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12月1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4:27北京時間 22:27發表
何曉清:中國崛起與民族主義

何曉清:民族主義到一定程度會讓中國當局騎虎難下。
何曉清:民族主義到一定程度會讓中國當局騎虎難下。

三十年的改革和發展提高了中國的經濟實力和國際地位,同時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也引起了外界的注意。

從早些年的"中國可以說不"民族主義言論到中國國內一系列反美、反日示威,再到今年圍繞奧運、火炬和西藏問題在中國國內外發生的各種抗議與反抗議,中國民族主義可以說一浪高過一浪,而且蔓延到了國外大學的校園。

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研究員何曉清博士目前的研究課題就是"崛起的中國與海外中國留學生的民族主義情緒"。

今天的"中國改革開放30周年"系列專訪就推出BBC中文部資深製作人樂安前不久在紐約對何曉清博士所做的採訪。

答:我覺得當前的民族主義和1989年後中國政權對自己合法性的擔憂有很大關係。當時為了提高合法性開始了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其中一是官方的、正式的、教科書裡的愛國主義教育,比如歷史課、思想品德課的教科書都強調愛國主義主題﹔另外就是反日、反美情緒和"中國人可以說不"這些非官方民族主義話語的發展。

這兩條線基本是平行發展的,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炸事件引發的反美抗議等現象也使研究中國的學者注意到了民族主義的問題。但是從2006年開始,在西方的校園裡出現了一系列中國留學生在學術討論中攻擊那些批評中國的看法和學術觀點﹔抨擊那些批評中國的華人學者"不愛國",認為他們的觀點是"對中國人民的傷害和侮辱"等等。

西方社會的公民教育,重要的一點就是批判性思維,第二就是民眾的知情權。反觀中國這些年,誰有批判性思維,誰說真話,誰就要付出代價。在沒有言論自由的環境下,批判性思維是不可能出現的,大家都傾向於自律、自保。

我觀察到的這一代中國年輕人就是在沒有知情權的情況下成長起來的。他們對文革、對"八九"這些歷史沒有瞭解,同時他們也沒有批判能力,往往把對中國的批評看成是對中國、對中國人民的傷害。

問:您看到的這些海外中國留學生一般來說都是改革的受益者,他們持這樣的立場似乎並不奇怪,奇怪的是改革的受害者,比如國內的下崗工人,也同樣表現出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這又是為什麼呢?

答:我覺得這跟整個的宣傳有關係。長期的宣傳使人們相信那些官方灌輸的價值是最重要的,也據此判斷什麼可以犧牲、什麼不可以犧牲。

改革開放這麼多年經濟上好像很成功,但是中國也付出了很大代價。這個代價對很多中國人來說就是我剛才說的那個"價值",他們願意付出。

比如"911"事件發生時,那麼多中國年輕人看著電視歡呼,認為美國人活該。他們的價值就是只要為了一個大的名義,不管是共產主義的名義還是別的什麼名義,他們都願意付出。我們從小受的就是這種教育。為了國家、為了人民,個人自由、生命、下崗、沒錢這些就不重要了。

問:這種教育出來的民族主義當然也會有它的負面作用,我們也看到官方對這種民族主義也是有利的時候就利用,擔心傷及政權的時候就控制。您覺得民族主義對中國現存體制的潛在破壞力在哪裡?

答:我覺得除了對國內的宣傳教育,現在對西方說的漢語、儒學也都是整個民族主義的一部分,目的是向西方展示中國文化的優越。但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當局會騎虎難下。

‘八九’一代和‘後八九’一代,或者說,異議人士和所謂民意之間的最大的區別也就在於對‘忠誠’、‘愛國’的定義。一個說,你愛它,就要批評它﹔另一個說,你愛它,你就不能批評它。

當這些有著強烈民族主義情緒的年輕一代覺得政府在保護民族利益方面做得不夠的時候,政府就會很難辦。

因為整個這一套東西都是欺騙性的,是政府一直在告訴他們沒有什麼比民族、國家更重要。

我們看到不止一次遊行的時候,如果一失控這些人很容易就去自己採取行動,去"獻身",而且很容易轉向針對政府。因為他們會根據受的教育得出結論,認為政府沒有盡到保護國家民族利益的職責。這時當局就要收獲自己種下的苦果。

問:我們經常也可以從這一代人身上看到這樣的史觀,那就是一提到中國和西方的關係就要提起1840年、提起鴉片戰爭。您覺得,是近代史本身,還是對歷史的官方解讀,導致了這種民族主義?

