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11月04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3:51北京時間 21:51發表
土地承包權流轉的收益究竟有多大?
點評中國
何清漣

中國農民總體收入水平低下
中國農民總體收入水平低下

中共十七大三中全會后,農村土地改革成為海內外關注熱點。官方解讀更是將"農民消費水平要大幅提升","解決好吃飯問題是頭等大事"這類多年來的難題一古腦兒押寶在改革核心"土地承包權的流轉"上。

"土地承包權的流轉"其實并非現在才橫空出世。早在十六大文件中,就出現了"有條件的地方可按照依法、自愿、有償的原則進行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逐步發展規模經營"這一提法,上海、吉林、廣東、浙江等省早已出台有關農村土地市場的地方法規。基于此,十七屆三中全會的"新土改"無非是順應了地方政府的要求。

目前不少文章都在討論農民如何才能從土地流轉中獲益,比如農民要成為流轉的主體﹔農民要擁有土地的定價權﹔要制止地方政府居中舞弊、切實保証農民的權益等等。還有人甚至將農民擁有的宅基地也設想成可變現的一個財源,仿佛不少富人都急于在農村求購別墅用地。這些設想都有一個假想前提,即農民手中的土地(包括宅基地)是一塊奇貨可居的"金疙瘩",只要農民登高呼賣,立刻財源滾滾。

土地的價值

在此先闡述土地價格的形成機制。土地價格是一宗土地或成片土地在一定權利狀態下某一時點的價格。用學朮話語來說,地價是土地權利和預期收益的購買價格,即地租的資本化。中國的地價是以土地使用權出讓、轉讓為前提,一次性支付的多年地租的現值總和,是土地經營權(非土地所有權)在經濟上的實現形式。用公式表示:土地價格=地租/利息率。要言之,土地價格主要由地產的有效需求決定,并具有明顯的地區性和地域性。經濟發達地區用于房地產開發(中央政府雖然規定不得將農用地轉作它途,但以往經驗証明,80%早已用于房地產開發等用途)﹔經濟欠發達地區只能用于規模化經營。

因此,中國農民擁有的土地價格由其所在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及地塊所在位置決定。第一,經濟發達地區因地產業興旺,土地價格就高﹔經濟欠發達地區,因地產需求不旺,土地價格相應較低。東部沿海發達地區的地價遠比西部各省要高﹔大城市的地價遠比中小城市高。第二,地產熱時,城市及城市近郊的土地供不應求。目前地產熱降溫,土地需求下降,雖然不排除有財力的地方政府購買用作"儲備",但土地供應者抬高價格的可能性下降。那種設想農民自行定價可以將每畝地抬高至几十萬元一畝的想法,未免過于不考慮"市場因素"。

而另一個設想,即農民將地作價入股由大資本控制的農場或者公司,就能大大提高農民消費水平及解決全國人民的吃飯問題,也只是藍圖。以2005年就開始推行股田制的重慶為例,目前還只有一家公司分過一次紅:2008年8月,重慶14個股田公司之一的東江生豬養殖公司,以2,700元/畝的標准給農民股東派發紅利。標准均遠遠超出農民的種地收入。但每戶也就三、四畝地左右,就算公司旱澇保收,每畝2,000元的紅利,無論如何也沒法將中國農民的消費水平"大大提高"。更何況,大部分中西部地區的貧瘠土地還無法獲得這么高的收益。

農民向何處去?

再來討論最后一個問題,即許多被從土地上"解放"出來的農業勞動力向何處去的問題。這部分被"解放"的農民將不是小數,比如重慶仁偉果業公司,以土地入股的76戶農民當中,共有120多名"正勞力"(即18∼60歲的男性)。其中,只有4人在公司打工,其他的100多號"正勞力",把土地交給公司等著分紅,自己外出打工掙錢求求以此推算,農田規模化經營之后,將有十分之八、九的農民從土地上剝離。

中國從來就不缺少低素質勞動力,今年4、5月間,中國政府改變統計口徑,總算承認中國已有2億5千萬失業人口,其中2億是農村勞動力。如今由于珠江三角洲與長江三角洲約有9萬多家企業破產,新增新失業者將近2,000萬。已經走出去的農民工有不少只好打道回府,哪里還有地方給新加入失地農民大軍提供飯碗?

