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8年02月08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3:24北京時間 21:24發表
反右50周年:大躍進和大飢荒
反右專輯
BBC中文部記者 嵇偉

反右運動
2007是反右運動50周年。反右運動是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在1957年發動的第一場波及社會各階層的大規模政治運動。在這場運動中,上百萬人僅僅由於言論而被定為右派,慘遭迫害。反右運動徹底消滅了中國的不同聲音,對中國後來的歷史發展以及今天中國的思想政治形態產生了無可估量的影響。


第五集:大躍進和大飢荒

1958年5月16日,反右運動尚未完全結束,中國共產黨舉行了八大二次會議,“大躍進”運動在中國全面展開。在城鎮大煉鋼鐵,提倡“以鋼為綱”,在農村則比賽誰的高產衛星放的高,大辦人民公社大食堂。但是煉出來的鋼鐵質量不過關,工業和交通運輸業之間的比例嚴重失調,人民生活顯著下降,糧食、豬肉和蔬菜極度緊缺,再加上一些地區發生水災、旱災,於是發生了餓死大約三千萬中國人的大飢荒。那麼毛澤東為什麼要開展大躍進呢?學者們對此有多種解釋。在紐約的中國政治評論家、《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認為,毛澤東想在反右之後在別的領域取得一些突破和進展,因此發動大躍進。

胡平談到反右和大躍進兩者之間的關係。"這個關係有非常直接的一面,也有非常間接的一面。為什麼在反右之後毛澤東要發動大躍進,要搞三面紅旗。這個顯然他自己也多多少少意識到,本來他想搞整風,在共產國家中獨樹一幟。結果到頭來搞成一場反右。這個結局毛也好,共產黨的其他領導也好,他們也未必覺得是件很愉快的事情,所以這個時候他們就急於在別的方面有所突破,有所進展。就想在經濟上再來一個出奇制勝。所以在這個時候就來一齣大躍進。"

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講座教授、中國政治評論家吳國光認為,毛澤東在反右以後取得黨內指導權利後,包括經濟指導權利,因此就開始實施他的浪漫經濟主義試驗。"反右之所以出現呢,就是毛為了報反冒進一箭之仇。然後又發展到打擊知識分子。那麼所以毛在經過反右以後,他取得黨內指導權力,他第一個就是取得了經濟指導權。1957年1月中共成立了一個五人經濟工作指導小組。陳雲是組長。 58年的1月,南寧會議上,毛經過反右以後取得了黨的政策指導權力之後,他就指著陳雲他說,'我看你離右派只有50米遠了。'陳雲呢就說,'我生病了,我請假。'所以他的經濟5人工作小組就不起作用了。那毛就取得了經濟工作的領導權。其實毛在那個時候不是不講經濟建設的。毛就是要按照他的辦法搞經濟建設。那就是大躍進的辦法。所以毛就開始頭腦發熱。毛就開始說我們要在15年內趕上英國,甚至要10年就趕上英國。那毛為了要在這個大躍進當中要發動老百姓,他還先搞了一個除'四害', 抓麻雀啊,打蒼蠅啊。那很多人就不解,就說毛為什麼要搞這個東西呢?我的解讀就是呢,他要試一試我能不能把老百姓發動起來。他就發現我讓做得再荒謬的事,整個中南海敲鑼打鼓抓麻雀。他就發現糊弄你什麼你都乾。他就是那好,他就可以對整個國家指揮如意了。想怎麼乾就怎麼乾了。那就出現了58年的大躍進。"

也有些學者認為,1957年毛澤東在思想上、有的甚至是肉體上消滅了不同意見的人之後,現在轉而向大自然搏鬥了。原北京大學教授、中國當代思想史研究學者錢理群說:"經過反右運動以後,毛澤東既把反右分子和青年學者打下去,他同時也把黨內的反對派也打下去了。這時毛澤東就取得了一個不受任何權力制約的絕對權力。他這個時候就轉過來又和大自然搏鬥了。開始搞大躍進的時候呢,他是打的一個旗號就是說中國落後就要挨打。他是以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來發動的。所以那個時候呢,好多知識分子是擁護的,但是實質上,他是完全主觀意志的,絕對不聽專家的話,完全不考慮自然規律,由於他的這種絕對權力,就沒有任何制約。即使當時很多人都已經感覺不對了,但是誰也不敢去制止。一直到最後造成大飢荒。就是反右以後建立的這種絕對的黨專政,絕對的個人權力,是直接相關的。"

