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12月08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43北京時間 18:43發表
王天成:"漸進民主"的玫瑰夢

王天成:中國民主化以英國為參照是“時空錯亂”。
王天成:中國民主化以英國為參照是“時空錯亂”。

對於中國過去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國際上一個比較一致的觀點是中國的經濟改革成就顯著,而政治改革滯後。但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國內出現了一種說法,認為中國不僅進行了經濟改革,也已經並且應當繼續以漸進方式進行政治改革。

憲政學者王天成前不久在紐約舉行的"中國的歷史教訓和未來挑戰:大躍進五十周年和改革開放三十周年國際研討會"上發言認為,"漸進民主"只不過是中國知識界的"玫瑰夢"。

這期的"中國改革開放30周年"系列專訪推出BBC中文部資深製作人樂安當時對王天成所作的採訪,採訪中他首先歸納了"漸進政改論"的主要觀點:

答:這主要是官方學者,或者一些有一定獨立性,但願意站在官方立場上說話,以為這樣說話容易被接受的學者提出的觀點。認為經濟改革是漸進的,政治改革也是漸進的。

他們提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之後倡導的比如黨政分開、政企分開,以及人大代表的差額選舉、縣以下設立人大常委會、給人大常委會以立法權等等,還有人事制度改革,作為證據來證明中國進行了漸進政治改革。

這種觀點受九十年代以來中國知識界那種認為中國要走"漸進民主道路"的觀點影響。

問:那"漸進民主論"者他們的理論基礎或者說思想資源又來自哪裡呢?

答:他們的主要思想資源就是"英國道路"。他們認為英國的道路是逐漸演進的道路,是漸進民主的道路。實際上英國道路不是這樣,這是對英國道路的簡單化和片面的、浪漫化的理解,其實也是一種虛構。

英國的道路不是簡單地用"改革"兩個字就能概括的。英國的憲政轉型有兩個關鍵階段,一個是十三、十四世紀,一個十七世紀,這兩個階段都發生了戰爭。

當時英國的改革是因為貴族起義取得了勝利,迫使國王不得不接受改革。

說到英國憲政,人們總是要提到1215年的《大憲章》。《大憲章》就是貴族率領軍隊攻入倫敦,把國王俘虜之後強迫國王簽署的一個投降協議書。

但是國王人身獲得自由後又後悔了,企圖取消《大憲章》,當然後來又失敗了。約翰王因此在郁悶中去世,後來的國王還是要擺脫《大憲章》的束縛,這樣又發生戰爭。

真正的漸進民主應當自下而上。比較理想的是先推行鄉鎮和縣一級的地方自治和地方選舉。這意味著首先改變地方政權的性質,使地方政權向民主共和政體轉變。

經過了多次戰爭之後,貴族和國王都學到了一些東西。貴族認識到,戰爭並不能作為他們讓國王遵守《大憲章》,保護他們自由和權利的常規方式,這樣就開始了議會政治,用議會來約束國王。

當時英國的議會主要是貴族組成的,貴族是當時主要的納稅人。國王有自己的財產,但比如發動戰爭,他就需要貴族納稅、奉獻。

當時就確立了一個原則,叫"沒有代表不納稅",國王徵稅必須經過議會同意。

議會就利用這個原則和國王博弈,每次國王要錢的時候貴族就跟他談判,提出政治改革要求。

問:由此可見,貴族是推動英國憲政的主要力量。反觀中國,這樣的力量在哪裡呢?

答:這樣的力量在中國是找不著的。中國的人大和英國當年的議會是不一樣的。中國的人大主要是由官員組成的,這些人是吃納稅人的稅金的。他們沒有動力、沒有興趣也沒有力量去跟政府博弈,他們自己就是政府的組成部分。

中國人大的權利能否鞏固全靠更高統治者的意志,他想讓你發揮作用你就發揮作用,他不想讓你發揮作用你就別想發揮作用。你沒有什麼可以跟他談判、去制約他的東西。換句話說,中國政府缺乏內在的力量和動力來讓中國像英國一樣進行演進。

問:考慮到中國的文化傳統,加上"六四"這個背景,"漸進民主"這個提法,至少在字面上聽起來似乎應當是一個合理選擇,您不同意這個道路,那"漸進民主"的害處在哪裡呢?