答:我覺得很大程度上還在於如何解讀歷史和全面瞭解歷史。比如對納粹,歐洲國家都清楚知道納粹歷史是怎麼回事。中國卻只片面地強調某一部分,比如鴉片戰爭,強調西方列強如何欺負我們。而讓年輕一代對"六四"、對"文革"、對"反右"這些一無所知,其實這是一個如何解讀歷史的問題。

問:但強烈的民族主義無論和中國國內講的"和諧社會"還是對外講的"和平崛起"都是有矛盾之處的,是嗎?

答:對。我們剛剛談到了對國內的危害,對外也是一樣。比如這些中國留學生,他們一般都是最上層家庭出來的。他們如果回國,可能繼續參與政治。如果留在西方也會繼續以他們的觀念投入到有關中國的事務中去。這對世界和平和以後的國際關係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問:在中國改革開放過程中曾有過一句著名的口號:"振興中華"。有意思的是這個口號在八十年代並沒有帶來民族主義,而九十年代後的民族主義恰是在沒有什麼口號下產生的。您覺得,這個時期的民族主義有什麼內在的規律、特點?

答:我覺得八十年代的愛國是不一樣的一種愛國。"八九天安門"一代的學生他們也被灌輸了愛國、忠誠、沒有什麼不可以犧牲這些觀念。但那時候的愛國是要有批評的聲音,是要走上街頭要求政治改革。

而"後八九"的民族主義則是"國"與"政權"不分。對他們來說, 愛國就是要愛共產黨,愛這個政權。如果批評共產黨,你就不愛國、不忠心。

"八九"一代和"後八九"一代,或者說,異議人士和所謂民意之間的最大的區別也就在於對"忠誠"、"愛國"的定義。一個說,你愛它,就要批評它﹔另一個說,你愛它,你就不能批評它。


論壇討論

本采訪並不代表BBC的立場。

歡迎參加有關論壇討論。

您也可以用下表發表評論:

姓名
電子郵址
國家/地區/詳細地址
主題
意見/內容

聲明:BBC將盡可能發表各位的意見,但是不能保證所有的電子郵件都會在本網站發表。BBC也保留發表時進行編輯的權利。
你的評論和意見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體平臺發表



讀者評論:

何博士較為中立的態度值得欽佩。但是我不得不說,何博士的研究方向有一些偏差。這些偏差會極大地削弱研究的價值。事實上,何博士現在在華人學生中間遭到如此大的牴觸情緒,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何博士的研究並不成功。

我認為何博士的研究過分高估了共產黨宣傳對民眾的影響,而忽視了外部環境對中國後89年輕人的刺激。實際上,真正應該被當作時間分界線的不應該是89年,而是98年,也就是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轟炸的那一年。我們甚至可以認為,駐南大使館事件是中國年輕一代美國夢破碎的開始,而那個時候,如今的北美留學生大多在上中學。

在駐南大使館事件發生後,國內掀起了全國性的聲討行動,我可以負責任地說,這些行動,包括一些過激行為,統統都是自發的,而非政府煽動的。自此以後,美國民主人權的形像開始在年輕一代中大打折扣,甚至在社會上有這樣一種論調:駐南大使館事件打醒了中國人。無論上述事實是否是政府宣傳造成,美國轟炸非參戰國大使館的行為,以及後來扭捏的道歉態度,都是中國人所無法容忍的。這對於我們這些正處於思想成型期的年輕一代都造成了非常重大的影響,那就是:美國是霸權,美國要遏制中國的發展,美國欺辱中國。

此外,在駐南大使館事件中還有另一個社會現象值得關注,那就是民眾中間不僅有針對美國的聲討,同樣也存在強烈的對政府的批評,甚至是侮辱。而這種對政府的批評,在2001年中美撞擊事件中得到了進一步的放大。帶有這種情緒的帖子在中國各大網絡論壇中隨處可見。這種思潮對於年輕一代的影響就是:中國是弱小的,政府是軟弱的。

