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6年05月02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3:51北京時間 21:51發表
坦言的另一面 :也評斯特勞的“正面評價”
時事分析
BBC中文部特約撰稿人荐軒

前英國外交大臣赫德
赫德談到中國人權、政治制度與國際地位
拜讀了劉博士的長文和一開始讀者留下的大量“充分肯定”的留言(雖然有的我分不清是肯定劉博士還是肯定斯特勞),倒想聽聽這大名鼎鼎的赫德和經常成為英國喜劇演員諷刺對象的斯特勞到底說了些什麼。

聽罷看罷,才發現劉博士似乎說的不太是那麼回事兒,不知網上"熱評"的讀者如果聽了赫德參加的節目,看了斯特勞講話的全文又會作何感想。

先說赫德。他是和香港企業家鄧永鏘 (David Tang) 一起參加4月20日的BBC廣播四台(Radio 4)“Today”節目的討論。討論的背景是胡錦濤和布什的白宮會談,討論的內容包括中國的人權問題(主持人特別請國際大赦有關人士介紹了中國死刑的情況)、政治改革和中國是否會成為超級大國。

在今天仍然可以在Radio 4網頁上找到的這期節目中,我沒有聽到赫德老先生說,“中國威脅論”毫無根據,他甚至沒有提到這個詞。

他在節目中一再指出,在人權問題上,政府的正確做法是不能光嚷嚷,而要跟當年對待蘇聯一樣,堅持不懈地針對具體案例施加壓力,以取得實質成效。

在中國是否會成為超級大國的問題上,赫德認為,中國在崛起的過程中需要西方,需要西方的市場,因此不會動用自己的實力,不會圖謀控制別人。

赫德說,在“中國自己的”問題上,比如台灣、西藏和朝鮮,中國不會聽從別人指揮,但是在事關國際安全的問題,比如伊朗核危機,中國就會考慮"自己的利益所在 "而沒有採取行動,言外之意中國沒有承擔起一個超級大國應有的責任。

赫德還指出,缺乏民主是中國的“巨大不足”,中國的發展也將因此受到挫折, 中國並沒有解決如何“以共產主義體制管理資本主義的中國”的問題。

至於被劉博士突出強調的“不應該畏懼中國”只是節目快結束時最後三四十秒的一個問題。

再看斯特勞的演說,本人看不出斯特勞有什麼劉博士說的“緊步赫德的後塵”的意思,如果有,也只能說斯特勞和赫德一樣,都指出中國必須正視和解決政治民主化的問題,同時成為國際社會負責的一員。

斯特勞的講話以一般字號打印有五頁,其中一頁半是外交套話和出於禮貌的溢美之辭(因為演講時中國大使在座),大概一頁說中國的發展成就和對國際社會的貢獻,而談論中國應當加強法治和實現表達自由的篇幅在一頁半以上,幾乎是全部演講實質內容的一半。

斯特勞講話的主旨是:希望中國對外成為負責任的、起領導作用的一員,遵守國際經貿守則,為國際安全與穩定出力﹔對內通過政治和經濟改革有效控制高速發展帶來的風險。

斯特勞倒也老實,承認希望中國成功是因為“中國已經成為國際經濟圖景中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中國(管理風險)失敗,對這個世界的後果將是非常嚴重的”。

斯特勞
斯特勞對中國對內對外政策都提出期望

斯特勞確實提到了,而且不止一次提到了保護主義對自由貿易的威脅和戰勝保護主義的鬥爭。但斯特勞並沒有說“如果我們不能說服公眾認識和接受‘中國是一個建設性的、非威脅性的國際伙伴'這一點,我們將更難有機會贏得這場爭論”,第一句話的原話是“...if our publics are not persuaded that China is a constructive, non-threatening international partner”,斯特勞並沒有說西方要去如此說服公眾。這不是西方的思維,也不是西方的作法。

