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5年08月02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9:22北京時間 17:22發表
來鴻:廣島紀念
記者來鴻
BBC記者 古川赤嶺:

這座大樓在原子彈轟炸前是廣島的展覽中心,如今已經成為原爆的象征

1945年8月6日清晨8點15分,一顆原子彈被投擲在了日本的廣島市。頃刻間,原子彈就奪取了二十二萬人的生命,在隨後的歲月中,又有數萬人死於核輻射造成的各種疾病。古川赤嶺是所謂“廣島倖存者”的第三代後人。最近她重返廣島,參加了原子彈爆炸六十周年的紀念活動。

當人們問我來自日本什麼地方的時候,我會說我父親的這一支血親來自廣島。通常情況下,我會得到對方詫異的反應。當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就意識到了這座城市重要性,以及它所代表的意義。我知道,當原子彈爆炸的時候,包括我的祖父母在內的家人就生活在這裡。他們失去了自己的房子、朋友、鄰居、兄弟姐妹以及孩子。我的爺爺是個沉默的人。所以,我並不是從他的口中瞭解到那時的恐怖的,儘管我知道他的脊背上滿是燒傷的疤痕。我本能地回憶起,五歲時,父母給我朗讀的一本書。書名是《再見了,爸爸媽媽》。這本書講述了一個小男孩和他的妹妹在爆炸後的廣島尋找遇難父母屍體的故事。他們看到許多屍體,但卻無法區分男女,因為屍體的頭髮已經被燒焦,皮膚被燒化。有的屍體上扎滿了碎玻璃,其他的則失去了四肢。一些人的眼珠被炸出眼眶,在爆炸產生的熱浪中融化。人們在尖叫、痛哭、嚎啕,整個廣島陷入一片火海。孩子們來到河邊,看到水裡的死魚都向上翻著肚皮,河水散發著熱氣,甚至有些燙手,就像浴室裡的水一樣。這本書讓我感到恐懼,晚上我無法入睡。噩夢中,我時不時會驚醒過來,看看當時只有七歲大的姐姐是否依然還睡在我的身旁。

最我讓感到恐懼的是,這不是一則杜撰的故事,它確實發生在了我的家人身上。那時候,我不理解為什麼父母給我們講這樣的故事,也因此而有些憎恨他們。即使現在看到書架上的這本書,我仍能清楚得回憶起當時受到的驚嚇。七歲的時候,我被帶到廣島和平紀念館參觀。紀念館裡的空氣裡傳來刺耳的空襲警報聲,屋子裡充滿了煙霧,這裡展示了從燒焦的屍體上取下的手表,時間都凝固在了清晨八點一刻。我不敢正視大多數展品,只是緊緊牽著爸爸的手,眼睛盯著地板,試著不去聽那些警報聲。父親會轉過身子,對我說,“赤嶺,你應該看看,真正的戰爭就是這樣的。”我用盡所有的力氣攥住他的手。

如今,很多爆炸倖存者已經年過古稀。這次六十周年紀念可能是許多親身經歷過核爆炸的人所能參加的最後一次十周年紀念活動。人們有一種感覺,隨著記憶的衰退,現在很難讓這裡的故事再那麼生動了,青年一代所關注的是其他事情。

廣島有一種獨特的地位,它是核武器襲擊的第一個目標,而且針對的是平民人口。同時,廣島也是一個對過去漠然的城市。儘管一座和平穹頂坐落在市中心,孩子們在學校組織的活動中都要參觀和平紀念館,但似乎大家只是在機械地做這些事情。我覺得,廣島沒有用足夠的聲音在呼喊和平的信息,讓整個世界感受過去痛苦的經歷。前來報道紀念活動的國際媒體對1945年8月6號這個日子的興趣似乎大於對大多數日本人的興趣。

真行寺位於爆炸點大約三公里遠的地方。我的叔伯是這座寺院的主持。我在巨大的鋪著榻榻米的寺廟內,看他主持過無數的法事活動。我試著猜想,六十年前,這裡是怎樣的景象-----很難想像一群飢餓的人,沒有飲水,沒有住房,如何面對一座生靈塗炭的城市。

如今的廣島是一幅不同的畫面,它已經是一座人口超過百萬的大都會。然而,我無法忘記自己家庭的歷史,還有爺爺的傷疤。我在和平的時代裡長大,從來不知道沒有食物的生活是什麼樣子,但我是廣島原子彈爆炸倖存者的後代。我應該把過去這裡發生的可怕故事告訴第四代人,我應該牽領著他們圍繞在和平紀念館週圍。

簡體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

中文網主頁 | 國際新聞 | 中國報導 | 港台消息 | 英國動態 | 英語教學 | 金融財經 | 科技健康
英國報摘 | 世界天氣 | 網上互動 | 時事專題 | 網上點播 | 廣播節目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