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12月10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50北京時間 20:50發表
謝選駿:中國人的信與不信

謝選駿:中國的意識形態出現復古的傾向。
謝選駿:中國的意識形態出現復古的傾向。

中國三十年的改革開放不僅給中國人帶來了經濟上的自由,也使他們在很大程度上從過去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中解脫出來。然而,政治教條的瓦解和市場經濟的發展也給中國人帶來了新的信仰危機。

有人批評中國是一個只相信權勢和金錢的社會﹔也有人說,中國人現在什麼也不相信了。

文化宗教學者、電視政論片《河殤》撰稿人之一謝選駿前不久在紐約就此接受BBC中文部資深制作人樂安的採訪時指出,中國人對信仰一直是一種實用主義態度。無論文革的時候講革命,還是現在講錢,實質都是適應社會。他首先談到中國人當前的精神走向:

答:從目前的趨勢看,是朝民族主義,或者說復古主義的方向發展。將來會讓馬列主義壽終正寢,這個程度也可能是很激烈、很極端的。

問:那回過頭去發掘傳統的東西又到底能給今天的中國人提供多少精神資源呢?

答:起碼能給中國人的人際關係擴大一些外延。現在中國人的人際關係已經相當惡化了。前些年開始就有一個詞:宰熟,專門對熟人下手,很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老鼠會"。中國的意識形態如果出現復古的傾向,倒可以把這種唯利是圖的心態向中庸扳一扳。

問:這方面我們確實看到一些官方的動作,比如祭孔。但民初康有為已經努力過一次要把儒教國教化,但是失敗了,還有第二次可能嗎?

答:完全的國教化可能性不大。但可以通過系統的、有組織的重新傳播,在某些層面得到復興,這是可能的。

我們看到儒教在中國真正成為國教的那幾個朝代,比如兩漢和明清,都是所謂統一帝國,一穩定兩三百年。而我們這個時代不是,我們這個時代有點兒像南北朝。而南北朝是一個佛教興盛,儒教衰微的時代,各種思想相互碰撞,是一個文化傳播和創造性的時代。

問:這些年基督教、天主教,無論是地上的還是地下的,都有很大發展。一些估計認為,現在中國基督徒的人數已經超過了共產黨員的人數。您怎麼看這個現象?

答:基督教在中國有兩種意義:內在和外在的。這兩種都和國際影響有關。

從內在角度來說,基督教是一種比較"現代的"意識形態,雖然看起來好像有很多迷信的因素。但是它是從西方社會產生出來的,和現在的西方文化有一種內在的相通。從這種意義上說它比儒、佛、道跟現代化都更密切一些。

從外在來說,因為基督教和西方社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繫,通過跟基督教的聯繫中國人就容易接觸到外國的人和機構。

從這兩方面來看,隨著中國國際化程度的提到,基督教在中國的影響肯定會越來越大。

問:中國人過去講"天地君師親",文革時講政治。而基督教講在神面前的平等。無論歷史還是現實,基督教似乎都和中國有很多矛盾的地方,而這似乎並沒有妨礙它近些年在中國的蓬勃發展,為什麼呢?

答:這裡面有毛主義的因素或者說馬列主義在中國傳播的因素。馬列主義是在基督教社會產生出來的,很多做法和基督教有相似之處。比如共產黨的政治學習,就跟基督教的查經班很像﹔政治運動中的群眾大會和布道很像﹔甚至還有人說批斗大會跟異端裁判所處決女巫也很像。

這些跟中國的傳統都不一樣,也就是說毛澤東的馬列主義實踐不自覺地在中國為基督教開闢了道路。他把中國的傳統摧毀了,把基督教傳播的一些障礙,比如祖先崇拜、天地君師親這些給摧毀了。毛主義失敗後又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精神真空,基督教正好乘虛而入。

中國人的精神世界在未來的時代肯定是豐富多彩的、多元化的,而不可能是一元化。實際上中國馬列主義壟斷的時代已經結束了,現在是暗潮洶湧,將來無非是暗潮拿上台面,那時候馬列主義只能是眾多流派中的一派。

但是有些東西中國的基督教和西方的基督教還是不一樣。中國的基督教使"愛",使基督的那種仁慈在傳播中受到了某種割裂。宗派活動猖獗,而不是主內弟兄在基督裡合一那種感覺。有點兒佛教化,有很多小宗派。而且把人分成親疏,熟人不熟人有別,這些都滲入到中國基督教裡來了。

還有一個問題是中國很多人是拿傳統的儒佛道、民間宗教甚至鬼神的概念去理解基督教的上帝的,從而讓基督教在中國成了一種混合主義的宗教。還有中國人相信"聖人",認為人可以達到無私的狀態,基督教不承認這一點。

問:回顧這三十年中國人的精神歷程,一件事不能不提及,那就是法輪功現象。其出現和中共的鎮壓是否使得今後各種宗教組織的發展,甚至任何組織的出現和發展都變得困難了?

