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網上 網 絡 純文字頁 | 聯絡/薦言 | 疑難解答
BBC 中 文 網
中文網主頁 
中國報道 
英國新聞 
財經消息 
體壇快訊 
英語教學 
科技動態 
英國報摘 
專題報道 
網上論壇 
節目精選 

廣播時間表 

廣播頻率 
新聞五分鐘(普)
網上直播(普)
新聞五分鐘(粵)
時事一周(粵)



 
諾貝爾文學巨匠:智利詩人聶魯達 
 

> 詳細報道內容
2004年01月06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19北京時間20:19發表
智利詩人聶魯達


197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智利浪漫派詩人聶魯達。

1924年,20歲的聶魯達發表了詩集《二十首情詩和一支絕望的歌》: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傷心的詩,

比如寫下:"夜空布滿了星辰,

發藍的群星在遠方抖顫。"

夜間的風在空中盤旋,歌唱。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傷心的詩。

我愛過她,有時她也愛過我。

2004年是聶魯達誕辰100周年,費恩施坦為此寫了一本聶魯達傳。

這本詩集在智利反響狂熱。這些詩顯然觸動了戀愛中的青少年,它們還被翻譯成世界上所有語言。到1961年時就已經賣了一百萬冊。這種銷量對於詩集來說是非常驚人的。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傷心的詩。

想想我沒有了她,失去她我會難過。

我聽到夜空無邊無際,沒有她更加漫長。

詩歌落到心田猶如露水落到草原。

我的愛留不住她又何妨。

夜空滿是星光,她已不在我身旁。

隨聲附和

聶魯達本人並不喜歡這些早期作品,他認為這些詩代表了自私孤獨、憂慮,這都是他後來所反對的。他後來認為詩歌不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個人問題上,而是應該有改善人們的能力。他想迴避這本詩集,但讀者不肯放過他。只要他出席朗讀會,人們都齊聲要求他朗誦以"今夜我可以寫出最悲傷的詩"開頭的那首詩。他只能滿足他們的要求。

聶魯達的一生是由戲劇、政治、熱情以及大量的詩歌組成的不平凡的一生。倫敦大學學院的威爾遜教授說: 西班牙文的聶魯達全集剛剛出版,一共有四千五百多頁,真是洋洋大觀。他被稱為詩歌的畢加索。和畢加索一樣,他也喜歡創新,從來不老調重彈。不過同時他的所有作品都具有一種整體感。他一直注重聲音,注重詩的朗讀。他堅信詩不是寫在紙上給人看的,詩必須要朗讀出來,必須接近那些平常不讀詩的人。只要你聽過他朗誦自己的詩,以後再讀他作品時就會在腦海中聽到他的聲音。

這是聶魯達在朗讀自己的詩作。聶魯達1904年出生在智利南部。他才只有一個月大時就失去了母親。他的父親是一名鐵道工人。帕布羅﹒聶魯達也並不是他的真名。

我14歲的時候,父親老是因為我搞文學而責備我。他不希望自己的兒子當什麼詩人。我開始出版詩的時候,為了不讓父親知道,我想另外找一個名字。聶魯達是個捷克名字,是我在雜誌上看到的。我當時根本不知道他是一位深受捷克人民喜愛的作家,不知道在捷克布拉格有他的紀念碑。

聶魯達在二十多歲進入智利外交部工作,在緬甸、錫蘭,就是後來的斯里蘭卡、爪哇、新加坡、阿根廷、西班牙等許多國家作領事。他多年居住在國外,但是對智利始終懷著深厚的依戀之情。

費恩施坦說:在拉丁美洲,兩類詩人間一場很激烈的辯論。一類詩人是樹,扎根於自己的土地,另一類詩人是鳥,四處飛翔。聶魯達既是樹也是鳥。他熱愛祖國,但他也靜不下來,所以去過世界的許多地方。

我的詩和我的生活就像美洲的一條河流,它發源於智利南部山區,川流不息,奔向大海。我的詩從不拒絕任何東西,帶著力所能及一切奔騰向前。我的詩接受激情、謎團,進入人的內心深處……我得了很多獎勵,它們就像蝴蝶的生命一樣短促,像花粉一樣隨風而散。我得到的一個更大的獎勵,它受到一些人的嘲笑,但其實沒有多少人能夠獲得它。這個獎勵就是,經歷了艱苦的學徒時期,經過長時間的研究,征服了文字的迷宮之後,我成了人民的詩人。

倫敦大學學院的威爾遜教授:我看到兩個聶魯達,一個是貧窮的、勞工階級的聶魯達。他作為詩人的頭三十年是反對所有體制的叛逆者,他同時也是一個浪漫主義者,相信親身經驗。他在印尼、緬甸等遠東國家呆了五年,發展出一套十分個性化的寫作風格。可是西班牙內戰改變了一切。

