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网 上 网 络 纯文字页 | 联络/荐言 | 疑难解答
BBC 中 文 网
中文网主页 
中国报道 
英国新闻 
财经消息 
体坛快讯 
英语教学 
科技动态 
英国报摘 
专题报道 
网上论坛 
节目精选 

广播时间表 

广播频率 
新闻五分钟(普)
网上直播(普)
新闻五分钟(粤)
时事一周(粤)



 
德国小说家格拉斯 
 

> 详细报道内容
2004年03月24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00北京时间20:00发表
德国小说家格拉斯


1959年,当时尚名不见经传的青年格拉斯发表了他的处女作,小说《铁皮鼓》。英国肯特大学的普里斯最近写了一本研究格拉斯的专著。他对《铁皮鼓》的评价是:这篇小说使32岁的格拉斯成为世界级的作家。德国的出版界和文学评论界都立即拜倒在他的脚下。不过这也给他以后的文学创作制造了困难,因为那以后不管他写了什么,人们都要拿来和《铁皮鼓》比较,而且往往感到没有达到当年的水准。

《铁皮鼓》一经发表,马上引起评论界以及众多读者的注意。小说准确地抓住了当时公众的精神状态,它改变了整整一代人,毫无疑问地是20世纪下半叶最有名的德国小说。

改变一代人

英国斯旺西大学的霍尔教授是研究格拉斯作品的权威:这本书让人手不释卷,它之所以这么吸引人,一个主要原因是就是作者格拉斯在书中创造了一个了不起的叙事人奥斯卡·马策拉特。奥斯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不久出生在但泽,但泽是德国人给波兰城市格旦斯克起的另外一个名字。奥斯卡在三岁时决定要和成人世界一刀两断,于是他用意志力使自己不再长大,只用一个铁皮做的玩具小鼓和其他人交流。小说开始时已经是50年代,奥斯卡在一个精神病院里,他开始回忆过去,格拉斯把奥斯卡的回忆揉进了一个史诗般的故事。


德国小说家格拉斯

这时我有了我的鼓,它刚刚挂到我的肚皮前头,崭新的,边上带着一圈红白两色的锯齿图案。我脸上表情严肃、坚定,自信地把两根木头鼓棒交叉在铁皮上。我身穿条纹毛线衣,脚上是锃亮的漆皮鞋。头发直竖在脑袋上,像一把蠢蠢欲动的刷子。

小说中的奥斯卡这个"拒绝长大的孩子",敲响了他的玩具铁皮鼓,与希特勒这个纳粹军鼓的"鼓手"抗衡。人们说他犯了谋杀罪,把他关进疯人院。霍尔教授说:我们无法断定奥斯卡的神经是否正常,不能肯定他是否有罪,甚至不知道他的回忆有多可靠。但他却是现代文学中最引人入胜、最复杂的人物之一。

但是,并非所有德国人都喜欢这本书。

诗人埃曾斯贝格等很多人都认为《铁皮鼓》是文学杰作,但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本书亵渎了上帝,同时他们也认为书中大量露骨的性描写会腐蚀年轻读者。小说发表几个月后,争议达到了高潮。因为小说当时被授予一年一度的不来梅市政文学奖,但在市议会的命令下,这个奖又被收回去了。现在回顾起来,我觉得收回文学奖的主要原因可能是有关方面觉得《铁皮鼓》的内容过分集中在纳粹年代这个历史问题上,倒不是因为小说对宗教和性的态度和描写。

从前有个玩具商,名叫西吉斯蒙德·马库斯,除去别的东西,他还卖红白漆的铁皮鼓。上面说的那个奥斯卡,就是铁皮鼓的主要买主,因为他是个职业铁皮鼓手,没有铁皮鼓,他就活不成,他也不想活。正由于这个原因,他赶紧离开起火的犹太会堂,朝军火库巷奔去,因为他的铁皮鼓的守护人住在那里;但是,当他见到那人时,他已经永远不能在这个世界上出售铁皮鼓了。

我,奥斯卡,本以为逃离了那些消防队员,却不料他们赶在我前面光顾了马库 斯,他们用蘸了颜料的刷子在他的橱窗上横写了几个大字:犹太猪。随后,也许是对自己的字体感到不满意,他们又用靴子跟踢碎了橱窗玻璃。他们瞧不上店铺的正门,而是由砸碎了玻璃的橱窗进入店铺,我出现时,他们正在以自己的方式玩店里的玩具。

我也从橱窗走进玩具店,发现那些人还在玩玩具。一些人脱了裤子,在帆船、拉提琴的猴子和我的铁皮鼓上留下了一根根褐色的香肠。有一个拔出了匕首,挨个给布娃娃开膛,他每宰一个,都露出失望的表情,因为从丰满的躯体和四肢里冒出来的只是锯木屑。

象这样的纳粹迫害犹太人的场面使一些德国人感到深受威胁,因为他们希望把希特勒统治时期发生的事统统忘掉。

富有争议

肯特大学的普里斯说: 1959年距离二战结束只有14年,纳粹德国那段历史才刚刚结束。当时的西德人都不愿回忆他们那段可怕的遭遇,不愿回忆他们自己曾经做的事。他们不想听人讲集中营、大屠杀,以及东线和俄国的战役。他们只想集中力量建设国家,复兴经济。可是在50年代末期,突然出现了格拉斯那样的一些人,他们强迫这些试图忘记过去的德国人思考问题,强迫他们回顾30年代的生活以及他们在30年代的生活方式和纳粹兴起间的联系等等。格拉斯通过小说揭示,当时普通德国家庭以及普通德国人实际上和纳粹一样迫害了犹太人。格拉斯的这篇小说对许多德国人来说,起了一种扰乱震动的作用,它重提他们希望忘记的往事,好象是在揭他们的疮疤。