答:法輪功有當時的特點,比如八十年代的氣功健身熱,"六四"後的一段時間還得到過官方的支持,但後來走上了和官方衝突的道路。

從歷史來看,法輪功也不是一個孤立的現象。歷代王朝末年經常出現這種宗教運動。比如,漢朝末年的五斗米教,元末的白蓮教、明教,清末的義和團。

法輪功團結了改革過程中被犧牲掉的弱者, 但從現代化的進程看這對整個社會的發展未必是正面、積極的東西。在中國一旦一個慈善組織形成規模必然向政治性轉化,因此現在中國政府連慈善活動都限制很嚴。

問:那麼經歷了過去三十年的深刻變化,今後中國人的精神世界會是什麼樣的呢?

答:按照我"第二南北朝"的理論來看,中國人的精神世界在未來的時代肯定是豐富多彩的、多元化的,而不可能是一元化。

南北朝時代就是各種派別都起來,誰也不能獲得壟斷地位。實際上中國馬列主義壟斷的時代已經結束了。現在是暗潮洶湧將來無非是暗潮拿上台面。那時候馬列主義只能是眾多流派中的一派。基督教、佛教、儒教各有千秋,在法律框架內各有一席之地。

問:那麼結果呢?人們的日常行為會更加規範嗎?

答: 如果中國能建立起一個法律構架,這種豐富多彩會給中國人的生活帶來改善。如果中國社會建立不了法律構架,而各種精神現象互相競爭、試圖獲得一種獨尊地位的話,像馬克思主義和法輪功,現在好像是兩個最有力量的對峙的精神力量,他們如果想獲得獨尊地位的話,給中國人帶來的就不是建設性的,而是文革一樣的精神損害。


論壇討論

本采訪並不代表BBC的立場。

歡迎參加有關論壇討論。

您也可以用下表發表評論:

姓名
電子郵址
國家/地區/詳細地址
主題
意見/內容

聲明:BBC將盡可能發表各位的意見,但是不能保證所有的電子郵件都會在本網站發表。BBC也保留發表時進行編輯的權利。
你的評論和意見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體平臺發表



讀者評論:

馬克思主義是宗教沒錯,但馬克思信奉謊言與暴力,是邪教,關於這點,法輪功的九評早就有提到過。作者把馬克思的邪教跟其他的宗教相提並論,從邪教給中國帶來的文革災難來否定其他的宗教,是不是想為中共的罪行開脫?
LuiCang, 中國江蘇

積怨太深,積怨太久,不是鄧小平 '我們做了些錯事,蠢事'和'向前看,三十年不爭論' 就可了啦! 如何補償歷次運動冤死,致殘的幾千萬人和家庭哪?我的中學班主任在文革中被打成癱瘓至今,而鄧小平在86年中辦春節後的第一份文件-'關於批判方勵之,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通知'中,提到方勵之說,鄧小平在瑞士銀行有20億美元,鄧的回答是'他是怎麼知道的?聽美國中央情報局講的吧!'鄧為什麼不能像當年胡耀邦隻身一人在政治局和中顧委會議上那樣說:'我沒做過手腳不乾淨的事,我願意接受審查。。。' ? 我的前班主任這樣的家庭能相信鄧小平的'向前看'嗎?
受害者, 英國