而且斯特勞後面再次提到和貿易保護主義的鬥爭時又說:“如果公眾看到中國明確走向擴大政治自由和法制的內部改革”,將有助於戰勝貿易保護。

這兩處談貿易保護恰恰和他對中國對內對外的兩方面期望是對應的,也就是說中國要讓西方公眾看到它是“一個建設性的、非威脅性的國際伙伴”,也要讓西方民眾相信中國在內部也會進行政治改革。中國成就再大,發展再快恐怕都不至於讓老牌帝國主義的外相頭腦發熱到要去“說服公眾”。

斯特勞的演說確有強調西方必須接受中國崛起這個事實的一面,從政治上和經濟上看,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分量越來越重﹔但不難看出,他突出了中國政治改革滯後所帶來的風險,呼籲中國的政治民主化。

劉博士在英國大學供職,想必不會聽不懂或讀不懂赫德、斯特勞的意思。但願劉博士從赫德的談話中挑出“中國不會成為霸權國家”,從斯特勞的演講中看出“高度承認和讚揚”不是出於什麼故意。

二流媒體有時會抓住一點、不計其餘以圖新聞效應,劉先生是學者,且在BBC中文網這樣的知名媒體上對這兩位英國重量級外交人物的話作如此解讀,誤導的面兒恐怕大了點兒,也枉費了許多讀者的熱情追捧。

本文不代表BBC的觀點,對本文有何評論和意見,請用設定表格:


前面有位台灣聽眾的言辭頗有味道,他提到,大陸來英的官宦子弟或是上層人士的子女,普遍認為民主并非當務之急﹔相反舉債或是湊錢來的學子,往往認為共黨欺民欺國,民主必須早日推行。在下認為此說法是基于實踐并有根據的。上層人士的子女,往往都以嘗到"中國式民主的甜頭",而這都是他們的前輩,也就是以前的中下層打下江山的結果,而目前的中下層人士,也本著"皇帝輪流坐"的思想,借由各種內在外來手段,期望分得一杯羹。

這就是中國民運的輪回,鐵托曾經說過一句話"蘇聯是社會帝國主義國家,南斯拉夫是社會資本主義國家,而中國,是社會封建主義國家"。我們是封建主義,2000年前是,現在是,2000年后也是。這是民族的一種沉澱,已經融入到每個炎黃子孫的靈魂里,如果你說你要民主,一是可能你也只是輪回路上的一個凡夫俗子,二來,你在靈魂深處,已經不是中國人。 目前來看,中國正處于封建主義的一個完美階段,禪讓制而非朝鮮那樣"家天下"的分封制,在下認為,這可以說,已經是"中國"能做到的極致,除非有異心之人圖謀"國之不國"的野望。

坦白說,我個人屬于那位台灣朋友所說的前者,由于良好的成長環境和條件,我們這一代的所謂中國上層子弟,其實普遍都知道所謂的"黑白,是非",誠然,異議人士可以向"大法"一樣羅列種種証據痛斥政府,那只是因為沒有什么是完美的,我們也知道政府做得,可能在別人角度看來是不對的事情,但是,這是我們的利益根源,是我們生存的根本,所以我們接受精英教育的目的,就是維護它,并且盡可能消滅一切威脅他的人。

世間本來就沒有什么正義,邪惡,只有你作為個體,和你所效忠的"精神".我尊重這里有思想的對手,因為如果時空交錯,我們可能就是換位的兩個人,但是對于那些玩弄文字的投機分子,這是我們共同所鄙視的,這種人無論在什么階層,都是廢物一個。

最后表明一下我的心聲,黨的強大,其實超過任何一個非黨外人士的估計,可以說從外部,這個星球上沒有可以撼動黨根基的事物。對于處在對立的階層的朋友,在黨的內部出現"覺醒者"和"反抗者",是你們設想的中國民主的唯一希望。據我所知,這些人士存在的,7-8年后,他們就會開始嶄露頭腳,10-15年之后,他們將開始改造中國。但更多是像我一樣在觀望的人,我們可能會幫助他們(你們),也可能會站在你們的對立面。

