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网 上 网 络 纯文字页 | 联络/荐言 | 疑难解答
BBC 中 文 网
中文网主页 
中国报道 
英国新闻 
财经消息 
体坛快讯 
英语教学 
科技动态 
英国报摘 
专题报道 
网上论坛 
节目精选 

广播时间表 

广播频率 
新闻五分钟(普)
网上直播(普)
新闻五分钟(粤)
时事一周(粤)



 
诺贝尔文学巨匠:智利诗人聂鲁达 
 

> 详细报道内容
2004年01月06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19北京时间20:19发表
智利诗人聂鲁达


197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智利浪漫派诗人聂鲁达。

1924年,20岁的聂鲁达发表了诗集《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

比如写下:"夜空布满了星辰,

发蓝的群星在远方抖颤。"

夜间的风在空中盘旋,歌唱。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

我爱过她,有时她也爱过我。

2004年是聂鲁达诞辰100周年,费恩施坦为此写了一本聂鲁达传。

这本诗集在智利反响狂热。这些诗显然触动了恋爱中的青少年,它们还被翻译成世界上所有语言。到1961年时就已经卖了一百万册。这种销量对于诗集来说是非常惊人的。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伤心的诗。

想想我没有了她,失去她我会难过。

我听到夜空无边无际,没有她更加漫长。

诗歌落到心田犹如露水落到草原。

我的爱留不住她又何妨。

夜空满是星光,她已不在我身旁。

随声附和

聂鲁达本人并不喜欢这些早期作品,他认为这些诗代表了自私孤独、忧虑,这都是他后来所反对的。他后来认为诗歌不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个人问题上,而是应该有改善人们的能力。他想回避这本诗集,但读者不肯放过他。只要他出席朗读会,人们都齐声要求他朗诵以"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伤的诗"开头的那首诗。他只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聂鲁达的一生是由戏剧、政治、热情以及大量的诗歌组成的不平凡的一生。伦敦大学学院的威尔逊教授说: 西班牙文的聂鲁达全集刚刚出版,一共有四千五百多页,真是洋洋大观。他被称为诗歌的毕加索。和毕加索一样,他也喜欢创新,从来不老调重弹。不过同时他的所有作品都具有一种整体感。他一直注重声音,注重诗的朗读。他坚信诗不是写在纸上给人看的,诗必须要朗读出来,必须接近那些平常不读诗的人。只要你听过他朗诵自己的诗,以后再读他作品时就会在脑海中听到他的声音。

这是聂鲁达在朗读自己的诗作。聂鲁达1904年出生在智利南部。他才只有一个月大时就失去了母亲。他的父亲是一名铁道工人。帕布罗·聂鲁达也并不是他的真名。

我14岁的时候,父亲老是因为我搞文学而责备我。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当什么诗人。我开始出版诗的时候,为了不让父亲知道,我想另外找一个名字。聂鲁达是个捷克名字,是我在杂志上看到的。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他是一位深受捷克人民喜爱的作家,不知道在捷克布拉格有他的纪念碑。

聂鲁达在二十多岁进入智利外交部工作,在缅甸、锡兰,就是后来的斯里兰卡、爪哇、新加坡、阿根廷、西班牙等许多国家作领事。他多年居住在国外,但是对智利始终怀着深厚的依恋之情。

费恩施坦说:在拉丁美洲,两类诗人间一场很激烈的辩论。一类诗人是树,扎根于自己的土地,另一类诗人是鸟,四处飞翔。聂鲁达既是树也是鸟。他热爱祖国,但他也静不下来,所以去过世界的许多地方。

我的诗和我的生活就象美洲的一条河流,它发源于智利南部山区,川流不息,奔向大海。我的诗从不拒绝任何东西,带着力所能及一切奔腾向前。我的诗接受激情、谜团,进入人的内心深处……我得了很多奖励,它们就象蝴蝶的生命一样短促,象花粉一样随风而散。我得到的一个更大的奖励,它受到一些人的嘲笑,但其实没有多少人能够获得它。这个奖励就是,经历了艰苦的学徒时期,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征服了文字的迷宫之后,我成了人民的诗人。

伦敦大学学院的威尔逊教授:我看到两个聂鲁达,一个是贫穷的、劳工阶级的聂鲁达。他作为诗人的头三十年是反对所有体制的叛逆者,他同时也是一个浪漫主义者,相信亲身经验。他在印尼、缅甸等远东国家呆了五年,发展出一套十分个性化的写作风格。可是西班牙内战改变了一切。

