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網上 網 絡 純文字頁 | 聯絡/薦言 | 疑難解答
BBC 中 文 網
中文網主頁 
中國報道 
英國新聞 
財經消息 
體壇快訊 
英語教學 
科技動態 
英國報摘 
專題報道 
網上論壇 
節目精選 

廣播時間表 

廣播頻率 
新聞五分鐘(普)
網上直播(普)
新聞五分鐘(粵)
時事一周(粵)
> 網上論壇
談您對六四事件真相的看法



一九八九年北京發生的"六四事件"至今已經有11年了。但是,近日來美國各大媒體紛紛披露的一批據稱記載了六四期間中共高層內部鬥爭的機密文件,重新喚起了不少人對當年這起震撼中外的歷史事件的關注。

這批文件是一位化名為張良,自稱是中共高級官員的人從中國帶到美國的。美國多位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在看過有關文件後都表示可信。但也有人對其真確性感到懷疑。

無論如何,最新的披露使六四事件再次成為大家討論的話題。您對此又有何看法呢?歡迎您在此論壇發表您的意見。

我們相信真理,可是真理欺騙了我們!! 作為一個參與者,6.4改變了我一生. 沒有人迫害我,也沒人指責我,可我就是在短短的幾十天里,從一個學生變成了個成人.從那晚上我才知道,那些在電視上油光粉面的偉人,也可以變成流氓,中午看到的新聞可以聽到槍聲,晚上重播時就沒有了,今天穿黑衣的播音員,第二天就沒了..... , 同學屁股上的彈孔 , 太平間里的死屍, 這些東西今天的學生是不會明白的 . 我一直在假想,如果當年,我們在5月中旬就空校回家的話,政府將如何對人民解釋,它會把大家從家里一個個逮到廣場去槍殺嗎? 可惜王丹,吾爾開希之輩,鼠目寸光. 中國六四民主運動是不僅是中國而是世界歷史上的一個重大事件。它是共產主義運動崩潰的導火索,6.4使世界人民更加瞭解共產黨的本質,從而導致以蘇聯為首的東歐共產黨國家的迅速崩潰,到今天中國也是披共產主義的皮乾資本主義的活,荒唐幼稚的共產主義其實是徹底失敗了,試問6.4比5.4 如何? 我建議將來的中國把 6.4 改為青年節,現在的世界把六四定為世界民主日.
david, 新加坡

我感到我們這代人看不到中國尊重民主和科學的那天了。中國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民主和科學,對的就不是對的,錯的也不是錯的。我看這個問題解決的希望不大,因為共產黨出於自己的貪婪和自私,要永遠統治這個國家。他們不希望作正確的事,我也不相信他們真的關心國家和人民,至少不如他們關心維持自己的統治地位那樣。 共產黨對這個國家和中國人民乾了許多錯事,其中有些是不能原諒的。有些人希望共產黨能從現在開始不犯錯(就像他們總說自己過去正確,現在正確,將來也正確)。我對此表示懷疑。聽到有人說我們這些海外華人不愛國,我感到悲哀。事實上,當我能從外部觀察和思考時,我更愛國了。但我不愛共產黨,因為就跟大部分神智正常的人一樣,我對看見的事加以思考。(原文:I feel that our generation won't be able to see a China that will honor Democracy and Science. The biggest problem of China is, without Democracy and Science, the right thing is not right, and the wrong thing is "not wrong". I see little hope for the problem to be solved, because the Communist party they want to rule the country forever simply for their greedy selfish mind. They don't want to do the right thing, and I don't believe they really care the country and the people, not at least as care as they want to be the govern-class forever. Many things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done to the country and Chinese people are wrong, some of them are un-forgivable. Some people want to bet on the party hoping they will do the right thing from now (as they always say they did, they do, and they will) I am pessimistic on this. I feel sad to hear people say we don't love our country because being overseas. In fact, I love China even more when I am able to look and think from outside. But I don't love the Communist Party, because, as most sane peolpe do, I see things and think about them.)
Michael Chen, 新加坡

我不能同意有些人講的那樣,這段歷史已經完結,應該一切向前看。 中國人很容易原諒別人,特別是政府。但這不意味著政府應該自己原諒自己那將是一個不負責任的政府,因為太不敢擔當。 '六四'人民永遠不會忘記,它是中國近代史上與文化大革命一樣的一件令人難忘和深思的事情。好好地總結這些慘痛的教訓,學會尊重客觀事實和歷史,中華民族才真正有可能騰飛。 ?濟改革帶給人們的是暫時的利益,而政治改革才能給一個民族帶來長治久安。
John, 英國

6.4, 我去了,只是湊熱鬧。
Me,

民主有什麼用?能讓十三億人活的比現在好?中國近二十年的發展是令人鼓舞的,老百姓要的不是動亂的民主少。談一些主義。多做一些事實吧。
Z。ZHANG, 英國倫敦

我珍藏著當年頭戴的黑紗, 我保留著當年處分的決定。 我堅信總有一天我會重戴黑紗, 我堅信我的"處分"將化作灰燼。
yyy, 中國

第一,先殺了王丹,吾爾開希之輩。為了自己的權利欲和利益,竟然犧牲了多少和我一樣年齡的大學生。如果中國落到他們之流的人手里,那才是全中國人民的悲哀。 第二,殺了張良和那個所謂的徐大校之流的漢奸。為了錢和個人利益,竟然出賣了民族利益。 第三,殺了李洪志之類,就像西方反華勢力"褲襠里的□子"。不殺不易平民憤! 第四,我不是共產黨員。儘管我對目前中國政府的許多不滿,如腐敗不民主等等。但是我堅信中國的問題的解決必須是漸進的。2000年來的歷屆政府那個沒有腐敗?即使已廉政著稱的香港,在沒有建立廉政公署前,不也是腐敗成風嗎?現在的中國與十年前的中國相比,不是已經民主了很多嗎?中國的民主化進程必須漸進的。我最看不起所謂的海外民運分子,不再國內不知道國情,僅僅為了反對而反對,實在是令人作嘔!這種認識在該滅絕。 第五,我本人是在讀研究生。我不是什麼所謂的"網特"。據我所知我所在的大學,對所謂的民運分子也是深惡痛絕!我認為"網特"根本不存在!為什麼我們發出真實的聲音,就有人惡毒的誣蔑呢.我認為國內尊重的目前現實的人還是多數----目前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使中華民族復興!至少我說認識同學 都是這樣認為。 第六,"6.4"中國政府採取的措施是正確的。如果沒有當時的措施,我今天也學還在河南老家務農呢! 第七,海外的漢奸們,如果你們還有一點良知的話,就閉嘴吧!如果中美交戰,我會第一個參戰
殺了民運分子, 中國吉林

真相一書,書商的炒作遠大於其實際價值。
Johnson, 新加坡

學生的初衷是好的,但結果適得其反,使得最近十年中國反而走回頭路.就像當年張學良一樣.所以有時好心反而做錯事.
zhao, 加拿大

我們當時的行為絕對是錯誤的! 我們都被人利用了! 把中國學潮的情況和東歐和蘇聯巨變聯 系起來一想便知! 把王丹.柴玲等突然人間蒸發聯繫起來一想便知! 把美國事後的失望表情聯繫起來一想便知! 至於那張坦克的照片我看到的情況是坦克停下了.裝甲車停下了.然後士兵們的槍被奪走.然後瘋狂的人們在"專家"的指導下用浸過汽油的棉被毀掉一輛輛戰車手法之專業行 為之狠毒比當年殺日本鬼子還狠! 為什麼坦克會停下?為什麼當戰車被燒燬時不開槍還擊?為什麼士兵們的武器裝備被搶走時不開槍?為什麼?因為軍隊在忍耐.因為士兵們 不知道國家出錢教育的我們到達是不是敵人! 現在有人又一次想借題發揮同胞們 警醒吧!
一位參加過學潮的北大學生, 加拿大

"六四"是中國在1989年最悲痛的一天。當時,我坐在那裡看電視(有關"六四"的直播節目)。中國政府(那時侯可能)不知道襲擊學生是否正確,但為什麼第二天就再沒有有關的直播節目了呢?他們開始知道自己做錯了。但他們不承認整個事件,也不想全國人民知道"六四"的真相。所以,他們說參與"六四"的學生是想打擊政府,破壞國家的安全。這是中國政府的典型做法。我不能相信他們對此的說法。(英文原文:"6.4" is a very sad day in 1989 in China. At that time, I was sitting and watching TV (the live program which is about the "6.4" action)。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didn't know attacking the students was right or wrong. But why there was no live program about it the next day. They began to know they were wrong. They didn't want to admit the whole incident and they didn't want people all over the county to know the truth about 6.4. So they said the students who joined in the June fourth action wanted to hit the government and destroyed the country's safety. It is just Chinese government's style. I can't believe the words they said about the action.)
Harry Bei, 新西蘭

我覺得考慮事情要全面。所謂的人權問題只是英美等國家用來掩飾自己丑陋真面目的工具。我不是一名共產黨員,但我是一個中國人。我認為如果那些大學生清醒的話就應該心平氣和地進行談話,決不應該在某些國家不良分子的教唆下對一些官員施暴力和一些令人發指的手段,共產黨用軍隊鎮壓是應該的,任何執政黨派都會這么做的,這沒有什么稀奇的。試問如果那些民主人士成功后,能給中國帶來什么呢?能給中國帶來現在這樣資本主義國家無法想象的發展速度嗎?那些逃亡的民主人士在國外得到了真正的民主了嗎?如果真的有“張良”的話, 我只能說我為他感到可恥和悲哀,身為一個中國人有必要把自己國家的事向外國透露嗎?雖然那可能會得到很多金錢。
heln,中國

文件通過網絡和廣播發布已在大陸民眾中掀起一股重新追憶和評價六四的風潮,而大陸現在的腐敗現象比當年又超過了几倍,高級領導干部子女經商令廣大民眾深深失望。指望几年之內為六四重新進行評價是徒勞的。
阿龍, 中國大陸

我經過了六四,時刻關注著六四。我認為六四不可能是方勵之策動的,也不可能是任何其他“階級敵人”和國外“敵對勢力”策划的。如果真的有那些人在后面策划,它的結果就不會那么不幸。但我相信可能有人想利用六四以便達到自己的目的。這就如同小偷利用看電影偷別人的錢包一樣。可是,我們不能因為電影觀眾里有小偷就封閉電影院,同樣也不能因為和平游行中有不速之客就鎮壓人民游行。六四是歷史能量積蓄到一定程度的自然爆發。這樣的能量積蓄時間越久,就越猛烈。中國共產黨若不主動取締獨裁專制,拒絕還政于民、還軍于民,其黨的前途之慘狀將是難以想象的。
湯俊, 太原

