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9年08月2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40北京時間 20:40發表
戰爭和專制給波蘭留下的傷痕
記者來鴻
BBC記者 尼克﹒海厄姆

在上世紀,波蘭遭受納粹德國和共產黨獨裁統治,生命財產損失巨大。幾十年之後,仍然有一些受害者和他們的家人決心繼續向當局尋求索賠。BBC記者尼克﹒海厄姆在波蘭古城克拉科夫採訪了這樣一位女士以及她的索賠經歷:

尤金尼烏斯﹒瓦涅克
尤金尼烏斯﹒瓦涅克照看這包貴重銀制餐具66年
1942年9月,納粹德國的軍隊推進到波蘭東南部的烏斯特裡斯基-多爾尼村。

尤金尼烏斯﹒瓦涅克對於那一天仍然記憶猶新。納粹士兵將村裡所有的猶太人趕到一起,命令他們交出家裡的貴重物品。瓦涅克在街頭看到兩名婦女因拒絕服從命令被開槍打死。

後來,他的猶太鄰居海拉走過來,將一小包裹塞到他的手裡。這是幾把銀制餐具,用一塊台布裹著。

瓦涅克是與海拉以及她的兄弟姐妹一起長大的。他們的父親 莫什?法蘭克爾是當地富翁,還開辦了一個煉油廠。

瓦涅克後來在克拉科夫從事美術教師的工作。但是在1939年,他患上了肺炎,不得不回家鄉烏斯特裡斯基養病。

當納粹德國與蘇聯將波蘭瓜分成兩個佔領區的時候,瓦涅克仍然住在那裡。他們夫婦二人發現自己被困在村子裡。

海拉被德軍抓走後,瓦涅克將海拉留下的餐具用報紙包好,埋在花園裡。就這樣3年過去了。

到了1946年,瓦涅克帶著這包銀制餐具返回克拉科夫。

物歸原主

迪奇
迪奇一直在努力使當局能夠償還她家族的其他財產

也許故事講到這裡也就結束了。但是在去年,一位鄰居在報紙上讀到一個關於英國女士露絲o迪奇威脅要起訴波蘭政府的報道。

迪奇要求波蘭政府在一個叫烏斯特裡斯基-多爾尼村償還 法蘭克爾家族的財產。

去年9月,迪奇訪問了當時101歲的老人瓦涅克。海拉是迪奇的姑姑。

瓦涅克講述了海拉的故事,並把這些餐具和台布留下來。

當時拍攝的照片顯示,瓦涅克在自己公寓裡坐在沙發上,身體很虛弱,很消瘦。此外還留下了他的錄音。由於年老體衰,感情激動,他的聲音聽上去有些顫抖。

瓦涅克隨後去世。但是本月初,迪奇返回克拉科夫,到她的朋友、著名歷史學家諾曼?戴維斯的家裡去取回這套餐具。

這套餐具一共有16件,其中大多數是用來吃蛋糕和水果的小餐刀和叉子,此外還有一把較大的雙齒叉子和一個脫落的刀把。 迪奇表示,這是唯一她和那些死去的親人所能撫摸的物品,因此這些物品具有很大的象徵意義。

迪奇一直在努力使當局能夠償還她家族的其他財產,或者對過去的損失作出賠償,但是目前看來,她所作出的努力不太可能有可喜的結果。

法律草案

地圖

目前,波蘭還沒有對納粹德國佔領和共產黨國有化期間沒收的私人財產進行賠償的法律。

歷史學家諾曼?戴維斯說,在那兩個時期,波蘭有上千萬人遭到屠殺、驅逐、遷移和重新安置,有幾百萬人失去了財產。

這些人當中也包括他的妻子瑪麗亞。當1944年蘇聯紅軍不斷向前推進時,瑪麗亞的父母放棄了在烏克蘭的房產。

夫婦二人逃到克拉科夫城外的一個小鎮,臨時在一座空房子裡躲避起來。瑪麗亞就是在這所房子裡出生的。瑪麗亞說,那所房子很可能屬於在種族大屠殺中被驅逐的猶太人。

諾曼?戴維斯說,這個問題涉及的範圍巨大。一年前估算的賠償金額就超過80億美元。這已經足以使歷屆波蘭政府感到害怕了。

波蘭曾經起草過幾個賠償法案,但是都沒有實行過。更重要的一點是,許多波蘭的年輕人認為,政府不能用他們繳納的稅款去為前幾代人所犯的錯誤作出賠償。

但是迪奇不能接受這種觀點。

她表示,那種認為所有的波蘭人都是受害者的觀點並不能免除國家的責任,而且其他國家也都積極承擔這樣的責任。

既然德國、奧地利、匈牙利、立陶宛以及其他許多國家都能做出了賠償,為什麼波蘭不能做?迪奇表示,人們並沒有要求全面的賠償。

最新的法律草案規定在今後15年期間對損失財產的價值作出20%的賠償。

迪奇說,作出20%的賠償也許比較合理。

但是她表示,這些索賠者現在都90多歲了,要在今後15年對他們作出賠償,這簡直是對他們的侮辱。

簡體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