中國當代的"娜拉"即農民們離開土地后怎么辦?這個問題才是中國政府必將面對的最要命的問題求求只是席卷進去的不只是政府,而是整個社會。


您可以用下表發表評論:

姓名
電子郵址
國家/地區/詳細地址
主題
意見/內容

聲明:BBC將盡可能發表各位的意見,但是不能保證所有的電子郵件都會在本網站發表。BBC也保留發表時進行編輯的權利。
你的評論和意見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體平臺發表



網友評論:

在中國中西部的廣大農村/土地距流轉還遠得很/許多人將土地送別人種/也沒什麼人樂意接管/
,

60年前打土豪分田地。革命死了那麼多人,換來這幾十年的好日子,現在卻又要重新培養確立新地主。嘖,嘖。怪事!就像林嘉祥一樣,我們的政府再也不需要掩飾了!
lehere, taiwan

一旦農民因為家庭困難而失去土地經營權後,將成為真正的遊民,在目前這種政府斂財狀態下,將是非常危險的呀
未署名

基本沒什麼意思。因為土地根本不可能流轉。送別人種,大多沒人要。這是廣大農村的實情。
未署名

如果真可以翹腳收租、坐地分紅,估計離開土地的很多農民--尤其是四川農民,□□--都會選擇喝茶搓麻將,不會勞神子外出務工。

可是,面對政府拆遷辦、股票操盤手和房產開發商,城裡人還不是只有哀嘆"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份兒:那還大多是受過教育、懂得維權,在市場經濟裡摸爬滾打了近二十年的呢。我們的農民兄弟,現在要和"財主"作交易,誰能真能在"流轉"中得實惠呢?

我不是說應該剝奪農民對土地的支配權,我只是說中國就是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保護公民權利的舉措一天不實施,維護個人權利的組織一天不被權力部門允許,中國就在向貧富分化的路上又前進了一步。

作者的文章很難見到嘍,怎麼也要留一言:)
parry_sun, china mainland

是件好事,絕對雙贏
,

在諸多同主題文章中,這篇立論最現實。一些人表面上為農民著想,但全然脫離了現實。比如有位葉女士,認為只要農民擁有定價權,就可以抬高土地價格,一輩子靠賣地為生。更多論者認為大公司化經營可以讓農民解脫困境,這也是妄論。我是四川人,家鄉早實現了股田制,至今分文未見,何老師談的那家公司分到紅之後,許多人都去問自己的公司,連人都找不到。
Feng qing,

不放鬆政府管制土地的政策,會影響經濟進一步向自由化發展,可謂不放有害。放開不是壞事,壞在沒有全套的配套的靠譜的以國計民生為重點的政策和措施。

政府如此不管不顧的匆匆出台,只是因為不放開已經嚴重影響了房地產開發商和權力聯合發財的進程,他們已經迫不及待對農民手裡有房地產開發價值的土地進行最後的徹底清洗了,而且是名正言順的最後洗劫。

對城裡老百姓手裡的房子的洗劫已經完成的很徹底。當年以高積累低收入的國家主人們,用自己的青春和勞動力的價值交給國家統一建築了自己的房子。一個改革開放的偉大政策,他們就對自己的錢建築的房子失去了所有權使用權一切權。不把辛苦攢的積蓄全拿出來,是沒法在住了幾十年的房子裡繼續住下去的。他們簡簡單單的就被一個國家政策給徹底的洗劫了房產和積蓄。

這下一個當然是農民手裡的地了。

其它那些的細節,都要能模糊就模糊。比如土地價格誰做主,當然要給官商結合的買家充分的權力空間,當農民VS官商,實如小胳膊擰大腿。農民賣了土地何去何從?管它什麼後果,多大的後果政府都有本事轉給全社會去承擔。全社會就是所有的老百姓,絕對沒有為官的,官方保駕護航的商人們的麻煩。既得利益階層只會從各種新政策裡活得更多的聚斂社會資本資源的便利,而老百姓一定要徹底的輸光。可被開發商利用的土地是農民手裡最後可奪取的了。

那些廣大的貧瘠的土地,靠人背牛拉澆水耕種的土地,流轉給誰的問題,根本無需問。當然是流轉給資本了。一切資本化,是我國目前堅定不移的國策。輕鬆撒把鈔票就可以把片的廉價土地收為己有。而賣地的農民,當然是在流轉完畢後,再次成為廉價勞動,回到毛澤東當年土改前的狀態,或給村裡的地主打工,或給城裡的資本家打工。

與其說土地流轉,不如說風水輪流轉。
中國女兒, london



簡體



下載或者預訂本節目的播客


有關報導
也談"土地流轉"
2008年10月24日 |  港台消息
土地經營流轉:政府熱 農民冷
2008年10月10日 |  中國報導
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強調農村改革
2008年11月12日 |  中國報導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