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5年04月2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7:32北京時間 15:32發表
評論:布萊爾與“第三條道路”
英國米德爾塞克斯大學高級講師 劉阿英

長期以來,人們總是把第三條道路同布萊爾聯系在一起
近年來,有關“第三條道路”的文章發了不少,“第三條道路”作為社會政治的理念越來越被大家所談論,所熟悉。但在中文媒體裡有個普遍性的現象,即人們談話撰文時總把“第三條道路”的概念(或理論)與英國現任首相托尼﹒布萊爾連在一起。

有學者不僅把“第三條道路”看成是布萊爾幫助英國工黨從在野黨走向執政黨的競選綱領,而且把它看成是布萊爾當選英國首相後施政的理論和思想基礎﹔有人甚至把布萊爾看成是西方“第三條道路”思潮和新政的最主要代表。

更讓人費解的是,即使連BBC這樣的媒體,也犯同樣低級的錯誤﹔如BBC記者霍斯在2003年7月11日的報道中說,“‘第三條道路'的說法源自英國工黨政府所宣稱的‘在自由市場開放主義與傳統社會主義之間的方式,提供更好的施政'”。

諸如此類的以訛傳訛,三人成虎,使讀者誤以為“第三條道路”出自布萊爾的新思想,似乎布萊爾就是該理論的原創者。

在筆者看來,這不僅是一個對“第三條道路”理論的嚴重歪曲,而且是一種歷史性的誤導,有必要對此理論正本清源,對其在輿論上加以撥亂反正。

其實,時至今日“第三條道路”既不是什麼新思想,也不是從托尼﹒布萊爾開始。早在1930年代,有人就提出了這個概念。第三條道路的理論出現於國際社會主義發展史上,其主旨是要吸取布爾什維克理念和社會主義思想,並把兩者的優點結合為一種現實可行的體制,以實現社會主義的遠大目標﹔但在它早期(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出現時,並沒有賦予它一個明晰而嚴格的定義。

二戰後,歐洲的社會民主主義國家宣稱自己的體制是“第三條道路”,即一種介乎於自由資本主義和原教旨共產主義之間,但比兩者任一要好的發展模式。

理論來源

布萊爾1997年上台擔任首相時受到支持者的歡呼
而真正把它發展成為一種理論的是著名的捷克經濟學家奧塔﹒塞克(Ota Sik)。在20世紀60年代的“布拉格之春”以後,身為捷克副總理的塞克就試圖在計劃經濟中引入市場經濟的機制。當時,一方面蘇聯、東歐加快改革的步伐,另一方面西方持續的經濟滯脹局面使崇尚自由競爭市場制度的經濟自由主義思潮回升,二者彼此呼應,使市場社會主義思潮成為一種公認的獨立的經濟學流派而愈益受到重視,形成布魯斯(W. Brus)“含有受控制市場機制的計劃經濟”模式、塞克“以市場機制為基礎的分配計劃”模式、科爾奈(J. Kornai)“有宏觀控制的市場協調”模式等等,社會主義經濟模式的探討出現了在理論上異彩紛呈,學術上不斷創新的局面。

塞克和其他一些捷克斯洛伐克的經濟學家系統地建立起了“第三條道路”的理論架構。按照塞克等人的定義,“第三條道路”就是市場社會主義道路,是一種超越於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下的中央計劃經濟體制和以生產資料私有為特徵的自由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新體制。塞克在提出市場機制“中性”論的基礎上,進而提出市場與社會主義的“聯姻”論。

其後,塞克離開了捷克斯洛伐克政壇,應邀去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專致於經濟制度方面的研究。在那裡他受到了費邊主義的影響,並進一步發展和完善了它的市場社會主義的理論。他在該領域的研究成果集中反映在了他於1976年出版的專著:《第三條道路:馬克思列寧主義與現代工業社會》。他主張,政治經濟制度既是“人文關懷”與“經濟效率”的結合,也是“國家計劃干預”與“合作社式自主企業市場競爭”的結合,“第三條道路”是“混合經濟”的道路。應該說這部著作是一部經典之作,它為“第三條道路”理論打下了比較堅實的基礎。

