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12月12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1:45北京時間 19:45發表
黎安友:"韌性專制"可以持續嗎?

黎安友:中共黨內的改革派也不想讓反對黨形成、存在。
黎安友:中共黨內的改革派也不想讓反對黨形成、存在。

知名漢學家、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是一位"中國通"。雖然因為參與編輯《中國六四真相》一書的英文版而成為不受中國政府歡迎的人,他對中國過去三十年的改革,尤其是經濟改革的成就仍予以充分肯定。

對於政治改革,黎安友教授也有他作為學者的獨特觀察。他認為,中國現在的政治體制已經演變成一種具有自我調節能力的"韌性專制"。

作為我們"中國改革開放30周年"系列專訪的最後一部分,今天就推出BBC中文部資深製作人樂安前不久在黎安友教授美國家中對他所作的採訪:

答:說起這三十年的變化,我們原來以為中國是朝民主的方向走。因為他們開放了經濟,給大家更多的個人自由,可以流動、找工作。個人生活中的選擇也越來越多,說話也可以說到某一個界限,學術自由也擴大了。

外國人看起來,這些都是建設民主的基礎。但後來也看出他們不是要搞西方式的民主,而是他們說的"社會主義民主"或者"中國特色的民主"。我們西方的民主定義至少要包括可以向執政黨挑戰的空間,簡單地說兩黨制,才能算真正的民主。從這個角度看,中國並沒有實現這種意義的民主。

而且雖然中國面臨非常大的社會挑戰和問題,但也沒到了必須實行民主才能過關的那種局面。換句話說,中國的政權可以說是一種"韌性專制"。雖然它是專制,但它不是一種僵化的專制,而是一種能夠適應,能夠自我調整,又繼續保持基本專制性質的政權。

我自己的一個判斷是黨內的改革派也不想讓反對黨形成、存在,他們認為可以用基層民主、黨內民主、民主協商這些,而不是兩黨制的形式來進行政治改革,贏得百姓支持。

問:現在很多中國人,特別是中產階級,的確很滿足於您剛才提到的這些自由,而並不在乎政治上中國朝何處去,這是不是正是您所說的"韌性專制"的人民基礎呢?

答:對。我參與過亞洲的一個抽樣調查,叫做"亞洲氣壓表"。我們在八個地方抽樣:中國大陸、台灣、香港、日本、南朝鮮、菲律賓、泰國、蒙古。

我們發現如果讓老百姓給自己國家的民主程度用1到10打分,中國人認為自己的制度比較民主。在對自己的政權滿意程度方面,他們也很支持政府,他們不認為一黨制、專制這些東西可以使他們不喜歡這個政權。

中國現在的政權人民比較能接受,程度比日本和台灣都高。我們當然知道日本和台灣是真正的民主,但是他們面臨很多問題,一是經濟不太靈,一個是腐敗問題嚴重。

中國大陸當然也有腐敗問題,但好像老百姓認為,腐敗主要是地方的問題而不是中央的問題。

問:回顧中國三十年改革中出現的問題,特別是下崗工人、弱勢群體這些經濟領域的問題,您覺得是政治制度還是經濟政策造成的?

答:我不是經濟學家,對統計數字可能掌握得不准確。我自己的感覺是,雖然收入差距拉大,但同時平均收入也提高了,最貧困的人口減少了。也就是說"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是做到了,其他人也多少富裕起來了,雖然跟最富裕的不能比。

大多數過去貧困的人和地區擺脫了貧困,可以說經濟改革是成功的。但是開始的時候對收入差距拉大造成的後果可能認識不足,特別是最富裕的那個階層可能是過分富裕了,需要再分配,但再分配又可能搞壞共產黨和中產階層的合作關係。

問:現在已經有學者指出,雖然中國在以穩定、怕亂為理由拖延政治改革,但地方上實際已經出現很多抗議、或者說動亂。

答:所以怎麼處理動亂就成了一個問題。我分析中共領導人也看到了這些問題,怎麼處理呢?西方認為可行的做法是繼續政治改革,給大家更多的言論自由、組黨自由。

中國模式可不可以被別人模仿,別的國家能不能用這個模式,我對這一點很懷疑。比如在伊朗、委內瑞拉、俄羅斯這些國家有沒有必要的條件來模仿中國的制度。

中共領導人不這麼看,他們要走的路一個是法制,讓老百姓可以上訪、告狀,用法律解決問題﹔另一個就是給老百姓更多的"安全閥", 一些出氣的地方,但不能到組黨的地步,一組黨他們認為就是危險的,這是個底線。

另外就是搞"和諧社會",意思是你有問題我也可以管你,政府要給所謂"弱勢群力"以照顧,慢慢建立一個社會福利制度。這當然需要錢,不能一步到位。

問:北京奧運的成功舉辦,西方金融危機的出現使很多中國人覺得自己的國家很值得驕傲,一些中國學者也在談所謂"中國模式",您覺得會有這個"中國模式"嗎?中國真能在共產黨領導下創造一種新制度嗎?