我們當年參加游行示威一點也不盲目,一反“官倒”,二要民主,希望加速政治改革。開始時對趙紫陽挺不滿,但沒想過要推翻共產黨。后來聽說趙和胡啟立還比較體諒我們,對我們凶狠的反而是李鵬楊尚昆等人,才開始轉變了對趙的態度。你想想,北京有一天游行示威的人數不下一百二十萬,那些人能是盲目的嗎?如果沒有一個原因,他們能去嗎?如果社會狀況良好,他們能去嗎?黨中央如果當時聽取民眾的意見,加速政治改革,建立監督機制,今天的黨和政府的干部能如此腐敗嗎?
張紅, 吉林

我在當地曾經歷過六'四,給我的感覺,大部分參加者都比較盲目,不能很好的理解這次學運所產生的意義,考慮的不夠周到,也沒意料到後果,但是我覺得學生們沒錯!問題是這種社會是容不得他們這樣做的!
信天遊客, 中國大陸

那是一場悲劇。中國政府至少應該承認他們所做的事,向受害者作出賠償,從而了結這一事件。無論如何,(中國政府)都沒有理由出動坦克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英文原文:It was a tragic event.The Chinese govenment at least should admit what they did and compensate victims to put this incident behind.There was no excuse whatever to use tanks aginst unarmed students.
Justice for China,加拿大

我是在"六。四"那一年畢業的。記得那年3月底去北京實習時,才聽說清華、北大有不少大字報,我們當時隻當新聞一笑而過,沒有一個人去問具體內容。 ---為什麼? 因為我們的國家並沒有太糟,從大的方面看,一切在有序的向好的方向發展。 我們中國人那麼多,各地方差距那麼大,怎麼可能一夜驟變,未免太理想化了。就連來到西方多年,還很難理解西方的某些觀念,更何況佔中國大部分人口的農民? 當天安門出現靜坐時,一些機靈點的學生趕著去北京免費旅遊了一趟,令很多來不及去的同學羨慕不已。 ---為什麼? 很多人是為著好玩而去遊行,卻沒有認識到玩得太過火,交通系統嚴重癱瘓,想以毀滅換得新生嗎? 當我們走上工作崗位時,當同學間互通音訊時,無不為當初的舉動深感後悔。 當時大學生的生活太簡單,到處是生活枯燥的感嘆,請翻一翻那時的校園期刊為證。 回想起來,大學生雖然和小學生一樣是學生,但是大學生也是二十左右的人,難道沒到為自己隨意毀壞公共財物付上法律責任的年齡嗎?更何況比二十歲的民工更有知識,理應對社會更有責任感。
民, 加拿大

我在當地曾經歷過"六四",給我的感覺,大部分參加者都比較盲目,不能很好的理解這次學運所產生的意義,考慮的不夠周到,也沒意料到後果,但是我覺得學生們沒錯!問題是這種社會是容不得他們這樣做的!
信天遊客, 中國大陸

共產黨總希望人民很快忘記他們對自己的人民犯下的罪行。有人說只有專政才能維持穩定,這種論點很奇怪。放眼看看世界,只有非民選的政府才擔心被推翻。如果不吸取教訓,歷史就會重演。看一看共產黨如何對待法輪功就清楚了,現在的共產黨同文革的時候有什麼兩樣呢? (原文:The communist party always wish people to quickly forget all crimes they committed to its own people - it's very strange to hear the argument that stability can only be achieved by dictatorship. Wake up and look around the world, only un-elected government worries about being overthrown.If a nation can not learn from its mistakes, then history will repeat itself again and again -just look at what the communist party is doing to Falun Gong practioners - what has communist changed from cultural revolution?)
John Law, 英國

就事件影響力和後果來說,這次的文件必須被當作目前為止的真實版本。從現在的結果看來,"六四"時期的民運領導者人員素質和才能遠不能與共產黨人相比,不能像共產黨元老有掌控中國全局的政治能力和雄才大略。假設他們成功,中國必定會糟成一團。當然,這種假設純屬無稽之談,他們這種絕對的弱者當然不能戰勝強者,只是為將來的中國有相當積極的影響作用,未來的成功必須有這樣一個慘痛的、不可或缺的必要組成部分。
孫子, 中國大陸地區

我們有充分的理由來責難中國共產黨,因為她並不是完善的體制。但是12年前如果中國真的也像蘇聯那樣換來了吾爾開希們所要求的民主,那麼中國或許將不是現在這一幅景象,也就如李光耀先生所說的,那就是西方世界將用悲憫的目光注視著中國,一如他們注視著今天的俄羅斯一般。
chenfeng, 日本

軍隊屠殺學生,這就是錯的,不管中國之後怎麼樣,是穩定了還是別的什麼,政府總該認個錯吧!像遲浩田之輩竟然在電視上說人民解放軍沒有打死過一個學生,這不是公開撒謊麼?由此我想到了中國駐南使館被炸的事件,我們說美國在撒謊,也許他們真的在撒謊,但那是別國對中國在撒謊,他們也許是為了本國的利益,可"六四"呢?也是為了中國的利益?家丑不可外揚?如果為了所謂的穩定可以屠殺學生的話,那世界會是什麼樣?南斯拉夫為了穩定可以把阿爾巴尼亞族通通消滅?那不都變成法西斯了?
自由之我見, 中國東北

為什麼有些人總是把中國的希望放在推翻共產黨的領導?這些人對中國的國情根本不瞭解。歷史與文化的積澱是可以一下子改變的嗎?前蘇聯和東歐的劇變給那裡的人民帶去幸福了嗎???沒有!中國需要穩定的發展,需要深入的改革,這些都依賴於穩定的社會環境,"發展是硬道理",鄧小平這話在中國深入人心,難道在這裡很難理解嗎?呼籲那些惡毒攻擊共產黨的人,請你們認真思考一下,你真的瞭解政治嗎?真的以為共產黨下台就是一切好的開始嗎?至少在目前,共產黨比那些所謂的民運和精英更可信更有能力為中國人民服務!"6.4"是痛苦的經歷,但是,中國有自己偉大復興計劃,"6.4"這點挫折算什麼,我們需要的是和解而不是翻老帳,要向前看而不是向後看和解才有和平,和平才有發展!!
閑雲孤鶴, 中國大陸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發生在天安門一帶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用槍支和坦克鎮壓和平請願的學生和平民的事件,無疑是中國二十世紀最為令人震驚的大事之一。把武力鎮壓說成是黨和政府不得不採取的措施,實在是一句謊話。因為我們並沒有忘記,到天安門廣場遊行人數最多的時候,恰是宣佈戒嚴的那天。此後,人數就逐漸減少,到五月底和六月初,天氣轉熱,時日拖長,天安門廣場上人數銳減。六月一日晚上僅有數千人,這在當時的《中國青年報》等報刊上也有報道。黨和政府如果等待一下,適當做些工作,在民主和反貪方面稍做些承諾,就沒事了。很可惜,自信心極弱的鄧小平、李鵬等人在六月二日晚上再次下令軍隊進城,先搞亂秩序,然後在六月三日晚上進行武裝鎮壓,不僅徹底搞垮了我們黨,也將自己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江澤民此時已經取代趙紫陽開始主持工作,他沒有制止武力反而任期發展並粉飾武力,因而對黨和國家以及全體人民也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王小香, 北京

中國六四愛國民主運動是不僅是中國人民而且是世界人類反對封建專制、爭取當家做主歷史上的一個重大事件。其原因有二:一,它發生在一個擁有十多億人口的大國,使中國人民進一步看清了中國共產黨的面目,直接影響了世界人口的六分之一。二,它的發生也使世界人民更加瞭解共產黨的本質,從而導致以蘇聯為首的東歐共產黨國家的迅速崩潰,人民獲得解放,冷戰的主戰場消失,世界新格局出現。隻要我國發展教育、實行對外開放和市場經濟,中國共產黨封建獨裁專制是不可能維系長久的。
柳惠, 南寧

真的覺得那些痛罵學生,痛罵海外民運,為共產黨統治叫好的人不可理喻!!這位說:"中國人民已經原諒政府,還關你們外國人什麼事?"中國人民原諒了政府?你代表了那幾個中國人民?你代表的是那些大躍進死亡了幾千萬人的家庭?你代表了那些文革被整死被打死含憤自殺的千千萬萬人們的家屬? 洛陽大火被燒死的300多人,居然沒一個官員辭職,為盡量降低影響而匆匆火化,隻準一名家屬給死者遺體告別,死的大多都是年輕人,是白發人在送黑發人吶,內地記者哪個敢偏離限制而多報道點真相?你能代表那些痛罵內地記者隻把真相和痛楚告訴海外記者的死難家屬? 河南由於血頭賣血造成一些農村村莊百分之六十的人都感染上艾滋病,國外記者跑去採訪還沒下火車就給扣住押回,而後從醫院輸血感染愛滋的人家破人亡到北京都告不了那些醫院,除了在<南方周末>等極少報刊雜誌上看到半年或一年後經過過濾的報道外,那個省市的黨政大報報道過?你能代表那些得了"怪病"的農民孕婦嬰兒的家庭? 前天的<南方周末>:一個記者前年因為報道了省里的灌溉工程弄虛作假,就給以憑空的罪名判了12年徒刑!當官的寫寫檢查通報批評就了事了,你代表了那位說了一點真話而要賠上12年青春的記者? .... 這些都還是正式報道出來的,那些發生在我們身邊下崗工人示威下崗女工為活命去坐台等等...你要不要代表他們? 還有人說:"我不相信學生運動領袖。我的信條是:如果你們還是條漢子,請回到你們的祖國去。"這種邏輯荒謬可笑:孫中山遭到追捕的時候還躲到日本美國,梁啟超康有為甚至在日本大使館避過難,魯迅乾嗎在租界里寫作?如果你敢說他們是懦夫,那你是條漢子!
中國

六四是中國人的悲哀,共產黨政府無奈以及採取過激的方法來處理已經難以控制的民主運動。這一切一切都是由於共產黨的專制,腐敗所造成的。但是,如果六四之前的學生能見好就收,不要得寸進尺,以至後來搞到不可控制的話,中國的民主進程要比現在好的多。中國的民主制度不是靠學生或者幾各人,更加不是靠武裝鬥爭所能改變的,共產黨還沒有奪取政權之前所說的甜言蜜語還少嗎?