各位。為各自的理想,努力吧。
,

I like Dr. Liu's article - very fair and analytical. In contrast, this article is superfacial and pays a lot of attentions to unimportant details - it looks like he is trying to pick up a bone from a chicken egg.
Kevin Duan, USA

阿英自己也不要謙虛。你的文章本身就有人格侮辱的成分,比如原文第一段說到自己十余年前的故紙里“表達了對英式的矜持與迂腐的著急和蹙額”。這 不是對某一個英國人的人格攻擊,而是否定人家一個國家的行為習慣。劈頭蓋臉第一段就說人家矜持迂腐。往后的段落里也不加論証,而是用有待論証的“ 英國人的矜持”當理由來解釋英國為何會錯失分享中國大蛋糕。

阿英說到六四事件的口氣就跟令人震驚了。六四后,西方各民主國家對中國政府的經濟制裁.是對中國的共產黨專制政府動用軍隊殺害自己國民無恥行為 的表態。是任何一個有一點是非觀的中國人都能夠判別的正義行為。阿英居然為英國失去為人倫道義主動放棄的一點經濟利益而惋惜。說英國錯失良機!

還將英國及眾多國家制裁專制政府的義舉說成是尾隨美國的亦步亦趨。還要數落人家“和羞走”。天安門廣場的冤魂地下有知,不知要如何為自己有如此同 胞博士而傷心呢。對西方對中國制裁的逐漸放寬,阿英的理解居然是Better late than never(遲到總比不到好),好像英國比當時四面楚歌的 中國專制政府更需要解禁,更需要抓緊時間修好。

據此,(對不起,我要“人身攻擊”了),我看到的是一個是非不分,無視民生,藐視民意的阿英。如果阿英是住在國內的清華北大的博士,還可以原諒,畢竟 中國政府的言論封鎖讓很多人不能兼聽則明的。但是阿英在英國留學的事實,將這個借口也排除在外了。

博士所說的“然而對無觀點和以假想敵為靶子而陶醉于口水戰或人身攻擊者,恕筆者不再奉陪-因為無論以BBC中文網的聲譽計,還是從辯論雙方的交流 謀,除了無聊,均無裨益可言。”,更是滑稽。

媒體的聲譽好壞就在于是否讓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指望BBC為博士量身定做,就此打住的想法本身就是一言堂的思維慣性。反對博士的言論里自然有 對口水站人生攻擊的陶醉者,但博士要論証的關鍵命題是:“反對阿英博士論點的都是陶醉于口水戰或人身攻擊者”。如果博士不能証明此命題的話,“不再

奉陪”非人身攻擊者,豈不就是怯陣?博士大概不會否認“真理越辯越明”的說法吧?不來應對也無妨,只是煩請博士日后如引用自己在BBC的兩篇大作時 ,連這里的評論,鏈接一并引了,也好讓國人領教海外被禁網站里包括理性批評,人身攻擊和口水戰的實況。至于哪些是理性批評,哪些是人身攻擊,我看就

不用煩勞博士注釋了。

人格卑鄙的我估算之下,認為阿英多半還是要立足國內,放眼世界,去做政府的官方智囊的。還是希望博士能有時自省人性與黨性之區別,強權之下討生活

之余不忘祖宗留下的禮儀廉恥。
王毅巍, 中國

中國內部一大堆問題未解決 ,還是以人民為念吧! 八億的農民應得到妥適的安排.環污的問題也是世界第一名.這樣發展下去誰還敢住在中國.目前的人權問題,信仰自由問題,官員貪污問題,貧富差距問題都將成為未來要面對的嚴峻課題.中國成不成為威脅有那么重要嘛?還是全力面對解決巨大的內部問題,建設中國的鄉間像英國的鄉間那般舒適與美麗吧!
Joe, UK

