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12月05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4:03北京時間 22:03發表
嚴家祺:胡錦濤沒有政改魄力

嚴家祺:中共八十年代政治改革設計者之一。
嚴家祺:中共八十年代政治改革設計者之一。
1989年"六四"事件後被迫流亡美國的原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家祺,曾在中共十三大前的一年多時間裡在趙紫陽領導下的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辦公室工作,參與政治改革的設計。

前不久在紐約舉行的"中國的歷史教訓和未來挑戰:大躍進五十周年和改革開放三十周年國際研討會"上,嚴家祺發言指出,沒有重大事變的推動,今天的中國不會有真正意義的政治改革。

這期的"中國改革開放30周年"系列專訪就播出BBC中文部資深製作人樂安當時在紐約對嚴家祺先生所作的採訪,採訪中他首先談到了當年鄧小平的政治改革:

答:應該說鄧小平在八十年代不僅希望改革中國的經濟體制,也希望改革政治體制。他看到中國的政治體制有很多弊病,特別是這個體制導致了"文革"的發生,所以他是有決心來改變的。

在經濟改革的同時他也就政治改革說了很多話,比如黨政分開、權力下放,以及結束領導幹部,尤其是最高領導人物的終身制。在中國的《憲法》裡也規定國家主席、政府總理不能連任兩次以上,這對中國是個很大的變化,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突破。

沒有鄧小平廢除終身制,沒有1982年《憲法》的這個規定,後來的江澤民就可以像毛澤東一樣一直連任下去。

問:現在說到政治改革,人們更多想到的是民主選舉、新聞自由這些內容, 當年鄧小平的政治改革和今天人們這種期待是不是還有很大差距?

答:當然,他的政治改革是企圖從中國的專制政治中邁出第一步。

專制政治有兩個特徵,一個是權力的過分集中,第二是掌握最高權力的人終身在位。這兩點不打破,中國的專制主義不會消失,而鄧小平打破了一條,打破了最高權力的終身任職。

英國走向民主憲政是讓國王的權力變虛,解決了立法、司法、行政權力集中的問題。而鄧小平改變的是另一點,解決了終身制。如果這兩方面同時改變,那就是美國式的共和政體。但中國今天還是黨領導一切,沒有分權制衡,所以中國只走了一半。

問:如果從歷史角度看,鄧小平的政改是不是仍可以看作中國整個政治民主的重要一步呢?

答:是重要的一步,但是也有尾巴。軍委主席就沒有規定可以連任幾屆。在黨領導一切的情況下,軍委主席如果沒有限制地連任就等於把鄧小平廢除領導人終身制的努力抵消了。

在中國這種最高權力不能分割的情況下,限制任期應該說是政治改革中非常重要的一步。第二步就是趙紫陽在1986年到1987年制定的"政治改革總體方案", 當然這是一個非常有限的改革,還是在共產黨領導一切的原則下進行的,沒有什麼三權分立,但提到了適度的黨政分開和下放權力,權力也受到一定的制約。這兩步對中國擺脫專制主義傳統是非常有意義的。

問:但不幸的是即使趙紫陽這個有限的政治改革也隨著1989年的"六四"事件終結了,後來甚至連"黨政分開"也不提了。

答:現在中國就是黨政不分。趙紫陽是堅持要走"黨政分開"道路的,他的"政治改革總體方案"基本上都體現在了1987年全黨通過的"十三大"報告裡。

所以1989年學生運動的時候,他就企圖按照政治改革方案來做,比如協商對話。但"六四"之後的二十年,中國的政治改革就完全停止了,即使說是政治改革,也都是表面現象。

問:反而所謂"西方敵對勢力的威脅"成了更大的考慮了。

答:主要是"六四"之後感到政治不穩定,特別是"六四"受到了全世界的譴責,這件事對中國的影響非常大。

中國近代史有個規律:大事件出現大變革,小事件出現小變革,沒事件沒有變革。鴉片戰爭帶來洋務運動﹔甲午戰爭失敗,有戊戌變法﹔沒有文化大革命,就不會有改革開放。胡錦濤我看他沒有能力也不想突破這個規律,因此不會有政治改革。

