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7年01月23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45北京時間 20:45發表
法國中右翼的新希望--“皇帝薩科”?
記者來鴻
BBC駐巴黎記者 卡羅琳﹒維雅特

薩爾科齊和拿破侖
許多人認為薩爾科齊也許會像他自己的偶像拿破侖那樣弄巧成拙
本台駐巴黎記者卡羅琳﹒維雅特認為,對法國中間偏右翼執政黨來說,薩爾科齊的主要吸引力在於他受公眾歡迎的程度足以抗衡社會黨候選人塞格林﹒羅雅爾。

今年1月14日,尼古拉﹒薩爾科齊被法國中右翼執政黨授予總統候選人的桂冠。

在“人民運動聯盟”的全國大會上,他被歡呼的人群圍攏起來,一切場面都是精心安排的,從照明設備到照相機拍攝的角度,甚至到人們起立鼓掌的時間長度。

加冕一詞不是我憑空想出來的。“加冕”一詞橫掃各個法國媒體,而這不禁讓人聯想起法國最為著名的那次加冕--1804年拿破侖在巴黎加冕為法蘭西皇帝。

在盧浮宮,您可以欣賞到對那個盛大場面的描繪。在一張著名的繪畫上,一位矮個子的男人穿著華麗,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其一身,他的家人和崇拜他的支持者在週圍簇擁著。

甚至教宗也在場。

拿破侖希望鞏固他的地位,並向人們-既包括他的盟友,也包括他的敵人-展示其權力。

對權力的胃口

漫畫
漫畫家將薩爾科齊的眉毛和抬頭紋進行夸張,使他的面目變得猙獰。
現在,全體法國人的目光再次被一個小個子、長著一頭深色頭髮的男人所吸引。這同樣是個追求成功意志勇猛、對權力有著無窮大胃口的外省人。

像拿破侖皇帝一樣,薩爾科齊並非生於豪門,通往他獲得“加冕”的漫長道路上,每一寸的進步都是他戰鬥得來的。現在,他與愛麗舍宮,與他無法預測的命運之間,只有四個月的時間差距。但即便失敗了,他也不會放棄努力。

當年拿破侖在巴黎聖母院僅僅邀請了一萬名客人就相當滿意了。而薩爾科齊先生此次邀請了五萬人來到凡爾賽宮的會議大廳。

他還給他的追星族準備了一系列帶有“薩科”標誌的T恤衫和杯子,這是當年的皇帝所沒有做到的。

凡是在法國中右政府中有點兒來頭的人物都到場了,或者至少是那些希望在薩爾科齊內閣中謀得一官半職的人都到場了。

這些人中並不包括希拉克,他過去的導師,現在的強對手。希拉克揚言,他要作為獨立候選人參選,向曾經是自己寵兒的人挑戰。他傲慢地拒絕支持這個讓他感到在個人關係上和政治上背叛了他的人。

不過,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搞得如此之大,已經引起法國人的不安,更讓人覺得"薩科"如同法國主要左派媒體所描繪的那樣,是個遭人恨的人物。

漫畫家喜愛薩爾科齊拱形的眉毛和抬頭紋,在他們熟練的筆下,這正好變成了魔鬼的猙獰。

上次我站在尼古拉﹒薩爾科齊旁邊,是在一次政黨會議上。當時我很難不去用漫畫形像的誇張方式打量他。

年輕人中的魅力

他散發出超級活躍的能量,整個人就像一團微型龍旋風。無論他在哪裡--而他似乎無所不在--都會聚攏一群人,人們極其迫切地希望在近距離看到他。

對於他的年輕支持者們來說,這與政黨無關。這是個人的魅力。“尼 - 古 - 拉!尼 - 古 - 拉!”年輕人不停地喊。

“您提出的口號--‘想像以後的法國'究竟是什麼意思?”在一次臨時記者招待會上,我喊道。

他看著我,一條拱形的眉毛揚起來,微笑著說:“會後我告訴你。”人群都笑了,但我好像還是沒明白。

要麼愛他,要麼恨他,這位人民運動聯盟的領導人毋庸置疑地具有明星素質,具有這種只有權力才能帶來的魅力,以及成功領導人的特殊能力。他會讓他的聽眾感到他們與眾不同,哪怕只是在那一瞬間。

薩爾科齊在為他半自傳、半宣言的新書《證言》進行簽名時,這種素質越發明顯地表現出來。

當他不知疲倦地一本接一本地簽上:致年輕的XXX時,數百名聲音嘈雜的法國保守派青年在興奮地等待,就如同十幾歲的青少年們在搖滾音樂會上一樣。

一位年輕人向我這邊跑過來,身體仍在激動地發抖,手中抓著簽過名的新書。“您看見了嗎?他握了我的手!他和我說了話!他真了不起。只有他能救法國!”

熾熱激情

薩爾科齊在簽名
薩爾科齊在市場為他的新書《証言》簽名
作為一個政治表演家,薩爾科齊給人的印象是深刻的。

聽他站在講壇上發言,這個小個子性情熱烈的男人突然變得高大了,從他背後的電視屏幕上看,他的形像要比現實生活中的他更高大。

他雙手敲著講台,當責備自己政黨所領導的政府要對法國的時弊負責時,食指還在指指點點。

汗珠沿著他的面頰流下來。他的演說充滿熾熱猛烈的布道者所特有的全部激情,他的使命是要將法國從罪惡、懶惰的道路上帶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來。

他直率地談到需要重視刻苦工作,要量入敷出,不要把經濟負擔留給下一代。

在法國也有人嘀咕,1月14日的“加冕”是個失策,是傲慢自大的表現,這絕對不是法國應有的做法。

有人走得更遠,暗示說,上一次有人為一位領導人舉行這樣一次集會,是二十世紀30年代的德國。

這種說法有些牽強附會。但許多人的確相信, 如同他的英雄拿破侖一樣,薩爾科齊先生或許會弄巧成拙,他在太多條戰線上進行著太多場戰鬥,今年五月,要麼就是他品嚐最後勝利滋味的時刻,要麼就是面對他的滑鐵盧的時候了。



簡體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