任何通過暴力或運動所奪取的政權對人民來說只是從一種苦難到另一種苦難。
jeckeyhu, 奧地利

六﹒四是一定會平反的,為六﹒四平反的人一定不會是江澤民和李鵬。
趙中祥, 泰國

"六四"真相的細節並不重要,主要在於更讓人清楚到底是那一派和那些勢力之間的爭斗。

對於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拚下江山而在當時健在、並有權威掌控權力的共產黨元老來說,為了他們極度的權勢和利益,完全會和五十年前一樣採取一切措施和手段手段打倒敵人。因而一切都是真的,他們十年前做了的事情和五十年前能做到的事情,同樣是合理有效合乎於國家族大義的,說不上兇手和血案要追究領導責任,根源還是在於權力鬥爭中失敗的一方對血案有更大連帶罪責。對於死難者和受害者來說,那是他們個人悲劇,也很悲慘,可以追究兇手的個人罪責,但由於涉及國家行為而應該最終被赦免。對國家來說並沒有什麼悲劇,也不受到損害,反之它的失敗說假如它成功,這一些人的才智和精英能力不足以完全掌控中國,我們現在會落得更差和政治環境和社會環境。那只是為將來積累經驗、積蓄力量,對將來的革命有積極意義並不意味他們當時能把中國做得更好。他們只是中國最高政治權力鬥爭的表現手法。

所有共產黨領袖中,只有前蘇聯的戈爾巴喬夫是最有良知的,其它的都具備一切極權反動剝削階級的特徵,並且違反自己的憲法和《人權宣言》《世界人權宣言》《聯合國憲章》等,這些人根本不可能搞好現代民主政治和私有制市場經濟,都會禍國秧民。

《真相》這本書的出版,既然引起這麼大的反映,那麼,就其影響力來說,到現在為,它和真的並不二至,幾乎說不上有區別。鄧一代老共產主義者能堅決鎮壓敵人,李一代也能守住其思想行為模式,只有這些人和派系都作古了,才有可能翻案,但等這個時候,民主自由的中國已經早已改變國家政權了,不是共產黨,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或國家來翻案,當然就說不上平反。
孫子, 中國大陸地區

請不要再就中國的六四問題再作文章,我們中國人民已經把它作為過去了。 也許中國政府有過激的行為,但這在哪國都曾經有過的。我曾經參加六四,也曾經去北京,但現在我們全體中國人民是發展自己。中國人民已經原諒政府,還關你們外國人什麼事?我們不願看到血管里流著民族母親血液的每一個人再讓那樣傷心。我們需要的是和平發展與穩定。而且我們的的政府能作到。
ZHULIN, 中國

我覺得中共顯然缺乏勇氣承認對 6.4的正確評價,對所謂的暴亂進行平息是理所當然的,為什麼總顯得那麼神經質的,甚至讓人相信果然有屠殺學生運動一事.但是,當時的所謂學生領袖實在讓人失望,這種賣國行為實際上丟掉了在海外留學學生的臉.再三的求榮行徑,實在讓人憤慨。大陸現在最需要的是在和平的環境中早日強大起來,而不是在西方國家的價值觀下發展.
牛民, 日本

幾乎每一個政府都作過類似的事。就看你怎樣理解!六四學生的願望可以理解,行為被人利用,現在也是這樣。六﹒四如果有不同的結果,中國會發生什麼?什麼人將高興? (一個目擊者)
劍江, 中國

學生運動領袖們現在該做一些實際的工作了。但最重要的是回到中國去乾一些能真正推廣民主理念的事。(原文:The leaders of the students strike should do some practical work now. But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return to China and try to do something that can really help boosting the ideology of DEMOCROCY.)
Tim Li, 英國

我不相信學生運動領袖。我相信中國會越來越好,越來越公平
hawk l, 加拿大

六四是學生要求實行民主和反對貪污腐敗的正義行為,政府沒有任何理由可以用武力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大陸聽友, 中國江蘇

一撮無恥又無才的小人,利用人們善良的願望,想撈自己的資本。如果'六四'真是死了很多人的話,這些生命全是善良無辜人的,有幾個'六四'領袖以鮮血捍衛了'真理'。在他們最早行動之初,就懷揣西方大國簽證, 等到臨危之時,又席捲細軟,還有臉奢談民主。
Young, 英國

中國政府在當時的情況下那麼乾是對的 。流血的確不幸,但沒有其他選擇。中國需要改革,而不是內戰。令人悲哀的是那些所謂民主運動人士變成了從1800年起就試圖干涉中國內政的外國勢力的工具。我相信那些學生領袖對六﹒四的死難者負有同樣的責任。附帶提一下,我不是共產黨員,但在我說出自己的看法後,那些民運人士就把我叫做"中國政府的順民"。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民主"運動人士?他們不是應該能夠接受不同意見的嗎?
一名美國出生的華人 (An ABC), 美國

六四'事件過去十一年,對於中國政府就此做出的結論,在內地早已獲普遍 認同,在海外也得到廣泛理解,這是因為評價任何歷史重大決策的正確與否,惟有 採取實踐的標準。決策正確,方能引出正確的實踐。

十多年來的實踐證明,中國當時採取的措施對於國家的穩定和發展是必要的。 回顧國家十多年來的歷程,人們公認是歷史上發展最快的階段。國家政通人和,社會保持穩 定,人民心情舒暢,國民經濟保持高速增長,綜合國力不斷增強,各項改革有條不紊地展開,民主法治建設長足進步。再看今時今日,中國的改革開放正走 向更高層次,在世界舞台上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為新世紀中華民族的振興奠 定了良好基礎。

世紀之交,國家開始實施氣勢恢宏的西部大開發戰略,中共十五屆 五中全會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十五'計劃建議,確立了向新世紀進軍的行動綱領。現在國人上下一心,為實現本世紀內把中國建設成現代化強國而團結奮鬥。

穩定才能發展建設,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任何國家和地區概莫能外。沒有穩定的政治和社會環境,改革開放取得的成果就會付諸東流。
Sam, 英國(普利茅斯)

如果那些學生領袖真的愛國的話,那麼請告訴我們這些目前正在國內讀大學的學生們,他們逃去美國後又在做什麼呢?在保住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之後,他們這些憂國憂民之士又為自己的祖國,人民以及當年那些輕信他們而受迫害甚至犧牲生命的學生們做了些什麼呢??"六四"的確不能算反革命,它充其量不過是一場被無德無能之輩導演過了頭的鬧劇,只是犧牲掉了些十幾年前和現在的我差不多大的學生。
大三學生, 中國上海

翻開中國近代史的民主改革篇章,不難看出,自戊戌變法開始至今,大多數民主活動的直接結果是遭到統治者的鎮壓而失敗。數千年的高度集權政治以及與之相配套的理教至上的精神控制可謂根深蒂固,所以,在幾乎沒有民主傳統的中國推進民主如此步履艱難也就不足為怪了。理教至上至今陰魂難散,當年的義和團運動與今天的法輪功事件以邪神迷信為核心,無疑是理教主義的一種極端表現。有人認為,政治集權和言論控制的體制,無損於經濟、科技的進步。他們大概不會忘記"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句話吧?請想一想,中國怎麼會從漢唐時期的第一世界降為現在的第三世界?

然而,在世界潮流的影響下,無數志士仁人,為爭取中國的民主進步前赴後繼、奮鬥不息,仍然大大地推動了中國的民主進程。例如,54運動對中國新文化的貢獻、辛亥革命推翻了腐朽的滿清封建王朝等等。民主潮流不可阻擋!

只有認同民主與進步的不可分割性,才能看清64事件的本質。我不欣賞少數64人物的張狂和超切,他們對民主含義的初淺認識使他們的行為像低級的"逼宮"。但學生要求反腐敗、要民主是64事件的主流。民主是戰勝腐敗最有力的武器,九十年代以來腐敗現象的蔓延提供了有力的反證。要是當年的領導人用政治方法而不是用暴力鎮壓的方法解決64問題,中國的現代化進程至少會加快20年。

至於中國何時實現民主化,我同意一些網友提出的漸進方式。在中國的現實背景下,這是一個複雜問題。
遺憾, 中國

西方面對異質的各種"東方"政權,特別是處於利害衝突時,常有以直接觸發對方權力結構矛盾,以達到改造對手的效果,其急切有時甚至不顧"和平演變"的規則。觀諸美國處理古巴、智利、南越、伊朗、伊拉克乃至日前"孫立人案"平反的大場景-一九五○年的台灣,都是如此﹔但效果如何,往往仁智互見。此次"密件"投入中共敏感政局,短期內最佳狀況是中共"核心"訴諸"同舟一命","十六大"前各安其位,而經濟開放照舊,政治改革放緩,人人都保善終。若否,則可能弄巧成拙,使大陸各界衷心改革者功虧一簣。至於文件的真實性,本該期待中文本出版。但中文本既然要等待"翻譯",則恐怕也不是原件,那也不重要了。"朝廷密旨",勝利者產生後,誰在乎真假?
楓華, 加拿大

為什麼有些人(國家)就愛對中國的內政指手畫腳評頭論足呢?中國一有什麼政策或動靜,就不分明理妄加指責。他們瞭解中國的國情和歷史嗎?他們知道中國老百姓真正的所需嗎?"六四"很難講孰是孰非,重要的是,在那之後中國穩定了,發展了,這才是百姓的要求。沒有這個前提,何來的民主?
GRACE,澳大利亞

如果你們真的關心中國人民,就實實在在為他們做些事情,不要總是談什麼人權!人權不過是英美欺騙世人的幌子而以.
新移民, 加拿大

我很奇怪為何那麼多人對當時只有十多二十歲的學生領袖不成熟的表現諸多責難,而對那些老奸巨滑心狠手辣的中共頭子卻熟視無睹。在幼稚和殘暴之間究竟哪方面該受到譴責?"六四"應是中國歷史中最大的血案,兇手是誰難道不應查個水落石出。
左女,英國

我是一名關注六四事件的人。至今將近12年了,我依然無法忘記這件事,而在倫理上及宗教上,我更無法原諒政府的做法。這是一個邪惡的做法。至於《中國六四真相》或《天安門文件》的真偽,我個人認為至少有五成是真的,我相信應該有七成至九成是真的。文件的真偽的確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有人肯出來提供原始的資料,留下歷史見證。六四事件是一個悲劇,我們要從中吸收許多經驗和教訓。學生固然有錯,但政府的錯誤更大更過分,單是調動軍隊和坦克鎮壓本身已經不可饒恕。經過六四事件,中國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已經蕩然無存,除非它肯進行政治改革及願意退出政治舞台,不然帶給中國及中國共產黨的將是一個大災難。
Michael,香港

諸位應該公平一點,不要責備那些學生領袖,而應當首先問問自己為我們中國的民主和進步做了些什麼,準備作些什麼。即便你想表達自己的憤怒,也應該像西方人那樣表現得得體一些。我想那位把學生領袖們稱做"廢物"的朋友至少也在美國或歐洲拿了一個碩士學位,那些學生領袖和你我一樣都是人。(英文原文:Hi, guys, Pls be fair! Pls don't blame those students leaders before ask yourself what you have done and will do for our China's democracy and progress.Even if you want to express your anger, pls show a little more gracefully like the western people. I assume you, the friend who called them "Rabbish", at least have obtain have a master degree from the U.S or Europe .Those students leaders are human beings just like you and me!!)
cathy,美國

