國 家 或 地 區

意 見

聲 明 ﹕ BBC 盡 可 能 多 地 播 發 各 位 的 意 見 , 但 是 我 們 不 能 保 證 所 有 的 電 子 郵 件 都 會 在 本 網 站 發 表 。 BBC 保 留 發 表 時 加 以 編 輯 的 權 利 。

 BBC中文網全部內容
  

繁體 簡體

網 上 論 壇
中國應同意台灣成為世衛組織觀察員嗎?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您支持英國盡快加入歐元嗎?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您贊成中國將可能判決故意傳播薩斯者死刑嗎?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您同意布什總統所說的美國是伊拉克戰爭的勝利者嗎?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中國在化解朝鮮核危機中應扮演什么角色?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如何評價周恩來在晚年時期扮演的角色?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中國新一代領導層的首要任務是什麼??
歡迎您發表意見和評論。
返回BBC中文網主頁 | 返回頁首   
聯絡/薦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語言的新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