而另一件人類歷史上的大事--柏林牆的倒塌,使中國認識到原來公有化的道路是完全走不通的。於是決定在共產黨領導下,或者說在共產黨專政的情況下,完完全全地、有意識地走資本主義道路,名義上還叫"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問:1989年以前的資本主義可以說是民間受益的,以那些"萬元戶"為標誌的,但"六四"之後的資本主義是不是變成了以國家、權貴,以官商勾結為標誌的資本主義?

答:"六四"以前的資本主義還不是非常明顯,也不是很有意識,只是採取資本主義一些好的經濟手段。1989年之後就是明目張膽地、下決心要走資本主義了。東歐變化以後,鄧小平為了挽救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就不得不這麼做,因此也結束了原來的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極對立的體系。

問:正如您剛才提到的,"六四"之後政治改革停頓,與之相伴的又是資本主義的大發展,這二者的結合給中國帶來了什麼?

答:這種情況不奇怪,很多國家都出現過類似的階段。

馬克思書中經常提到的1848年革命之後,法國就處於今天中國的狀況。 一方面政治專制,另一方面除了政治以外的各個領域,文化、藝術都高度自由化。

可以說今天的中國和當年法國的路易波拿巴時代是非常相似的,這種情況在法國維持了二十年,後來普法戰爭改變了法國,法國慢慢走上民主化道路。

所以中國當前的這種情況會維持一段時間,但是隨著最高領導層一次次的更迭,民主化的意識就會進一步高漲。特別在一塊經濟自由化的土地上,要想長期維持專制是不可能的。

問:那您覺得將來政治改革的動力還能來自領導層嗎?

答:中國的政治改革要靠掌權的人和民眾結合。中國不需要毛澤東或者太平天國那樣的農民革命,這種革命對中國沒有任何好處。中國需要的是上下結合的、基於經濟自由化基礎之上的政治改革。

這個改革是一定會到來的,但目前來看中國不會有政治改革。我不可能預測更長時間,但未來三、五年不會有政治改革。

這裡很大的一個原因是鴉片戰爭以來中國有一個規律,就是"大事件出現大變革,小事件出現小變革,沒事件沒有變革"。 你看,鴉片戰爭帶來洋務運動﹔甲午戰爭失敗了,有戊戌變法﹔八國聯軍打到中國,慈禧太後就搞新政﹔在新中國,沒有文化大革命,就不會有改革開放﹔沒有"六四",就沒有鄧小平南巡後中國資本主義的大發展。

這個規律只有毛澤東、拿破侖、彼得大帝這樣的人物才能突破,胡錦濤我看他沒有能力也不想突破。


論壇討論

本采訪並不代表BBC的立場。

歡迎參加有關論壇討論。

您也可以用下表發表評論:

姓名
電子郵址
國家/地區/詳細地址
主題
意見/內容

聲明:BBC將盡可能發表各位的意見,但是不能保證所有的電子郵件都會在本網站發表。BBC也保留發表時進行編輯的權利。
你的評論和意見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體平臺發表



讀者評論:

個人覺得,現在中國社會表面上看上去是風光無限,每年的GDP都是高增長,但這不能掩蓋一黨專制的弊端,共產黨從毛時代就開始的精神控制。改革開放富裕了我們的物質生活,卻貧窮了我們的精神生活。看看大陸各個論壇的審核制度吧,看看中國的那堵偉大的牆吧,1989的那些事現在在大陸有几人還記得,記得的人又有几人知道真相,胡耀邦,趙紫陽這些人又有几人還知道? 黨不要我們看到的,聽到的我們就几乎看不到,聽不到?這樣真的好嗎?你們就能忍受?
小馬哥加油, 四川,中國大陸

