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網上 網 絡 純文字頁 | 聯絡/薦言 | 疑難解答
BBC 中 文 網
中文網主頁 
中國報道 
英國新聞 
財經消息 
體壇快訊 
英語教學 
科技動態 
英國報摘 
專題報道 
網上論壇 
節目精選 

廣播時間表 

廣播頻率 
新聞五分鐘(普)
網上直播(普)
新聞五分鐘(粵)
時事一周(粵)



 
諾貝爾文學巨匠:尼日利亞劇作家、小說家索因卡 
 

> 詳細報道內容
2004年02月1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42北京時間18:42發表
尼日利亞劇作家、小說家索因卡


索因卡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非洲作家,他的得獎因此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不少人覺得長期以來非洲文化都沒有得到應有的承認,而索因卡獲獎顯然代表了世界文學界對非洲文學的承認,正因為這樣,索因卡獲獎被看作整個非洲的榮譽。

英國劍橋大學非洲研究中心的主任凱森在1986年時還是加納的一名年輕大學生。他清楚地記得索因卡得獎的消息傳來的那個時刻:消息宣佈時整個大學都沸騰起來。我們走到街上歡呼雀躍,鬧了一個半小時。那以後幾天所有人都在談論這件事,即使那些根本不知道索因卡是誰的人也是一樣。

全非洲的榮譽

因為他是尼日利亞人,是非洲作家而且得到了諾貝爾獎。所以人們才會如此激動。事實上非洲各地都出現了類似的激動和歡慶場面。不管你是在什麼地方,都會看到人們慶祝索因卡得獎。從某種意義上說,非洲人認為這是整個非洲的勝利,這也讓其他的非洲作家感到非洲能夠對世界文學做出貢獻。因此所有與跟文化沾一點邊的非洲人都感到歡欣鼓舞。

幾個星期之後索因卡在瑞典諾貝爾頒獎典禮上發表講話說:

北歐和非洲,特別是西非尼日爾河下遊的約魯巴人在瑞典這個十字路上的相遇是不可避免的。我之所以能夠對這個具有重要象徵意義的相遇起到一定的促成作用,是因為一個簡單的事實,我的創作靈感來自奧貢。奧貢是創造之神、破壞之神、詩歌之神。


索因卡

奧貢是生活在尼日利亞西南部地區的約魯巴人所信奉的一個神靈。1934年,索因卡就出生在那一地區。但索因卡家庭背景其實還更複雜。儘管他有不少親屬都信奉約魯巴人的宗教,但他的父母卻都是基督徒,他的母親尤其虔誠。因此索因卡從小就接觸到兩種文化,一個是非洲當地的部落文化,一個則是西方文化。他創作的劇本中就反應出這兩種文化的交匯。索因卡作品的一個重要主題就是傳統和現代化之間的矛盾衝突。年輕的索因卡從英國裡茲大學畢業後,發表了劇本《雄師與寶石》,描寫了把現代生活方式引入傳統鄉村的努力。這出劇的焦點是村裡一個年輕姑娘所處的困境。她必須在兩個男人之間作出選擇,要麼嫁給當地學校的校長,要麼嫁給村裡年邁的頭人巴洛卡,作他的小老婆。

這出劇生動、深刻而且幽默。這從索因卡為演員們寫的舞台指示中就看得出來:巴洛卡躺在床上,全身只穿著一條長及腿肚的寬鬆褲子。房間裝飾華麗,到處鋪滿了獸皮和毯子,牆上掛著武器。還有一台很奇怪的機器。機器上有一根很長的杠桿伸出來。巴洛卡目前最受寵的小老婆正跪在床邊,給丈夫拔腋窩裡的毛。她先用食指在要拔掉的那根毛週圍輕輕地按摩,然後用食指和拇指夾住它往後猛地一扯,把它拔出來。每拔一根,巴洛卡都會輕輕地抽搐一下,"啊"地叫一聲,臉上浮現出極度享受的表情。

不過,索因卡並非喜劇作家。他的作品具有嚴肅的道德目的,以及強烈的政治性。他公開批評尼日利亞等非洲國家的專制政權。倫敦亞非學院的非洲文學講師威爾森-塔戈說:對索因卡來說,沒有任何東西是非政治的。他剛剛開始寫作時,可以選擇與權利階層統一立場,但他卻決定與他們保持距離。比如他的劇本《森林的舞蹈》本來是受委托為慶祝尼日利亞獨立而寫的,但事實上他卻通過這出劇提醒人們在慶祝時也不應該忘記批評。

1965年,索因卡甚至採取了直接行動。他手持玩具槍,闖入一個廣播電台,把一個頌揚政府的錄音帶換成了他自己的批評政府的錄音帶。索因卡在60年代寫的好幾個劇本都帶有很強的政治性。1967年,他由於反政府活動而被監禁一年多,出獄後流亡加納和英國。他對自己在獄中承受的生理以及心理折磨有以下的描寫:

在監獄裡我可以使用以下設備:室外有淋浴,(但從不管用)﹔廁所,只是混凝土板上的一個洞。室內有我睡覺的牢房﹔一個帶蓋子的水桶﹔一個鋁杯子,同時也是飯碗﹔一張鐵床﹔一張毫無彈性的床墊﹔一條毯子﹔一張染成了棕色但洗得很乾淨的床單