理論的發展

布萊爾在2001年再次獲得大選勝利連任首相
20世紀80年代興起的關於“趨同論”的討論,既是塞克理論的影響在社會發展周期中特定階段的體現,也是對“第三條道路”理論在新的歷史時期進一步發展完善的延伸。“趨同論”的主要觀點為:經過了幾次全球經濟危機和兩次世界大戰,自由資本主義已認識到了其發展過程中所產生的社會不公平,故向社會主義學習,引入了“福利社會”的概念和實踐,緩和了資本主義的勞資矛盾,使西方進入了"福利資本主義"的時代﹔而社會主義在其實踐中,出現了嚴重的效率低下,社會貧窮化的問題,特別是在前蘇聯和東歐許多國家,經濟發展的滯後問題尤為凸顯,故需要向資本主義學習其市場機制,以提高經濟效率。這就是“趨同論”出現的國際大背景。“趨同論”的主旨可以高度概括為: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並不是永遠並行的兩股鐵軌,而是相互影響,相互學習,呈逐漸趨同的態勢。根本而言,“趨同”的結果就是“第三條道路”。

最新一波的所謂“第三條道路”討論浪潮,是克林頓的智囊班子於1992年為應對全球化的新挑戰而掀起的﹔這一理論直到五年後才被布萊爾和他的智囊們撿起,作為英國工黨建立中左路線來贏得大選的手段。是故,即使克林頓及他的政策顧問們也就是該理論的弄潮兒,而布萊爾最多也只能算個“跟風者”。

模糊性口號

80年代初英國工黨第二次在大選中失利,就約請了一批同情和支持工黨的知名學者組成了智囊機構,來深入探討失利的原因和東山再起的對策。布萊爾的智囊們受克林頓智庫的啟迪,撿起了“第三條道路”的理論大旗,並把其定義為“傳統的社會民主主義和新自由主義的結合,用以對政府管理、福利國家、教育、政治文化、勞動力就業等領域進行社會改革”﹔他們對“第三條道路”所作的描述是“一種現代化的社會民主主義”,例如倫敦政治經濟學院院長吉登斯就認為,“它之所以是第三條道路,是因為它決定性地超越了舊左派(社會民主主義)和新右派(新保守主義)。”

然而,布萊爾作為一個政客所理解的第三條道路的理念則與學者們是不同的。用布萊爾自己的話說,第三條道路的本質就是“力圖吸取反對派和中左翼的基本價值,把它們運用於[其]社會經濟[已]發生了根本性變化的世界中,而這樣做的目的是[為]擺脫過時的意識形態。”(《第三條道路:新世紀的新政治》,1998年9月版:第234頁)

說穿了,布萊爾借用“第三條道路” 的概念,不是用來矯正當時盛極一時的撒切爾新保守主義的極右路線,而是用這個標有工黨商標的舊瓶,來裝入“撒切爾主義” 的新酒。布萊爾的新工黨向老工黨支持者展示的是“酒瓶” ﹔而向中右派亮出的是“新酒”。布萊爾新政看中的是“第三條道路”的中間性,並給該理論賦予一種模糊性,以其掩飾新工黨的機會主義路線的實質﹔其唯一的目的就是為爭取更多的選民的支持。

布萊爾的標簽

其實,政黨和政客因變化了的形勢而調整其政治路線或口號既合乎情理,也為普遍的做法,本無可厚非。但若是欺世盜名,並用以作為騙得選票的偽裝,就會為世人所不齒﹔其結果是因在公眾心目中喪失誠信而最後被社會所唾棄。大多機會主義者都會以這樣不光彩的下場而告別政治舞台。

眾所週知,英國工黨的社會基礎是建立在以工人階級為主體的各類大大小小的工會和大多自由知識分子之上的﹔離開了工人階級的利益,就不會有工黨的天下。然而時代進入20世紀90年代後,英國經濟及產業結構的已發生了巨大變化﹔其時,若僅依賴工人階級而忽略一些中產階級的力量,工黨是不可能取得政權的。這就需要一種新的、模糊的政黨政治的理論。以這個理論為指導來產生的政治綱領應具備這樣的特質:它既能拉住原有的支持力量,又能最大可能地吸引中產階級的選票。這就是布萊爾借取“第三條道路”概念的根本目的和意圖。

