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7年08月16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9:11北京時間 17:11發表
法國人看不慣總統慢跑
記者來鴻
勞倫森
BBC駐巴黎記者

法國新總統薩爾科齊上任之後不斷受到國內批評,這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但本台駐巴黎記者勞倫森說,法國人看不慣他們的新總統並不全是因為他的政策,而是因為他每天堅持的慢跑習慣。 法國人把慢跑稱作"用腳"(Le footing)。這種蹩腳英語單詞的使用方式顯示出他們把慢跑視為一種與法國文化,乃至法國政治文化格格不入的舶來品。 自從美國前總統羅斯福於1930年代下令在白宮建一座網球場以來,美國歷屆總統多少都要顯示出他們對體育的熱衷。

薩爾科奇以干練、直率、強硬和務實的作風贏得了選民的支持。
薩爾科奇以干練、直率、強硬和務實的作風贏得了選民的支持。

在他們看來,體育的價值,紀律、耐力、面對不利因素的勇氣以及獲勝的意志都是政治家應該具備的特徵。 但問題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在入主白宮的同時也能在高爾夫球場上捧杯。解決這一問題的最好辦法就是慢跑。因為這項體育活動沒有輸家贏家。

從卡特到克林頓,再到小布什,他們都作慢跑鍛煉。但對於法國人來說,這是他們絕對不會去做的事。除了吃喝以外,很少能看到法國人還做什麼可以稱得上是體育運動的事。

雙腿運動

薩爾科齊當選總統似乎改變了這一切。他既不抽煙,也不喝酒。但是,他會慢跑。這下麻煩來了。

法國哲學家和政治評論員阿蘭.芬凱爾克勞特就對此大為不滿。 他在電視上呼籲薩爾科齊不要大清早就在總統府週圍,穿著運動短褲在眾多電視攝像機和攝影記者面前慢跑鍛煉。

首先,這是跟人的雙腿有關聯的。

有一次,在葡萄酒產區朗格多克我與一名退休將軍一起漫步,他總是穿著一條長褲,無論天有多熱。當我問他為什麼不穿短褲時,他略帶傷感地望了我一眼說:"這世界上不幸的事已經夠多的了。"

但是,芬凱爾克勞特對薩爾科齊慢跑的不滿已經不在於他露多少膝蓋了,也不在於身體專家指出的薩爾科齊慢跑時像一隻超重的企鵝。

精神乏匱

他所無法忍受的是大腦向身體的妥協。 法語裡說的溜達或稱散步(promenade)是使人類變成思想家的唯一身體活動。歷史上有不少喜歡慢走散步的哲學家,他們包括古希臘的亞裡士多德和德國大哲學家康德,就連法國十九世紀象徵派大詩人阿爾蒂爾﹒蘭波也不例外。他喜歡散步是因為這有助於他思考、靜思和交談。但是,在芬凱爾克勞特看來,慢跑不過是身體的協調,它遊離了精神或感官。

他這麼說也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的。

薩爾科齊並不是柏拉圖夢想的那種哲學天子。在以往的法國前總統中,蓬皮杜喜歡收藏現代藝術品﹔德斯坦善於寫小說﹔密特朗對古埃及的廢墟情有獨鐘﹔就連薩爾科齊的前任希拉克也迷戀東方陶俑的神秘之美。

而薩爾科齊呢?他似乎忘掉了自己是發明35小時工作周的國家的總統。在這個國家裡,休閑,至少在目前是法定的。

薩爾科齊是與眾不同的。他是一個法國工作狂。一旦閑下來就不知所措。

現在正值法國的夏季長假。如果八月一整月都在工作的話,那無疑是想吸引公眾眼球。但要漫步於法國鄉間田野似乎又輕易順從了芬凱爾克勞特的意願。那究竟該做什麼呢?到哪去呢?

法式運動

在法國各地的公園裡,男人們在樹蔭下一邊玩著法國傳統運動項目的金屬地擲球,一邊品嚐著加有冰塊的大茴香酒。金屬球緩慢的撞擊聲與冰塊輕柔的碰撞聲遙相呼應。

其他國家的人大都是在比賽結束後才開懷暢飲。只有法國人可以一邊喝酒抽煙,一邊比賽。因為地擲球比賽不需要花什麼大力氣。大多數時間你只需要站在一旁觀看,偶爾伸出你的肩膀,彈一彈煙灰。

那麼,地擲球運動是否可以糾正薩爾科齊總統對美式運動的過度熱情呢?我打電話到法國總統府愛麗舍宮,想問個究竟。看看薩爾科齊計劃如何打發漫長的假期。

總統府新聞辦公室的一名女士非常禮貌地說:"我們能否給您打回來?" 她完全可以一邊給朋友發短信商量中午吃什麼,一邊解釋為什麼法國要幫助卡扎菲修建核電站。但是,說到總統的休假計劃,她可就手心出汗,毫無把握了。兩個小時之後,電話線的另一端傳來了一位顯然是職位更高的女士的非常尊嚴的聲音。 她打電話通知我,愛麗舍宮不希望就這一話題與我溝通。

簡體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