格拉斯1927年生在但泽市的一个下层中产阶级家庭。当时德国的中产阶级大都支持希特勒和纳粹党,少年格拉斯也参加了希特勒青年团。战争结束之前,他刚刚达到当兵的年龄,在德国军队里服了几个月役。

战后不久他经历了一个很重要的转变。他后来在接受BBC采访时回忆说:战后,美国人为了教育战俘中那些十六、七、八岁的年轻人,就带我们到达豪集中营参观,让我们亲眼看看毒气室和集中营,但我们并不相信这些东西。认为那不可能是真的,是美国人搞的花样。可就在这个时候,纽伦堡纳粹战犯审判开始了。我们在收音机里听到德国人自己承认那些都是真的,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冲击。我当时有19岁,但我觉得一下子长大了。

格拉斯在学校学的是雕塑,学生时代还做过爵士乐手。但他最终选择以写作作为自己的终生事业。小说《铁皮鼓》取得成功之后,格拉斯除继续写作外,还投入政治。那么他是否把自己看成一个政治小说家呢?普里斯说:是的,他是这样看自己的。但他同时也努力,避免把政治和艺术混为一谈。因此他的文学作品虽然探讨了当代问题、历史问题、政治问题,但都是从文学的角度、以文学的方式来探讨的。他的作品通过不同的人物,通过不同的叙事人,对各种不同的观点做出判断,但并不刻意传达某种政治信息,

格拉斯在《铁皮鼓》后发表作品都以当代问题为题材。他从60年代初开始写的《猫与鼠》和《狗年月》两本小说,也讲的是纳粹时代的事,和《铁皮鼓》通称为《但泽三部曲》。但1968年发表的《局部麻醉》探讨的是60年代的学生运动,而1977年发表的《鲽鱼》则通过石器时代一条会说话的鲽鱼弗朗德的故事,从女权运动的观点重写历史。

西吉刚刚把小指甲剪从弗朗德上唇的凸起上拔下来,马克西就嚷着要把它扔回到波罗的海的脏水里去。"看它那副凶巴巴的丑样子,肯定不吉利。它的血和人血一样红,咱们要抓的可不是这种东西。它不是鱼,只是模样差不多而已。"马克西说完,弗朗德突然开口了。

它声音不大,就像在和他们闲聊一样,"真是件怪事!"它的口气那么煞有介事,就好像在问"几点了?"或是说"足球联赛是哪个队领先?"

几十年来,戴着半月形眼镜、叼着烟斗的格拉斯是德国文学界和政界的名人。他是一个坦率的人。不管他的意见多有争议,他都不吐不快。比如苏联垮台之后,他曾经强烈反对东西德在1990年的统一。普里斯说:

格拉斯单枪匹马地站出来反对当时的德国总理科尔提出的统一方案。他说,东德人应该保留自己的历史和身份;东西德的婚姻应该是双方平等的,东德人在统一问题上应该有发言权。这些言论为他带来了很多敌人,也消耗了他的很多精力。后来他写了小说《离题太远》,探讨东西德统一对德国人、对欧洲人以及对整个世界的影响。我认为这是在《铁皮鼓》和《鲽鱼》之后格拉斯的第三本长篇佳作。在发表之后也在媒体中引起了抗议风暴。很多人试图从美学的角度把这本书说得一钱不值,但事实上我认为他们抨击这本小说的原因是他们不同意书中反映的政治观点。

大概任何人的作品都不可避免地会受一些人的欢迎,而遭到另外一些人的反对。英国斯旺西大学的霍尔教授说:格拉斯的名声一度有点跌落,我想这是由他想什么就说什么、看见什么就写什么的个性造成的。不过近几年来他的地位再次上升。当然部份原因是他得了诺贝尔奖。其实他早就应该得诺贝尔奖。不过我认为在1999年授予他诺贝尔奖除了是要人们记住他的早期作品的伟大成就,也说明他的这些作品现在仍然切题,他在《但泽三部曲》中探讨的问题在今天的德国依然有意义。

那么,百年之后人们又会怎么看待格拉斯呢?

普里斯说:无疑人们仍然会把他看作一位伟大的德国作家。和同代的许多德国作家不同的是,格拉斯的作品打入了英语世界,打入了法国,打入铁幕后的东欧各国,甚至打入远东地区。这样的成就是20世界下半叶其他任何一个德国作家都望尘莫及的。

 BBC中文网全部内容
  

繁体 简体



专题系列:诺贝尔文学巨匠



布莱尔晤利比亚领袖卡扎菲

台国亲联盟提司法行政验票

日称将强制遣返七保钓者

美国向联大提交武器决议案

克拉克为9.11事件调查作证

联合国报告:中国的新贫困

中国民众抗议日本侵占钓岛

陈水扁称稳定两岸乃新使命
BBC中文网主页 | 返回页首   
联络/荐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语言的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