在這兩種影響的雙重刺激下,中國年輕一代對美國以及西方媒體產生了極端的敏感性和巨大的不信任感,甚至是激烈的叛逆情緒。這就是為什麼在西藏3.14事件發生以後,幾乎全體中國人自發地對西方媒體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怒火。西方媒體一些拙劣的造假行為和一邊倒批評中國政府的態度更激化了中國民眾的反感情緒。

除了忽視外部環境對中國年輕一代的不良影響,對政府和國家概念的混淆也是何博士研究中的一個漏洞。需要指出的是,依照本人成長的經歷,年輕一代的愛國主義思想教育,更準確的說是愛黨的情緒,是在不斷地被弱化,而非加強。共產黨的宣傳在年輕一代中的影響力也是越來越弱化的,對此我有深刻的體會,因為我的思想就可以被看作是這種弱化的產物。而我和我的同齡人,以及其他民眾對中國的支持卻常常被西方媒體誤讀為對政府的支持。事實上,這其中得因果關係應該是這樣的:民眾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情緒逼迫,或者加強了中國政府在西藏、08奧運等問題上的強硬態度。因此,請何博士仔細區分國家和政府的概念,同時理清兩者之間的因果關係。

當然,我也必須承認,中國官方媒體對某些歷史和事實的刻意掩飾導致了中國年輕一代的無知,以及對不同意見缺乏必要的容忍。對此,中國政府有必要做出深刻的檢討並及時作出糾正。正如何博士所說,這種畸形的民族主義情緒將是一把雙刃劍。
Ronald, China Mainland

看了這些回復就可以看到何博士所說的民族主義有多嚴重了呵呵。所謂希望歪曲報道中國雲雲,還不就是國內媒體翻譯給你看的,他們只翻譯反華的,你就以為外國人只會反華。人家想讓你看什麼你就只能看到什麼。所謂互聯網發達。前面有位仁兄共產黨都只敢用GCD代替,什麼原因不用說了吧。
li, UK,

I think most of the post above are unfair and ignorant!
fenfan, usa

"This is really dangerous stuff"?! Come on, give me a break! I am so suprised to see these unfair comments! what is really dangerous in China now is nationalism itself-it could lead to the invasion of Taiwan, Japan and confrontion with the western countries. It could also lead to mob riots that drive the western investors out of china, and the nightmare almost come true when people forced western companies to donate with treat or trick tatics after sichuan earthquake.

what is sad though, the totalitarian party state exert its power of discursive hegemony and use nationalism as a way of social control-some accept it with pride because of ignorance resulted of press control. However, What I don't understand is that, some western outsiders who idealize a totalitarian state while enjoy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Critical thinking should not be jumping on the bandwagon and singing along with a regime that refuses to offer the basic human rights.#

I would say , shame on you! I think if you get re-education in a labor camps which is still available in China, then you woundn't say so.
fengfan, USA

何博士說得沒有錯,不管我們這一代,我們上一代,還是我們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我們在國內到底接觸到了多少事情的真相?不瞭解真相就真的沒有發言權,更不應該去侮辱、污蔑與我們抱有異議的人!中華民族因為民族主義已經吃了不知多虧,民族主義不是掛在口頭上的,每個國家,每個地方都有值得敬佩的人,也有值得唾棄的人!民族主義應該是用來推動我們的國家不斷地向前,而不是不斷後退!民族主義是應該讓我們發奮努力,不斷創新,站在世界強國之林的精神!每個中國人,應該靜下心來聽聽不同於自己的意見!
qingqing, china

我很驚訝,這竟是一個所謂的哈弗大學中國問題專家的見解,不敢恭維!淺薄而無知!現在中國青年反日厭韓,反美等自有歷史教育的原因。9.11事件是一場悲劇,但更是美國對外政策的結果,看看美國一貫的對以色列和伊斯蘭世界的政策就知道! 中國的教育方式是有問題,建國後的歷史是選擇性的,而且混淆了國家和政黨的概念。但是把反美遊行和反日遊行簡單的看為共產黨利用年輕人的民族主義,是一種極端愚蠢無知的見解。有些人只知道中國人一般是沒有遊行示威的自由的,所以一看到有中國人遊行示威表達對別國的抗議,就解讀為共產黨在利於年輕人的民族主義,是一種典型的戴著有色眼睛看問題。像99年大使館事件就是一個典型。當時中國應該立刻召回中國駐美國大使,並驅逐美國駐中國大使,才是正確的處理方式,只因愚蠢而懦弱的江澤民,中國才用了一種及其愚蠢而錯誤的方式處理:忍!
另一類間接,