法國政治與思想史研究中心的歷史研究學者陳彥博士認為,大躍進是共產主義制度的產物,是證明社會主義優越性的必然行為。"共產主義者烏托邦啊它給了我們很多美好的許諾。這個許諾呢就是說,我不僅要奪取政權,我還要建立一個美好的社會。跟著共產黨走生活就過得很好,就會走出過去的水深火熱。反右以後,知識分子不說話了。這個意識形態的統治啊,就真正的確立了。那麼這個時候呢,就必須想一想,如何兌現我們美好的許諾。那麼經濟上需要有一個大躍進,我們現在要趕超英美。發展得比資本主義要更加優裕。要證明我們社會主義的優越性,這就有了大躍進。"

出版過好幾本反右運動紀實文學的著名作家葉永烈認為,不懂經濟的毛澤東在反右後急於把中國的經濟搞上去,但是完全脫離了中國的實際,結果導致大躍進的失敗。"毛澤東他不懂經濟,但是急於把經濟搞上去。所以硬性規定,鋼鐵必須1070萬噸,弄得大家到處都把鐵鍋拆掉,鐵門都拿去,要湊這個數字。應該說他非常著急,想把經濟搞上去。但他完全脫離中國的實際情況,所以他的大躍進後來是失敗的。大躍進失敗以後,就造成農業上的大失敗,造成了農業的大量的減產。所以會造成三年自然災害,整個經濟大衰退。"

原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反右運動研究學者姚 監復回憶說,當時一千人花兩星期煉出的鋼,只賣了15塊人民幣:"當時我們煉草鋼。我因為是學鑄工的。我就是負責單位技術指導,煉鋼。最後我去賣的,賣的結果是15塊錢。我算了一下。我們1000人,平均工資多少錢,煉了兩個禮拜的鋼多少錢,讓大家哈哈一笑。"

那麼為什麼如此荒謬的顯而易見的錯誤,沒有及時得到制 止呢?美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觀察》網主編陳奎德說,因為經歷了反右之後的整個中國,已經變成了一個指鹿為馬的社會,沒有人敢講真話。"反右以後,最大的後果就是整個社會鴉雀無聲,成了一言堂。全國只有一支筆,就是毛筆,就是毛澤東這支筆。全國只有一種聲音就是毛氏話語系統。因為大家看了非常鮮明的先例,說了真話,馬上打成右派,而且右派的遭遇是如此悲慘。所以誰敢說真話?所以中國變成了一個指鹿為馬的社會。所以為一系列荒謬的政策,荒謬的行為開了綠燈,使得餓死幾千萬人的大慘局在中國發生。這個都是直接的反右的邏輯後果。" 已故著名作家巴金生前回憶說,在反右之後,中國人不僅不敢講真話,而且不敢不講假話。因此在明明看出了大躍進的錯誤後,許多人仍然違心的讚美毛澤東荒唐的經濟主張,也是當時令人可悲的現實。

紀實文學作家、前光明日報記者戴晴說,這是因為中國人懼怕毛澤東:"他們被毛澤東嚇壞了,沒有人敢說一個不字。另外呢,知識分子也學聰明瞭。一個最極端的例子就是,錢學森出來證明畝產萬斤以上。"

甚至連反冒進的代表劉少奇,對大躍進也不敢不支持。多年從事反右運動研究的學者丁抒教授說,"中共黨內對大躍進也是一片叫好,一片歡呼。就連劉少奇都說,'大躍進大家都發瘋,你不發瘋啊?'大家都發瘋為什麼?沒人敢說不同意見。所以才會三年大躍進造成三年大飢荒,餓死至少三千多萬人。"

許多研究當代中國歷史的學者都認為,反右運動給中國政 治現代化發展設置了不可逾越的障礙,而與反右運動有著直接關係的大躍進,則給中國經濟帶來無法估計的嚴重後果。胡平認為,當時的中國經濟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剛經歷了反右,黨內黨外的這種敢言之勢都受到了打擊,阿諛奉承蔚然成風。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呢,各級幹部呢競相比賽,誰衛星放得越大越好。所以把整個經濟搞得不可收拾。而且是不可思議的惡劣程度。"

