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02月29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5:20北京時間 23:20發表
與"熊"共舞,談何容易
于濱
美國俄亥俄文博大學政治系教授、東亞項目主任

選民投票率較高,大約超過60%。
選民投票率較高,大約超過60%。

普京執政八年,彈指一揮間。如今又要改朝換代了。一段時間以來,有關普京兩任總統期滿後何去何從問題,一直眾所紛芸。直到2007年歲末,普京提名俄副總理梅德韋傑夫為統一俄羅斯黨總統候選人(即普京事實上的"接班人"),梅德韋傑夫投桃報李、"反聘" 現任總統普京為其未來總理,普京再次讓眾觀察家大跌眼鏡,撲朔迷離的俄國政局方現一線弦機。"普京後" 的普京既"垂帘" 又主政,梅氏四年八後再如法炮制,"普-梅"雙駕馬車執政局面,似成為未來十年二十年俄政治主線。

俄是中國最大鄰國,與中國有4300公里的共同邊界,歷史上對中國有持久和深度的影響,中俄間漫長、複雜的關係可以說是剪不斷,理還亂。中俄過去11年的戰略夥伴關係,可以說是中俄數百年交往史中最平緩、最平等、最互利、最正常的"瞬間" (見"In Search for a Normal Relationship," China and Eurasia Forum Quarterly, Nov. 2007, www.isdp.eu/cefq) 。而這一瞬間在"後普京" 時代能否延續和深化?何處擴展?普-梅聯手對中國意味著什麼?如果俄繼續與西方交惡,中國何去何從?中俄如何在共同經營的上合組織內協調利益?上合組織又會如何深化和擴展?

諸如此類問題,不是現有的戰略夥伴關係就可以完全涵概的。畢竟,迄今為止中俄間良性互動起始於俄內外交困、國力式微時期。如今俄經濟好轉,國力漸強,歐亞大陸兩強如何相處?上述種種問題,既是西方的難題,也是中方的疑點,至於俄國人自己是否胸有成竹,也許普京自己也未必知曉。但歷史軌跡表明,一個強大的俄羅斯往往是一個強硬的俄羅斯,而一個強硬的俄羅斯以強硬的方式追求其利益往往導致相反結果。二十世紀下葉前蘇聯綜合國力達歷史頂峰,同時樹敵過多,俄國際環境反而惡化。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對俄國國力與外交環境這一兩難困境深有體會。

一段時間以來,中俄雙方都不斷宣稱,中俄關係處於歷史最好狀態。筆者對此不持疑義,但又不滿足於此。所謂" 最好",僅是相對過去或在總體層面而言。具體到各個領域,中俄之間這一所謂最好關係實際相當微妙、複雜、甚至棘手。不言而喻,中俄高層之間有相當互信、默契和協調,中俄在多邊場合中的外交配合也有目共睹。

然而中俄之間高層次的信任在葉利欽時代就已形成,普京不過繼續了這一機制。除此之外,中俄在一系列雙邊關係的重要領域,都面臨相當挑戰。其中在軍售和軍事技術合作領域,尤其是重大項目,近年來處於基本停滯狀態。俄方不履行合同、隨意加價、延誤交貨、或質量不達標,是雙方爭執的根源。俄方應認識到,中俄間海空裝備大規模成品交易時代已逐漸過時,隨著中國軍工和科技水準的提升,更為平等和均衡的技術交流和共同研發應是未來中俄軍事技術交流的主線。同時,雙方應在傳統軍售關係中發掘新的合作項目,對已簽約項目增加規範化、透明度和信譽度,避免隨機性。即便矛盾出現,應避波及其他領域,尤其是防止技術和枝節問題政治化。

中俄間目前問題最多的領域是經貿。雖然普京執政以來中俄貿易穩步上升,但遠不如人意。中方認為俄方人為干預過多,致使經貿關係的質量和效益下降。本來是 互通有無和比較優勢的經濟問題,反而成為政治化的國家利益問題。與此同時,俄擔心成為中國原料出口國和製成品市場,希望以行政手段迫使中國企業購買傻大黑粗的俄制設備。俄國的要求不無道理,在2005年俄對華出口中,機電設備僅佔2.2%,而2001年的比率為28.8%。中方可在一定程度上照顧俄利益,比如繼續購買技術已落後於西方、又無技術轉讓的俄核電設備﹔但要千百萬中國大中小企業放棄物美價廉、垂手而得的他國設備,而倒向在國際市場滯銷的俄制產品,幾乎是不可能。

普京上任以俄成為世界能源大國。與此同時,中國也成為耗能大國。兩個戰略夥伴本應有所作為,兩全其美。然而中俄輸油管線這一葉利欽時代就已開始醞釀的大項目,到普京任期最後一年仍未定在天。八年來,普京在油管問題上一波三折,瞻前顧後,出爾反爾,加上日本小泉政府攪局,如今葉氏已經作古,中國與哈薩克斯坦之間很晚才敲定的輸油管線已通油兩年,俄國仍以成本於管道輸油三倍的鐵路運輸方式對華出口石油。很難想像聰明過人、呵斥風雲的普京總統會容忍如此低效狀況,除非延緩或阻止中俄石油管道的建成是普京的本意。

俄國人的心思可能是最耐人尋味的。普京維護俄國利益盡心盡力,寸土不讓﹔對敵對友,一概如此。他對通往中國的輸油管線遲遲不予放行的真正目的,可能是最大限度的利用油管項目,換取中方在其他領域的讓步,比方說為俄核電項目在華開拓更大的市場。然而對普京及俄眾官員誓誓旦旦不甘成為中國原料供應國的說道,筆者始終困惑。去年底在歐洲一個俄國問題研討會上,筆者請教一位著名俄國學者:前蘇聯早在冷戰期間就成為西方原材料供應國,至今仍如此,俄人從未對此耿耿於懷。如今中國日益成為世界工廠 ,為何俄仍不情願對華提供能源?其中是否有 "種族" 因素?這位曾服務前蘇軍情報系統的學者沉思片刻,回答是"Yes" 。

筆者敬佩此公之坦誠,欲深感"路漫漫其修遠兮" 。中俄 戰略夥伴之平等互動, 仍任重而道遠。

本欄發表的純屬學者專家自己的意見,並不代表BBC的立場。歡迎就本文的觀點發表評論。


姓名
電子郵址
國家/地區/詳細地址
主題
意見/內容

聲明:BBC將盡可能發表各位的意見,但是不能保證所有的電子郵件都會在本網站發表。BBC也保留發表時進行編輯的權利。
你的評論和意見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體平臺發表




簡體

有關報導
俄選舉官員承認競選報道不平等
2008年02月29日 |  國際新聞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