答:的確很多人認為"漸進民主"是一個合理的、現實的選擇,因為它很溫和,這樣統治者能夠接受。但實際上它也是一個不現實的選擇。

一些消極的"漸進民主論"者甚至認為這個民主就是漸漸發育出來的,你不用去設計,你就等待就行了﹔另一些"漸進民主論"者也在考慮該從什麼地方開始,因為總不能"不漸不進"吧,"漸進民主"也需要一個開端嘛!

但是,考慮到開端問題的學者為了讓當局容易接受,只能提出一些非常溫和的建議,比如從行政改革開始,但行政改革和政治改革是兩回事,看不出來它對政治改革有什麼意義。

問:好像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國一樣在改革開放的三十年時間裡推行了那麼多法律,中國政府似乎也有以法治取代民主的趨勢,總是強調"依法治國",這種現象是否也和"漸進民主"論有某種契合呢?

答:這正是很多"漸進民主論"者的一個主要觀點,就是覺得可以從建立法治入手。

過去三十年中國確實制定了大量法律,但同時也制定了大量反人權、反自由的法律。法律增多了,政體並沒有轉變。這些法律的制定準確地說是現有體制的自我完善,並不是向另外一種體制的轉型。

當然我們不否認加強法制、增強人民的法律意識對未來民主轉型有好處。但只要不涉及政體本身,不涉及一黨制的問題,不涉及人民的選舉自由,民主是不會到來的。

而且政府體制不改變的話也不可能建立法治。司法不獨立,人們得不到公正的審判,你的權益受到侵害的時候沒有一個恢復正義的地方,法治何在呢?法治其實也是要以民主為前提的。

問:民主進程,漸進也好,不漸進也好,考慮到中國這三十年的發展,它的開端應當在哪裡?

答:我認為,真正的漸進民主應當從下面開始。比較理想的是先推行鄉鎮和縣一級的地方自治和地方選舉。這意味著首先改變地方政權的性質,使地方政權向民主共和政體轉變。

以地方為開端的優點是為人們學習民主提供一所學校,也包括官員學習民主。然後我們再由地方選舉過渡到全國選舉。

台灣的民主化是比較平穩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國民黨到台灣以後很重視地方選舉和地方自治。

其實從地方開始進行政治改革的思想在中國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戊戌變法的時候我們的先輩就認識到了地方自治對實行全國憲政的意義,清末預備立憲的時候,很多封疆大吏也持這種觀點,後來孫中山先生、國民黨也是這種看法,才有了台灣的地方自治和民主轉型。


論壇討論

本采訪並不代表BBC的立場。

歡迎參加有關論壇討論。

您也可以用下表發表評論:

姓名
電子郵址
國家/地區/詳細地址
主題
意見/內容

聲明:BBC將盡可能發表各位的意見,但是不能保證所有的電子郵件都會在本網站發表。BBC也保留發表時進行編輯的權利。
你的評論和意見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體平臺發表



讀者評論:

中國的事情從來就是講起來輕鬆,做起來艱難。而且任何具體的選擇總是要在特定的時空條件下才有意義,我承認你的看法有一定的見地,但我不認為它有操作性。
唐英書

我想在中國首先得開放社會,讓人民能夠自由的學習,思考和實踐,自由的結社,自由的發表意見。也就是讓民眾在社會實踐中,在知識和經驗的積累中去認識理解什么是民主,民主同他們個人利益的關系。這樣民眾才可能因關注自己的利益,公共利益而自然地成熟起來,具有分別是非,公私的能力,具有自主獨立地人格和價值觀,以及自由的選擇能力。由于有這樣的大眾,民主所需要地社會基礎,社會文化才堅實和成熟起來。從某種意義上講,民主政治是由這樣的人,這樣地社會來支撐的。不管怎么說,知識精英和專制政府所主導地民主改革是遙不可及,也不會有真正的結果。一句話,民主的絆腳石是知識和信息不能自由流通。想想看,一國國家的人民,不能通過自己的身體和大腦自由地獲取真正的知識和信息,而是等待知識分子的慈悲,施舍一些知識,等待政府一點一點施舍權力和利益,您想這個國家會有民主嗎?會實現民主嗎?朋友們,民主首先開始于你的大腦,你的利益,你的知識和價值觀,你的需要和不需要,正是這個"私",才造就了那個"公",民主就這樣成了。
Sri, India