六四問題遲早要通過合理的方式予以解決,但發展是中國最重要的大事,是真正能為廣大中國人民造福的唯一出路。六四也許從側面告訴了我們一個道理:中國太大、太複雜了。中國的進步只能在和平的環境中通過不斷改良實現。激進、革命雖然懷著再美好的願望,只能把事情搞的更糟。我們已經從正的、反的方面吃夠了苦頭。再有,就是奉勸海外的"民運人士":中國的事情只能中國人自己解決。
yanhuangzisun,亞洲

六四不是已事過情遷了嗎?為何又拿出來炒作?當前我們應該,亦事實上最關心的是中國入世之後會帶來社會民生及經濟的什麼演變,好像BBC國際台最近可以在中國登陸便是一個先兆吧。世情是殘酷的,或者說,人類是不斷進取求變的。回顧六四當日,也許有一部分人還會為無辜犧牲的死難者惋惜,但人是繼續生活下去的,六四或反共飯是不可能永遠吃下去的,好像今天"流放"在外的前學生領袖很多已另創一番事業。
地球生物,香港

六四的時候我在大陸,誰說的才是真相?是老百姓!看見的才是真的,難道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共產黨調動軍隊去平息失去控制民眾嗎?其他國家沒有嗎?現在的中國需要安定,需要有一個強有力的政府,現在的中國套上西方的那種民主後果就是大亂特亂。這樣受害的是全體中國人民,把民運的任何一位"天才"擺到六四當時的國家領導人的位子上,採取的行動是一樣的。還有"張良"不是把文件帶出來的,是有人派出來的,中國人中有些人劣根難改,私心既得利益第一,從不會把民族利益國家利益放在心上的。中國需要穩定,中國需要強大,中國人民需要提高教育水平,需要提高全民整體素質,中國的民主自然會到來的。
大眾 , 美國

在學校里你如果犯了錯誤,老師都不會出去和外校的人說你的壞話。作為一個中國人,你怎麼可以去對外國人說中國如何如何!身為炎黃子孫,我對他的行徑感到悲哀!
Ghostboy, 中國

如果"張良"真是中國高級官員的話,他根本沒必要藏頭藏尾,因為中國政府很容易查出他是誰!一個中國高官在電視節目中出現了60分鐘,有身材,有動作,有聲音,另外還有離開中國去美國的事實證據......
Jim,中國

張良的文件是高度可信的,趙紫陽辭職的細節是第一次公諸於世。我們現在可以知道為什麼鄧小平和中共高層在"六四"後要遷怒於趙紫陽,使他從總書記之尊一下變為階下囚。中共自己沒有任何正式文件解釋其"六四"所作所為, 無論是公開的還是秘密的。因而張良帶出的文件只有文件所述事實的真偽性而無文件本身的真偽性。
石天, 美國

我想做一個大膽的假設, 如果當時所謂的學潮領袖們態度緩和一些, 給中國政府一個"台階"下, 使得趙紫陽不至罷免, 改革派繼續在中央發揮作用, 那末今天的中國又是怎樣一個中國?
留學生, 英國

學生是無辜的,應該承認對學生的錯誤。但就目前而言,向美國提供材料就是賣國,關美國什麼事?只會對中國目前還算可以的安定局面帶來混亂!
中庸, 英國

譚嗣同講得好, 維新變法, 不流血怎麼能行? 魏京生, 王丹之流沒有"戊戌六君子"的風範!
粗人, 中國

從歷史的角度看,從長遠看,中國政府的6.4舉措是正確的。6.4本身並不是一個孤立事件。1991年後蘇聯的解體是最好的注腳。只要你比較一下今天的中國和俄羅斯,你就為6.4被平息而為中國人大呼幸運!那些不幸而隕難的學生是令人惋惜的。但我們更需要一個和平發展的環境。比較一下俄羅斯吧!
Tony Jinn, 英國

當年六四學生提出反腐敗、反官倒的口號,無可厚非。如果當局採用民主和對話的態度解決問題,本來是可以不流血的。然而由於錯誤的決策,派兵鎮壓,竟釀成流血事件,這是一場悲劇。

六四的學生雖然被鎮壓下去了,可腐敗越來越盛行。為什麼不利用學生的正義要求,對腐敗開刀呢?我看關鍵在於不敢正己。古人雲:"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今天腐敗為什麼得不到抑制?主要關鍵在頭頭們包庇自己的親人子女搞權錢交易發橫財,形成一個特殊利益集團,他們與人民的利益已經水火不相容了,以致腐敗越反越多,工人農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今天想靠大腐敗去反小腐敗,是做不到的。這樣也不可能有真正的穩定。

我們來重談六四,唯有發揚民主, 允許人民大眾來公開揭發腐敗,允許新聞擺脫官僚控制,共產黨要讓人民真正當家作主,國家才有前途。六四時學生當然有缺點,但政府如此對待學生,是曠古未有的。怎麼能說這是為了穩定必須採取的措施呢?
文釗, 中國大陸

大陸已經沒有多少人相信共產黨了,要是再來一次89,共產黨肯定下台,這麼多下崗工人,這麼多的民工,還有農民。那些被共產黨封為'愛國華人'的,如果是真這麼愛國的話,就把全家都搬到大陸來住,這樣更能體現你們的愛國精神,來看看大陸普通百姓是怎麼樣生活的。那些到處宣傳大陸人民生活怎麼怎麼幸福的家伙,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最近農業部長說中國農民生活基本達到小康,卻沒人反對,這麼大的騙局只有在共產黨官僚身上發生。要想瞭解大陸人民怎麼生活的只有跟農民一起生活過才知道,因為農民佔中國人口的絕大多數,只有他們的生活幸福了,才能說中國人民的生活是幸福的。64事件在中國大陸是不可以公開討論的,除非你做好了付出代價的準備,大陸私下談論的人也不多,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也有人懷疑有沒有屠殺鎮壓這回事。64文件真也好假也好,至少會對共產黨有個督促作用。
一個山野村夫, 中國大陸

六四提出反官倒、反貪污腐敗是非常得民心,也十分及時的。可惜當局過於敏感,從各自的既得利益出發,用血腥的手段鎮壓了這個可以拯救民族良知的運動。中國失去了一次獲取民主自由的機會,共產黨也失去了一次修正錯誤,反省過去,改變形像的好時機。

六四被鎮壓,被否定,那不僅是一起慘案的發生,而是中華民族的一場大災難,是中國歷史的大悲劇。因為它阻滯了中國人民邁向民主自自由的步伐,它釀造了數以百萬千萬的中共腐敗官僚,同時引發了行政腐敗,司法腐敗,甚至教育腐敗,導致整個社會性的腐敗。這種不良現象社會風氣將影響中國整整兩至三代人!

無庸置疑"六.四"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丰碑,歷史終會對它作出最公正的評價。反腐敗、反貪污、批評共產黨執政失誤、要求民主法治,就是反革命暴亂,就是犯罪,公理在哪裡!六四直相的公布,有助於人們、歷史學家對這個民主運動的認識和公正的評價!
老木, 中國大陸一百姓

對64的研究應該從中國50多年的共產歷史、150多年的開放歷史、2000多年的封建歷史去研究看待。應該看到,64事件是共產主義對社會進步的阻擋,是中國封建社會對社會進步的阻擋,是中國2000多年的思想、文化對新思想、新文化的阻擋。

中國有2000多年的封建歷史,造就了中國人心中的自大、自我心態,當被洋人打敗後,清高地認為:洋人只是在技能上強,而思想、文化仍我中華為尊。這種思想從第一批洋務人員林則徐等,到今天改革開放的方針,都一成未變。而64期間提出的全盤西化,及全方位引進西方的先進東西,包括體制、思想、文化,被嚴重地歪曲和批判。直到今天,人們還是就事論事,沒有從文化歷史的角度去分析,沒有看到義和團運動和今天法輪功事件之間的文化聯繫是多麼地相似!

比較一下54運動和89運動地口號,多麼驚人地相似。如果僅僅從一個政府、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的衰亡看待64事件,那就會產生更多的事件,我們的子孫在100年後會接著高喊今天的口號,就像我們高喊80年前54的口號一樣。
難忘,中國

六四那件事情從道義上說是不對的,但卻給中國贏來了10多年經濟迅速騰飛的時間,而不是亂哄哄地搞民主。1988年中國的高速公路只有147公里,2000年已經奇跡般地發展到1.6萬公里,世界第三。中國的強大是誰也阻擋不了的。德國的強大是俾斯麥奠定的。他對當時的德國自由派說,"請閉上你們的狗嘴,德國現在需要的是實力而不是自由主義"。中國當然需要民主,但最好在高速公路達到5萬公里的時候再進行。那時候,人民富了,民智高了,國家強了,進行重大政治改革的國內和國際風險都比較小。至於張良實在引不起我的興趣。
蜀漢, 英國

世界上的華人們都應該知道中國的歷史。我們應該為自己的歷史而驕傲!但是我們可否好好研究一下"焚書坑儒"、"文字獄"、"五四運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六四".....不要把一個錯誤歸結到一個人身上。我們應該更多地思考全民的民主意識!在中國有多少人知道民主,要求民主?民主優越於專治皇權,是的,為什麼? 可惜啊! 這個問題從中國歷史上的清末"洋務運動"就開始探討了,中國共產黨的先進知識分子(陳獨秀)在九十年前就提出"中國應該請入德(domocracy)先生和塞(Science)先生"。共產黨統治中國五十餘年了, 有多大變化? 悲傷的中國人!!
星海, 英國

"六四"是一九八九年春季以學生為主導的中國各界人民反腐敗、要民主的那場運動的簡稱。它和本世紀早期的"五四"運動在名稱上巧合,在期間上巧順,在內容上巧同。由此可見,中國社會歷經大半個世紀,彼時執政的是北洋軍閥,如今是中國"共產黨",但實質並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北洋軍閥和"共產黨"對當時的運動都進行了鎮壓。五四死了幾個人,六四死了數百人﹔五四抓了數十人,六四抓了成千上萬的人﹔五四被人們到處歌頌,六四令人們噤若寒蟬。歌頌五四是因為它的鎮壓者已經作古,不敢紀念六四是因為它的鎮壓者還在耀武揚威。但是,六四的鎮壓者決不會萬壽無疆,因而我們公開頌揚六四的日子也決不會太久遠。總有那麼一天,我或者我的兒女,後世,會秉著蠟燭,捧著白花,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前祭奠那場運動中在天安門廣場、在東西長安街、在祖國大地的不同角落被處死的人們。他們的鮮血不會白流,也沒有白流,他至少讓我這個共產黨員發現,我所加入了的並畢生為之奉獻的這個黨原來是這樣...
魯遲, 北京

六四是中國共產黨專制制度下必然的產物,絕非少數"敵對分子"可以挑動。毛澤東等人當年在顛覆中國國家政權的時候曾經說過,"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他們說的太正確了,六四運動的爆發正是這樣一種反抗。如果共產黨停止推行封建專制,恢復群眾言論自由,允許人民當家做主,由人民的敵人變為人民的一員,由人民的老爺變為大眾的弟兄,那麼,六四這種大規模、群眾性的運動就不會再次發生。如果繼續為非作歹、禍害國家和民族,不僅六四還會發生,而且還會發生七四、八四。
張忠祥, 湖北

1989年"64"事件對任何一方都是一個悲劇,無論對學生、對政府還是對國家,畢竟它成為中國現代史上繼"文革"之後第二個深深的傷口,所有各方都是輸家。政府因此而放慢了政治體制改革的步伐,人民因此而在政治參與感上面臨更多的困難和顧忌,民運人士也並沒有因此而受到更多的同情和支持,相反,他們也要承擔事件惡化的責任!

