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7年05月04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6:07北京時間 00:07發表
陳宇慧-網絡中崛起的武俠女繼承人
BBC中文網記者 茹影
發自香港

陳宇慧領獎(圖片:陳宇慧提供)
宇慧在2007年4月赴北京領獎,左為頒獎人中華書局總編輯翟德芳先生。
想到武俠小說作家,我們通常會想到金庸、古龍、梁羽生等老資格作家,這不禁讓人感嘆,武俠小說創作似乎已後繼無人了。不過最近卻有一位武俠創作新秀從網絡中崛起,而這位網絡時代武俠高手還是個女兒身。

鄭丰以“武俠小說接班人”的功力、憑《多情浪子痴情俠》在4月赴北京摘取“新武俠小說大賽”最高榮譽─“中華武魂”獎及“最受歡迎作品獎”。

交待筆名

單看“鄭丰”這個名字,會以為這是一個男生。這位33歲從網絡上崛起的業餘武俠小說作家真名陳宇慧,出身台灣名門望族,爸爸是台灣前監察院長陳履安,爺爺是受蔣介石倚重的副總統陳誠。

陳宇慧檔案
筆名:鄭丰
學歷: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主修:商務管理
工作:香港荷蘭銀行董事
家庭:父親陳履安、爺爺陳誠、現育有3子1女
作品:80萬字《多情浪子痴情俠》
2007年4月獲“中華武魂”獎以及“最受歡迎作品獎”

宇慧目前居住在香港,任荷蘭銀行(ABN AMRO)董事,是可轉換債券專家,而這位職業女性也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可謂集多重身份和角色於一身。

說到自己的筆名,宇慧在接受BBC中文網的專訪中表示,“鄭”是她先生的姓,而之所以取名叫“丰”,是因為覺得這個字“挺酷的”,又是她原名“慧”字的起筆,所以就叫“鄭丰”了。

她說,她是在把作品完成後才想筆名的,當時是覺得寫武俠就應該起一個“比較有氣魄,比較有俠客的味道,風格讓人不一定看出我是女生”的名字。

她將作品上傳到網絡之後,網友們就評她的小說“大氣磅薄而內蘊深厚,深得金庸以來武俠小說之精髓”,而當有網友得知她原來是女性之後,還不敢相信,甚至有人還打賭“這個鄭丰不可能是女的,一定是男的”。

武俠中帶言情

論壇討論
雖然宇慧不希望在風格上輕易讓人看出自己是女性,但她作品的名字《多情浪子痴情俠》卻反映了柔性的成分。

說到此,宇慧咯咯地笑著說:“很多人都說這個書名不好。”

原來作品原本的名字是《天觀雙俠》,後來網站負責人建議她改一個比較“起眼”的名字,所以改成了《多情浪子痴情俠》。但名字一改,又很多人提出了抗議,認為言情味道太濃了。

不過宇慧沒再把作品名字改過來,她說:“也無所謂啦,不再改了,反覆改名的話,以後讀者在網上可要找不到作品了。”

除了她“設想既定”的男性讀者群外,她也很意外地發現,原來讀她小說的,也有很多女生。

宇慧說:“我的兩個主角都是男性,很多故事都是從他們兩個身上去看的。或許人家會覺得說,男性並不一定是這麼看這個世界的,可能從這兩個男性主角眼中去看的時候,其實也帶了女性的眼光在裡面。”

或許,從小跟著哥哥們在大院子裡跑跑跳跳長大、沾染上幾分男孩氣的她,在作品中字裡行間也透著陽剛與柔性,而這可能也成了作品吸引許多女讀者追讀的原因。

其中一位19歲的女讀者的留言讓她印象非常深刻。這位讀者說:“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喜歡你的小說嗎?女孩都喜歡看言情小說,但言情看多了也膩了,而你的小說武俠中帶言情,言情中帶武俠,最適合我們小女孩的口味!”

俠:中國人嚮往的人格典型

宇慧的作品裡,滲透著她的價值觀。

在寫作過程中,宇慧說她筆下人物的命運是“一邊寫一邊改變,而並非在開始寫的時候就已注定的”。

她富哲理地說:“當人物的個性定下來之後,發生在他們週圍的事情其實就是受他們的個性影響所影響,很自然地發展到某個道路去。”

例如,其中一個主角凌昊天“是一個桀驁不馴、個性胡鬧,可以說少年輕狂的人物,他不屑於敷衍,雖然他沒做什麼壞事,但人家覺得他太招搖張狂,生起人們的嫉妒心,處處受人陷害,最後被逼上絕境。每次重看他的結局,我都會很傷心。”

因此相信性格決定命運的她說:“小說裡是這樣,在現實生活中,你的性格跟你的命運是相關的。”

俠會在該做的時候,非常爽快地做該做的事情,他們流露出真性情,率直、真實、沒有偽裝、沒有大道理。
陳宇慧
除此,她也說:“比如我欣賞的人格典型、什麼樣的性格,什麼叫做俠,什麼樣的人是卑鄙小人,我都希望在人物的塑造上可以表現出我的價值觀。”

對於俠,她認為:“俠會在該做的時候,非常爽快地做該做的事情,他們流露出真性情,率直、真實、沒有偽裝、沒有大道理。我希望在小說裡可以寫出俠的感覺。”

她說,她在美國求學的時候接觸許多海外華人,包括來自中國大陸、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的,發現他們都很喜歡武俠小說,大家都追著看,並一起討論情節。

她後來發現:“為什麼中國人這麼喜歡武俠,其實就是他是非常令人嚮往的人格典型,在脫出儒家等正統思想外的,比較離經叛道的人格典型。俠就是,一旦人們有危難的時候,他們可以不求報答地、不斤斤計較地幫你的忙。”

不過她也承認,俠是“很難做到的,因為現實生活中有很多的牽掛很多的羈絆,想做也不一定做得到,或者說沒有這個毅力把它做到。在小說中可以創造出這些人,他們可以無怨無悔去做該做的事情,覺得是很痛快的,那至於現實生活中,有沒有這樣的人,以及我自己做不做得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宇慧透過網絡與許多大陸讀者建立了友誼,他們也為她出謀划策提供點子...



簡體

視聽材料
鄭丰專訪:
筆名、家庭及其他



有關報導
持續燃燒的夢─鄭丰談武俠小說創作
2007年05月04日 |  港台消息

相關網站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