rubbish
匿名 Deutsch

何曉清女士, 理解你的身份和資助人.所以你只能說你可以說的話. 但是你沒有考慮,為何這么多受西方媒體教育的中國留學生為何要反對西方媒體嗎?
匿名

This is really dangerous stuff. This person fantastically under-estimates the intelligence of the Chinese people, not to mention the fact the current form of nationalism cuts across a wide range of social and political strata in China. She contradicts herself in many ways than one and totally ignores the basic facts that the so-called patriotic education in today's China is by no means anywhere near the 50s and 60s and yet it seems to defy the concept of globalisation, the more open China is, the more nationalistic it becomes. The reason ?? To the contrary of her reading of this phenomenon, the upsurge of nationalism IS a form of critical thinking, which this person has none whatsoever, judged by her own writing. As matter of fact, this upsurge is a reaction to the Western/American domination of the world, militarily, culturally and economically, not in the least historically. It is an informed theorisation of China??s survival. Evidence is abundant. I can??t believe that American research institutes churn out brainless academics as such. It would be interesting to know who has sponsored her so-called research. That will make it all clear. Shame on you. Shame on BBC, which has passed this as ?°critical academic thinking?±.
Fons, UK

觀點如此淺薄,對國內情況如此不瞭解的人居然還是博士。
andrew wu, Jersey, Channel Islands

批評有兩種,一是建設性的, 另外一各是攻擊性的。攻擊性批評是用來倒亂對方政策的借口。 我想你是一位哈佛博士,應該分得出吧。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今天人人稱讚的中國經濟成就。中國共產黨不代表中國難道說你們哲班叛徒來代表中國瑪?
平民,

就這點認識?也敢稱學者?Harvard就培養這種料? 不過,也很好,如果所有的美國人都像您這麼看,那就更好了,這樣可以再給中國30年安靜的發展時間,少些刁難,感激不盡. 以後BBC能不能搞點有價值的東西?這樣的狗毛見解,就免了吧. 鑒定完畢!
Bangtu, Shanghai/China, NY, USA

中國外表的心靈 中國人怕失敗是丟臉,把成敗看著一生的目標,沒有發揮"忠恕"的精神出來,把心靈寄托在得失的評估和計量,只有名利才是看到他們的認證服氣的像徵,把權力的功名作為他們英雄歡樂的習性,找不到中華文化的道家精神內涵的探究,太深奧無法普及,以致於儒家做人之道盛行以偏頗的被有權力者愚弄人民,司法容易受到威脅失去公平的人權盡失,這是何博士的觀察沒有批評到的。 中國人的"愛國"和西方思想的愛國不同,西方人注重到正義和人權的愛國捍衛,中國的愛國是消滅異己才是愛國的英雄主義,否則會扇動群眾以為批斗對象,把敗或消失的古代思潮,顯然古文明的習慣是中國人要的,不想改變麻煩吧﹔西方的文明也不見得全對,忽略自然萬物是人類共有,少數的人群在堅持,政府或社會企業也沒有善盡到全球的責任,到了近十年警覺不做不行,最明顯的前美國高爾副總統典型的責任感的呼籲為代表,這樣要說服中國人很難,中國人會自傲不自信的要看到別人(國)做到才相信的"眼見為憑"的投機及務實的矛盾,中國人場說的"不能吃虧"信條開。
鍾明晃, Taiwan

國外五毛不少啊!
匿名

美國政府在攻打伊拉克前之所以能得到國內多數民意的支持,一樣和挑動國內民族主義情緒有關,民族主義是人作為群體社會中一份子與生俱來的意識,是會發生在世界上任何國家或民族中的,關鍵在於掌權者的利用與疏導,把民族主義一味的歸咎於民眾消息閉塞或者缺乏公民教育顯然太過牽強!
匿名

人民和政府的關係顯然不是這樣的啊,誰也都不傻,如何能這麼容易地"欺騙"和"被欺騙"呢。 我覺得"民族情緒"在各國都很自然地會發生,更有意義的研究是如何設法使其不被利用。
匿名

