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 UKChina
-----------------
其他BBC網站

2005年03月08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12北京時間 20:12發表
透視:21世紀是中國世紀嗎?

透視中國
BBC中文網記者 魏城

d

隨著新年伊始英國《泰晤士報》一篇署名評論的發表,有關“21世紀是中國世紀嗎?”的爭論又開始熱乎起來了。

這篇評論題為《這是中國的世紀》,作者威廉﹒里斯─莫格是該報的前總編。據他自己說,他是在歲末年初看電視時,靈感頓生,同時捕捉了這篇專欄文章的主題和這個關于本世紀大國興衰的預言。

里斯─莫格這樣描述他的預言形成過程:“上周末,我看了許多著名經濟學家對2005年全球經濟的預測。我還收看了中國中央電視台國際頻道播出的類似預測。當我們從一個頻道換到另一個頻道、從一個話題換到另一個話題、從一位經濟學家的預測換到另一位經濟學家的預測時,就會發現它們的一致性令人震驚:美元的前景如何?取決于中國。歐元呢?取決于中國。石油價格?取決于中國。工業產品?中國。全球股票市場?中國。債券價格?中國。世界貿易?中國。世界發展?中國。”

兩大陣營

當然,無人能夠否認中國的影響,也無人能夠漠視中國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來的驚人成就,但這種影響、這種成就是否巨大到足以用中國來命名這個世紀的地步,即使在這個世紀進入第五個年頭之際,仍然還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不過,有兩個有趣的現象值得玩味:

其一,里斯─莫格在他那篇被全球中英文媒體廣泛轉載的文章的開端說,18世紀和19世紀是英國的世紀,20世紀是美國的世紀。

我不知道,在英國世紀和美國世紀真正形成之前,是不是也有人作過這類石破天驚的預言,但我的確知道,在所謂的“中國世紀”真正實現之前,里斯─莫格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后一個如此放膽預言的人,而且支持和反對這種預言的爭論也是此起彼伏,愈吵愈凶。

其二,支持和反對這種預言的兩大陣營的構成也頗為奇特:支持“中國世紀說”的陣營由兩類人組成,一是中國的宣傳官員和愛國民眾,二是某些西方記者和學者﹔反對“中國世紀說”的陣營也由兩類人組成,一是許多海內外的華裔學者,二是中國某些冷靜謹慎的高層官員。

各執一詞
d
中國經濟的發展勢頭很旺

兩大陣營的主帥在闡述各自的觀點時都振振有詞,似乎也都言之成理。

例如,里斯─莫格支持其“21世紀是中國世紀”立論的証據很多,其中包括:

(1)今年1月1日起全球紡織品貿易自由化,中國紡織品在美國市場的份額可望從17%增長到50%﹔在歐洲的市場份額可望從18%增長到30%。現在市場上的玩具都是中國制造,要不了多久,大家穿的衣服也將都是中國制造的﹔

(2)中國聯想集團最近收購IBM個人電腦分部一事,說明中國已經不滿足于生產低端產品,而是向高技朮行業進軍﹔

(3)中國不僅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出口國,而且已經成為一個大規模的進口國﹔

(4)中國在這次印度洋海嘯災難中是最大的捐助國之一,這表明中國不但在經濟上已經成熟,在政治上也在成熟起來,而這恰好是使21世紀成為中國世紀的最好保障……

但早在21世紀來臨前夕,中國學者何家棟就撰文反對“21世紀是中國世紀”的說法。

何家棟在1999年發表于中國《科技時報》上的一篇文章中這樣寫道:“21世紀的中國難以恢復到18世紀時的世界地位。‘康乾盛世’時的中國人口占世紀的三分之一強﹔GDP占世界總量的三成﹔典章制度受到歐陸的主要思想家景仰和贊美﹔在周邊几十個中小國家建立了朝貢體系。在21世紀,中國的人口和GDP只能達到世界的五分之一,天下體系也不可能在任何范圍內重建。與其說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不如說18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

另外一位中國學者、前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所所長嚴家祺則在2000年年底撰文說:“世界史的事實表明,一個國家的崛起需要數十年、甚至一個世紀的准備,經過21世紀的艱巨努力,也許22世紀是‘中國世紀’,但從20世紀美國與中國、日本、西歐等國的比較來看,21世紀是‘美國世紀’。也許要到21世紀后半期,‘美國主導’才會為‘多極體系’所代替。”

2001年,美國有兩本針鋒相對的英文書相隔不久先后問世,一本題為《中國的世紀》,另一本名叫《中國即將崩潰》。有趣的是,兩本書的作者都是美國律師,而且都在中國生活和工作了二十多年,不過,對中國的發展持樂觀看法是美國的白人律師,持悲觀看法的卻是美國的華裔律師。

《中國的世紀》的作者勞倫斯﹒布拉姆認為,中國將在本世紀迅速崛起,成為雄霸世界的超級大國,因此21世紀是以中國為核心的世紀,就象英國主宰了19世紀和美國主宰了20世紀一樣。

但《中國即將崩潰》的作者章家敦卻預測,中國將在五至十年內(也就是2011年之前)土崩瓦解,成為一堆不可收拾的爛攤子,重新陷入類似清朝被推翻后的軍閥混戰局面。他的根據是,共產黨獨裁統治下的經濟改革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近些年來中國不是在進步,而是停滯不前,甚至在倒退。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后,經濟將不堪重負,社會將動蕩不安,整個國家猶如一個油田,只等加入世貿這根火柴把它點燃。

預言的誘惑?