廬山真面目

“第三條道路”是工黨派學者加在布萊爾政策上的虛假的理論標簽﹔在實踐中,布萊爾政府愛用的口號是最初的“新工黨,新英國”和後來的“第二次現代化”。正是以這些模糊不清且具有一定欺騙性的口號為指導,布萊爾班子既穩住了黨內的老牌社會民主主之者,使他們不能以“篡黨”之名而給布萊爾作梗﹔又以“沒有撒切爾的撒切爾主義”的路線獲得了中右勢力的支持。其結果使工黨這個離開執政地位整整18年的在野黨,終於在1997年贏得了大選的勝利,重新上台。也由於這種機會主義的路線,才有了後來在國會政策辯論時,工黨既無法面對來自於自由民主黨和本黨內部對社會福利社會公平的挑戰,又難以躲避被右翼譏諷為“偷竊或抄襲保守黨政策”的尷尬。

客觀地說,“第三條道路”這塊招牌在90年代的英國確實迷惑了不少處於中間的政治力量,為工黨的上台作出了不可低估的貢獻﹔但它同時也彰顯了布萊爾政治投機的本質。在布萊爾上台不久,他很快就扔掉了“第三條道路”的面具,露出了“撒切爾主義傳人”的真面目,對內為推行個人意志而可以不擇手段,口是心非,奉行一種以鞏固權力為核心的機會主義路線﹔對外則罔顧民意獨斷專行,以美國的馬首是瞻,奉行一種接近於新保守主義的霸權路線。布萊爾路線的結果是:降低了他本人及工黨在選民中的政治信譽﹔改變了工黨的性質,使幾位持中左立場的真正的工黨領袖如庫克、肖特等人由其根本立場的對立而引咎辭職,使其副手普雷斯特和財相布朗無所適從,也使許多原工黨支持者始有上當受騙之感。故有批評家們認為,嚴格來說不存在一個所謂的“布萊爾的第三條道路”﹔如果硬要說有的話,那就是一個“偽裝的第三條道路”,其實質是一種回過爐的新自由主義或一片為其機會主義路線所縫制的遮羞布。

面臨巨大挑戰

今日,“第三條道路”說仍面臨理論和實踐諸方面特別是極右的新保守主義的挑戰,學術界對其評價也褒貶不一﹔但這裡說的不是所謂的“布萊爾的第三條道路”。

至於“第三條道路”理論能否像過去那樣為布萊爾祭起機會主義的大旗幫他再次入主唐寧街10號,只有等著在未來的幾個星期裡,看布萊爾如何利用和打扮它了﹔也要看愛德華所領導的保守黨在化解黨內分歧凝聚黨內力量上是否有所作為。據筆者觀察,在目前英國社會中,有相當(大多數)人既不相信執政的工黨,也不看好在野的保守黨﹔但在現行選舉制度下,他們往往不得不作出違心且無奈的選擇。

“道可道,非常道。”誰也不能排除布萊爾班子會臨時攥把出一個“第N條道路”的可能﹔至於其政治命運嘛,那得看他本人在冥冥中的造化了。



簡體

有關報導
英國反對黨擔憂郵寄投票詐騙行為
2005年04月15日 |  英國動態
英國大選 歐洲議題成為燙手山芋
2005年04月14日 |  英國動態
英國工黨競選政綱 經濟為主軸
2005年04月13日 |  英國動態
英國大選臨近 各政黨推出競選綱領
2005年04月11日 |  英國動態
移民問題成為英國大選的焦點
2005年04月10日 |  英國動態
布萊爾大選前熱身 舌戰各黨領袖
2005年04月06日 |  英國動態
布萊爾首相宣布5月5日舉行大選
2005年04月05日 |  英國動態
布萊爾公布工黨大選承諾
2005年02月11日 |  英國動態
英國保守黨為大選公布減稅計劃
2005年01月17日 |  英國動態


相關網站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

中文網主頁 | 國際新聞 | 中國報導 | 港台消息 | 英國動態 | 英語教學 | 金融財經 | 科技健康
英國報摘 | 世界天氣 | 網上互動 | 時事專題 | 網上點播 | 廣播節目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