戴晴則認為,如果沒有反右的話,當時中國的那些高層技 術官員們可以發揮他們在經濟上的作用,把中國的經濟搞 上去。"二戰,被炸成了廢墟的德國和日本,它在和平時期怎麼長起來的。那麼中國它在和平時期你乾了什麼?從這個角度來講,本來在八大之後,在1956年之後,中國應該開始規範市場經濟。如果沒有反右的話,那麼像劉少奇,周恩來,包括鄧小平,能夠在中國的經濟建設上,發揮他們的作用。" 對於反右和大躍進給中國經濟帶來的損失,一些學者估計,它使中國經濟發展至少推遲了二十年。

但是六四學生領袖之一、現在美國研究歷史的王超華博士卻不同意這樣的觀點,她認為這種說法不符合歷史事實,大躍進使得中國有可能集中精力,用重工業領頭的方式把中國的工業迅速提高到此前從未有過的水平。"我覺得很吃驚,會有人認為反右給中國經濟帶來推遲發展20年這麼一個看法。我認為這個看法呢,不符合歷史事實。第一呢,經濟發展是靠什麼衡量?肯定是說經濟發展是靠經濟指標來衡量。那就經濟指標來說,我們很難說,50年代末期經濟發展的指標全部都是下降的。中國經濟發展在50年代初呢,是一個復蘇的階段。可以說,中國人民經歷的戰爭的時代,從1931年開始一直到1953年板門店的協議最後簽訂。20多年的戰爭,這還不說這之前的軍閥混戰呢。在這樣的情況下,總路線啊,人民公社啊,大躍進啊,它當然都有很多很多非常嚴重的歷史性問題。但是另一方面呢,確實也使得國家有可能集中精力,用一種高速集中重工業領頭的方式,把這個經濟一下提升到了一個以前從來沒有的水平上。那麼多重工業,鋼鐵工廠,汽車工業,鐵路-全國的鐵路網基本上都是那個時候建立的。還有青藏公路啊,當然還有軍事工業,中國當代軍事工業的兩彈一星,這些東西呢,都和反右以後,進一步加強了的中央計劃經濟體制密切相關。"

無論如何,大躍進對於中國社會的負面影響是無法估算的。在美國的反右和文革的研究學者宋永毅教授說,當時全國性的造假,到了連農民出身的毛澤東也被欺騙的程度。"49年以來的整個中國的政治運動啊,可以說一個運動是另外一個運動的原因。反右因為消滅了中國現代知識分子,尤其是消滅了他們作為社會良心和社會批判的功能。大躍進的時候啊已經沒有敢說話的了。敢說話的人作為一個群體被消滅了。所有的人都說假話。明明畝產一萬斤啊,不可能10萬斤。毛澤東是個農民啊,他也被下面的人搞昏掉了。下面的人非但說有,而且還給他看。把所有的稻子都堆在一起而且讓小孩子在上面走路。造假造到唯一造假是真的,其它全是假的。"

1958年的中國全國盛行高產衛星,甚至出現虛報畝產一萬七千六百多公斤的穀子和兩萬五千九百多公斤的玉米。這就導致秋天的糧食高徵收,即使收走全部農產品也湊不齊指標的現象,致使農民沒有口糧,再加上部分地區的旱災水災,於是有了後來數千萬人死亡的大飢荒。

姚監復舉反右運動中抓右派最多,在大飢荒中也餓死人最多的河南省為例。"反右派和大飢荒的關係呢,我用一個個案來解釋。紀登奎告訴我,當時河南省委多報產量。省委常委開會的時候就舉手,贊成400億斤的舉手, 贊成500億斤的舉手,贊成600億斤的舉手。這樣呢就是多收購,多交售,最後農民沒飯吃。餓死人,河南最多。政治上,第一個人民公社是河南搞的。抓右派,河南也抓得最多,佔全國右派總數百分之十四。所以反右的必然邏輯是大死亡。"

這一場人類史上在和平時期、在正常年景下死人最多的大飢荒是反右運動導致的後果,反右運動與另一場導致兩百萬人死於非命的政治運動也息息相關。



簡體

視聽材料
BBC”反右50周年”特別節目錄音(五)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