答:這要從兩方面看。一是中國模式可不可以被別人模仿,別的國家能不能用這個模式,我對這一點很懷疑。比如在伊朗、委內瑞拉、俄羅斯這些國家有沒有必要的條件來模仿中國的制度。中國有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組織很了不起,黨內組織非常周密。

另外,西方可能在一些特別的方面采用中國的做法,比如說現在西方資本主義政府也更多介入市場,但我不認為他們會介入到中國政府控制市場的那個程度。所以,所謂的"中國模式"如果成功的話也只能在中國成功。

問:那如果說所謂"中國模式"沒有推廣價值,它在中國國內又是不是可持續的呢?

答:問題就在於在中國國內能不能成功,這是第二個方面。現在它是一個"韌性專制"的制度,但能不能繼續下去?我無法預測今後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但我可以說它面臨很多內部矛盾。

一個是我剛才雖然說共產黨作為組織很靈,很有效,但這種組織有內在的問題,不夠多元化,為了提拔要和領導保持一致,這樣選拔出來的人面臨新的挑戰時會缺乏創造能力。所以,雖然現在運行得非常有效,但可能會越來越僵化。

還有,中國是"父母官"模式的政府,不讓老百姓自由參與,太自上而下。社會問題越來越複雜,各種群體越來越多元化,我們不能確認政府有沒有能力一直去自動地處理這些問題,比如農民的問題、下崗工人的問題、意識形態的問題。


論壇討論

本采訪並不代表BBC的立場。

歡迎參加有關論壇討論。

您也可以用下表發表評論:

姓名
電子郵址
國家/地區/詳細地址
主題
意見/內容

聲明:BBC將盡可能發表各位的意見,但是不能保證所有的電子郵件都會在本網站發表。BBC也保留發表時進行編輯的權利。
你的評論和意見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體平臺發表



讀者評論:

不是很關心政治,只希望中國能發展到哪天不要再亂殺人了,不要亂把人搞成神經病,不要逼得年輕的女孩子做妓女才能光宗曜祖,不要農村人長個米粒大血管瘤要等到大到和小豬一樣才有人關注和慈善切掉..........而最可怕的是普通人現在都覺得這樣是正常的!
Chinese,

探討中國的政治體制變革,要從對中國特有的歷史,文化的分析下手。移植西方民主模式,至少在近數十年中沒有可能。中國的變數在於外力。從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中我們可以大概有個瞭解。試圖通過民眾自發力推動大的變革沒有可能。但這種民眾的自省力是政治體制變革的一個準備。其實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都存在一種思變的心態,但基本是一種個人專制野心或幸災樂禍的觀望心態,與追求群體的自由無關。從來沒有真正形成一種物質上與精神上的合力。社會的變革只會來自於對基本生存權利的訴求,不會源於對意識形態的追求。這是關鍵之所在。所以在一個經濟快速增長的時期,老百姓還可以吃上飯,民主與自由的訴求在中國根本沒有市場。至於人權,平等更是水中月。只有當吃這個問題產生問題時,才是中國社會轉型的拐點。
ajsdfg, USA

絕對權力產生絕對腐敗,沒有監督的權力怎麼可能杜絕腐敗?
,

非常同意黎安友先生的見解,
jack,

心旎, 德國的文章水平很高嘛, 我持基本相同的觀點, 在英國對你支持. 從歷史到哲學, 從自然科學到社會學, 從來就沒有什么絕對正確一成不變的東西,我從來不相信所謂普世價值和人權理論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明顯是不科學的口號. 西方的主張與他們的神學基礎有關.
JEFFREY, 英國

這些海外留學生的話跟本不值得一聽! 誰都知道現在有錢就能出國,每年學費40-50萬的,這是一個中國普通家庭年收入的10倍,能出國的一般都來自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中的富裕家庭.父母也大多是官員,商人等(反正都是那批先富的人). 這些小皇帝們,小公主們有的連農村都沒去過,也不和農民工打話,他們每天看到的都是高樓大廈,穿的都是耐克,阿迪的,家裡都有人伺候著,他們活在中國特色的二元社會中的城市富裕一極,他們怎麼會瞭解農村,城市打工家庭的痛苦啊!他們不想去瞭解,也瞭解不到(政府也不想讓人們瞭解)! 和他們談民主白浪費時間,誰都知道這批先富裕起來的人大多都享受到了政府的"格外照顧"而發家的!!
TONY,

