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網上 網 絡 純文字頁 | 聯絡/薦言 | 疑難解答
BBC 中 文 網
中文網主頁 
中國報道 
英國新聞 
財經消息 
體壇快訊 
英語教學 
科技動態 
英國報摘 
專題報道 
網上論壇 
節目精選 
廣播時間表 
廣播頻率 
新聞五分鐘(普)
網上直播(普)
新聞五分鐘(粵)
時事一周(粵)
>詳細報道內容
2004年01月05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1:29北京時間19:29發表
透視:平民維權難


中國事務特約撰稿人 江迅

當二零零四年新年鐘聲響起的一刻,中國大陸有一百一十一部法律法規同時實施,其中國家級法律法規五十二部,地方級法律法規五十九部。中共執政五十多年來,第一次有如此眾多的法律法規在同一天實施。據瞭解這些法律法規中,對公權力的遏制,維護公民權益,當推公安部的二百零五條《公安機關辦理行政案件程序規定》。中國大陸的警察權已經成為很嚴重的公權濫用領域,不受制約的公權力,必然導致權力濫用現象。根據《規定》,首次明確提出尊重當事人人格尊嚴,以非法手段取得的證據,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等。

面對濫用公權,平民要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往往採用上訪的方式。中國大陸有信訪制度,國務院也頒布了相關的行政條例,但信訪制度與那些正常的納入法律程序的制度不一樣。中國政法大學知名行政法專家馬懷德教授認為,信訪制度是一個好的救濟制度,可幫助百姓解決很多現行其它法律不能解決的問題,但在程序上是有問題的。它不像行政訴訟、行政復議等制度,不管怎麼判決,最終都會有一個結果,而信訪制度本身並不會必然產生一個結果,帶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維護自己的權力


李茂潤是四川閬中市水觀場鎮人,他是鎮上靠改革開放最先富裕的人。他最大特點孟權貴在他那裡得不到半點好處,村民給他一個外號孟"不求人"。這個鎮還有個叫鄭國傑的人,是個無賴大漢,只要他一齣現,水觀場就被搞得烏煙瘴氣。村民也給了他一個外號孟"瘋子"。他一次次要李給他錢,5萬、50萬元人民幣,索要不成,就一次次追殺他,毆打他的家人,砸他的家。在一次躲避追殺的求生路上,他成了殘疾人。他一次次向公安派出所報案,公安說要1000元人民幣保護費,不給錢,他們就不管。於是,李一再上訪,都沒有解決問題,走投無路之際,最終選擇狀告公安機關"不作為",官司打了三年。直至最高法院作出司法解釋,一個農民才告贏公安局。

62歲的曹瑞華,走了整整27年的"黑戶口"之路。1958年,16歲的他在"支內"(支持內地省份建設,即今天說的中部省份)浪潮中告別上海,成為九江一家紡織印染廠工人,兩年後,因一個小小的失誤和一次曠工,被單位送去勞動教養,在異鄉鐵窗和勞改農場苦熬15載。1975年,他結束勞教卻失落了身份,成了"黑戶口"。從此,他卑微而艱難地求存上海。由於沒有身份證和戶口,"瀕死"的他遭到殯儀館的拒收,屢屢被公安作為可疑人收容審查,最長的一次竟被收容一年。

漫長的申訴路

1983年,他就開始充滿艱辛和苦澀的申述之路。他請求政府平反,替他出示證明,以便辦理戶口和身份證,但因牽涉到落實政策和勞動工資發放問題而被拒絕。此後,他多次往返九江和上海兩地尋求平反之路,沒有經濟來源,就靠乞討積攢路費。直到1993年,他終於獲平反,但戶口問題一直拖到2002年才解決。遺憾的是,如今他的退休問題仍懸而未決,九江每月給他的工資和上海總工會、街道發放的生活補替,總共才290元人民幣,剛夠最低生活線。他的晚年始終沒有保障。

這些苦惱,曹欲說還休孟"幾十年的苦,我也不想去問誰要什麼補償,向誰追究什麼責任。我還是那句話,相信政策的陽光總有照到我的一天。"這就是中國國民對國家,對政府的"理解"。

清華大學著名學者秦暉認為上訪這個方式,本身就是在法制不健全情況下人民維護自己權利的一個渠道,"找青天"的做法還是一種人治的產物。但目前仍是一種切實有效緩和社會矛盾的辦法。很多地方政府卻對百姓"向上頭告自己的狀"十分牴觸,對越級上訪和集體上訪深惡痛絕。許多地方有個不成文的規定,處罰越級上訪和集體上訪的人。在河北公路上就出現打擊"越級上訪"、"集體上訪"的標語,還有"開展打擊非法上訪的專項治理工作"的提法。秦暉認為,"上訪"本身就意味著是越級的,如果百姓找直接的管理部門就不是"上"訪了。

按理說,公民如果認為政府的某些決策不對,可通過行政訴訟和行政復議解決,國家也有相關的賠償制度,不用千里迢迢跑到省會和北京上訪,只是因為很多公民法律意識不強,而地方政府對平民的法律救助不夠,關鍵的是這些行政訴訟和行政復議制度的可操作性太低,所涉及範圍過窄,很多案件根本就不予受理。

據悉,中國最高層信訪機構,每年接待和接受的上訪人群和信件不下100萬。北京的火車南站,是進北京上訪者最集中的地方,人稱"上訪村"。被稱為"農民代言人"的李昌平,在推出《我向總理說實話》後,日前又推出力作《我向百姓說實話》,成為中國書市一大熱點。 "上訪村"常常引發李昌平許多思考。改革開放以來有2000多部新法律,農村鄉一級有了法庭,但上訪的人越來越多,而通過上訪能解決問題的可能性卻越來越小,民間的怨情到哪兒去申?李昌平說孟"上訪本來是合法的,但很多地方動不動就對上訪者採取拘留、關押、判刑的非法手段。法呀,就像一個魔方,這會不會造成上訪者走極端呢?無數的上訪者,為捍衛100元的權利,卻要付出1萬元的代價,逼得很多受害著成為肇事者,維權者成為違法者。我特別想說孟'尊重弱者權利,讓我們來一次和解運動吧!'"

 BBC中文網全部內容
  

繁體 簡體


返回BBC中文網主頁 | 返回頁首   
聯絡/薦言
Chinese@bbc.co.uk


© BBC
BBC World Service
Bush House, Strand, London WC2B 4PH, UK.
其他語言的新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