看來,預言家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職業,歷史上經常發生預言家的預測未能兌現、甚至與現實截然相反的現象。比較近的例子是,六四后,海內外許多人預測中共不出几年就會垮台,但十几年過去了,中共仍然大權在握。

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布拉姆是一個比章家敦狡猾的預言家,因為過不了几年,章家敦就要面對他的預言是否應驗的局面了,而布拉姆則把預言應驗期放在了這個世紀結束之后,巧妙地避免了不得不活著面對現實的局面。

里斯─莫格也選擇了無須活著接受歷史檢驗的“長線”預言法。不過,在如今的網絡時代,他卻不得不“短線”接受網民的品頭論足。

先看看中國網民的評論。

在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的網上論壇“強國論壇”上,有人貼出《參考消息》編譯的里斯─莫格的文章,下面是其中兩幅跟帖:

“要有自信,同時不要被沖昏頭腦。”

“還早著呢,幼稚病犯了。去美國看一看吧,那里的制度多適合于生產,去看看。”

再看看英文網民的跟帖。

在一個名為“自由論壇”(www.libertyforum.org)的英文網上論壇上,也有人貼出了里斯─莫格的英文評論,以下是部分英文跟帖的中文譯文:

“是的,一點兒沒錯。我們剛剛看到它(指“中國世紀”)的開始。”

“我認為,中國不會變成像今天美國這樣的超級大國,因為中國被一些充滿敵意的國家包圍著,從俄羅斯、印度,一直到日本,但中國將是一支重要的力量。”

在另外一個名為“夜網”(www.nightly.net)的英文網站上,里斯─莫格的文章引來了更多的跟帖:

“(里斯─莫格的)那一評估的唯一缺陷是:中國的共產主義政權和經濟制度可能在很大程度上阻礙這樣的發展。”這是取名“里奇塞爾特”(Richcelt)的網友的跟帖。

署名福迪斯托(Foadisto)的網友則回應說: “中國僅僅是一個名義上的共產主義國家。中國沿海的各類城市,尤其是廣東省的城市,均屬我們這個星球上最為自由化的城市之列。在這些城市中的任何一個城市經商創業,比起美國來,要容易得多,官僚主義也比美國要少。……你如果在中國這些城市的酒吧中喝酒,你所遇到每一個人可能已經有了自己的生意,或者正在計划在最近的將來開生意。這些城市無疑將會很快成為全球最現代化、最繁榮的城市。”

網友“桑諾斯”(Thanos)則直接針對里斯─莫格文章的預言:“21世紀是否將屬于中國?誰說得清楚?但我對此有疑問。我認為這樣說更准確:21世紀將不會僅僅屬于美國……根據現在的趨勢,我預測中國將大約在本世紀中葉最終趕上美國,如果那時還不是完全超過美國的話。”

看來,這位網友也抵御不住預測未來的誘惑,盡管預測往往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甚至會跌破眼鏡的事。

網友評論:

中國目前的情況一定要依靠一個堅強的集權領導,我認為非共產黨莫屬。中國當然需要民主,但是民主絕對不是只有西方的一種模式,更不意味著只有美國一種模式。其實在當今所謂的“民主”國家,民主多少已經淪為了政治表演的花邊,而對于中國這樣一個從封建社會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轉型到現在的社會制度不過短短百余年的國家,任何一蹴而就的“民主”都很有可能讓國家重新跌入可怕的狀況。此外,我不認為現在中國的國民呈現出來的狀況可以保証高度民主的實施,而且事實証明很多所謂的“民運人士”無論是在思想的深度還是廣度上都很有問題,即使退一萬步說可以把國家的前途交給他們,我完全不懷疑他們還是會實行專制,而且,以他們的表現和水平,我完全沒辦法相信他們可以做的比現在的政府好。對于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政府,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寬容一些,理解一些,畢竟中國是進步了,強大了,這樣才給了很多人坐而論道談論民主的機會,如果十三億人民還在飢餓的生死線上掙扎,什么民主都是空話。就好像有時候我看到非洲某些國家,這邊在“民主”選舉,那邊眾多的百姓在因為飢荒而活活餓死,如此民主豈非鬧劇一場。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中國的一黨制度真是為國家建設省了不?!(...亂碼...)
小陌, 中國

文章作者這種人在西方生活了一些時間, 就自以為很高明,很文明,說在中國喝狼奶長大, 你想問問你媽媽同意不同意. 真是可恥,實際上是垃圾!!!
,

我認為中國不能民主,還是現在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最好.因為民主聽上去很好聽,好象都在為老百姓講話,其實并不是那么簡單的一回事,有時候因為民主把傻瓜都選上去的人有的是例.老百姓是不會徹底的知道這個后選人的能力的,老百姓只能通過媒體來了解后選人,但媒體是不具體的,老百姓只能看看他的長相和言吐來選,如果中國是一個民主的國家的話我想就不會有鄧小品改變中國的今天.
僅僅, 中國

中國的繁榮目前仍然主要表現在東部沿海城市,如廣東的城市、上海、江浙一帶。中部與西北部還比較落後,民主意識仍較薄弱。在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陳腐上千年的官僚主義仍然盛行,公民特別是農民到政府進行合法辦事付出額外支出仍是家常便飯。21世紀中國政治不面臨政治革新,一定程度的繁榮之後就是一定程度的社會動蕩。有待中國政府之新政和解決三農之後,21世紀為中國所主流仍會令人信心十足!
Arthur Chan, Vietnam



簡體

有關報導
日本企業發出"中國威脅論"
2001年08月26日 |  中文網主頁
特寫2004:世界目光聚焦中國
2004年12月21日 |  中國報導
特寫:中國國際地位的提升
2004年10月01日 |  中國報導
中國經濟過熱逐漸受到控制
2004年11月10日 |  中國報導


BBC中文網 – 產品與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