左派詩人

他這時決定他要為人民寫作,別忘了他是工人階級出身。他開始按照智利共產黨的命令辦事。他在1945年加入了智利共產黨。他從來不是一個知識分子,因此當然也就不是馬克思主義知識分子。他是一個通過詩、感情和感覺思考問題的人。因此加入共產黨並沒有改變他的寫作風格,但改變了他所針對的讀者。因此人們看到兩個聶魯達。一個為人保留,很難相處,另一個則是隨和而幽默的感覺論者。兩個聶魯達在體形上也不同。他年輕的時候很瘦,隨著名氣的增大,他變得越來越胖,後來甚至還出版了一本食譜。第二個聶魯達比第一個快活得多。聶魯達的不同尋常之處就在於他是一個快樂詩人

《詩歌總集》是聶魯達的代表作。他從40年代就開始這部詩集的寫作。費恩施坦說: 這本詩集不同尋常,尤其是其中很多詩都是他在躲避智利政府追捕的時候寫的。他在聖地亞哥東躲西藏,有時接到消息說警察要來,他半夜就得起來轉移。1949年他還騎著馬跨過安第斯山逃亡,簡直就像好萊塢電影。就在這個時期,他寫了這本關於整個美洲大陸的詩集。他把手稿藏在一隻胳膊底下,另一隻胳膊下挾著一瓶威士忌,逃到安第斯山的另一側去,他兩次從馬上摔下來。這本詩集在1951年分別在墨西哥和智利秘密出版,書中充滿了最美妙的抒情詩。詩集也表露了他對智利當局對他迫害的不滿,對智利總統治理國家手段的不滿。有寫給他的第二個妻子的優美情詩。他語言的豐富多采在20世紀的詩人中是無人能及的。

啊,祖國,我的祖國,我把鮮血還給你 但我懇求你,如同嬰兒對著 母親啼哭 歡迎 這失明的吉他 這迷失的眉毛 我曾去為您的土地尋找兒童 我曾去以你雪白的名字擁抱絕望的人 我曾去以你純潔的木材建造家園 我曾去把你的星辰帶給受傷的英雄。

50年代聶魯達為國際知名的左翼人士,他訪問過蘇聯和中國。蘇聯入侵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之後,很多假如了共產黨的作家和知識分子都改變了立場,認為蘇聯是一個不顧人權的警察國家。但聶魯達沒有退出共產黨。他因此而受到尖銳的批評。

威爾遜教授說:在拉丁美洲,加入共產主義就解決了所有的歸屬問題。入了黨,他就有了一個立場、一個職務、一項工作,使他能夠在一個組織內,繼續他個人對體制和布爾喬亞的反叛。他努力工作,希望改變智利,希望拉丁美洲統一成為一個國家。同時加入共產黨還解決了感情問題。聶魯達不是個知識分子,因此並不對蘇聯的行動提出疑問。他事實上毫無反應。當然,他內心裡可能有想法,但並沒有表露出來。他瞭解都發生了什麼,但他認為自己應該和組織保持團結一致。包括聶魯達在內的很多智利人認為,智利共產黨必須組織起來,必須保持力量。1970年智利共產黨提名聶魯達為總統候選人。可見他在共產黨內已上升到了頂層。

聶魯達的政治活動,特別是他沒有對斯大林主義暴行提出批評的現實,可能是60年代他沒有獲得諾貝爾獎的原因。他最後在1971年67歲的時候被授予諾貝爾文學獎。聶魯達在得獎兩年後去世。他去世的幾天前,他的朋友、智利共產黨領袖阿連德在軍事政變中被推翻並被打死。聶魯達的家也被搜查破壞。

聶魯達去世後,人們創作了不少歌曲紀念他。三十年後的今天,他仍然是拉丁美洲詩人中最受人喜愛的一個。

費恩施坦說:我認為,作為作家,聶魯達現在和以往一樣重要。當然不是因為他的政治信念,而是因為他對生命的熱愛。他對生命的激情在今天和以往一樣重要,甚至如今我們更需要這種激情。我們今天尤其需要他對生活抱有的那種熱情。他的詩裡洋溢著歡欣鼓舞、洋溢著他在生命的每一個時刻都在追尋樂趣的活力。他的詩篇具有的那種純粹的美使他今天依然活在人們的心裡。

街上滿是西紅柿, 中午,夏天,光線像西紅柿一樣被切成兩半, 汁水流得滿街都是, 仲夏十二月,不受影響,西紅柿侵入廚房, 它在中午進來,輕鬆地佔據案板 在玻璃杯、牛油碟子和藍色鹽瓶之間 它發出自己的光芒,如同仁慈的君主 不幸的是,我們必須殺害它 刀子陷入活生生的肉體 紅色的內臟像一輪冰涼的太陽 深奧、無窮無盡、生活在智利的沙拉中

 BBC中文網全部內容
  

繁體 簡體



專題系列:諾貝爾文學巨匠



布萊爾晤利比亞領袖卡扎菲

台國親聯盟提司法行政驗票

日稱將強制遣返七保釣者

美國向聯大提交武器決議案

克拉克為9.11事件調查作證

聯合國報告:中國的新貧困

中國民眾抗議日本侵佔釣島

陳水扁稱穩定兩岸乃新使命
返回BBC中文網主頁 | 返回頁首   
聯絡/薦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語言的新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