無論如何,我們反對暴力解決問題,不管是誰對誰使用暴力,現代社會有許多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但和平解決問題的重要前提就是要彼此具備基本的信任關係。目前的中國,政府與人民之間需要培養彼此的信任關係,特別是政府與底層人民之間的信任關係目前很脆弱---因此才會有許多示威抗議的事發生,這是中國很大的問題--這個加強信任的過程中,"人大"將扮演更積極更中立的角色,這在許多開放的省份如廣東上海已經有了好的開始。我們要漸進的溫和的改革,不要休克式甚至顛覆式的"運動"。

最後,"64"是一個悲劇,討論誰對誰錯也許沒有意義,因為當事各方都有自己的失誤和局限,都得到了與自己初衷相差太大的結果,都是失望的結果。

我反對將政府描寫成魔鬼,將民運人士描寫成聖徒。作為那個時期讀大學的人,我們這一代(目前30歲左右的人)已經冷靜下來。

中國的命運從來沒有因為一次運動就可以變好,這200多年的歷史清楚的提示了這一點。當你看著那些處於沒有社會基本保障條件下掙扎生存的人們,請問一問自己,他們是需要"民主"還是更需要面包。不要反駁我並提出什麼因果論來,如果要讓他們忍受更艱苦的條件去搞什麼"民主",甚至付出更大代價(而受益卻不是他們),那麼,那所謂頂著美麗花環的"民主",還不如一個面包更實際更有價值!
閑雲孤鶴, 中國大陸

如果你是中國人,你就會明白,六四屠城早晚要平反,那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絕對沒有疑問。我最奇怪的是,BBC為討好中共,竟然組織一批直接、間接為中共辯護的留言,真是可恥!
宋祖英,中國

最新披露六四事件太好了!因為中國太黑暗了,太需要類似的披露來還歷史的真相!
華清,新西蘭

我看過《鄧小平文選》第四捲,關於他當時是如何下決心平息六四的,這位世紀老人已經講的很明白。中國的未來在《鄧小平文選》里,絕不會在《六四真相》里。六四那年我是大三的學生,4.16晚上就開始靜坐了。十二年後的今天我已經明白,二十世紀的中國歷史屬於鄧小平這一代、不是我們這代,是件好事。
接班人, 中國

中國的民主進程改革,需要逐步緩緩地進行。五千年的歷史,多少次改朝換代,坎坷崎嶇的國運還要繼續下去嗎?共和國才成立了50年,中共領袖是一群有智慧的領袖,我希望在他們的領導下,改革開放能在安穩和平的環境中不斷取得進展。其實,這在1979年鄧小平先生的領導下已有了很好的開端,"六四"的那些所謂學生領袖送掉了多少無知學生的寶貴生命?引發軍民衝突,中國人殺中國人的慘劇,是最不可原諒的。繼續走鄧小平路線才是正確的。
陳健龍,馬來西亞

我看了英國人關於"六四"事件的報道,八九年我還是大學生時我也參加那場運動。到日本快十年了,再回頭看看,我覺得我們那些學生是最無辜的,只是被利用了的。學運的頭目們都置身國外,我不曉得他們後來又為中國做了什麼。還有英國的《星期日電訊報》論述了一番所謂"道德外交"的問題,我不知道英國人評價中國共產黨的時候,他們反省過一百多年前向中國傾銷鴉片時的道德觀種種。"六四"非常複雜,過一百年再評價那場運動又何妨?歷史是公正的,就如我們百年後再評論當時英國人的道德一般。
chenfeng, 日本

六四事件非常簡單,暴露了共產黨結黨營私,虛偽殘暴的本性。他們打著大公無私,為人民服務的"公僕"旗號,欺騙人民,卻最終在失去權利的擔憂之下不惜殺害生靈。所有的偽裝都顧不上了。所有他們用來自慰的"道德優勢"全部打破,證明他們自己無非是極端自私自利者的本質。
一丁, 中國

有人咒罵六四,但他們自己呢?我並不認為王丹等才乾如何,但他們畢竟站起來了,他們不能回國不是自己不願,回得去嗎?那些所謂的愛國人士愛著一個不愛他們,同時不屬於他們的國。
一名網友

"六﹒四"事件非常複雜,我們不能簡單地用好與壞來評說。這是中國的一次歷史性事件,不管它是好是壞,都不應該成為阻止中國前進的理由。(原文: June 4 was a very complecate incident, we can not say that it is good or bad simply, my opinion is, it is one of the incident in China's history, no metter it is good or not, it can not be the reason to stop China advance. )
Jeffrey Tsang, 新西蘭

我認為"六﹒四"對中國不是件壞事。西方國家一直攻擊中國政府的人權記錄,但有哪個國家能說自己國內沒有同樣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只有50年。他們需要時間和耐心。我是否可以請問那些逃出中國的學生領袖,他們假如成功了,又準備乾些什麼?他們能保證使中國更好嗎?我想說的是,中國不是天堂,但也不是像有些人認為的那樣。共產黨不是你的敵人。(原文:I do not think JUNE.4 is a bad thing for CHINA,the west country always attack chinese government for human right,but which country can say that their country 六四問題遲早要通過合理的方式予以解決,但發展是中國最重要的大事,是真正能為廣大中國人民造福的唯一出路。六四也許從側面告訴了我們一個道理:中國太大、太複雜了。中國的進步只能在和平的環境中通過不斷改良實現。激進、革命雖然懷著再美好的願望,只能把事情搞的更糟。我們已經從正的、反的方面吃夠了苦頭。再有,就是奉勸海外的"民運人士":中國的事情只能中國人自己解決。
yanhuangzisun,亞洲

六四不是已事過情遷了嗎?為何又拿出來炒作?當前我們應該,亦事實上最關心的是中國入世之後會帶來社會民生及經濟的什麼演變,好像BBC國際台最近可以在中國登陸便是一個先兆吧。世情是殘酷的,或者說,人類是不斷進取求變的。回顧六四當日,也許有一部分人還會為無辜犧牲的死難者惋惜,但人是繼續生活下去的,六四或反共飯是不可能永遠吃下去的,好像今天"流放"在外的前學生領袖很多已另創一番事業。
地球生物,香港

六四的時候我在大陸,誰說的才是真相?是老百姓!看見的才是真的,難道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共產黨調動軍隊去平息失去控制民眾嗎?其他國家沒有嗎?現在的中國需要安定,需要有一個強有力的政府,現在的中國套上西方的那種民主後果就是大亂特亂。這樣受害的是全體中國人民,把民運的任何一位"天才"擺到六四當時的國家領導人的位子上,採取的行動是一樣的。還有"張良"不是把文件帶出來的,是有人派出來的,中國人中有些人劣根難改,私心既得利益第一,從不會把民族利益國家利益放在心上的。中國需要穩定,中國需要強大,中國人民需要提高教育水平,需要提高全民整體素質,中國的民主自然會到來的。
大眾 , 美國

在學校里你如果犯了錯誤,老師都不會出去和外校的人說你的壞話。作為一個中國人,你怎麼可以去對外國人說中國如何如何!身為炎黃子孫,我對他的行徑感到悲哀!
Ghostboy, 中國

如果"張良"真是中國高級官員的話,他根本沒必要藏頭藏尾,因為中國政府很容易查出他是誰!一個中國高官在電視節目中出現了60分鐘,有身材,有動作,有聲音,另外還有離開中國去美國的事實證據......
Jim,中國

張良的文件是高度可信的,趙紫陽辭職的細節是第一次公諸於世。我們現在可以知道為什麼鄧小平和中共高層在"六四"後要遷怒於趙紫陽,使他從總書記之尊一下變為階下囚。中共自己沒有任何正式文件解釋其"六四"所作所為, 無論是公開的還是秘密的。因而張良帶出的文件只有文件所述事實的真偽性而無文件本身的真偽性。
石天, 美國

我想做一個大膽的假設, 如果當時所謂的學潮領袖們態度緩和一些, 給中國政府一個"台階"下, 使得趙紫陽不至罷免, 改革派繼續在中央發揮作用, 那末今天的中國又是怎樣一個中國?
留學生, 英國

學生是無辜的,應該承認對學生的錯誤。但就目前而言,向美國提供材料就是賣國,關美國什麼事?只會對中國目前還算可以的安定局面帶來混亂!
中庸, 英國

譚嗣同講得好, 維新變法, 不流血怎麼能行? 魏京生, 王丹之流沒有"戊戌六君子"的風範!
粗人, 中國

從歷史的角度看,從長遠看,中國政府的6.4舉措是正確的。6.4本身並不是一個孤立事件。1991年後蘇聯的解體是最好的注腳。只要你比較一下今天的中國和俄羅斯,你就為6.4被平息而為中國人大呼幸運!那些不幸而隕難的學生是令人惋惜的。但我們更需要一個和平發展的環境。比較一下俄羅斯吧!
Tony Jinn, 英國

當年六四學生提出反腐敗、反官倒的口號,無可厚非。如果當局採用民主和對話的態度解決問題,本來是可以不流血的。然而由於錯誤的決策,派兵鎮壓,竟釀成流血事件,這是一場悲劇。

六四的學生雖然被鎮壓下去了,可腐敗越來越盛行。為什麼不利用學生的正義要求,對腐敗開刀呢?我看關鍵在於不敢正己。古人雲:"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今天腐敗為什麼得不到抑制?主要關鍵在頭頭們包庇自己的親人子女搞權錢交易發橫財,形成一個特殊利益集團,他們與人民的利益已經水火不相容了,以致腐敗越反越多,工人農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今天想靠大腐敗去反小腐敗,是做不到的。這樣也不可能有真正的穩定。

我們來重談六四,唯有發揚民主, 允許人民大眾來公開揭發腐敗,允許新聞擺脫官僚控制,共產黨要讓人民真正當家作主,國家才有前途。六四時學生當然有缺點,但政府如此對待學生,是曠古未有的。怎麼能說這是為了穩定必須採取的措施呢?
文釗, 中國大陸

