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7年06月22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9:30北京時間 03:30發表
建立歸屬:香港的國民教育
香港回歸10周年專題
BBC中文網記者 李慧敏

學生們學習如何升旗
學生在國民教育中心學習有關中國內地的政治、經濟以及文化的知識。
蔡曉玲承認,香港回歸後,她在課堂上,開口叫中國一聲“祖國”時,心裡難免覺得“有些肉麻”。

不過現在,回歸已有10年,對這位有10多年教學經驗的沙田官立中學普通話科主任來說,“祖國”已經是一個自然的稱呼。

在97年回歸後,愛國教育在香港教育系統裡經歷了大轉變。

香港教育統籌局德育及公民教育總課程發展主任張永雄說,1997年以前學校的公民教育所灌輸的價值觀,主要強調的是普世價值觀,要培養學生作為“世界公民”,而1997年以後的主要目標,則是要建立學生的國民歸屬感。

他在香港回歸後到學校訪問,發現大部分學生在認知方面相當不足,尤其對國情不瞭解,在學習態度上也是被動的,於是覺得有必要加強國民教育,改變他所稱的“接觸少、瞭解不多﹔地理近,心理遠”的現象。

因此,在課程設置方面,學校開始透過不同的科目來培養學生的國民身份認同,例如通過普通話課程、通識課等科目,教導愛國思想,灌輸“作為中國人的想法”。

國民教育中心

除了當局在學校課程內加入國民教育內容,一些民間團體也配合學校課程的發展,在校外舉辦各類活動,進一步向學生灌輸愛國意識。在2006年正式開幕的國民教育中心就是一個例子。

該中心總監呂如意博士說,中心經常為學校籌辦一日營的活動,內容除了向學生介紹內地的政治和經濟發展之外,也教導學生有關中國歷史、文化,包括中醫、飲食、傳統遊戲等多方面的知識,促進學生對中國的多元化瞭解,培養學生對中國文化的自豪感。

呂博士表示,自設立以來,中心的活動一直獲得學校和家長的支持,最大原因就是人們已經意識到,自己將來的發展與內地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她說:“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家長對中心的活動表示反對…香港的發展融入內地的大家庭裡,家長也希望子女對國情有一定的認識,而這是基於一個需要,例如香港在97年受到金融風暴的衝擊,得到內地的支持、內地在後來也開放‘自由行’並在最近推出的QDII等舉措,說明香港的未來發展融入於內地,因此對內地有多些瞭解會比較好。”

接受過程

聖公會基福學校語文老師劉得森和學生張家琪與林銳祺
劉得森向學生講解香港回歸的情況
由於目前香港的師資都是在港英政府時期受教育的一代,他們所經歷的成長情況與新一代年輕人不同,因此加強教師對國家情況的認識,也是重要的環節。教統局的張永雄指出,推行國民教育的另一個挑戰就是教師的培訓。

因此回歸以後,教統局經常舉辦各項短期教師培訓活動,並且已計劃在明年設立國民教育培訓中心,專門負責教師的國民教育培訓工作,有系統培訓並加強老師對國情文化的瞭解。

張永雄強調:“如果教師本身對國家、國情沒有感受,又如何能觸動學生?”

對沙田官立中學普通話科主任蔡曉玲來說,回歸後的教學過程的變化,首先是反映在“用詞”上的轉變,例如在稱呼內地的時候,要改稱“祖國”。

她說,回歸以後,普通話科不但成了必修課目,內容也涵蓋在國民教育的一部分,而老師也教導學生使用普通話來唱國歌,在每個新學期中與學生重溫國歌內容、歌詞發音等。

她承認:“剛開始的時候是覺得有些肉麻,因為過去都不是那麼說的,不過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畢竟中國是我們的祖國。”

有20年教學經驗的聖公會基福學校語文老師劉得森則表示,自己對課程內容的轉換並沒有太大的感受。

他指出,回歸以後,香港與內地的接觸頻密,而媒體在這一方面的報道也很多,因此大家都會慢慢接受回歸後的改變。

對於香港學生來說,對國家的認同以及對國情的瞭解並非與生俱來,而也同樣是一個接受過程。

劉老師的學生林銳祺(12歲)在參觀國民教育中心後,認為中心活動“很有意義”。出生於1995年的她用流利的普通話說:“昨天在參觀以前,我還覺得自己是香港人,今天我覺得我是中國人,對中國的成就感到驕傲。”