中國從晚清放開黨禁\報禁,到中共極端農民政權的建立,裡面既有遊民文化的因素,也有學習蘇共的影子,現在不應該過多探討走什麼路的問題,而應該有更多的人發表聲援民主\自由的言論和行動,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我覺得我們爭取一百年前的就有的且是憲法規定的權利並不過分,過分的是一個政府的流氓\愚腐和極權.一個民主社會,應該說,言論自由是基礎,司法獨立是保障,直接選舉是關鍵,沒有這些,公民社會就無從談起。從沒有言論自由說一說其弊端,如腐敗,可以說是無孔不入,官員或部門既可以讓揭露腐敗的新聞不發表,也可以讓子虛烏有的新聞得以橫行,以致記者沒有任何道德和尊嚴可言,成了封口費的利益者和犧牲品,而反腐敗一旦成為了政治鬥爭的一種手段,就沒有了意義和價值可言;如愛滋病,中國明名性傳播已經成了首要渠道,意味著愛滋病成了一種嚴重的災難,中國卻在既不給發放免費藥品救治,也不採取人道措施遏制,卻一再發表同性戀傳播成為主要渠道的新聞,這既迴避愛滋病大肆傳播的現實,也把愛滋病患者置於不人道的地步,使他們仇視社會,加速了愛滋病的傳播;再比如民族主義問題,現在許多年輕人受的是一種教育,即愛國主義教育,使他們無法正確分析問題,明明是國家之間價值觀的爭? ?他們卻誤以為成了國家利益的衝突,以致動不動打砸外國企業,衝擊外國機構,拒絕外國的商品,殊不知國家是以穩定為首務的,後果不但是他們被抓,也影響了國家和國家的關係.意思放開言論,各說一詞,讓群眾自己辨別事情的經過,就顯得尤為重要.
冷燭, 內蒙古鄂爾多斯市

推翻共黨的獨裁統治,無論是韌性還是剛性!!!!
jolin, china

客觀,有深度,有依據,這樣的說法能讓人信服。 當然中國政府的成功有賴於人民的辛勞,我一直以為中國人的智慧是很不錯,至少,他們是值得信賴的朋友。 至於政府出現的問題,並非他們自己不知道,只是他們無法一手解決那麼多的問題,你看,吃飯問題永遠都是大問題,至於其他的,太急,反而也不行。
chen jian, thailand

中國開放30年經濟有成果。可是都富了誰?為什麼政治改革一直搞不了,如果那些普世價值的東西,在中國推行,那麼既得利益集團便有可能失掉利益的權利了嗎?專制政權也不是共產政權所專有。綜觀世界各國,從專制到民主,都有一個不斷鬥爭演變過程。
匿名

一個壓制自由,反對民主的政權怎麼說都是邪惡的,不管它的經濟取得了多大的成就。這樣政權下的富裕不過是一種豬圈似的富裕,人只能體會到豬的幸福,而不是人的幸福。
aglaia,

從旅外中國人的留言評論尚有如此多人認為中國的體制是無可比擬的好就可以瞭解,讓中國民主化有多困難, 因為現今的中國人在各方面都取得比開放初期有巨大差異的成就, 因此中國人並沒有意識到有無民主化有何差異(或優點), 畢竟現在的生活比起以往已經是非常之好的狀況, 但是中國想要繼續發展總有一天會遇到瓶頸, 人民若有一天發現原來高層領導的口袋增長速度遠遠比一般老百姓多的時候, 才知道貪污腐敗在中國發展上是阻礙, 屆時人民才會用自己的力量去反對專制的體制, 台灣的發展就是中國最好的借鏡, 經濟發展遲滯時人民就會思變, 思變就會帶來新局, 中國民眾受到負面宣傳認為台灣體制不可取甚至造成貪污腐敗, 那完完全全是錯的離譜, 台灣人都很自豪自己的民主成就, 能痛快的把貪污腐敗揪出來, 而不是掩蓋不給人民知道, 中國多少貪污腐敗若你做過內地生意就曉得, 沒有金錢、女色能做的成嗎? 但至少在台灣沒有金錢、女色你要做個基本的生意是絕對沒問題的, 中國平均GDP慢慢增長至台灣的水平時自然就會有人思變, 我估計約要15~20年才會有嚴重貪污事件讓中國轉變, 屆時人民經濟能力高自然就更有能力對政治產生新想法
oh123, Taiwan

中國政府這一套是傳承自中國文化,也就是自秦漢帝國成立以來的政府運作模式。這套在二蔣時代運作在台灣就非常成功,特別是土改政策,這與中共的土地國有政策是一個模式二種方法達成。

的確這些東些都不是外國政府能達到的,只能在中國或擁有長期儒家文化熏染的地方作到。

民主改革沒有同時配套堅強的法治制度,經過台灣20年的驗證,表示西方式民主難以成功移植過來。因為東方沒有這種文化素養,所以難免橘逾淮而枳,所以我們會出現了阿扁這種世紀貪污犯,卻拿他束手無策。而他用來掩飾他的犯行工具就是變質的民主叫民粹。

但相對的,擁有堅強法治基礎的地方像日本、香港,他們的民主就真的成功了嗎?