現在只有天是開放的,雖然在牆頭的長尖釘和碎玻璃瓶之間,我只能看到餐巾那麼大的一塊天,但那的確是天。我還可以看到另外一個院子,那邊屋頂上棲息著一些兀鷲。還有烏鴉。白蝙蝠是一幅病態的蒼白顏色,唧唧叫著飛來飛去,捕獵食物。但世界已經死了,突然死了。甚至天空也縮了回去,死了。

被活埋嗎?不,那不過是人們會在書上讀到的情節而已。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一個星期又一個星期,一個月又一個月。航標和地標統統消失。現實緩慢而無情地消散。自信心蕩然無存。

只有各種各樣的聲音和我做伴。在有如地下墓穴的監獄裡,這些聲音成為我生存空間的第四維。那些聲音無比清晰,有如響亮的雷聲,令人無法承受。傍晚時分,白蝙蝠的唧唧聲與四面八方的歌聲混合在了一起,唱歌的有基督教徒,有穆斯林,有異教徒以及其他無法分類的人。這些歌聲把我的墓穴變成了一口大鍋,所有的信仰都混雜在了一起,在牆上黑色霉菌的沉澱中和雨水用靈巧的手指編織出的有如綠色天鵝絨般的真菌中,所有響亮聲音被攪拌、被提煉。

被活埋嗎?我必須掙扎沖破我心靈的禁錮。我必須呼吸,深呼吸。

國際人物

1974年,索因卡發表了他最著名、同時也是演出最多的劇本《死亡與國王的侍從》。這出話劇是在約魯巴文化的基礎上創作的。威爾遜*塔戈解釋說:約魯巴文化的世界觀和大多數其他非洲社會區別並不大。這種世界觀對活著的人、死去的人和尚未出生的人之間的關係有著獨特的看法。在這些文化中,活著的人在一切日常活動中都和死去的人和尚未出生的人有這千絲萬縷的聯繫。根據這種世界觀,索因卡提出,活著的人由於和靈魂世界保持關係而不斷地得到補充和更新,兩個世界之間時時都有某種活動發生。

話劇《死亡與國王的侍從》所敘述的故事發生在尼日利亞尚未脫離英國殖民統治的時代。在劇中,非洲本地文化和英國殖民文化發生了尖銳的衝突。當地一個部落的國王死了,遵照當地的約魯巴習俗,負責管理國王馬匹的侍從埃勒辛準備自殺殉葬。英國官員驚訝之餘,想盡一切辦法試圖阻止他。這出話劇在音效和語言上都極為豐富。

即使你不是看到話劇,而只是看到劇本,你也會感受到一種連貫的宗教儀式,這是這出話劇的一個重要特徵。索因卡自己指示話劇導演們說,在這出席中一定要保證觀眾感受到一種宗教儀式正在進行之中,這正是《死亡與國王的侍從》的獨到之處。這出話劇代表了索因卡所謂的"挽歌經驗",它就是為社會的過渡而唱的一首哀歌。

勇士死在戰場上,

游泳者死在水中。

商人死在市場裡,

閑散的人則死在猶豫不決之際。

被出售的刀劍並不鋒利,

漂亮的人才死得漂亮。

只有艾勒辛才能死得最出色

只有艾勒辛,才能做到凡人不可的最出色的死亡

騎師最後風度十足地收回他的馬廄

索因卡掌握多種語言。如果你讀《死亡與國王的侍從》的劇本,就會感受到除了比喻和詞語具有強大的力量外,那哀歌的音樂也具有同樣的力量。這個劇本雖然是用英文寫的,但讀者有時會覺得它是用約魯巴文寫的。

《死亡與國王的侍從》等劇作都反映出索因卡的觀點,他認為個人可以通過行動改造社會。而馬克思主義則認為單靠個人的力量是不行的,改變社會需要更為強大的力量。劍橋大學非洲研究中心主任凱森認為,這給索因卡招來不少批評。

70年代中期和80年代初期,索因卡受到左派的很多批評。馬克思主義者認為由個人承擔重要社會責任是過份的個人主義、是資產階級的看法。不過很明顯的一點是,即使如此解釋索因卡的作品,仍然沒有人能夠否認他是一個勇敢的人,從不畏懼為了信念而冒險。總的說來,他是一個言行一致的人。

索因卡不只是一位劇作家。他的三捲本自傳《在阿凱的童年時光》被公認為是經典著作。他同時還是一位多產的詩人。他的政治信念和活動導致他長期流亡國外。他多年旅居英國和美國,在美國大學擔任過教授。他的意見不但在非洲,在世界其他地方也受到尊重。凱森說:

索因卡絕不止是一個尼日利亞人或是非洲人,他是一個國際人物。他到過世界的很多地方,有著驚人的充沛精力。他仍然關注尼日利亞,關注尼日利亞政治,但他更是一位國際人物。比如他也就巴勒斯坦問題發表過文章。不管他在那裡發現不公正,都要發表意見。

 BBC中文網全部內容
  

繁體 簡體



專題系列:諾貝爾文學巨匠



布萊爾晤利比亞領袖卡扎菲

台國親聯盟提司法行政驗票

日稱將強制遣返七保釣者

美國向聯大提交武器決議案

克拉克為9.11事件調查作證

聯合國報告:中國的新貧困

中國民眾抗議日本侵佔釣島

陳水扁稱穩定兩岸乃新使命
返回BBC中文網主頁 | 返回頁首   
聯絡/薦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語言的新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