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9年09月1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1:26北京時間 19:26發表
尼日利亞叛軍繳械的背後
記者來鴻
BBC記者卡羅琳﹒達菲爾德

博伊洛夫將軍
博伊洛夫將軍認為當地人民應該能夠公平的分享到石油的財富。
尼日利亞主要反叛組織"尼日爾河三角洲解放運動"一個分支近1000名武裝人員向政府交出武器,接受聯邦政府特赦政策。但是BBC記者卡羅琳﹒達菲爾德發現,如果政府不能落實發展當地經濟的承諾,和平很難維持。

"我的名字叫埃比卡博韋﹒維克托﹒本,是阿卡的" 博伊洛夫將軍。"

說話的男子頭戴棒球帽,身穿馬球衫,因此他的話聽上去有些奇怪。

他坐在一個乳白色的路易十六沙發上。

"你想喝喜力啤酒嗎?"他問道。

這位叛軍指揮官在政府賓館裡獲得了一個豪華房間,裡面擺放的鏡子、大理石桌子和鍍金椅子都是光亮照人。

"我們必須給和平提供一個機會。我們將遵守我們這一邊的諾言,"他又補充了一句,隨手將煙灰彈在啤酒罐裡。

這位自封的博伊洛夫將軍在尼日爾河三角洲地區領導著一支數千人的叛軍隊伍,這些年輕人對他很效忠。

他擅長游擊戰術,曾親自指揮對石油公司和政府軍發動致命攻擊。但是今天,他命令手下的士兵交出武器。從表面上看,他確實說到做到了。

生鏽的武器

當地的天氣很熱。我和一大群支持叛軍年輕人站在當地政府總部大樓外面,等候博伊洛夫將軍到來。這些支持者互相推搡著,又是唱歌跳舞,又是大聲喊叫。

廣場中間擺放著一排排的武器,就像火柴棍一樣擺在那裡,旁邊還擺著一艘小炮艇。

反叛組織的一個分支向政府交出的武器
反叛組織的一個分支向政府交出武器接受聯邦政府特赦政策。

記者們惦著腳尖在火箭筒,步槍和AK47衝鋒槍之間走著。

這些武器中有許多已經生鏽,士兵們肯定不想用這樣的武器與政府軍交戰,但是人群中充滿了歡樂的氣氛。

博伊洛夫走了出來表示,尼日爾河三角洲的人民將要求政府落實在發展和就業方面作出的承諾。

他伸出手臂搭在州長發肩膀上,兩人一起發出歡呼。

但是在我的身後有兩個男孩子在說話。

"他們兩人的關係緊密嗎?"一個男孩問道。"就像彩虹與雨水那樣緊密,"另一個男孩回答說。

貧窮與政治

這就是尼日爾河三角洲形勢的關鍵所在。反叛武裝活動總是與權力密切相關的。

反叛武裝活動的根源在於當地社區反抗貧窮,反抗石油工業造成的污染。

石油管道
石油管道穿過尼日爾河三角洲的村鎮。

其實,這些村鎮一無所有。一個村莊要是有一條像樣的公路,那就非常幸運了。

如果你想找到工作,你只能在路邊上出售手機充值卡、賣水和香蕉。

造成這種局面,政界領導人負有部分責任。他們雇佣年輕人當打手,並向他們提供武器,讓他們去破壞選舉。但是後來,這些年輕人把槍口轉向政界領導人。

他們許多人甚至從地方政府拿工資,還恐嚇政界領導人,要求為他們的親朋好友提供就業機會,並向石油工業發動襲擊。

但是真正的大錢來自綁架活動以及通過破壞輸油管去偷油。

而且所有的人都參與這樣的骯髒交易。

腐敗官員、腐敗政界領導人、腐敗的軍官都在為裝滿贓物的船隻離開軍事管區大開方便之門。

三角洲地區的老戰士私下裡議論說:"所謂的鬥爭已經不復存在,現在只有罪犯,政治和利潤"。

但是對於那些站在那裡觀看收繳武器現場的反叛武裝的年輕人來說,這些利潤實在是太遙遠了。

其中一個男孩介紹他自己是" 埃曼紐爾同志"。

"我的口袋裡沒有一分錢,"他說。

"我是尼日爾河三角洲的兒子,我現在找不到任何工作。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是真實的。我們相信聯邦政府,但是這是最後一次。"

"我希望找到一份工作。我希望有一個女朋友。你看我像那種不能工作的人嗎?"

這個男孩的雙腳上都是傷,嘴裡掉了幾顆牙,他看上去年齡顯得很大。

其實,他才二十多歲。很明顯,反叛活動獲得的利潤並沒有使這些男孩受益。

內部分裂

你如何來稱呼一名退休的自封將軍呢?

你是否真正退休了?我感到很奇怪。

這些生鏽的槍支和發霉的迷彩服是否是真正的武器裝備?真正的武器是否仍然在反叛分子的手中?

我和這位反叛指揮官坐在路易十六的沙發上,他身上不同口袋裡都裝著手機,響起的鈴聲很煩人。

在尼日利亞的每一位大人物都帶著好幾個手機。

很明顯,有許多人都想同時與博伊洛夫通電話。

"什麼事?他們打算說什麼?稍等,"博伊洛夫提高了嗓門,開始對著另一個手機講話。

從他交談的只言片語裡可以判斷出,這是個壞消息。

我後來聽說,博伊洛夫的組織內部有一個派別對他表示譴責。

這個派別公開指責他在交出武器問題上弄虛作假,他們表示將繼續開展武裝鬥爭。

稍早,我曾問過博伊洛夫交出武器是否是真實舉動。

他盯著我的眼睛。

"我交出了我的所有武器彈藥,"他說。"一顆子彈都沒有留下。"

"你現在還沒有得到發展項目,就業機會,以及所有你想得到的東。那麼,你為什麼首先把武器交出去呢?"我問他。

"我們已經得到了承諾。政府已經做出了承諾。我們將要求政府遵守諾言。"

"政府如果不遵守他們的諾言怎麼辦?"我追問道。

他看著我,眼睛一動不動。

"如果是那樣的話,尼日爾河三角洲的神就會回來,"他說,"這些神將報復政府,為我們去戰鬥。"



簡體

有關報導
石油是尼日利亞的禍根
2009年01月29日 |  國際新聞
尼日利亞政府軍攻擊伊斯蘭極端組織
2009年07月28日 |  國際新聞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