The most of the commentary here from oversea Chinese disagree with Mr. Yan's opinion. The reason is very simple. Because they have seen by their own eyes that the western ideology and social system are not compatible with china.
張剛, 奧地利

果然,嚴那一代人已經落伍了。 或者說從來就沒新潮過。 "這個規律只有毛澤東、拿破侖、彼得大帝這樣的人物才能突破,胡錦濤我看他沒有能力也不想突破。" 一個字,垮
80後,

聽不得不同意見的政治是虛偽政治,言論自由才是社會穩定的基礎。
syu,

自古以來改革都是難題,張居正這樣人物不是哪個時代都有∼∼∼∼。

保持目前的現狀發展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balance,

嚴先生的說法有一點與中國事實完全不符。中國除經濟之外,文化藝術領域與80年代相比除商業文化垃圾數量激增外,質量上並無發展,這些領域至今沒有自由,亦沒有突破。
五毛才該被禁, 大洋國

中國共產黨還是要多聽取外部聲音的,這篇文章的看法我比較贊同,不過,民主政治改革走的慢點也不見得都是壞。說真的,共產黨現在沒有壓力,百姓也能接受政治現狀。就算改也要緩和的好,太急了傷害會很大,就像台灣的政治改革過程就偏急了我覺得。
weiping,

基本同意以上觀點,現任中國領導人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魄力.這個專制集團的當務之急是不惜犧牲環境\不惜侵佔人民的利益把GDP搞上去,從而證實自己的合法,證實專制的正確.這種做法可以欺騙很多人.值得警惕的是,西方的一些政客在幫助他們,也許西方的一些人不情願看到中國的進步.
章家華, china

嚴家其的文章寫的真實,論點正確。
中國百姓, 中國

現在國家局面穩定,經濟繁榮,為什麼要改?就為了迎合西方政客的觀點?? 不論是政治家、經濟學家、或者什麼"學者",把一些社會現象結合自己主觀論斷,都會得出這樣那樣的結論......,但是請別忘了 什麼是主流?!我估計也希望在嚴先生的有生之年或者是那些可以操控本媒體的"媒體工作者"的有生之年看不到你們希望的關於中國"政治改革",因為你們不是主流!!
匿名,

共產主義是謊言,共產主義就是各盡所能,物質產品極大豐富,按需分配。物質產品極大豐富是第一個謊言,比如高級廚師加工的菜肴,風景區的別墅,不可能豐富到要多少有多少,第二個人不是豬,人是有文化產品的需求,文化產品是不可能極大的豐富的,比如歌星的演唱會,藝術家的作品。所以說物質產品(文化產品)極大豐富是謊言,也就無法達到按需分配,只能靠市場分配。
匿名,

我同意嚴先生的觀點,同時我認為高等教育的普及和網絡文化的深入人心,必將加速草根人士的話語權;因為無國界的交流與主動自覺的思考,正在孕育著叛逆行為對主流意識的衝擊.孔孟之道的初期並非顯學,但是,仕官階層的崛起需要凝結群體的思想,皇權至上的弱肉強食也期盼粉飾的讚美,故而,董程修葺的新儒學得到了進化中的多民族追捧.當然,我的意思是說從哲學的必然性講:學術創新後的恢宏決定著國家的客觀進程.而您所說的是從透視世界歷史發展的趨勢,預測中國社會的文明化躍遷.也就是說殊途同歸的進化是否存在可行性?
憧憬不是夢, 中國北京

一個落草為寇者的落魄謀士面對今日中國的長足發展還談什麼中國的改革呢。就談談你對美國的發展好了。可是,你那些個自由主義的讕言也是從美國那兒學來的,中國不需要你的二手理論,美國更不需要你的鸚鵡學舌,看來你已經沒有什麼市場了。
喬納森, 新西蘭

it is right that recently china do not need to reform the policy or government. although there still lots of confliction exist in the society, but if someone or some organization tring to reform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in china now, the country would be into chaos
chenxuan cui, China