我知道文革,也經過六四,我出生在小鄉村,靠我自身的奮鬥 到了英國。 我歡迎真誠批評的聲音 但是不歡迎歪曲的事實, 和隱藏自身利益後面的批評。 包括你們這些"資深記者","博士" ,看了上面的報道我為你們羞恥。
linder,

顯然作者對中國的國情還不夠瞭解,對中國人的價值觀也不夠瞭解。 中國的民族主義發展到今天這個程度,中國內部因素固然不可排除,但是多年來的國際間輿論互動的效果,顯然不比國內因素弱。 國際社會對於中國的發展一直是持懷疑的眼光,有誰真正歡迎中國的發展與強大呢? 國際輿論被中國的媒體進行了放大,這對中國民族主義的發展起了很大的刺激作用。 中國的歷史教育和政治教育已經在近乎相同的體制下運行了數十年,為什麼民族主義到今天才成為特別突出的問題?作者顯然沒有對這個問題進行思考。 互聯網的發展也對民族主義的發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由於網民所擁有的虛擬身份,他們往往不需要對自己的言行負責。這使得民族主義情緒被進一步放大。 對作者的建議是,做中國研究還是應該多從實際情況入手,不要想當然。對於留學生的民族主義情緒,作者當然是有發言權的。但是對於作者所謂的"利益受損"的工人,作者只要做幾個訪談,就會發現,他們絕對不是受了愛國主義教育才甘於付出代價。 當然,必須承認,民族主義的過熱和民族自信的過度膨脹,對於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長遠發展是有害處的。歷史已經不止一次的證明,民族主義的過熱可能會帶來戰爭,並使得國家承受巨大的損失。
Master276, 中國

中國的民族注意,是一個民族在經濟從弱到強的轉變過程中的心理變化,基本上是一個窮人到富人的心理轉變. 中國人會很好反思自己的. 同時中國和其他東方國家一樣是在一個從集體主義向個性發展的過程.
franck, london

只要是國家利益,我們都要維護,西方人欺負我們的時間太長了,我們我家的人民有選擇自己的愛的權利,我們愛中國,跟任何政府都沒有關係。 我們年輕人就是愛中國,我們的國家就是好,西方人就是害怕我們國家的強盛和年輕人的愛國,他們寄希望予中國的第三代和第四代的身上,現在他們發現這些年輕人卻不聽他們的,因此把我們的愛國稱作民族主義,我們愛國為什嬤西方人不高興呢?我們說他們了嗎?
匿名

對於何博士關於中國民族主義是共產黨誤導的說法,鄙人深感疑惑。看看英國人到現在是不是還有日不落帝國的遺風,美國人是不是喜歡到處以居高臨下的口吻對別國指指點點。所以民族主義的上升時一個國家崛起的附屬品。但是中國目前還不是有實力的大國,且中國文化自古就強調"和"的概念,像納粹式的極端民族主義在中國是不會出現。我認為目前中國人的民族主義的上升主要是由於西方國家在國際上推行雙重標準造成的,何博士把其歸咎於共產黨的誤導不是別有用心就是無視客觀事實。比如,中國企業到美國並購企業,屢屢被美國以各種理由拒絕,但是美國企業想要並購中國企業時卻屢屢批評中國政府沒有開放市場給他。97年金融危機時,美國強烈譴責各受害國進行政府干預,而目前自家危機了,卻搞起了社會主義的國有化運動。當初炸了中國的大使館卻說是地圖陳舊而造成的誤炸,請問何博士,如果共產黨的導彈由於匹配地圖錯誤而誤炸了您所就讀的哈佛大學,煩請您及時告訴我們偉大的美國人民是民族主義高漲呢還是熱烈歡迎呢?
Steven , Guildford,UK

何曉清研究員提出了不少觀點,說不上有什麼新意和深度,對"八九後"人群、當代留學生的看法過於簡單化,似乎也沒有數據支持。如果哈佛的中國/華裔歷史學者真的只是這個水平的話,真是讓人失望。 我接觸的很多留學生對共產黨沒有什麼好感,但是不不妨礙他們的民族主義情緒。我認為從一個evolution和博弈的角度來看,民族主義存在很大程度上是理性的(我可以嚐試構造博弈模型,說明出現這種情況的條件)。
馬卡, 加拿大

