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9年03月16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3:14北京時間 21:14發表
噶瑪巴專訪文字摘錄和錄音
沈平
BBC中文部記者

十七世噶瑪巴
十七世噶瑪巴:希望能去台灣走一走

我在達蘭薩拉附近、十七世噶瑪巴的駐錫寺專訪了這位24歲的年輕藏傳佛教領袖。

他在到達印度後,漢語水平有長足的進展,目前已經可以用普通話向信徒講經,因此我們訪談也從學習漢語開始。

整個訪問歷時半個多小時,以下經整理後摘要:

問:你的中文是哪裡學的?

答:在西藏時只學到小學五年級,來到印度後自學,沒有老師,主要透過跟人談話。可能是對這個文化蠻有感覺,很特殊一種感情。

問:就是說你覺得中華文化很特別?

答:對。我以前在西藏時還沒有那麼強烈的感覺,但是到了這裡之後,好像覺得自己以前是漢人一樣。

問:聽說你最近還開始學習日語,是嗎?

答:學了一點點,還學了韓語。

問:你對學習語言是不是特別有興趣?

答:來這裡的客人來自世界各地,語言上的溝通,比較困難。比如韓國人和日本人對外語的掌握能力沒那麼強,很難表達出自己的思想。所以我想學他們的語言,以便與他們很好地溝通。

問:每天時間怎麼分配?

答:有時候只能睡幾個小時。晚上一人靜下來的時候可以做一點自己的事情,比如寫寫詩,主要寫藏語,偶爾也寫點漢語,還有做點翻譯。

問:1999年底之所以離開楚布寺,是你自己想了很久的決定,還是受到別人的影響?

答:沒有想很久,大概構思了幾個月到一年,最終的決定主要是自己下的,如果我不決定的話,沒有人敢替我作決定。

問:在你離開西藏之前,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中三個教派的領袖都已經在印度,可不可以說你的出走印度也是一個必然的事情?

答:這個是兩回事,不能說他們在印度,我就要來。身為一個教派的領袖,我應該去把這個傳承延續下去,而這些傳承的上師都在印度。

另一個原因,我們有一個擔憂是,(如果留在西藏的話)等我18歲成年後,國家、中國政府可能會給我個政治上的地位(記者插話:比如人大副委員長或者政協副主席),或者像班禪大師那樣,慢慢要說一些對達賴喇嘛尊者的壞話,或者在西藏民族問題上可能要說一些中國想要說的話。

另外,我從小就接觸很多外國人,因此很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世界是怎樣的,無奈在楚布寺的時候,連到西藏其它地方的自由都沒有。很多外國的朋友每次都邀請我 去他們國家看看,所以最後終於下定決。

問:我這裡有一份新華社2004年5月發表的新聞,上面引述你離開楚布寺時留下的信,表示"不是背叛國家"你有寫這封信嗎?

答:有。是我自己寫的,我也強調了不是背判國家,更不是說我是藏族、要跟漢族分裂。

問:新華社的這篇報道引述楚布寺的老喇嘛說"非常期待你早日回去",這也可以說是代表政府的意思,那麼你打算回去嗎?

答:目前西藏和中方關係不太好,從去年3。14事件後都變了……現在的情況有點亂……每一個西藏人都希望有一天能夠回到自己的故鄉,所以我也很期待著一天。

問:你是目前唯一一個同時得到達賴喇嘛和中國官方認定的主要藏傳佛教領袖,而你又能夠講流利的漢語,你有沒有想過當兩者之間的橋梁?

答:我還沒有想到過一定要做什麼橋梁,但是我也很希望中國和西藏的政治問題能夠盡快的和平解決,因為這對西藏的未來很有幫助,對於中國成為一個大國,也有利。如果有這個機會,我願意去做自己能夠做的事情。

問:達賴喇嘛說過,他對中國政府的信心越來越弱,但對中國民眾和全球華人依然懷有很大期望,他也希望能夠再訪問台灣。你是否也會更多的接觸華人,想不想去台灣呢?