這個學者的分析很客觀,不像BBC平常找的一些異端人士來看中國,滿口大話空話。說的問題就連門外漢都覺得是廢話的東西。希望中國在將來能夠邁出行一步吧,中國人需要徹底站起來啊!
Jay, Edinburgh

之所以要國家來個大變革是要國家機器到了不能正常運行的地步,但是中國現在的模式運行良好,我也不否認社會還有各種矛盾,但是絕大多數人的生活是得到了明顯的改善。進幾十年來的發展速度是驚人的,這就說明起碼目前中國還沒有到了必須進行大手術式的變革,至於您說的變革,估計目前也只能給中國人民帶來災難
garfield, china

經濟發展和政治改革應該是並行不悖的,當今經濟得到發展,不僅將和政治體制落後形成巨大矛盾,而且資源的不公平分配將會帶來更大隱患.
五毛就是牛, China

運行模式良好?有怎樣的事實可以證明運行良好? 黨政不分的專制國家管理態度,不政改有何希望? 何謂希望?!
五毛garfield, china/hunan

覺得中國不需要改革的,只能說要麼是既得利益者,要麼是愚民
匿名

經濟發展並不應該忽視政治改革,目前中國社會矛盾加深,資源分配不公,未來如何更大發展? 殺雞取卵不可行!
反對五毛騙人言論,

大事件可能很久都不會有,也可能明天就來了。美國的次代危機引發全球金融風暴和經濟衰退誰也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匿名

現在金融危機的到來,基於國內經濟以外向型為主,逐漸導致經濟危機,國內專制下的貌似良性的模式將不那麼穩定。社會矛盾更加擴大,也許會是改變的機會,但廣大的底層人民也會付出較大的代價,很嚴峻!
匿名

還是馬克思說的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的關係。
特地裡,

嚴重同意中國目前的體制落後需要改革,人權得不到保護,有種種的不公平。但是,我們需要給這個腐朽了太長時間的國家一些時間,中華人民共和國剛剛建國60年,要他一下子拜托所有的問題,打到歐美等發達國家的水平,是不公平的。美國、歐洲的改革哪一各用了60年就完全達到了高水平的改革?我們可以接受不同的聲音,不同的意見,但是我們需要的是時間。
shuangshuang, china beijing

看來嚴家其先生還是囿於中國傳統文化固有的亂世造英雄、英雄造歷史的觀念。 自19世紀初以來,中國社會在西方文化的強行介入下,有意也好,無意也好,不斷地進行著變革。各個時代,各方人士,都提出了各自不同的見解和主張。中國共產黨借用西方而來的馬克思主義,實施中國傳統文化中固有的天下大同觀念,原本無可非議。但是,以消滅私有求大同,結果卻是強化了中國固有的極權體制。原因很簡單,一個被剝奪了生活資料的人,也就喪失了自主生存的能力,因而必然受制於極權集團。 曾幾何時,當年備受激進知識分子崇拜的馬克思主義,變成了一堆糞土,以個人權利為中心的民主思想成為當今西方的強勢文化。中國應當引進這樣的西方觀念變革自己嗎?中國需要像當年毛澤東那樣的人物再來一場轉向革命嗎?中國能夠依此建立一個健康的社會嗎?這是一個天大的未知數。至少,一個可以擺在桌面的事實是:在西方文化圈以外的民族,尚沒有一個成功的範例。 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不應該忘記,中國社會的變革是在西方文化強行介入的歷史背景下進行的,任何一個徹底鏟除中國文化傳統的主張,是根本行不通的。那麼,如何營造一個與中國傳統文化兼容的觀念和社會,沒有任何一個人,也沒有任何一個偉人可以預先設計,而只能是在長期的歷史演變中逐漸形成的一個全民的共識。在這個共識沒有形成之前,或者更準確地講,在形成這個共識的社會條件沒有成熟之前,任何一場由"偉人"發動的斷裂性革命,都只能把中國引向毀滅之途。當年毛澤東的共產革命,當今葉利欽的西式民主的震蕩變革,其慘痛結果,都是不可忘記的前車之鑒。 自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以來,這三十年間,中國社會中的個人權利的砝碼不斷地逐漸加重,其社會成就世人有目共睹。但是,中國社會究竟能夠在這條路上走多遠,西方的以個人權利為中心的民主觀念可以在中國的土地上結出什麼樣的果子,都只能以目前的可操作的背景來定。避免斷裂式的革命,避免巨大的社會動蕩,讓中國社會在西方強勢文化的面前,以盡量平穩的步伐尋找自己的道路,應當是中國近兩百年來慘痛歷史的共識性教訓。
張剛, 奧地利