王天成說,漸進民主不過是中國知識界的"玫瑰夢"。然而他又主張中國的民主進程應從鄉鎮和縣級的地方選舉開始,實質上還是主張漸進式民主。那麼鄉鎮和縣級的自治選舉首先必須得到其上級政權的同意和批准才能進行。這是否能成為現實呢?抑或仍然是一場"玫瑰夢"?
匿名

鑒於中國老百姓的文化素質和對民主認知的有限,對公民的民主啟蒙是非常重要的,知識分子、政府在這一方面應先做些工作。
劉文江, 中國吉林東北師大

甭管是不是披著民主的外衣,只要提高了生產力,提高了國家的實力,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就是好制度。那些披著民主外衣的某些國家,例如,印度,泰國,把國家搞的一塌糊塗。有什麼好的?
貓論,

完全就是空想而已。 說中國應走漸進式民主道路,並不等於中國必須要按英國的方式一模一樣地進行改變。所以中國沒有貴族,並不等於中國不可以走漸進式民主道路。作者的理解太狹隘了。 另外作者所謂的開放地方選舉,根本是行不通的。如果現階段中國實行縣以下地區的直接選舉,上台的肯定除了官員,就是煤礦主、企業主等有錢有勢的人,指望這些人去保護老百姓的民主權利和利益,那根本就是妄想。 總之,作者就是一個書呆子,只會空想。


呵呵,

民主對中國大陸來講可行嗎?我懷疑.現在大陸的貧富差距,和人民的民主的意識等等...,並不是說民主不好,民主有民主的好處,社會主義有社會主義的好處,這需要慢慢的演變過來的,強行實行民主,只會帶來社會的動彈,大陸到了一定的時候,比如貧富差距拉平了,人民富裕了,人民有民主的意識等等才可以實行民主化,歐洲不是這樣的嗎,他們演變到今天的民主需要幾十年甚至一百年,這樣的民主是成功的,如要中國在短短的幾年內實行民主不是要中國人的命嗎. 你應該知道了現在的亞洲的泰國和巴基斯坦和印度這些國家他們不多是民主國家嗎,他們的國家富裕嗎,還不是民不聊生,特別是泰國的社會動蕩不安,這樣的人民有好日子過嗎?鬧來鬧去到最後還不是老百姓最苦,再來說印度,他們有多少人是富裕的,有多少人貧窮的,再來反觀中國,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他們也民主了,他們國家亂嗎,好嗎,還不是被美國牽著鼻子走.民主對中國來說,至少十年內不可行,
揚某, 歐洲

中國一民主,不是變成"文革式民主"--全面內戰,就是成為"泰國式民主"--軍人干政。
匿名

我想在中國首先得開放社會,讓人民能夠自由的學習,思考和實踐,自由的結社,自由的發表意見。也就是讓民眾在社會實踐中,在知識和經驗的積累中去認識理解什麼是民主,民主同他們個人利益的關係。這樣民眾才可能因關注自己的利益,公共利益而自然地成熟起來,具有分別是非,公私的能力,具有自主獨立地人格和價值觀,以及自由的選擇能力。由於有這樣的大眾,民主所需要地社會基礎,社會文化才堅實和成熟起來。從某種意義上講,民主政治是由這樣的人,這樣地社會來支撐的。不管怎麼說,知識精英和專制政府所主導地民主改革是遙不可及,也不會有真正的結果。一句話,民主的絆腳石是知識和信息不能自由流通。想想看,一國國家的人民,不能通過自己的身體和大腦自由地獲取真正的知識和信息,而是等待知識分子的慈悲,施捨一些知識,等待政府一點一點施捨權力和利益,您想這個國家會有民主嗎?會實現民主嗎?朋友們,民主首先開始於你的大腦,你的利益,你的知識和價值觀,你的需要和不需要,正是這個"私",才造就了那個"公",民主就這樣成了。
Sri, India

司法如何超然?第一步就是放棄人治思想。
匿名,

民主是個好東西,但沒有法律約束的民主只能帶來動亂。比如最近泰國的示威者霸佔機場就超越了法律的許可。台灣綠營看一陳雲林的訪問,也超越了法律批准的範圍。這樣的民主就不再是好東西了。民主與法律是相輔相成的,不要法律的民主也最終會被執政者鎮壓,也就是兩敗俱傷。如果選民不知道尊重法律,就不可能有成熟的民主。
匿名,



簡體

視聽材料
憲政學者王天成談中國民主道路的現實選擇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