大陸已經沒有多少人相信共產黨了,要是再來一次89,共產黨肯定下台,這麼多下崗工人,這麼多的民工,還有農民。那些被共產黨封為'愛國華人'的,如果是真這麼愛國的話,就把全家都搬到大陸來住,這樣更能體現你們的愛國精神,來看看大陸普通百姓是怎麼樣生活的。那些到處宣傳大陸人民生活怎麼怎麼幸福的家伙,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最近農業部長說中國農民生活基本達到小康,卻沒人反對,這麼大的騙局只有在共產黨官僚身上發生。要想瞭解大陸人民怎麼生活的只有跟農民一起生活過才知道,因為農民佔中國人口的絕大多數,只有他們的生活幸福了,才能說中國人民的生活是幸福的。64事件在中國大陸是不可以公開討論的,除非你做好了付出代價的準備,大陸私下談論的人也不多,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也有人懷疑有沒有屠殺鎮壓這回事。64文件真也好假也好,至少會對共產黨有個督促作用。
一個山野村夫, 中國大陸

六四提出反官倒、反貪污腐敗是非常得民心,也十分及時的。可惜當局過於敏感,從各自的既得利益出發,用血腥的手段鎮壓了這個可以拯救民族良知的運動。中國失去了一次獲取民主自由的機會,共產黨也失去了一次修正錯誤,反省過去,改變形像的好時機。

六四被鎮壓,被否定,那不僅是一起慘案的發生,而是中華民族的一場大災難,是中國歷史的大悲劇。因為它阻滯了中國人民邁向民主自自由的步伐,它釀造了數以百萬千萬的中共腐敗官僚,同時引發了行政腐敗,司法腐敗,甚至教育腐敗,導致整個社會性的腐敗。這種不良現象社會風氣將影響中國整整兩至三代人!

無庸置疑"六.四"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丰碑,歷史終會對它作出最公正的評價。反腐敗、反貪污、批評共產黨執政失誤、要求民主法治,就是反革命暴亂,就是犯罪,公理在哪裡!六四直相的公布,有助於人們、歷史學家對這個民主運動的認識和公正的評價!
老木, 中國大陸一百姓

對64的研究應該從中國50多年的共產歷史、150多年的開放歷史、2000多年的封建歷史去研究看待。應該看到,64事件是共產主義對社會進步的阻擋,是中國封建社會對社會進步的阻擋,是中國2000多年的思想、文化對新思想、新文化的阻擋。

中國有2000多年的封建歷史,造就了中國人心中的自大、自我心態,當被洋人打敗後,清高地認為:洋人只是在技能上強,而思想、文化仍我中華為尊。這種思想從第一批洋務人員林則徐等,到今天改革開放的方針,都一成未變。而64期間提出的全盤西化,及全方位引進西方的先進東西,包括體制、思想、文化,被嚴重地歪曲和批判。直到今天,人們還是就事論事,沒有從文化歷史的角度去分析,沒有看到義和團運動和今天法輪功事件之間的文化聯繫是多麼地相似!

比較一下54運動和89運動地口號,多麼驚人地相似。如果僅僅從一個政府、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的衰亡看待64事件,那就會產生更多的事件,我們的子孫在100年後會接著高喊今天的口號,就像我們高喊80年前54的口號一樣。
難忘,中國

六四那件事情從道義上說是不對的,但卻給中國贏來了10多年經濟迅速騰飛的時間,而不是亂哄哄地搞民主。1988年中國的高速公路只有147公里,2000年已經奇跡般地發展到1.6萬公里,世界第三。中國的強大是誰也阻擋不了的。德國的強大是俾斯麥奠定的。他對當時的德國自由派說,"請閉上你們的狗嘴,德國現在需要的是實力而不是自由主義"。中國當然需要民主,但最好在高速公路達到5萬公里的時候再進行。那時候,人民富了,民智高了,國家強了,進行重大政治改革的國內和國際風險都比較小。至於張良實在引不起我的興趣。
蜀漢, 英國

世界上的華人們都應該知道中國的歷史。我們應該為自己的歷史而驕傲!但是我們可否好好研究一下"焚書坑儒"、"文字獄"、"五四運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六四".....不要把一個錯誤歸結到一個人身上。我們應該更多地思考全民的民主意識!在中國有多少人知道民主,要求民主?民主優越於專治皇權,是的,為什麼? 可惜啊! 這個問題從中國歷史上的清末"洋務運動"就開始探討了,中國共產黨的先進知識分子(陳獨秀)在九十年前就提出"中國應該請入德(domocracy)先生和塞(Science)先生"。共產黨統治中國五十餘年了, 有多大變化? 悲傷的中國人!!
星海, 英國

"六四"是一九八九年春季以學生為主導的中國各界人民反腐敗、要民主的那場運動的簡稱。它和本世紀早期的"五四"運動在名稱上巧合,在期間上巧順,在內容上巧同。由此可見,中國社會歷經大半個世紀,彼時執政的是北洋軍閥,如今是中國"共產黨",但實質並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北洋軍閥和"共產黨"對當時的運動都進行了鎮壓。五四死了幾個人,六四死了數百人﹔五四抓了數十人,六四抓了成千上萬的人﹔五四被人們到處歌頌,六四令人們噤若寒蟬。歌頌五四是因為它的鎮壓者已經作古,不敢紀念六四是因為它的鎮壓者還在耀武揚威。但是,六四的鎮壓者決不會萬壽無疆,因而我們公開頌揚六四的日子也決不會太久遠。總有那麼一天,我或者我的兒女,後世,會秉著蠟燭,捧著白花,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前祭奠那場運動中在天安門廣場、在東西長安街、在祖國大地的不同角落被處死的人們。他們的鮮血不會白流,也沒有白流,他至少讓我這個共產黨員發現,我所加入了的並畢生為之奉獻的這個黨原來是這樣...
魯遲, 北京

六四是中國共產黨專制制度下必然的產物,絕非少數"敵對分子"可以挑動。毛澤東等人當年在顛覆中國國家政權的時候曾經說過,"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他們說的太正確了,六四運動的爆發正是這樣一種反抗。如果共產黨停止推行封建專制,恢復群眾言論自由,允許人民當家做主,由人民的敵人變為人民的一員,由人民的老爺變為大眾的弟兄,那麼,六四這種大規模、群眾性的運動就不會再次發生。如果繼續為非作歹、禍害國家和民族,不僅六四還會發生,而且還會發生七四、八四。
張忠祥, 湖北

1989年"64"事件對任何一方都是一個悲劇,無論對學生、對政府還是對國家,畢竟它成為中國現代史上繼"文革"之後第二個深深的傷口,所有各方都是輸家。政府因此而放慢了政治體制改革的步伐,人民因此而在政治參與感上面臨更多的困難和顧忌,民運人士也並沒有因此而受到更多的同情和支持,相反,他們也要承擔事件惡化的責任!

無論如何,我們反對暴力解決問題,不管是誰對誰使用暴力,現代社會有許多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但和平解決問題的重要前提就是要彼此具備基本的信任關係。目前的中國,政府與人民之間需要培養彼此的信任關係,特別是政府與底層人民之間的信任關係目前很脆弱---因此才會有許多示威抗議的事發生,這是中國很大的問題--這個加強信任的過程中,"人大"將扮演更積極更中立的角色,這在許多開放的省份如廣東上海已經有了好的開始。我們要漸進的溫和的改革,不要休克式甚至顛覆式的"運動"。

最後,"64"是一個悲劇,討論誰對誰錯也許沒有意義,因為當事各方都有自己的失誤和局限,都得到了與自己初衷相差太大的結果,都是失望的結果。

我反對將政府描寫成魔鬼,將民運人士描寫成聖徒。作為那個時期讀大學的人,我們這一代(目前30歲左右的人)已經冷靜下來。

中國的命運從來沒有因為一次運動就可以變好,這200多年的歷史清楚的提示了這一點。當你看著那些處於沒有社會基本保障條件下掙扎生存的人們,請問一問自己,他們是需要"民主"還是更需要面包。不要反駁我並提出什麼因果論來,如果要讓他們忍受更艱苦的條件去搞什麼"民主",甚至付出更大代價(而受益卻不是他們),那麼,那所謂頂著美麗花環的"民主",還不如一個面包更實際更有價值!
閑雲孤鶴, 中國大陸

如果你是中國人,你就會明白,六四屠城早晚要平反,那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絕對沒有疑問。我最奇怪的是,BBC為討好中共,竟然組織一批直接、間接為中共辯護的留言,真是可恥!
宋祖英,中國

最新披露六四事件太好了!因為中國太黑暗了,太需要類似的披露來還歷史的真相!
華清,新西蘭

我看過《鄧小平文選》第四捲,關於他當時是如何下決心平息六四的,這位世紀老人已經講的很明白。中國的未來在《鄧小平文選》里,絕不會在《六四真相》里。六四那年我是大三的學生,4.16晚上就開始靜坐了。十二年後的今天我已經明白,二十世紀的中國歷史屬於鄧小平這一代、不是我們這代,是件好事。
接班人, 中國

中國的民主進程改革,需要逐步緩緩地進行。五千年的歷史,多少次改朝換代,坎坷崎嶇的國運還要繼續下去嗎?共和國才成立了50年,中共領袖是一群有智慧的領袖,我希望在他們的領導下,改革開放能在安穩和平的環境中不斷取得進展。其實,這在1979年鄧小平先生的領導下已有了很好的開端,"六四"的那些所謂學生領袖送掉了多少無知學生的寶貴生命?引發軍民衝突,中國人殺中國人的慘劇,是最不可原諒的。繼續走鄧小平路線才是正確的。
陳健龍,馬來西亞

我看了英國人關於"六四"事件的報道,八九年我還是大學生時我也參加那場運動。到日本快十年了,再回頭看看,我覺得我們那些學生是最無辜的,只是被利用了的。學運的頭目們都置身國外,我不曉得他們後來又為中國做了什麼。還有英國的《星期日電訊報》論述了一番所謂"道德外交"的問題,我不知道英國人評價中國共產黨的時候,他們反省過一百多年前向中國傾銷鴉片時的道德觀種種。"六四"非常複雜,過一百年再評價那場運動又何妨?歷史是公正的,就如我們百年後再評論當時英國人的道德一般。
chenfeng, 日本

六四事件非常簡單,暴露了共產黨結黨營私,虛偽殘暴的本性。他們打著大公無私,為人民服務的"公僕"旗號,欺騙人民,卻最終在失去權利的擔憂之下不惜殺害生靈。所有的偽裝都顧不上了。所有他們用來自慰的"道德優勢"全部打破,證明他們自己無非是極端自私自利者的本質。
一丁, 中國

有人咒罵六四,但他們自己呢?我並不認為王丹等才乾如何,但他們畢竟站起來了,他們不能回國不是自己不願,回得去嗎?那些所謂的愛國人士愛著一個不愛他們,同時不屬於他們的國。
一名網友