香港至今無法普選,而日本自民黨執政超過50年,仍然不能順利政黨輪替,因為這二個地方的人民受制於法律,無法跳開法律思維,進入一個嶄新的政治思維空間中,去處理國家政策問題。

那麼韓國如何? 恐怕日本的政治觀察家講的比較對,那不是民主法治制度,是一個彼此報復的政黨政治。

不管如何? 中國始終需要堅強權力集中的中央政府作重大政治決策,傳統上地方政府無權也不敢作這種決策。 中國的軍方成為軍閥可能性不是沒有,但歷史上的經驗告訴他們,多讀書成為儒將掌理國家是更好的出路,好男不能當兵當一輩子。

老蔣掌理台灣期間,對待武將與文官的態度是完全不同的,他的這種態度,至今仍深深影響台灣政壇,軍系絕對不是一個稱讚的名詞。

中共政權比起其它國家有利之處,在於他擁有大華人區,甚至整個東方亞洲國家的民主化過程都在他眼皮子底下。

他可以很快且清楚的明白任一種形式的民主法治過程會產生什麼後遺症,所以他可以有技巧的避開。

開放民主選舉是一定的,但首先中國會開放言論自由及出版自由,培育建立最基本的獨立司法制度,包括能運作良好的憲政法庭。

中國比較可能實行的制度是內閣制,而不是總統制,但他的內閣總理的任期會接近現在中共國家總書記的方式。 當然中國一定會開放政黨競爭,但他不會冒險讓西方世界支持的政黨出現,他要一個他們理解又可以溝通的所謂忠誠的反對黨,至少這個政黨必需是能與百年的中國共產黨平起平坐的政黨,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政黨具有與西方世界長期悠久往來的歷史,可以在最關鍵的時刻提醒中國共產黨及西方世界,東西方的紅線在那裡? 大家都別踩上去。

中國始終會走到這一步,但不是現在也不是馬上,而是他準備好了。 改革開放30年就是一個漫長的準備期,金融大海嘯也是一個新的準備期,他需要一個比較充份且從容的時間來過渡政治改革的不安定期間。

東亞中日韓高峰會的成形﹔東協10加3的穩定,及印度南亞伊斯蘭地區於後布什時代能不能穩定下來,都是他準備好了沒有的關鍵因素之一。

對不起! 這樣翻天覆地的改革,豈碼20年,如果亞洲穩定不了20年,談中國的政治改革會變得很荒謬!

所以歐美如果真的希望中國變成一個民主國家,那麼就該給他足夠的時間來蛻變,而不是整天找他的麻煩,無濟於事。

中國加上旁邊的印度共有人口近25億,西方世界總共加起來多少億? 這樣想就明白,該給他多少時間及支持了。

地球的生物時間不多了,所以中國的政治改革不能重來,也不能失敗,否則全世界一亂,大家都是死路一條。

西方國家能如是想,就明白該如何幫助中國過度這危險的政治改革之路了!

台灣政府也是現在才學習到,原來跟他好好講理,比跟他嗆聲有用。中國是道地道地的好奇寶寶,他們學什麼都快,什麼都敢吃敢試,頂多吃壞肚子發燒嘔吐一陣子,又活蹦跳亂一尾活龍,復原的比我們想像中快。

而且我們也才發現,中國人的個性其實不像藍軍,而是跟綠軍比較像,又直又爽,也很感性。

而我們的藍軍事實上與日本人較像,總是沉穩算計每一件事,所以有時候會不知道如何應付中國人,就如同藍軍碰上綠軍總是吃癟一樣。

民主法治對於沒有歷史經驗的國家是一種新的實驗,成功機率不高。但以台灣的經驗來看,只要中國亦步亦驅的跟在台灣民主政治改革的軌道後面走,避開所有失敗的經驗,50年後,中國可能會是全世界最成功最大的民主法治國家,而不需要像印度一樣,不斷的失敗再起,浪費國家人民太多資源。

最重要的是,一個13億人口的民主國家,可以維持整個世界200年以上的和平運作。200年可以讓人類有足夠的時間解決所有的問題,包括星際殖民及地球生態的永續運作。

別忘了,中國的旁邊就是另一個大國印度,及他的上面是難纏的蘇俄,他的成功會讓這二大國進入非常穩定及安全的狀態,不再危害其它世界,這才是大家心中想要的核心不是嗎?
陳素芬,

