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07月1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8:48北京時間 16:48發表
身陷罌粟交易迷沼的農民
記者來鴻
凱特﹒克拉克
BBC新聞網記者

阿富汗赫爾曼德省很大一部分地區都依賴於罌粟種植。普通老百姓被牢牢地捆綁在這種罪惡的經濟作物上,所獲得的資金,最終資助了塔利班反叛分子、貪官污吏和毒販子。BBC新聞網記者凱特﹒克拉克從阿富汗發回的報道。

"今年真主憎恨我們的田地。"這是一位赫爾曼德省農民在描述罌粟收成不佳。
阿富汗很多農民都種植罌粟
阿富汗很多農民都種植罌粟

今年5月,農民們刮開罌粟植株充滿種子的球型花蕾,他們發現,能夠提煉鴉片的乳白色液體數量很少。

惡劣的天氣、霜凍和很少的降雨,意味著產量大幅下降。 鴉片價格也下跌了,這是因為過去連續幾年的豐收,讓鴉片充斥了市場。

塔利班的稅收

這位農民說,在支付了家庭開支和耕作費用後,他就沒剩什麼錢了,但他還要付其他人的份額,比如,幫忙收割的勞工,還有阿訇。

然後,農民們還要給塔利班交錢。塔利班對罌粟徵收一種叫"烏什"的稅,在其控制下地區居住的農民都要將10%的收成抵稅。這對於叛亂分子來說,是一項重大的收入來源。

最後,這位農民說:"政府也要拿走他們的一份。" 他講的是那些索要賄賂的地方官員,農民所換得的,是政府對罌粟田的保護。因為每年,政府都開展取消罌粟種植的運動。

這些賄賂相當可觀。另一個農民說,去年他和該地區的300戶其他家庭就集體支付了相當於5萬美元(約合35萬人民幣)的賄賂款。

一位農民告訴我們,他沒有行賄,結果發生了這樣的事。

那是2007年,他剛剛新婚燕爾。他已經完成了法律儀式,但還在等著罌粟收獲,好付給新娘的父親一筆說好了的嫁妝錢。但政府派來的工作隊專門選中他的罌粟田加以摧毀。

這樣,他就付不起嫁妝錢了,所以也就無法將妻子娶回家。

妻子失蹤
塔利班每年都要從種植罌粟的農民手中收取“烏什”稅
塔利班每年都要從種植罌粟的農民手中收取“烏什”稅

他的故事越往下越糟糕了。塔利班戰士們在他們村子建了陣地,向北約部隊發射導彈,結果,北約部隊進行報復,從空中向村子扔炸彈。

他說,村民們逃進了沙漠。我遇見他的時候,他失去了自己的莊稼,也暫時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因為他不知她的去向,而他自己,則住在帳篷營地裡。

他說,如果戰事緩解,他可以回到自己的田裡,那麼罌粟一年的收成,就能解決他所有的問題。

赫爾曼德80%的家庭都捲入了罌粟種植。

但農民們被捆綁到了一種罪惡的經濟活動中,他們辛勤的勞動資助了塔利班的叛亂活動、政府的腐敗並落入了販毒者的口袋。

同時,罌粟也是讓人民在戰區生存的唯一作物。如果發生戰爭,你隨時可以將這種鴉片莊稼儲存起來。它不會腐爛,能夠保值。而且需求始終都存在。買家會來敲你的門。

腐敗指稱

如果你種的是合法作物,比如水果和蔬菜,為了把他們送到市場上去,你必須與惡劣的道路和長時間的時局動蕩作鬥爭。你要讓收獲的農產品通過很多檢查站,而那裡的警察都很腐敗,要徵收很重的稅賦。農民們說,因此幾乎不值得一種。

赫爾曼德的警察因收受賄賂、吸毒和本身就是主要的犯罪源而著稱。其中當然也有好警察,但也有指稱說,一些警察在幫助販毒。 阿富汗內政部目前正在大力整肅警察隊伍,一個地區一個地區地進行清查。

赫爾曼德省的新省長有著良好的業績,他與眾不同,積極向上,認為自己可以治理好這個省份。我還遇到了阿富汗農村發展部的副部長,他是從喀布爾來此視察的。他看上去精乾、勤奮,不停地吸煙,他熱情而堅決地給我講述了他對該省的發展計劃。

今年,該省省長、阿富汗反毒品部及其英國同事們也在一致努力,將緝毒目標鎖定在種植罌粟的富裕農民身上,而不是那些最貧窮的農民。這些人並不是不種罌粟就無法生存的。

學校關張

但在基層,人們對於政府仍然存在著深刻的懷疑,因為這個政府的行為,更像一個掠奪者,而非保護者。

人們經常將塔利班和政府官員相提並論,並沒有太多的區分,這顯示人們認為他們是"天下烏鴉一般黑",生活在二者角力之中,已經厭倦了。

一位農民說:"我們村的學校關閉了。我們不知道是誰關的學校。塔利班會去關閉那些女子學校和非宗教男校,說這些學校不符合伊斯蘭教義。" 但這位農民又說:"不過,塔利班不在我們地區。也許是政府關的,因為當地官員把發電機和其它設備偷走了。"

簡體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