何曉清女士年芳幾何?不知是不是經過了文革、改革開放到現在的40-50歲的人?看照片可能20多頂多30歲。我看了對談,覺得一方面她受到BBC樂安的誘導性提問而被動回答,而那些觀點有的還是很缺乏深思熟慮、難以理服人的。比如我是17年前離開中國到日本學習後留下任教的60年代的中年人,我上山下鄉插隊過,78年考上大學,經歷了風風雨雨,可是我在東瀛的經歷,反而"民族主義情緒"更強了,那種情緒未必都是1989年後"愛國主義"教育的結果,還有那些老華僑,他們更沒有受到過大陸的教育,他們也同樣強烈,比如奧運護聖火時他們的表現。其實,很多是歐美國家欺人太甚的結果而已。在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做研究,可不能人云亦云,應該有理有據,才有說服力。我覺得何小姐說的似乎都是在外國報章看到過的,沒有一點自己的研究心得。可能我說重了,供參考。
hongli, 日本﹒大阪

中國青年人被共產黨的黨化教育奴化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成為了世界上最愚昧的民族
謝牧, 中國南京

其實不完全對,有許多不同的聲音你在網上或媒體上是看不到的,不讓你發表,沒有民意調查,你說準麼?
aaa,

314拉薩騷亂之後,海外華人和留學生舉行的全球化人大遊行,反映的是中國人民對西方移民主人權宗教為幌子支持分離中國的分離勢力的反感,這些反感原自西方自己的在蘇聯東歐中亞民主中搞顏色革命扶植傀儡的惡作劇。難道不認同西方推銷的民主人權就是民族主義?笑話!作者把中國的海外留學生所謂的民族主義歸罪他們是現代社會的受益者,把國內人民的民族主義有歸罪於收到的信息不全,那麼有幾千萬人之多的廣大的海外華人為何同樣反對西方宣傳,並且站到了反藏獨的第一線舉行全球遊行?海外華人長期生活在西方接受西方和中共兩方面的信息,最瞭解西方虛偽和險惡用心,他們對西方的宣傳反感絕對比國內同胞更為強烈和深刻,本為作者為何對此巨大的族群視而不見掩耳盜鈴? 人權和主權那並不對立,鴉片戰爭以來飽受西方列強欺凌侮辱分離肢解的中國人民知道如何捍衛自己的利益。中國人要民主要自由但同樣要國家的統一,西方圖謀祭起人權的大旗實行分裂肢解中國的野心,這才是中國人目前反對西方鼓吹的人權民主的真實的動機。
ABC, Australia

引用:"問:我們經常也可以從這一代人身上看到這樣的史觀,那就是一提到中國和西方的關係就要提起1840年、提起鴉片戰爭。您覺得,是近代史本身,還是對歷史的官方解讀,導致了這種民族主義? 答:我覺得很大程度上還在於如何解讀歷史和全面瞭解歷史。比如對納粹,歐洲國家都清楚知道納粹歷史是怎麼回事。中國卻只片面地強調某一部分,比如鴉片戰爭,強調西方列強如何欺負我們。而讓年輕一代對"六四"、對"文革"、對"反右"這些一無所知,其實這是一個如何解讀歷史的問題。" 1840以前閉關鎖國(清)、海禁(明)談不上"和西方的關係",所以1840是一個轉折點,應該被細緻分析(因、果)。 "六四"、"文革"、"反右"首先不在"近代史"的範疇之內,其次與"中西方關係"聯繫(尤其是後二者)比較牽強。
Tiny_LH, Brisbane

有一個自以為是的留學生,自己暗暗被灌輸了反華思想還不知道!大言不慚的說89後都不知道六四和文化大革命! 我就是89左右的,我清清楚楚的告訴你,現在國內百分之百的人知道文化大革命並有百分之90以上的人知道六四! 但是我想反問在美國有多少人知道1932年的屠殺美國一戰老兵事件呢?有多少人知道肯特大學軍隊直接槍擊4個反越戰的大學生呢?我不知道美國有多少,反正英國現在我碰到的人別說80後了70後的沒有人知道!!! 再看看美國,如果你對美國人說美國是最霸權,沒人道。。。的時候美國人絕對把你先奸後殺!搞不死你 我不是憤青,至少我認為中國跟美國等發達國的差異就是他們沒有想你這樣的學者而我們國家卻有很多靠批判中國吃飯的學者! 還是毛主席那句話: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fred wang, UK london