我這裡做一些補充。中國社會當今幾大問題:下崗,貧富相差太大,腐敗,環境污染,這些所有問題的源頭就是因為中國30年前一窮二白,而三十年後發展到今天速度太快了。所有的社會保障系統,官員的監督系統,對環境保護的認識以及法制建設都趕不上經濟發展。但是要解決這些問題需要的是經濟繼續發展,因為要解決他們,首要的就是要錢,然後是時間。 中國模式為什麼能在中國實行,而別的專政國家不能效仿的原因就是,中國是一個以儒家思想為主,以三教和諧為輔的社會結構,就像西方國家是一個以民主思想為主(古希臘的產物),以基督教為輔的社會模式一樣。儒家思想的基石就是: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的一種等級社會。但是勞力者可以通過自身的努力(教育)變成勞心者,也就是說這種等級社會有一定的通融性,也就是這位學者說的有一定韌性。這也是為什麼所有的東亞儒家思想圈的人民都對教育給與了最大的重視。三教和諧代表了中國人本質上對信仰多多少少的保祐懷疑態度,中國的三教都不是排他教,中國人對信仰也抱著愛信啥信啥的態度。 西方人不一樣,民主的基礎就是人人平等,沒有人人平等的精神,就不可能建立民主社會。這也是為什麼很多非白人國家引進了民主後水土不服的原因。而中國人本質不願意人人平等,他們嚮往的是,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榮耀,他們希望做人上人。這種模式的優點就是給了社會一種張力,讓人人奮發向上。缺點就是做不了人上人的會不滿意,這就要看多少人對這種現象不滿意了,而且要看登天子堂的道路是否公平。 西方的宗教是基督教,基督教是排他教,也就是說一旦他們認為這個是正確的,很難接受別的想法。這種思維方式的好處就是信仰的比較真實而且堅定,缺點就是沒有兼容性和對別的宗教的包容。這一習慣他們現在也帶到了對民主和人權的討論中來。所謂民主和人權的譜世觀,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 如果我最後總結一下的話,西方的民主不是能夠誰都學的像的,這種社會形勢需要從上倒下的對人人平等的精神的認同。中國式專政(個人認為純粹儒家思想,和共產和主義都沒啥關係)也不是誰都能學的像的,這種社會模式需要一個科學和公平的(比如通過考核,考試)提取社會精英的形式,和一個自身擁有很強烈的責任感,以天下為己任的最高領導班子。而且我們從鄧小平開始就擁有這樣一個班子,這也是不管地方政府如何腐敗,老百姓對中央還是非常認同的原因。這也是中西方意識形態中最大的不同,西方更重視權利,所以大談人權。中國思想界更重視義務和責任。這也是我多次和西方學者討論中最能說服他們的一點:每一個擁有權力的公民,同樣有社會責任和義務。只有權利而沒有義務是畸形,不健全的。 所以個人認為中國是專政和西方式民主都很難學,因為兩者都需要民眾記住和他們的支持。而那些實行的不好專政和民主國家都不具備這個條件 中國社會整體結構和西方還有很大距離,從各個角度來看,中國現有的模式都還是不健全的,有待改進的。但是我們應該看到:雖然西方現有的社會體系是以他們兩千年前的哲學和精神為基礎,但是畢竟他們的現代民主運動已經發展了兩百多年了,也經歷了很多風風雨雨和各種各樣的危機(比如二戰)。而中國儒家文化從1840年挨打落後開始,到五四運動對儒家思想的批判和全盤西化(魯迅),到文化大革命時被完全打倒,到今天的社會模式,現代儒家模式才剛剛開始了30年。新儒家思想的發展將是中國未來的希望。
心旎, 德國

請問美國的總統是怎麼選出來的?不是各大財團支持選出來的?難道大馬路上隨便找個乞丐他就能選上總統?!!哪個總統選出來不都是黑金,黑幕的支持?為什麼共和黨上台就打仗!那是軍火公司支持他們上台的,不打仗軍火公司怎麼賺錢!不打仗軍火公司還會支持你共和黨人當總統!美國人也不都是什麼都懂的,大部分老百姓都沉浸在自己美國民主的幻想當中。 不要說哪個國家制度好不好,民主不民主。只要能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就是好的國家制度,好的民主!台灣就是個例子,如果他們沒有什麼兩黨執政,政黨輪替,不會像現在這樣的一個爛攤子。就是因為所謂的民主,毀了這個原本還算富裕的地區。
一, Singapore

很久沒有在BBC看到這麼有水平的文章了,不錯,有根有據,有很客觀。。。 乾脆辭掉那些窩在國外的所謂華人顧問得了,他們如果真的有水平就不會跑出去混飯吃了,白白的砸了BBC的招牌,不值得
Fred,

很少看到西方人這樣公平的看待中國現狀.作為一個中國人,我承認中國現在還是存在很多問題但試問哪個國家自己本身沒有問題存在呢.中國政府有做的不足的地方但是他們的貢獻也是很大的,難道不是嗎?
111, manchestser