“政治目的”

不過,香港社會並非所有人都完全認同所推行的國民教育。

香港教育學院數社科技學習專任導師黃偉國曾在《香港經濟日報》的《灌輸國情教育,兩制變一制》一文中指出,官方積極推動國民教育的動機是政治性的,是希望通過國民教育“培養一批認同和肯定內地政治價值觀的新一代”。

他在文章中指出,官方相信“只有同化下一代”,香港才能成功建立“沒有反對力量,沒有反華勢力更沒有噪音”的“和諧穩定”的社會。他認為,這麼做的結果將使香港由“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

署名桂鬆的作者則在香港《文匯報》以《國情教育豈能歪曲》一文回應他,認為“反對國情教育旨在疏離國家”,使香港人成為“無根的一代”。

雖然香港社會並沒有大規模反對推行國民教育的聲浪,但是我們或許可以從一些調查瞭解一些情況。

香港浸會大學今年進行了一項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調查顯示,在1997年有25%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中國人、24%認為自己是香港的中國人、44%則覺得自己是香港人,而另4%視自己為英國人。

10年後的同樣調查發現,有更多受訪者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和香港的中國人,比例分別為29%和27%,而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比例則下降至37%,認為自己是英國人的僅為1%。

項目主任戴果爾博士分析說,一些受訪者選擇“香港的中國人”,說明他們認同自己為中國人的身份,卻又希望與其他中國內地城市的市民區分開來,保留自身的獨特性。

戴果爾博士認為,隨著國民教育的加強,再加上香港和內地的互動增加,香港人應該會日趨認同自己為“中國人”。

國民教育中心的展覽
香港學生通過國民教育了解中國政治、經濟、軍事、歷史和文化等方面的發展
認同中的疏離

另一方面,香港大學心理學系在今年6月也公布了《香港青少年社會身份認同研究》調查結果。

這項分別在1996年和2006年進行的調查顯示,回歸十年以來,出現了香港青少年認同雙重身份(中國人,其次是香港人),而香港青少年認同單一的社會身份(香港人或中國人)的比例則減少了。

調查中受訪學生約22.3%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其次是香港人,比1996年增加約6.5%,而認為自己“首先”是香港人,其次是中國人的比例,則從1996年的40%微降到39.6%。選擇“香港人”身分則從96年的33.9%下降至28.7%。

此外,調查也發現,與10年前比較,香港青少年明顯調低了在公眾場合批評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或社會的意願,不過也少了希望與內地人建立良好關係的意願。

負責調查的副教授林瑞芳認為這是一種疏離的現象,香港年輕人“一方面不批評你,但另一方面也不願與你打太多的交道,就像井水不犯河水”。

她說:“雖然對中國的認同多了,但如果把‘首先是香港人,其次是中國人'以及‘香港人'比例加起來,按絕對數字來看,其實是多過一半以上,所以香港人的身分還是比較重的。”

她表示,認同和接受的過程是一個討論的過程,大家經由討論而達到一個共識,而不是“誰說了就算的,一定要有民主的成分在裡面。”

對於國民教育,林瑞芳說:“執行者應當進一步讓學生探討的是愛國的內涵,效忠的是什麼,是國歌、 國旗還是文化、人民、領導人或者政權?這是學生們必須要思考並且參與建構的過程,否則就流於表面化,也有可能造成疏離的現象發生。”

香港回歸之後,普通話也成了國民教育的一部分。請看:



簡體

有關報導
香港人漸興學習普通話
2007年06月22日 |  時事專題
回歸十年後香港的媒介面貌
2007年06月24日 |  港台消息
疫症香港:十年內走過疫症的日子
2007年06月25日 |  港台消息
香港青年認同中國人身份比例增加
2007年06月13日 |  港台消息
台灣陸委會: 香港十年白過了
2007年06月09日 |  港台消息
吳邦國:香港高度自治權來自中央
2007年06月06日 |  港台消息
香港觀察:香港青少年的煩惱
2007年06月07日 |  港台消息
香港人為什麼應該學講普通話?
2006年12月04日 |  港台消息
對大陸客的矛盾心態
2006年04月21日 |  Hong Kong Review
香港政府承諾檢討國歌宣傳短片
2004年10月13日 |  港台消息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