"六﹒四"事件非常複雜,我們不能簡單地用好與壞來評說。這是中國的一次歷史性事件,不管它是好是壞,都不應該成為阻止中國前進的理由。(原文: June 4 was a very complecate incident, we can not say that it is good or bad simply, my opinion is, it is one of the incident in China's history, no metter it is good or not, it can not be the reason to stop China advance. )
Jeffrey Tsang, 新西蘭

我認為"六﹒四"對中國不是件壞事。西方國家一直攻擊中國政府的人權記錄,但有哪個國家能說自己國內沒有同樣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只有50年。他們需要時間和耐心。我是否可以請問那些逃出中國的學生領袖,他們假如成功了,又準備乾些什麼?他們能保證使中國更好嗎?我想說的是,中國不是天堂,但也不是像有些人認為的那樣。共產黨不是你的敵人。(原文:I do not think JUNE.4 is a bad thing for CHINA,the west country always attack chinese government for human right,but which country can say that their country do not have the same problem,PRC has just found for 50 years,they need time and patience.May I ask the student leader who has escaped from china if they succed what they want to do,can they promise that they can lead CHINA tend to more better?I want to say CHINA is not heaven,but it is also not like what somebody think,Communism is not your enemy. )
BEN, 古巴

我認為(《中國六四真相》)這本書的目的是為作者掙很多很多錢,就像"HETELY日記"。(原文:I THINK AIM OF THAT BOOK IS TO MAKE MORE AND MORE MONEY FOR WRITER, IT IS LIKE THE DAIRY OF HETELY .)
lmm129@36.com., 美國

我不相信學生運動領袖。我的信條是:如果你們還是條漢子,請回到你們的祖國去。(原文:I do not believe of the leaders of the student's movment.I only believe: PLEASE GO BACK OF YOUR MOTHERLAND IF YOU WERE A MAN.)
daniel wee, 日本

我同意兩位德國網友的意見。雖然中國現在還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我相信中國會越來越好,越來越公平。許多中國人想法和我一樣,這正是為什麼支持1989年學生運動的人那麼少的主要原因。那些學生領袖是廢物!(原文:I agree with the opinions which are given by two people come from Germany. Although there are many things in China are still unfair now, I also believe that China will be good and fair more and more. Becuase so many Chinese citizens have the same thought as me, It's the main reason why few people support the students' movement which happened in 1989. These students' leaders are rubbish!!!!!!!!!!!)
James, 英國

中國是中國人組成的。如果中國的老百姓思想陷入停頓,中國怎麼能強大?如果中國人過分"愛國",中國怎麼能友善?如果中國人聽不得批評,中國在外交上怎麼能明智?中國有許多人夢想輕輕鬆鬆就升官發財,有權但不負責任。人們在研究別的國家如何富起來:股市、高科技、軍事力量,等等。這些因素都有誤導性。使其他國家成功的唯一因素是它們的人民。成功的國家,它們的人民工作很勤奮(不是一周五天,一天七小時),願意花精力去說服別人信奉相同的原則(聖經、古蘭經,等等),而且不但作自我批評,還感謝別人提出的批評和建議。

當我們轉向發達國家尋求其成功秘訣時,我們為什麼不看看那些貧窮國家,看看自己,然後問自己一個問題:我們努力了嗎?那些我們相信是有利於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後代的東西,我們為之奮鬥到最後一息了嗎?

(原文:It's the Chinese that make China a "China". How can China be powerful when her people are mentally tied up? How can China be friendly when her people are over "patriotic"? How can China be diplomatically wise when her people are not receptive to criticism? A lot of people in China are dreaming getting rich without making much effort, being a bureaucrat with great authority but little responsibility.People are studying how other nations became rich: stock market, high tech, military forces etc. These are only misleading factors. The only factor that has made other nations successful is the people. People who worked very hard (not 7 hours a day, 5 days a week), people who cared to convince others to believe the same rules (the Bible, Klan, and so on), and people who criticized themselves and thanked others for their criticism or advice. While we all look to the developed world for the secret of their success, why don't we look at the poor nations and ourselves and ask:!!have we tried? Have we gone far enough and fight till our last breath for what we believe to be good for ourselves and our decendants?)
Leo, 美國

隻要中國政府一天不為"六﹒四"平反,那些下令調軍隊進入天安門廣場的官員沒有被繩之以法,不管中國的經濟狀況取得多大進步,中國在國際舞台上就永遠無法得到它本來應該得到的尊重。(原文: As long a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oes not correct its June 4 verdict, as long as the officials responsible for sending in the army are not brought to the justice, and no matter how China's economic situation improves, China can never garner the respect it so deserves in on the world stage.)
COGNAC VODKA, 英國

我不知道這位叫"張良"的先生到底是像他自稱的那樣是一名忠誠的共產黨員,還是無恥的叛徒?他的行為對中國民主運動有什麼好處?他給我的印像是,民主現在變成了一群對民主和正直完全無知的無恥的中國人嘴里的口號。(原文:I just wonder, this gentlemen,Zhang Lian, is a royal communist as he claimed, or just a dishonest betryer? And what's the benefit of his action to demacarcy movement in China? He gave me such an impression that demoncracy now has become a slogan of a group of dishonored Chinese who don't know any about honor, and demoncracy.) Amand
Amand, 英國

大部分中國人都反對鎮壓"六﹒四"示威,但對最新公布的文件,我對其真實性表示懷疑。除非這位(中共)高級官員公開自己的身份,否則就很難評說他是如何取得那些如此機密的文件的。(原文如下: Majority chinese are against the crackdown during 6.4 uprising, but regarding to the issue of newly leaked document, I suspust its authentics.Unless this senior officer unveil his identity, there is difficult to prove how he got access to such sensitive documents. )
alex, 中國

文件的真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重新喚起人們對"六四"的關注。中國人不要忘記"六四",全世界也不要忘記"六四"!
小民, 中國大陸

六四是廣大無知的學生們被所謂的學生領袖或"民主"人士無恥地欺騙了的一個事件。"領袖"和"民主"人士溜到國外出風頭,無知的學生們的血則洒在廣場上,本來這些鮮血應流在保家衛國的沙場上來為自己為家庭為國家爭得榮譽,但卻"廉價"地塗在"領袖"和"民主"人士們的假裝虎皮的大旗上。結局是:中國的的真正的民主倒退了至少二十年,魏京生、王丹之流沒有雄才大略卻非要欺世盜名,乃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Wolfgang, 德國

當年在電視上看吾爾開希、柴齡等跟李鵬聲嘶力竭地喊,我非常失望。原以為能聽聽青年訝定。

我們來重談六四,唯有發揚民主, 允許人民大眾來公開揭發腐敗,允許新聞擺脫官僚控制,共產黨要讓人民真正當家作主,國家才有前途。六四時學生當然有缺點,但政府如此對待學生,是曠古未有的。怎麼能說這是為了穩定必須採取的措施呢?
文釗, 中國大陸

大陸已經沒有多少人相信共產黨了,要是再來一次89,共產黨肯定下台,這麼多下崗工人,這麼多的民工,還有農民。那些被共產黨封為'愛國華人'的,如果是真這麼愛國的話,就把全家都搬到大陸來住,這樣更能體現你們的愛國精神,來看看大陸普通百姓是怎麼樣生活的。那些到處宣傳大陸人民生活怎麼怎麼幸福的家伙,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最近農業部長說中國農民生活基本達到小康,卻沒人反對,這麼大的騙局只有在共產黨官僚身上發生。要想瞭解大陸人民怎麼生活的只有跟農民一起生活過才知道,因為農民佔中國人口的絕大多數,只有他們的生活幸福了,才能說中國人民的生活是幸福的。64事件在中國大陸是不可以公開討論的,除非你做好了付出代價的準備,大陸私下談論的人也不多,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也有人懷疑有沒有屠殺鎮壓這回事。64文件真也好假也好,至少會對共產黨有個督促作用。
一個山野村夫, 中國大陸

六四提出反官倒、反貪污腐敗是非常得民心,也十分及時的。可惜當局過於敏感,從各自的既得利益出發,用血腥的手段鎮壓了這個可以拯救民族良知的運動。中國失去了一次獲取民主自由的機會,共產黨也失去了一次修正錯誤,反省過去,改變形像的好時機。

六四被鎮壓,被否定,那不僅是一起慘案的發生,而是中華民族的一場大災難,是中國歷史的大悲劇。因為它阻滯了中國人民邁向民主自自由的步伐,它釀造了數以百萬千萬的中共腐敗官僚,同時引發了行政腐敗,司法腐敗,甚至教育腐敗,導致整個社會性的腐敗。這種不良現象社會風氣將影響中國整整兩至三代人!

無庸置疑"六.四"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丰碑,歷史終會對它作出最公正的評價。反腐敗、反貪污、批評共產黨執政失誤、要求民主法治,就是反革命暴亂,就是犯罪,公理在哪裡!六四直相的公布,有助於人們、歷史學家對這個民主運動的認識和公正的評價!
老木, 中國大陸一百姓

對64的研究應該從中國50多年的共產歷史、150多年的開放歷史、2000多年的封建歷史去研究看待。應該看到,64事件是共產主義對社會進步的阻擋,是中國封建社會對社會進步的阻擋,是中國2000多年的思想、文化對新思想、新文化的阻擋。

中國有2000多年的封建歷史,造就了中國人心中的自大、自我心態,當被洋人打敗後,清高地認為:洋人只是在技能上強,而思想、文化仍我中華為尊。這種思想從第一批洋務人員林則徐等,到今天改革開放的方針,都一成未變。而64期間提出的全盤西化,及全方位引進西方的先進東西,包括體制、思想、文化,被嚴重地歪曲和批判。直到今天,人們還是就事論事,沒有從文化歷史的角度去分析,沒有看到義和團運動和今天法輪功事件之間的文化聯繫是多麼地相似!