根據黎先生的意思,其實共產黨搞的是"韌性民主"。也就是說,和二百年前美國華盛頓,富蘭克林們搞的民主差不多。 要知道,美國的五十幾位國父們,都不是選舉出來的。但是,他們卻能夠創造出美國的憲法。可見,真正建立美國體制的人,並不是什麼民主。後來,他們搞的也是一黨制的體制。更不用說限制黑人婦女和窮人的選舉權了。可見,不需要全民選舉權的制度,給美國的貢獻最大。 等到美國全民都有選舉權以後,無論是經濟還是制度,都沒有什麼本質的進步和變化了。 可見全民選舉的貢獻,不如"韌性專制"所產生的貢獻大。 而且,全民選舉的總統一個比一個傻。假如不是那些"韌性專制"的老底,美國其實也就是像一個三流國家一樣。 所以,從今後的歷史看,也說不准美國的全民選舉越搞越糟糕呢。歷史已經證明,美國已經從"全自由經濟"進步到"社會主義經濟"。誰又敢否認,今後不可能從全民選舉,進步到"社會主義選舉"呢?
向社會主義進步, 美國

這個老頭好像對民主有了一點新的認識, 推薦一下, 我歷來的意見, 中國需要民主, 需要適合中國國情的民主, 不一定只有一種西方式的民主 才是民主, 這個老頭好像也部分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看中國, 不能戴有色眼鏡, 先入為主, 中國當然有自己的問題, 有的問題還很嚴重, 但是中國很大很不平衡, 如果光只看自己願意看、自己感興趣的看, 就會像那個連中文都不會講的美籍華人章家敦一樣 成為貽笑大方的笑柄: 在他的大作《中國即將崩潰》裡面, 所有的數據, 所有的典故都差不多是事實, 結果卻謬以千里, 為什麼? 因為他只看他願意看的東西, 只引用支持他的數據﹔ 他大談中國的金融業危機, 可能這位仁兄萬萬沒料到的是, 經過10多年的發展, 現在首先引爆全球金融危機的是美國的一些不負責任的金融機構和一些貪婪成性的金融家,中國金融業不能說沒有問題, 但是單純從發展和利潤上講, 卻是全球屈指可數業績上乘的金融行業之一, 如果 章家敦能夠像預料中國即將崩潰一樣, 提前預料一下西方金融業的危機和崩潰, 估計真正能夠為大家做點貢獻呢
胡服, 美國

之前看到一個統計,很震驚,說的是中國0.5%的人口佔有了中國70%的財富。到中國農村數一數有多少農民得了重病看得起病。真是很悲哀
李祥, Hartford, CT, USA

I very much agree with this talk - practical and no much western value propaganda.
acun, Australia

難得在BBC評論版裡看到的一篇有內容,有思想的文章。希望劉曉波,何曉清之流能夠仔細拜讀一下。中國人說話講究有理有據然後方可仗義執言,這可能是於西方人所謂純粹的言論自由不同之處吧。
Viva, London, UK

中國有很多問題,但關鍵是他的進步是顯著的,而西方社會進步幾乎停滯了.

我的 民主理解:

民主不一定100%正確,但民主正確的概率較高;我們要民主,民主不等於多黨制

民主不一定100%正確,但民主正確的概率較高:70年代末,要是搞投票的話,多數中國人會選擇堅持走僵硬的計劃經濟老路,但鄧小平搞了"獨裁",他那時候的想法在中國是少數,但歷史證明他是比較正確的. 我們不能因為民主有缺點就不要民主.我們也不能全信民主,在國家存亡之際,"獨裁"救國為什麼不可以呢? 如果特殊情況下,"獨裁"能避免毀滅而且帶來巨大成功,又為什麼不可以呢?

西方有很多多黨制民主神話,現在證明是錯的:

神話1:多黨制民主帶來經濟繁榮

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國,很多非洲國家---他們的經濟比中國差,中國的08年的GDP是印度的4-5倍,而60年前兩國經濟實力是差不多的,畢竟英國給印度留下亞洲第一長的鐵路和其它設施

神話2:多黨制民主帶來政治穩定

看看戰亂的非洲"民主"國家,巴基斯坦,台灣地區,現在的泰國---他們遠沒有中國社會那麼穩定---儘管中國人口眾多,也有不穩定的一些因數

神話3:多黨制民主帶來充分人權

什麼是人權? 我不認為人權首先是選擇不同政黨的權利,人權首先是生存權,溫飽權,教育權. 印度嬰幼兒死亡率是中國5倍,很多人還吃不飽. 中國的糧食產量幾乎是印度2倍,中國人消費的蔬菜是全世界的49%,每個中國人吃的蔬菜是世界其它國家平均水平的5倍---中國的教育普及也比印度好