答:台灣對我來說蠻有意義的,因為很多台灣人都認識我,可以說很親切,我也很期盼可以去看他們。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從小就對漢人非常有好感。

問:喜歡看華人電影,比如成龍的電影嗎?

答:我生長在"解放西藏"之後的中國,因此從小就有機會看很多中國的電影,當然也包括成龍的電影。

問:近來很多媒體都猜測說,一旦達賴喇嘛圓寂的話,你可能會成為流亡藏人的精神領袖,或者至少在15世達賴喇嘛轉世靈童成年之前,擔任攝政。雖然你也多次重申對政治不感興趣,但是由於你是四大教派中最年輕的,你是否也想到自己無可避免地可能會承擔起這個責任?

答:現在西藏流亡政府已經民主化,所以我覺得不一定要按照傳統的規矩,一個大喇嘛接一個大喇嘛。

問:有沒有擔心過,一旦現在的達賴喇嘛圓寂後,會出現兩個15世達賴喇嘛(一個由北京認定,一個由達蘭薩拉認定)?

答:未來的事情誰也無法料到,達賴喇嘛可能會任命一個攝政,也許那就會減少這方面的問題。

問:那這個攝政有沒有可能是你呢?

答:我也不知道,我希望能夠有更多有能力的人(參與競爭),有更多的選擇。

問:你覺得你有這個能力嗎?你準備好了嗎?

十七世噶瑪巴
噶瑪巴: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對雙方有利

答:我沒有怎麼準備。我帶著平常心,想做一個普通的精神領袖。當然我有責任幫助西藏民族,但是不一定要做一個這麼顯要的人物。

問:你來印度已經快十年了,最開心的是什麼?

答:(思考很久)……這個大問題我還沒想過….最開心的是可以會見更多世界各地來的朋友。

問:離開西藏這麼多年,有沒有想念他們?

答:在西藏的我的同胞們,他們都很想念我。我常常會把他們記在心裡,心靈上同他們溝通。

問:你認為達賴喇嘛主張的"中間道路"行得通嗎?可以解決西藏問題嗎?

答:無論用什麼方法,我覺得彼此的信心最重要。現在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國政府的關係很差,信心很低。無論流亡政府按照北京的要求,承認西藏自古是中國的一部分,也很難解決西藏問題,因為他們(北京)不想溝通。

所以只能等待機會,等中國內部更加開放、民主,到時候"中間道路"可能會有機會,因為這個政策強調的不是分裂,而是留在中國內。

問:你被認定為17世轉世靈童,不是你自己的選擇,假如日後成為達賴喇嘛的攝政,可能也不是自己主觀意願,可以說你的命運早已經注定。你有沒有想過,假如自己是一個普通的年輕人,你會乾什麼呢?

答:一個人不是一開始時就可以選擇,我小的時候就沒有選擇,從小就被任命為領袖。後來慢慢開始找到自己的選擇,但是那個時候已經太遲了。

來到印度後,很想自己雲遊四海,就像金庸小說《笑傲江湖》裡面的令狐沖那樣。

問:金庸的小說你都看了嗎?

答:書看得比較少,主要是看香港和大陸拍的電視連續劇,《鹿鼎記》(梁朝偉和劉德華版本的)也很喜歡看。

(編者按:目前在印度有兩個十七世噶瑪巴,記者沈平這次採訪的是得到十四世達賴喇嘛(格魯派)、尼瑪派和薩迦派領袖承認,同時獲得大部分藏傳佛教教徒擁護的那位。 不過也有人擁護另一位住在印度噶靠堡的十七世噶瑪巴。他在2005年8月到訪倫敦時曾經接受BBC中文部的訪問。)



簡體

視聽材料
BBC中文網對十七世噶瑪巴的專訪錄音



有關報導
BBC中文網獨家專訪藏人領袖噶瑪巴
2009年03月16日 |  國際新聞
流亡50年:藏人無悔無怨的選擇?
2009年03月10日 |  中國報導
特寫:投奔達蘭薩拉的藏人
2009年03月11日 |  中國報導

相關網站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