我覺得說的很有真知灼見,很深入,民族主義是民主的墳墓,是戰爭思維的前身,是專制思維的體現,人家欺負你就不行,你欺負別人就可以。。。這種思維極容易導致一個國家的孤立,並最終走向戰爭。同時,民族主義也是統治階級轉移矛盾實現,鞏固政權的慣用手段。傷民傷國
打醬油的,

I did expect a researcher from Harvard will have a more objective and intuitive point of view on this subject. Unfortunately, she turned out to be another mouth-piece for some anti-china political agenda. Honestly, I don??t really care who this girl is, but my respect to Harvard just died a little bit.
Charlie, new zealand

一些人在批評中國時,常常喜歡拿西方來對比,就像何博士這樣。問題是,這個"西方"是一個真實的西方還是一個理想化的西方?何博士既然在美國,不會不清楚美國人的"愛國"程度。只舉一個例子,那個首先揭露美軍虐囚行為的士官,在他回到故鄉之後,面對的是朋友和鄰居的排斥--因為他"不愛國"。這哪裡有什麼何博士讚美的西方公民教育的所謂"批判性思維"呢?何博士認為中國現在的年輕人不瞭解歷史,可是何博士自己有沒有從資本主義的全球霸權這個歷史角度來看待非西方國家的民族主義呢?另外,糾正BBC的一個錯誤:在哈佛的網站上,何博士的頭銜是visiting scholar,翻成"研究員"好像不大對吧?請你們對讀者負責。
jiangcheng, 中國北京/美國紐約

大體的觀點是一致的,有幾個解釋覺得不恰當。 1,留學生是否是"既得利益者"? 嚴格地講,留學生的主要成分既包括常為人討論的"上層子女",更包含大量的理工科的專業技術學生。前往美國留學的大陸學生中,尤其是博士生,大部分還是理工科的。簡單地把留學生稱作"既得利益者",並不太恰當。自然科學的學生只是趕上了比較穩定的歷史時期,談不上受了多少好處。他們的民主觀很簡單,可塑性很強,應算是中立的成分。文中將留學生一桿子打倒的味道是不好的。 2,下崗工人的民族情結? 政府對下崗工人的安撫,無非是讓他們自認是"落後者、被淘汰者",能將就維持生計就知足了。他們的愛國情結是"被欺負的弱者"的恐懼心理的放大。和取舍無關。 3,民族情結會威脅當前政體? 不會!這種以"外來威脅和自衛感"組成的民族情結,是很容易會被凝結為對極權的依賴的。集權者可用的,除了人們的絕望,就是人們的恐懼。只有共同惡性膨大而爆炸覆滅的,或者一起萎縮的,沒聽說會相互牴觸的。
逸儒, 大陸

簡單的分成八九前和八九後未免太簡單了點。我參與過八九,因該有點發言權。但我現在不光擁護GCD,還剛剛加入了GCD,這是在我十年前不可想像的,當年作為憤青的我連共青團都鄙視。 現在在我開來沒有比GCD更成功的政黨了。中國需要你們說的一切,但是有了又能真的是一切變得更美好了嗎?來個民主黨,共和黨中國就能更完美了嗎?我表示懷疑!沒有完美的,只有適合的。當年89成功了(我曾經那麼天真的希望成功),讓開西等等來管理這個國家,今天的中國我不知道是什麼結果,雖然我不能說它是地獄,但肯定不會變成天堂。 這兩天在歐洲出差,順便過來看看,國內發言已經封了,但也沒啥不好,最好全封了,等得看著這幫看人挑擔不吃力的家伙天天以為自己高的不得了的樣子。
zhangxw, shanghai

如此淺薄的人也稱得上學者?中國的年輕一代,特別是八十後,是真正懂得愛國的一代,他們完全清楚,愛國主義不是民族主義,更與政黨和政府沒有關係。我身在美國,深知美國人甚至比其他國家的人更愛國,為什麼沒有人說美國人都是民族主義者?這位所謂的學者居然聲稱"對他們來說, 愛國就是要愛共產黨,愛這個政權。如果批評共產黨,你就不愛國、不忠心",不是無知就是居心叵測。
何不清, New York