關於中國政治的謬論:中國的非西方民主政治不能帶來經濟的持久增長

實際是:中國共產黨執政中國以來比世界其它地方發展要快.1950年左右中國的實際經濟規模和日本差不多,2008年,中國名義GDP比日本略低,但按PPP的實際GDP是日本的2倍. 也就是說中國的速度是號稱經濟奇跡日本的2倍 中國已經持續平均10%的速度30年了,我相信中國今後20年的平均增長速度會在7%-10%

經濟發展了,百姓富了,有了更好的教育,暴力警察就會少,人們也更多地用法律維護自己的權利,百姓也有時間有興趣參與選舉投票

再說,在這個世界,中國搞多黨選舉是不現實的:只要在選舉中共產黨贏了,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會造謠:共產黨選舉作弊,西方國家會鼓動百姓上街反對"選舉作弊",他們再期待在混亂中看到中國的衰敗分裂,或則得到一個親西方的中國政權,讓西方在中國得到他們的經濟和政治利益----

多黨制的神話是不成立的
未署名

中共對民族問題也有他們自己的手段,一方面進行安撫,安撫不來就進行軟性打壓,實在不行就只有來硬的..民族問題涉及到方方面面,不是中共不想改變,而是改變所帶來的不確定性是他們能所不能接受的..所以我想目前的情況對於我們這些中國的Majority Group來說是最安妥的方法..而那些Minority也只能抱怨抱怨蒼天不公了..
Da, USA

中國領導班子, 十年一換, 物換星移, 江山代有才人出.人民民主專政慢慢會更開放, 但是前提是中國共產黨執政.

矛盾持續再有, 而且會在貧窮地區落後省份加速擴大, 但是不能也不會釀成巨禍, 因為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 人民生活顯著改善, 但是人民深怕回到一窮二白的時代, 人民不會放下現在的甜頭, 而去尋求虛無飄渺的 西方自由民主.

中國共產黨的官, 會越來越好, 但是, 他們最多只能接近新加坡李氏政權的情況, 不能也不會向台灣依樣畫葫蘆, 進行所謂政黨輪替的自由民主制度.

中國人能在三十年內, 如此繁榮昌盛, 兩岸三地的華人都有貢獻, 共產黨做的不錯, 聰穎的鄧小平是世界偉人.
解樂謙, Taiwan

為什麼一個西方學者能夠比較客觀中立地看待中國的內部問題,而在西方混日子的所謂學者的中國人卻不能?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這些中國人中,多數是屬於應該被痛打的"二狗子"。這二狗子,一條是在中國國內的利益集團、甚至是共黨內部小集團間的爭斗中,敗下陣來的落水狗,這條狗,被排擠到西方,卻又不甘寂寞,自然常常要狂吠不止。另一條,是最善於趨炎附勢的哈巴狗,它們在國內往往也是被豢養的座上賓、所謂的學者、或是精英。哈巴狗雖然也狗改不了吃屎,但卻是最善於討主人歡喜的,誰給它好處,它就會向誰搖尾巴。西方的新主子要講所謂的民主和人權,哈巴狗們自然也要跟著嚷嚷,雖然它們可能連什麼是"狗權"也不知道。對於落水狗自然要痛打,對於哈巴狗,更要一腳踢進陰溝,不要被它們舔腳背、搖尾巴的可憐相所迷惑。
Big Mouth, New York

這種老外分析中國問題才是比較有"文化"的。
no name,

很好,很客觀公正
未署名

很中肯的文章,中国30年来进步很大但面临的问题更多..
懷空,

這標題是為什麼中共還不改變的原因之一。 第二是積怨太深,積怨太久,不是鄧小平 '我們做了些錯事,蠢事'和'向前看,三十年不爭論' 就可了啦! 如何補償歷次運動冤死,致殘的幾千萬人和家庭哪?我的中學班主任在文革中被打成癱瘓至今,而鄧小平在86年中辦春節後的第一份文件-'關於批判方勵之,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通知'中,提到方勵之說,鄧小平在瑞士銀行由20億美元,鄧的回答是'它是真麼知道的?聽美國中央情報局講的吧!'鄧為什麼等不能像當年胡耀邦隻身一人在政治局和中顧委會議上那樣說:'我沒做過手腳不乾淨的事,。。。' ? 我的前班主任和鄧小平能同樣的'向前看'嗎?
草根,

中國是"父母官"模式的政府--存在2000年了的文化,只要不贊成中國人的意見都是敵人。

眼中"唯我獨尊"是族群意識的享受者,也是流氓性格的存在制度中,不認同他們民族意識的原則都必須接受懲罰和迫害,不管你靠的能力和成就都必須受到鬥爭及迫害下場,才能滿足中國人的心態和思想。

在台灣和中國都能看到政治界的掌權者就能見識到他們言行,不論學歷多高都會顯露他們的本性,他們的本質要全世界都是僕人及奴隸,才能展露中華文化的精采,失去人性和人權的高質文化,只要別人有的她就不舒服,沒有自由民主的觀念,征服是中國人的快樂,不像西方或民主先進國家的平等競爭及尊重的人文素質素養,不懂人性基本人權的可貴野蠻落後性格,如此的制度他們會改嗎?

