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12月0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1:26北京時間 19:26發表
嚴宏昌:“大包干”第一人

嚴宏昌(右)向BBC中國事務編輯陳時榮講述了當年的分田經過。
嚴宏昌(右)向BBC中國事務編輯陳時榮講述了當年的分田經過。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周年。一個普遍接受的說法是,中國的改革始自1978年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農民的私訂密約、分田到戶。

這份"生死狀"由當時的生產小隊幹部嚴宏昌起草,契約寫到:"我們分田到戶,每戶戶主簽字蓋章。如以後能幹,每戶保證完成每戶的全年上交和公糧,不在(再)向國家伸手要錢要糧。如不成,我們幹部作(坐)牢殺頭也乾(甘)心,大家社員也保證把我們的小孩養活到十八歲。"

在簽字畫押、秘密分田三十年後,嚴宏昌今年夏天在小崗村接受了本台BBC中國事務編輯陳時榮的採訪,他首先回顧了當年分田的動機:

答:三十年前主要的原因就是十年動亂期間出現了那個"四人幫",集體這一塊生產力下降,大鍋飯,群眾比較散,農民吃糧都靠國家來解決。作為農民,不但我們產的糧食不夠吃,反過來還要靠黨來養活。如果三十年前不這樣做呢,肯定人就要挨餓。所以我們改變了,要走適合我們農民的道路,我們才能贏。

問:您當時負責什麼?

答:我當時是抓生產的隊幹部。隊長嚴俊昌,還有嚴立學,我們都姓嚴。

問:是不是你們有一天或者有個會,你們三個核計一下決定這麼辦的?

答:我們經過了一段時間的醞釀,開始我們三個意見也有不一致, 更不可能公開討論這個事,因為跟政策有違背。

當時我們每天早晨聽《東方紅》,歌中唱黨是為人民謀福利的,可當時我們在農村看到的和歌中唱的不一樣。於是我就想,我們那樣做才符合真正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腦子裡就決定先來個瞞上不瞞下,乾好了回來向黨匯報,到那時候實事求是擺在桌面上,黨可能會認同我們。

但是我們也知道不一定百分之百認同,也有一定風險。當時我們就考慮,大不了就是命嘛。

問:有沒有考慮過先找上級去談談?

答:沒有,不敢考慮這個。當時如果跟上頭反映,誰也不會說這個話來默認你,所以當時就是秘密搞的。

問:那後來又是怎麼被人知道的呢?

答:我們是1978年11月24號開始搞的,簽的那個"生死狀"。到了第二年的四月中旬就被發現了。當時是我們梨園公社書記張明樓,他也沒有證據,但懷疑我們分田到戶,警告我們。我們就唬弄他說沒有,我們還在記工分,只是分工幹活。

問:那11月24號那天是什麼情景?

答:我們不能像平常開會那樣都到會場去,只能偷偷地一個一個進行。我第一個按的手印,"生死狀"也是我寫的,也沒跟誰討論。

當年小崗村的分田“生死狀”。
當年小崗村的分田“生死狀”由全村人簽字畫押。

從當天下午五點左右到晚上九點鐘,四個小時收集了當時全村二十戶中在家的十八戶的手印,還有兩戶在外地沒有回來,找十八戶中的人擔的保,代他們按的手印。 □

問:那當時生產隊集體的生產資料,比如水車、耕牛等等如何處理呢?

答:當時生產隊的財物一家一戶地分不好分,劃成小組就容易了,如果東西少就按兩組分,多的東西就按四組、甚至八組去分。

問:最後是怎麼公開的呢?

答:接近五月份的時候,我們縣委書記陳庭元第一次到小崗來,那就不得不跟他講了。

問:你是怎麼承認的,是不是你們三個隊幹部又商量了?

答:那倒沒有。他來的時候車直接停到地頭,當時是下午一點鐘左右,農民還在地里弄花生,他直接去問農民,問他們怎麼一點鐘了一家人還不回家,還在地裡,他就問,你們這是分到戶了吧?問得農民沒法答覆,但我們公社書記跟他匯報的是我們分到戶了。最後我們一個過去的老會計,承認說是,這是自己家在乾。

然後就把我叫過去,我還不認識我們的縣委書記,介紹之後他就問我,聽說你把土地分到各家各戶了?我腦子裡就轉,想到底怎麼回答,還沒等我答話,他就說,據他瞭解,我們是分到戶了。

我想不能再騙了,縣委書記來了我哪能說假話呢?就說,陳書記,我們是分到戶了。他說,那你們能幹好嗎?我說,陳書記,只要讓我乾到年底就能見效。他說,那如果乾不好,怎麼辦?我說,乾不好我頭就交給你。

他說,你能分開,還能收回來嗎?我說,我既然能分開就能集中起來,但有一條,集中起來不如分到各家各戶。

後來我就跟他反映情況,因為公社三月開始懷疑我們分田之後,供應糧、貸款和種子就不給我們小崗村了,說聽說我們分田到戶了,他們不能支持資本主義。那時候市場上是買不到種子的,以後我就一直到公社去要。那天陳書記來小崗正好我從公社要種子回來,中午一碗稀飯才吃掉一半,他就到小崗來了。

我就跟他講,公社把我們的東西都扣掉了,不給我們種子我們怎麼生產呢? 最後他把我叫到一旁說:"宏昌啊,你們這麼乾,能幹好,這我也知道,但是暫時沒有這個政策,你們公社擔心是對的。其它的不給,你就不要要了,種子我讓他給你,你們乾一年,試試。"

當時聽了這句話我都能給他磕頭,我說:"謝謝陳書記,如果讓我們乾一年,我們肯定能幹好。"

這一年我們效果也的確可以。前一年我們人均收入二十來塊錢,這一年就達到了四百塊錢,前一年我們總產三萬來斤,我們這一年收到十三萬九千多斤。


論壇討論

本采訪並不代表BBC的立場。

歡迎參加有關論壇討論。

您也可以用下表發表評論:

姓名
電子郵址
國家/地區/詳細地址
主題
意見/內容

聲明:BBC將盡可能發表各位的意見,但是不能保證所有的電子郵件都會在本網站發表。BBC也保留發表時進行編輯的權利。
你的評論和意見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體平臺發表





簡體

視聽材料
嚴宏昌接受BBC中國事務編輯陳時榮采訪。



有關報導
土地改革究竟為什麼?
2008年11月20日 |  中文網主頁
土地承包權流轉的收益究竟有多大?
2008年11月03日 |  Pundit Commentary
也談"土地流轉"
2008年10月24日 |  港台消息
土地私有是下一輪改革的突破口
2008年09月08日 |  Pundit Commentary
土地經營流轉:政府熱 農民冷
2008年10月10日 |  中國報導
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強調農村改革
2008年12月03日 |  中國報導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