This is really dangerous stuff. This person fantastically under-estimates the intelligence of the Chinese people, not to mention the fact the current form of nationalism cuts across a wide range of social and political strata in China. She contradicts herself in many ways than one and totally ignores the basic facts that the so-called patriotic education in today's China is by no means anywhere near the 50s and 60s and yet it seems to defy the concept of globalisation, the more open China is, the more nationalistic it becomes. The reason ? To the contrary of her reading of this phenomenon, the upsurge of nationalism IS a form of critical thinking, which this person has none whatsoever, judged by her own writing. As matter of fact, this upsurge is a reaction to the Western/American domination of the world, militarily, culturally and economically, not in the least historically. It is an informed theorisation of China??s survival. Evidence is abundant. I can??t believe that American research institutes churn out brainless academics as such. It would be interesting to know who has sponsored her so-called research. That will make it all clear. Shame on you. Shame on BBC, which has passed this as ?°critical academic thinking?±.
Fons, UK

這位所謂的學者一看就是不學無術,純粹在糊弄外國人。她對中國民族主義者們的認識還停留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水平上。這是很可笑的。 在今天的中國,民眾能夠通過互聯網等各種渠道獲得信息,並不是政府想欺騙他們就能欺騙他們。在很大程度上,中國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表達是一種自然現象,跟所謂的政府欺騙和誤導並沒有多大的關係。 就說中國駐南大使館被炸後中國民眾的表現吧,那有什麼不正常的嗎?在那樣的事件後,中國老百姓的那種反應難道不是很正常的嗎?與9﹒11事件後美國老百姓的反應比起來,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要知道,9﹒11後美國全國發生了幾百起攻擊穆斯林個人和寺廟的事件,有個印度人甚至因為自己的裝束像穆斯林而被人槍殺。中國民眾在使館被炸後的反應,跟這相比簡直不值得一提。所以說,現在有些所謂的學者就是選擇性失明,缺乏基本的理性邏輯,更不用說什麼公正了。 再說中國民眾對日本的民族主義情緒吧,日本對二戰罪行的反省一直不夠徹底,這是一個事實。與德國相比,這點就更明顯。日本首先或其他高官參拜靖國神社,確實是對戰爭受害國的一種冒犯。在這一點上,不僅是中國,韓國等許多亞洲國家也都非常不滿。韓國是所謂的民主國家吧?但是它的老百姓的反日情緒我看並不比中國民眾的弱。這是為什麼呢??難道韓國民眾也受到了政府的欺騙和誤導?? 至於對法國,那更沒什麼可說的了。一名雙腿殘疾的坐在輪椅上的中國女奧運火炬手在巴黎遭到暴徒襲擊,這樣的鏡頭出現在全世界的電視畫面上,正常的人無論誰看到都會憤慨,更不用說是中國人自己了。關於西藏,達賴長期以來就有把西藏分裂出去的想法,這並不是我們在污蔑他,這是事實。只是他認識到他那種想法不現實後,他才退而求其次,主張西藏實行所謂的自治。這樣一種政治人物打著宗教的幌子在西方各國招搖過市,近年來其越來越想把西藏問題國際化。這樣一個直接威脅到中國領土和主權完整的人物,中國對他的政治活動保持敏感是很正常的。試想一下,如果中國領導人接見本﹒拉登,美國老百姓又會如何感想呢?你或許會說達賴不是恐怖分子,但是在中國人眼裡,他至少就是一個對中國不利的壞蛋。 所以說,本文採訪的這位所謂的學者,其觀點是非常偏頗甚至是可笑的。我們都知道,在美國,你去迎合一部分美國人的觀點,可能會使你在這裡更受歡迎。但是,因為你喪失了一位學者應有的基本的客觀性,你的拙劣終將會被事實揭穿。另外,真正對中國有研究的學者,也早已看穿你的那一套了。你也就只能糊弄一下對中國缺乏瞭解的普通美國百姓而已。靠這種混法,你又能混多久??
可笑,



簡體

視聽材料
哈佛大學研究員何曉清談中國的民族主義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