他們以投機心態面對明天,不敢對現實認真的思考和行動,中國人"欺善怕惡"本性都可以任何看到,也感覺中國人愚笨,台灣這20年的民主"寧靜民主革命"世界少有的成就,非常好的教科范本,值得世界來研究,台灣能,中國為什不能呢?ㄧ句話"驕傲"。
鍾明晃, Taiwan

我只想問黎安友一個關鍵的問題:美國建國的時候,到底是民主的還是專制的? 如果按照本文中所用的概念,美國根本就不是民主建國。而是專制分子們建立起來的。 所以說,請不要忘記,美國的制度和憲法,不是民主分子建立的,而是專制分子建立的。而是集團建立的。
獨立思考, 美國

Mr.?□ has good understanding in China and problems in Chinese society. The success of China model should not be jugged by whether it could be applied to other countries. Each country has its own culture, average education level, diversity and many more unique problems. There will not be a ??one fit all?? system which could solve complex problems in human society.
Leo, US

I like this type of articles.
willy, canada

如果把官員們的撈錢的路都堵住,老百姓高興了,但是官員們會把這上層反掉,這比共產黨下台要容易。 所以懲罰貪官只是做樣子,這就是為什麼高監的報告提到的'95% 廳局級幹部服刑兩年後都改成保外就醫'。
再試,

黎安友要明白,中國的貧窮人口數額是不能相信政府統計資料的,就看看失學兒童問題,建國60年,還不能保證孩子們享有免費教育就可以說這個執政黨不是在為廣大老百姓服務。中國的社會內部矛盾像火山,沒有爆發是因為共產黨殘酷的高壓政策,在死亡面前,沒有人敢開口,所以黎先生參與的"亞洲氣壓表"根本就是廢紙!
Ruyi, London

如果中共真的能實現法治、憲政,那麼我支持所謂"韌性專制",否則必須顛覆它!
未署名

黎安友先生的觀點的確比較客觀,這在以往的BBC論調中是不常見的。黎安友先生的觀點是很有見地的。
Chinese, China

有點兒自相矛盾啊,口口聲聲嫌有共獨裁自上而下,怎論證過程還是句句盯著朝廷認爲眉來眼去,一到中國人民則蜻蜓點水、泛泛而談,這不是自鑽牛角嗎?
未署名

關鍵的問題是﹔改革開放三十年,最終的即得利益落入了誰的囊中?集權專政導至特權經濟。比如一塊蛋糕﹔利益的90%落入了不到10%的人懷裡。而另外的10%的利益,由90%的老百姓去分,可渭是狼多肉少,難得分上一杯羹,只得殘渣果腹。這就是當下中國的現狀!!!
匿名

黎安友作為一個西方人看中國, 他的看法有一定道理. 民主自由本身就是一句話, 一個泛泛的概念! 美國和歐洲的民主自由確實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但全世界不能都按美國和歐洲的模式, 這樣做就違反了民主自由的精神. 社會模式和國家體制應該是多元化. 體制的改變是本身發展的需要, 而不是靠外部的力量. 中國和前蘇聯/東歐的變化都是內部需要而變化.
多元化, MILAN ITALY

是一篇有深度的報道.黎先生雖然是外國人,但是看得出來他對中國問題還是很有研究的,感覺比一些所謂的中國學者有見地.

另外個人的感慨是,西方的學者(注意是真正的學者,不是所謂的政治精英和記者)在做學問的時候通常以事實為依據,很少感情用事,即使對自己不喜歡的人或事,也盡量做到客觀.而且,對于目前無法下定論的事,通常就let it open.而不是主觀臆斷.例如黎先生在其最后一段中說"我們不能確認政府有沒有能力一直去自動地處理這些問題".如果讓一些所謂的中國學者說,通常會是"政府沒有能力一直去自動地處理這些問題".所以,我還是更喜歡看真正的西方學者對中國問題的評述.
強者的自由, 德國

這是我在BBC里看到的第一篇比較公正的文章,所以狂頂。
X.DU, AMSTERDAM,HOLLAND

非常中肯的一篇文章,但是對于西藏等少數群體的問題,中共能否應對呢?社會貧富差距不斷加大,人民沒有最起碼的福利保障這些問題能否解決呢?特別是國外看到中國光鮮的一面都是用人民的血漢錢造就的,社會沒有形成一個公民社會,人民無法對行政有效的監督,甚至連最起碼的知情權都沒有,這些又怎么解決?民意可以被偽造,上訪會被劫訪,中共高層也是知道這些的吧,可為什么還是不改變呢
匿名



簡體

視聽材料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談中國改革得失與前景。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