對中國,我們早已經不存幻想!
不言, 中國江蘇

中國人缺乏"信",這個"信"不僅是信仰的信,也是誠信的信。舊的信仰體系的瓦解和新的信仰體系的破滅導致了目前的信仰真空,中國政府又不愿意拋棄裝飾其表的馬列主義,因為那樣會動搖執政合法性,但苦于找不到新的信仰體系代替,于是民族主義與復古主義就成為其維系政權的最好精神支柱。 我必須批駁謝選駿先生的錯誤觀點:1 馬列主義和基督教做法雖然相似,但是本質卻不同。做法相似是因為不論黨派和宗教他們都是叫人信仰一種東西,他們采取的方法是類似的,但是馬列主義講究的是專政性與階級性,是獨裁者專制統治的最好工具,獨裁者可以利用馬列主義堂而皇之的登上權力的最高峰,后繼者為爭奪其地位不斷□殺,權力的更替十分原始,就連毛澤東本人也根本不相信馬列主義。而基督教講究的是在神面前的平等,神可以理解成"獨裁者",但神是外化的,沒有現實中的人可以取代的,這里有本質的不同﹔ 2 關于法輪功是否是正面的力量。首先想獲得獨尊地位的是馬列主義,和法輪功的對峙不是法輪功挑起的,而是馬列主義的專政本質決定了其具有排他性,任何發展壯大的組織都被中國政府看成是對他的威脅,為什么法輪功在國外沒有和其他宗教對峙呢?法輪功只不過相比其他信仰組織更加頑抗堅定地抵抗馬列主義的壓迫。其次法輪功集結了許多信仰者與同情者,為了發出他們的聲音在美國辦起了媒體,確實為中國人民獲得自由信息起到了功不可沒的作用,也將沒有組織的弱勢群體結合成了一種公民政治力量。最后你說"在中國一旦一個慈善組織形成規模必然向政治性轉化"我覺得! 是十分錯誤的,一個慈善組織本身就具有政治性,根本不存在依據規模轉化的問題,在中國只是看其規模是否動搖了執政黨的地位,被扣上具有"政治動機"是政府進行打殺一貫手法。 謝選駿的學問應該做得更深點。
Mike, 中國大陸

這些年基督教、天主教,無論是地上的還是地下的,都有很大發展。一些估計認為,現在中國基督徒的人數已經超過了共產黨員的人數。您怎么看這個現象? 文中提到了這個問題,但我覺得這個問題并不存在,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國公民,但我的周圍及我的家人的周圍,所認識的共產黨員,成千上萬,但基督教徒卻少的可憐,一只手就數的出來! 我原來住在貴陽市很大的一家教堂的旁邊,每到聖誕節哪里都會很熱鬧,但我知道,很多人只是借這個由頭去HAPPY一番,聖誕節過后,一切重歸于舊!去教堂HAPPY的絕大多數人都不會認為自己是基督教徒! 實際上,在中國,宗教也是為了個人利益出發的,中國人講究的是臨時抱佛腳!每年去寺廟里燒香的人很多,但真正虔誠的佛教徒卻很少很少!
lij, 上海

我正在籌稿寫關于法輪功的書。是我經歷的。書名是《第三只眼》附標題是-我與墮落的法輪功妻子的痛苦生活經歷。我也要告訴世界,我從一個沒有任何政治傾向的角度,和與我生活多年的法輪功妻子的痛苦經歷。讓大家看看真實的一面。本人將以真人,真名和真的事件來撰寫。本人也在尋求贊助商和出版商。2009年底初稿完成。
jade oak, Australia

很有見地。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是市況的需求的產物。宗教和信仰的區瞠也同樣會被檢驗。舊的, 新的,東方的,西方的思想會被重新學習,比較, 組合及分化。中儈是正在實驗中。也許是好事。
容一, 美儈

我覺得還是佛教更寬容更像符合中國人的宗教,基督教在國內有的地方的確搞的很排外很乎成了很多人追求的目標,這種思想隨著經濟的浪潮已經浸透到了每一個領域,包括醫德和師德也已被拜金的人們所剝奪了。可這種社會現象似乎已經大大的偏離了中國人傳統的道德標準,自然的,人們需要一種精神上的支持。富人和窮人,善人和惡人都想有一種精神上的滿足,西方的宗教(如:基督教)也許是一劑適合各種人群的良藥。
未署名,

Love. 基督的精神. 中文翻譯叫做"大扣". 謝選駿說中國的基督教缺失基督"愛"的心. 但是你瞧一瞧今天中國大陸"愛"這個字, 本來就沒有"心"嘛! 這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愛".
未署名,



簡體

視聽材料
文化學者謝選駿談中國人精神世界的變化。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