比較一下54運動和89運動地口號,多麼驚人地相似。如果僅僅從一個政府、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的衰亡看待64事件,那就會產生更多的事件,我們的子孫在100年後會接著高喊今天的口號,就像我們高喊80年前54的口號一樣。
難忘,中國

六四那件事情從道義上說是不對的,但卻給中國贏來了10多年經濟迅速騰飛的時間,而不是亂哄哄地搞民主。1988年中國的高速公路只有147公里,2000年已經奇跡般地發展到1.6萬公里,世界第三。中國的強大是誰也阻擋不了的。德國的強大是俾斯麥奠定的。他對當時的德國自由派說,"請閉上你們的狗嘴,德國現在需要的是實力而不是自由主義"。中國當然需要民主,但最好在高速公路達到5萬公里的時候再進行。那時候,人民富了,民智高了,國家強了,進行重大政治改革的國內和國際風險都比較小。至於張良實在引不起我的興趣。
蜀漢, 英國

世界上的華人們都應該知道中國的歷史。我們應該為自己的歷史而驕傲!但是我們可否好好研究一下"焚書坑儒"、"文字獄"、"五四運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六四".....不要把一個錯誤歸結到一個人身上。我們應該更多地思考全民的民主意識!在中國有多少人知道民主,要求民主?民主優越於專治皇權,是的,為什麼? 可惜啊! 這個問題從中國歷史上的清末"洋務運動"就開始探討了,中國共產黨的先進知識分子(陳獨秀)在九十年前就提出"中國應該請入德(domocracy)先生和塞(Science)先生"。共產黨統治中國五十餘年了, 有多大變化? 悲傷的中國人!!
星海, 英國

"六四"是一九八九年春季以學生為主導的中國各界人民反腐敗、要民主的那場運動的簡稱。它和本世紀早期的"五四"運動在名稱上巧合,在期間上巧順,在內容上巧同。由此可見,中國社會歷經大半個世紀,彼時執政的是北洋軍閥,如今是中國"共產黨",但實質並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北洋軍閥和"共產黨"對當時的運動都進行了鎮壓。五四死了幾個人,六四死了數百人﹔五四抓了數十人,六四抓了成千上萬的人﹔五四被人們到處歌頌,六四令人們噤若寒蟬。歌頌五四是因為它的鎮壓者已經作古,不敢紀念六四是因為它的鎮壓者還在耀武揚威。但是,六四的鎮壓者決不會萬壽無疆,因而我們公開頌揚六四的日子也決不會太久遠。總有那麼一天,我或者我的兒女,後世,會秉著蠟燭,捧著白花,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前祭奠那場運動中在天安門廣場、在東西長安街、在祖國大地的不同角落被處死的人們。他們的鮮血不會白流,也沒有白流,他至少讓我這個共產黨員發現,我所加入了的並畢生為之奉獻的這個黨原來是這樣...
魯遲, 北京

六四是中國共產黨專制制度下必然的產物,絕非少數"敵對分子"可以挑動。毛澤東等人當年在顛覆中國國家政權的時候曾經說過,"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他們說的太正確了,六四運動的爆發正是這樣一種反抗。如果共產黨停止推行封建專制,恢復群眾言論自由,允許人民當家做主,由人民的敵人變為人民的一員,由人民的老爺變為大眾的弟兄,那麼,六四這種大規模、群眾性的運動就不會再次發生。如果繼續為非作歹、禍害國家和民族,不僅六四還會發生,而且還會發生七四、八四。
張忠祥, 湖北

1989年"64"事件對任何一方都是一個悲劇,無論對學生、對政府還是對國家,畢竟它成為中國現代史上繼"文革"之後第二個深深的傷口,所有各方都是輸家。政府因此而放慢了政治體制改革的步伐,人民因此而在政治參與感上面臨更多的困難和顧忌,民運人士也並沒有因此而受到更多的同情和支持,相反,他們也要承擔事件惡化的責任!

無論如何,我們反對暴力解決問題,不管是誰對誰使用暴力,現代社會有許多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但和平解決問題的重要前提就是要彼此具備基本的信任關係。目前的中國,政府與人民之間需要培養彼此的信任關係,特別是政府與底層人民之間的信任關係目前很脆弱---因此才會有許多示威抗議的事發生,這是中國很大的問題--這個加強信任的過程中,"人大"將扮演更積極更中立的角色,這在許多開放的省份如廣東上海已經有了好的開始。我們要漸進的溫和的改革,不要休克式甚至顛覆式的"運動"。

最後,"64"是一個悲劇,討論誰對誰錯也許沒有意義,因為當事各方都有自己的失誤和局限,都得到了與自己初衷相差太大的結果,都是失望的結果。

我反對將政府描寫成魔鬼,將民運人士描寫成聖徒。作為那個時期讀大學的人,我們這一代(目前30歲左右的人)已經冷靜下來。

中國的命運從來沒有因為一次運動就可以變好,這200多年的歷史清楚的提示了這一點。當你看著那些處於沒有社會基本保障條件下掙扎生存的人們,請問一問自己,他們是需要"民主"還是更需要面包。不要反駁我並提出什麼因果論來,如果要讓他們忍受更艱苦的條件去搞什麼"民主",甚至付出更大代價(而受益卻不是他們),那麼,那所謂頂著美麗花環的"民主",還不如一個面包更實際更有價值!
閑雲孤鶴, 中國大陸

如果你是中國人,你就會明白,六四屠城早晚要平反,那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絕對沒有疑問。我最奇怪的是,BBC為討好中共,竟然組織一批直接、間接為中共辯護的留言,真是可恥!
宋祖英,中國

最新披露六四事件太好了!因為中國太黑暗了,太需要類似的披露來還歷史的真相!
華清,新西蘭

我看過《鄧小平文選》第四捲,關於他當時是如何下決心平息六四的,這位世紀老人已經講的很明白。中國的未來在《鄧小平文選》里,絕不會在《六四真相》里。六四那年我是大三的學生,4.16晚上就開始靜坐了。十二年後的今天我已經明白,二十世紀的中國歷史屬於鄧小平這一代、不是我們這代,是件好事。
接班人, 中國

中國的民主進程改革,需要逐步緩緩地進行。五千年的歷史,多少次改朝換代,坎坷崎嶇的國運還要繼續下去嗎?共和國才成立了50年,中共領袖是一群有智慧的領袖,我希望在他們的領導下,改革開放能在安穩和平的環境中不斷取得進展。其實,這在1979年鄧小平先生的領導下已有了很好的開端,"六四"的那些所謂學生領袖送掉了多少無知學生的寶貴生命?引發軍民衝突,中國人殺中國人的慘劇,是最不可原諒的。繼續走鄧小平路線才是正確的。
陳健龍,馬來西亞

我看了英國人關於"六四"事件的報道,八九年我還是大學生時我也參加那場運動。到日本快十年了,再回頭看看,我覺得我們那些學生是最無辜的,只是被利用了的。學運的頭目們都置身國外,我不曉得他們後來又為中國做了什麼。還有英國的《星期日電訊報》論述了一番所謂"道德外交"的問題,我不知道英國人評價中國共產黨的時候,他們反省過一百多年前向中國傾銷鴉片時的道德觀種種。"六四"非常複雜,過一百年再評價那場運動又何妨?歷史是公正的,就如我們百年後再評論當時英國人的道德一般。
chenfeng, 日本

六四事件非常簡單,暴露了共產黨結黨營私,虛偽殘暴的本性。他們打著大公無私,為人民服務的"公僕"旗號,欺騙人民,卻最終在失去權利的擔憂之下不惜殺害生靈。所有的偽裝都顧不上了。所有他們用來自慰的"道德優勢"全部打破,證明他們自己無非是極端自私自利者的本質。
一丁, 中國

有人咒罵六四,但他們自己呢?我並不認為王丹等才乾如何,但他們畢竟站起來了,他們不能回國不是自己不願,回得去嗎?那些所謂的愛國人士愛著一個不愛他們,同時不屬於他們的國。
一名網友

"六﹒四"事件非常複雜,我們不能簡單地用好與壞來評說。這是中國的一次歷史性事件,不管它是好是壞,都不應該成為阻止中國前進的理由。(原文: June 4 was a very complecate incident, we can not say that it is good or bad simply, my opinion is, it is one of the incident in China's history, no metter it is good or not, it can not be the reason to stop China advance. )
Jeffrey Tsang, 新西蘭

我認為"六﹒四"對中國不是件壞事。西方國家一直攻擊中國政府的人權記錄,但有哪個國家能說自己國內沒有同樣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只有50年。他們需要時間和耐心。我是否可以請問那些逃出中國的學生領袖,他們假如成功了,又準備乾些什麼?他們能保證使中國更好嗎?我想說的是,中國不是天堂,但也不是像有些人認為的那樣。共產黨不是你的敵人。(原文:I do not think JUNE.4 is a bad thing for CHINA,the west country always attack chinese government for human right,but which country can say that their country do not have the same problem,PRC has just found for 50 years,they need time and patience.May I ask the student leader who has escaped from china if they succed what they want to do,can they promise that they can lead CHINA tend to more better?I want to say CHINA is not heaven,but it is also not like what somebody think,Communism is not your enemy. )
BEN, 古巴

我認為(《中國六四真相》)這本書的目的是為作者掙很多很多錢,就像"HETELY日記"。(原文:I THINK AIM OF THAT BOOK IS TO MAKE MORE AND MORE MONEY FOR WRITER, IT IS LIKE THE DAIRY OF HETELY .)
lmm129@36.com., 美國

我不相信學生運動領袖。我的信條是:如果你們還是條漢子,請回到你們的祖國去。(原文:I do not believe of the leaders of the student's movment.I only believe: PLEASE GO BACK OF YOUR MOTHERLAND IF YOU WERE A MAN.)
daniel wee, 日本

我同意兩位德國網友的意見。雖然中國現在還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我相信中國會越來越好,越來越公平。許多中國人想法和我一樣,這正是為什麼支持1989年學生運動的人那麼少的主要原因。那些學生領袖是廢物!(原文:I agree with the opinions which are given by two people come from Germany. Although there are many things in China are still unfair now, I also believe that China will be good and fair more and more. Becuase so many Chinese citizens have the same thought as me, It's the main reason why few people support the students' movement which happened in 1989. These students' leaders are rubbish!!!!!!!!!!!)
James, 英國

中國是中國人組成的。如果中國的老百姓思想陷入停頓,中國怎麼能強大?如果中國人過分"愛國",中國怎麼能友善?如果中國人聽不得批評,中國在外交上怎麼能明智?中國有許多人夢想輕輕鬆鬆就升官發財,有權但不負責任。人們在研究別的國家如何富起來:股市、高科技、軍事力量,等等。這些因素都有誤導性。使其他國家成功的唯一因素是它們的人民。成功的國家,它們的人民工作很勤奮(不是一周五天,一天七小時),願意花精力去說服別人信奉相同的原則(聖經、古蘭經,等等),而且不但作自我批評,還感謝別人提出的批評和建議。

當我們轉向發達國家尋求其成功秘訣時,我們為什麼不看看那些貧窮國家,看看自己,然後問自己一個問題:我們努力了嗎?那些我們相信是有利於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後代的東西,我們為之奮鬥到最後一息了嗎?

(原文:It's the Chinese that make China a "China". How can China be powerful when her people are mentally tied up? How can China be friendly when her people are over "patriotic"? How can China be diplomatically wise when her peop

 BBC中文網全部內容
  

繁體 簡體

網 上 論 壇
中國在新的世紀里將扮演什么角色?
歡迎您發表看法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談談您心目中的千禧年中國大事
歡迎您發表看法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你從這次美國總統選舉中得到了什麼啟示?
歡迎您發表看法和評論。
網 上 論 壇
中國人是否應該為高行健的獲獎而感到驕傲?
歡迎您發表看法和評論。
返回BBC中文網主頁 | 返回頁首   
聯絡/薦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語言的新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