感謝BBC為不懂英文的中國人介紹了一點真相。要不然,我們整天就只能看到受控制的媒體上刊登的為政府唱贊歌的文章,還以為中國共產黨真的領導中國和平崛起呢。好在西方還是有人看到了中國經濟發展中面臨的問題,憑良心為中國最底層的老百姓說點話。希望在海外的中國人都能像荐軒一樣,告訴我們真相,讓我們自己來判斷。一味地附和中國官方的宣傳,對中國老百姓究竟有什么好處呢。請在海外的知識分子深思反省。
草根,

荐軒有點氣急敗壞。“比如伊朗核危機,中國就會考慮"自己的利益所在 "而沒有采取行動,言外之意中國沒有承擔起一個超級大國應有的責任。“ 這言外之意,是你鑽進英國外長肚子里研讀出來嗎。

荐軒害怕了,連英國外相和大學博士,都以正面的態度來看待中國的發展,他和像他一樣的想搞亂中國的極端分子,市場越來越小了,所以他急了。

說bbc是二流媒體這我到同意,bbc誤導讀者已有好几十年的歷史了,怎么以前沒見你出來批評,這回你怎么跳出來了。因為這回他們說的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別急以后該口風的事還多著呢。這叫實力和勢力。中國有實力,資本家有勢利眼。這就是世界。虧你還在西方呆著,
未署名,

哪個國家都有正面和負面的評論,國家如此,個人談話也是如此,廣開言路能更好的找到自己的不足,是啊, 中國要是現在就用民眾來投票決定中國的伊核問題,我想至少有7成的人支持伊朗.到那時怎么辦呢>這是有悖于西方觀點的.這個決定是獨裁的決定還是民主的決定?
sasha, 俄羅斯

上次看了劉博士的文章,前面部分感覺還可以,因為我沒有讀過英文版本,但結尾部分我感覺不是那么回事,感覺有點象是紅客在給中國贊美一樣。今天拜讀此文,確實感覺劉博士有誤導之嫌,希望劉博士讀過之后可以有所解釋,但如果真的只是寫文章混口飯吃,那就算了。如果是做學者的話,建議回國,那樣劉博士會有很大大發展空間。希望bbc以后審查注意點,不過bbc的中文網的中文編輯能力確實不怎么樣,看看那么多錯字也就知道了。
johnny,

中國和印度的發展的確非常之快也引起了世界各國的關注,但是在中國發展之勢,他的發展同時也必須帶動其它國家的發展,中國發展不等于其它國家不發展。我很同意“中國不是一個威脅”的概念。

自己家里的事情都沒有處理好怎么可以做大國呢?
RYAN EZEKIEL ZAUN, Singapore

姓名
電子郵址
國家/地區
聯絡電話
意見/評論

聲明:BBC將盡可能發表各位的意見,但是不能保證所有的電子郵件都會在本網站發表。BBC也保留發表時進行編輯的權利。
你的評論和意見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體平臺發表




簡體

有關報導
分析:英式矜持後的坦言
2006年05月01日 |  中國報導
英國外相:中國崛起給世界帶來機遇
2006年04月26日 |  英國動態
英國前外相:中國不會成為霸權國家
2006年04月20日 |  國際新聞
分析:中國緣何要走進非洲?
2006年04月25日 |  中國報導
胡錦濤抓緊與尼日利亞石油貿易
2006年04月27日 |  中國報導
分析:中美關系的冷與熱
2006年04月21日 |  中國報導
胡錦濤布什白宮舉行高峰會
2006年04月20日 |  中國報導


相關網站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

中文網主頁 | 國際新聞 | 中國報導 | 港台消息 | 英國動態 | 英語教學 | 金融財經 | 科技健康
英國報摘 | 世界天氣 | 網上互動 | 時事專題 | 網上點播 | 廣播節目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