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06月26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7:25北京時間 01:25發表
印尼監獄"管不住激進分子"
記者來鴻
哈丁
BBC記者

巴厘島爆炸事件
一家夜總會的爆炸造成202人死亡
在印尼,參與2002年巴厘島爆炸案的三名男子被判死刑,等待執行。他們雖然被單獨關押,但是卻能夠從牢房裡與外部世界溝通。

一段大約300米的狹長泥灰色海水將努沙坎班甘監獄島與爪哇內陸分開。

如果您努力往海峽對岸觀望,您剛好可以分辨出茂密的綠色叢林後偶爾露出的鐵絲網在閃耀著銀光。

上午10點,我抵達岸邊。一對看守坐在一間簡陋、沒有名字的房子裡,登記今天遊客的名字。旁邊是更加破爛的木制碼頭。經過短暫的等待,渡輪出現在碼頭那裡,二十多位乘客爭相上了船。

我能夠來到這裡,是幾個月來討價還價和與官僚主義做鬥爭的結果,我得到了印尼總檢察長的介紹信,並獲得了各部委和監獄當局的許可證和蓋章。

所有這些都是和時間在賽跑。

行刑隊

今年3月,印尼最高法院駁回了巴厘島爆炸案代理律師的最後上訴。今年5月,總檢察長說,三名涉案男子將在努沙坎班甘島上被執行槍決。他們的死期將至了。

穆卡拉斯(左)和伊馬姆﹒薩穆德拉(右)
涉案男子拒絕祈求寬恕
這些人在一家夜總會引爆炸彈,造成202人死亡,您可能會認為,這種惡人不值得報道。但我的目的不是要瞭解他們是否會做出飽含淚水的臨死道歉。

在過去的幾個月和幾年裡,穆卡拉斯,還有他的弟弟阿莫羅茲和伊馬姆﹒薩穆德拉,已說得很清楚:他們沒有絲毫遺憾。

幾天前,薩穆德拉設法給當地一家伊斯蘭強硬派雜誌送去一則訊息,他在其中說,他希望他的死能夠引發基地組織在印尼的報復襲擊。

我所感興趣的,就是這樣一個事實:炸彈襲擊者哪怕在死牢裡,似乎也能找到無窮盡的通信方式,與外面的世界溝通。

宣傳鼓動

根據警方的說法,伊馬姆﹒薩穆德拉使用被偷運到他牢房的筆記本電腦,協助組織了2005年在巴厘島的第二自殺式炸彈襲擊。

近來,這些人持續發出一連串宣傳訊息--呼籲進行暴力聖戰,甚至就上網時如何躲避安全部門的偵測提供建議。 幾星期前,我訪問了印尼首都雅加達的另外一所監獄。那裡關押著十多名受到恐怖主義指控的伊斯蘭激進分子。

在走廊裡,一名面容憔悴的奧地利人問我要支煙抽,他因為販毒而被判14年監禁。他說,這裡的激進分子比較內斂,不像那些巴厘爆炸案分子。"我以前在巴厘島與他們關在一所監獄裡,"他說:"他們總是對別人呼來喝去,他們是真正強有力的人物。"

後來警衛帶我去見那裡的一位級別較高的激進分子,他表情莊嚴,留著鬍鬚,名叫潘阿棟。當我剛剛見到他的時候,他在用手機聊天。

"這是得到允許的,"他解釋說:"我只用手機來與我的妻子們交談,安排探監什麼的。"但他不希望我拍到他用手機的鏡頭。

"管得太鬆了"

監獄
在印尼有些人即使被關在監獄里也能與外部世界溝通
出來的路上,我在停車場遇到一位男子。他說,他來自一個中亞國家的領事館,是來探望一位同胞的。

"您對這裡的保安怎麼看?"我問他。他嘲諷地說:"對這些恐怖分子來說,這裡管得太鬆了。在我們國家,即使在法庭裡也都把他們關在籠子裡呢。"

印尼監獄的情況當然是不同的。當局近來在打擊激進分子網絡、給恐怖嫌疑人定罪方面已取得了巨大的進展。但腐敗顯然是一個問題。

那位監獄裡的奧地利人告訴我:"有了錢,在這裡什麼事兒都能辦成。"

批評人士說,根本問題在於印尼政府似乎仍然不太願意過強硬地打擊激進團體,擔心與那些更大、政治上更有力量的溫和伊斯蘭黨派樹敵。

一個典型的例子:目前在處理"阿瑪蒂亞"問題上就存在著緊張局勢。"阿瑪蒂亞"是一個小的伊斯蘭派別,其成員遭到襲擊,其清真寺被毀。

但印尼最高穆斯林理事會說,這些人是異端分子,他們的宗教應該被禁止。

雖然印尼憲法保障宗教自由,但該國政府還是剛剛對"阿瑪蒂亞"施加了新的限制措施。

改變規定

回到巴厘島炸彈襲擊者身上來。該輪到我講一講我去死牢遇到他們的故事了。就在我們上渡輪之前,監獄總督傳話來了。 規定又要改變了。

任何家人或記者都不許訪問炸彈襲擊案犯,直至另行通知為止。任何人都不例外。或許,這個跡象表明,他們可能很快就會悄然無聲了。

簡體

有關報導
巴厘島旅遊業受到巨大衝擊
2005年10月04日 |  國際新聞
巴厘島舉行爆炸案周年活動
2003年10月11日 |  中文網主頁
巴厘島爆炸主犯被判死刑
2003年08月07日 |  中文網主頁
巴厘爆炸嫌犯之一等待宣判
2003年08月07日 |  中文網主頁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