左派诗人

他这时决定他要为人民写作,别忘了他是工人阶级出身。他开始按照智利共产党的命令办事。他在1945年加入了智利共产党。他从来不是一个知识分子,因此当然也就不是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他是一个通过诗、感情和感觉思考问题的人。因此加入共产党并没有改变他的写作风格,但改变了他所针对的读者。因此人们看到两个聂鲁达。一个为人保留,很难相处,另一个则是随和而幽默的感觉论者。两个聂鲁达在体形上也不同。他年轻的时候很瘦,随着名气的增大,他变得越来越胖,后来甚至还出版了一本食谱。第二个聂鲁达比第一个快活得多。聂鲁达的不同寻常之处就在于他是一个快乐诗人

《诗歌总集》是聂鲁达的代表作。他从40年代就开始这部诗集的写作。费恩施坦说: 这本诗集不同寻常,尤其是其中很多诗都是他在躲避智利政府追捕的时候写的。他在圣地亚哥东躲西藏,有时接到消息说警察要来,他半夜就得起来转移。1949年他还骑着马跨过安第斯山逃亡,简直就像好莱坞电影。就在这个时期,他写了这本关于整个美洲大陆的诗集。他把手稿藏在一只胳膊底下,另一只胳膊下挟着一瓶威士忌,逃到安第斯山的另一侧去,他两次从马上摔下来。这本诗集在1951年分别在墨西哥和智利秘密出版,书中充满了最美妙的抒情诗。诗集也表露了他对智利当局对他迫害的不满,对智利总统治理国家手段的不满。有写给他的第二个妻子的优美情诗。他语言的丰富多采在20世纪的诗人中是无人能及的。

啊,祖国,我的祖国,我把鲜血还给你 但我恳求你,如同婴儿对着 母亲啼哭 欢迎 这失明的吉他 这迷失的眉毛 我曾去为您的土地寻找儿童 我曾去以你雪白的名字拥抱绝望的人 我曾去以你纯洁的木材建造家园 我曾去把你的星辰带给受伤的英雄。

50年代聂鲁达为国际知名的左翼人士,他访问过苏联和中国。苏联入侵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之后,很多假如了共产党的作家和知识分子都改变了立场,认为苏联是一个不顾人权的警察国家。但聂鲁达没有退出共产党。他因此而受到尖锐的批评。

威尔逊教授说:在拉丁美洲,加入共产主义就解决了所有的归属问题。入了党,他就有了一个立场、一个职务、一项工作,使他能够在一个组织内,继续他个人对体制和布尔乔亚的反叛。他努力工作,希望改变智利,希望拉丁美洲统一成为一个国家。同时加入共产党还解决了感情问题。聂鲁达不是个知识分子,因此并不对苏联的行动提出疑问。他事实上毫无反应。当然,他内心里可能有想法,但并没有表露出来。他了解都发生了什么,但他认为自己应该和组织保持团结一致。包括聂鲁达在内的很多智利人认为,智利共产党必须组织起来,必须保持力量。1970年智利共产党提名聂鲁达为总统候选人。可见他在共产党内已上升到了顶层。

聂鲁达的政治活动,特别是他没有对斯大林主义暴行提出批评的现实,可能是60年代他没有获得诺贝尔奖的原因。他最后在1971年67岁的时候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聂鲁达在得奖两年后去世。他去世的几天前,他的朋友、智利共产党领袖阿连德在军事政变中被推翻并被打死。聂鲁达的家也被搜查破坏。

聂鲁达去世后,人们创作了不少歌曲纪念他。三十年后的今天,他仍然是拉丁美洲诗人中最受人喜爱的一个。

费恩施坦说:我认为,作为作家,聂鲁达现在和以往一样重要。当然不是因为他的政治信念,而是因为他对生命的热爱。他对生命的激情在今天和以往一样重要,甚至如今我们更需要这种激情。我们今天尤其需要他对生活抱有的那种热情。他的诗里洋溢着欢欣鼓舞、洋溢着他在生命的每一个时刻都在追寻乐趣的活力。他的诗篇具有的那种纯粹的美使他今天依然活在人们的心里。

街上满是西红柿, 中午,夏天,光线象西红柿一样被切成两半, 汁水流得满街都是, 仲夏十二月,不受影响,西红柿侵入厨房, 它在中午进来,轻松地占据案板 在玻璃杯、牛油碟子和蓝色盐瓶之间 它发出自己的光芒,如同仁慈的君主 不幸的是,我们必须杀害它 刀子陷入活生生的肉体 红色的内脏象一轮冰凉的太阳 深奥、无穷无尽、生活在智利的沙拉中

 BBC中文网全部内容
  

繁体 简体



专题系列:诺贝尔文学巨匠



布莱尔晤利比亚领袖卡扎菲

台国亲联盟提司法行政验票

日称将强制遣返七保钓者

美国向联大提交武器决议案

克拉克为9.11事件调查作证

联合国报告:中国的新贫困

中国民众抗议日本侵占钓岛

陈水扁称稳定两岸乃新使命
BBC中文网主页 | 返回页首   
联络/荐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语言的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