我至今還有嚴家其的著作,但是都成為過去了,祖國畢竟在不斷地發展和強盛,我為自己的國家自豪,這是改革開放三十年帶來的巨大變化,功不可沒!置於您的言論,有待商榷,因為您已置身其外,很難詳細瞭解國內現狀和民心所向,您所代表的那些民運精英都已俱往矣!
匿名

基本同意老嚴的觀點.現任中國領導人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魄力. 當局不惜犧牲環境和民眾的利益來標高GDP,無非是想證實專制的合法和正確. 中國需要一個民主政治體制,而現在腐朽落後的專制體制對社會的危害太大,是到非改不可的時候了!
ZHANG HUA, CHINA

嚴家其的文章寫的真實,論點正確。
中國百姓, 中國

嚴家其:說這個規律只有毛澤東、拿破侖、彼得大帝這樣的人物才能突破,胡錦濤我看他沒有能力也不想突破。 嚴家其-原共產黨人,中共高級幕僚,最嚮往的還是這些獨裁者! 嚴家其不愧為毛澤東時代被培養出來的人才.希望嚴家其回國效力,發揮優勢
楊光, 法國

嚴加其先生的部分觀點是正確的。 但是,他的結論只說了一半。他說胡錦濤沒有能力實現政治改革, 有兩個推論,一個是中國不會有大變革,因為胡錦濤倡導的是和諧社會,也就是平穩和諧的發展,這是中國的文化傳承。 他說胡錦濤不像毛澤東,拿破侖,彼得大帝這樣的人物,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中國的領導人已經不是終身制, 沒有人可以用10年的時間在中國這樣一個大國實現平穩過渡加成熟改革。 那有大的變革對中國有利麼,對世界有利麼? 答案是否定的,看看,現在的俄羅斯, 普京的政治強人意志, 是西方民主真正的大敵。 中國如果不是漸進式的政治改革, 就會有相似的人物產生。沒有政治強人,就無法推動正面的激進改革。 和諧發展有利中國和平崛起,更有利世界和平發展。 中國改革總方向:個人領袖向集體領導過渡,間接民主向直接民主改變。和平變革需要至少30年。自上而下20年,自下而上60年。 外敵入侵,封鎖, 民主變毒藥。
中華子民, 英國/本墨斯

現在政令都出不了中南海了!真不明白胡溫到底在想什麼. 各個地方官僚們貪污腐敗是前仆後繼,中央管不了,人民雖然'眼睛雪亮'可是沒有民主又怎麼敢管?難道中央搞些類似於古代東廠西廠之類的'雙規'就解決問題啦?問題沒解決,倒是把非法拘謹酷刑折磨這套建立起來了. 去年11月中央一腳剎車把個中國經濟鬧成現在這副鳥樣.就知道哭,哭有個P用啊??
Ma, China

黨政不分,黨說空話,政受牽制永遠弄不好,老百姓沒民主。腐敗成風,到了政改的時候了!!!
匿名



簡體

視聽材料
原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家祺談政治改革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