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9年06月10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00北京时间 20:00发表
方政:无怨无悔
方政
方政:对20前的所作所为无怨无悔

6月4日是中国政府武力镇压1989年北京天安门民主运动20周年。

方政在"六四"时是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他在6月4号的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退后被坦克压断双腿。

之后他一直在中国生活,他曾代表中国队参加残疾人运动会,但在得知他的伤残原因后,中国残联却取消了他的比赛资格。

2009年2月移居美国。BBC中文网记者高毅在"六四"前夕采访了他。他首先谈到当时的经过:

方政:当时的经历和主要过程其实大家可能都比较清楚了。

但我主要想强调的几点是第一从时间上我们当时从广场已经得到戒严部队的许可,也就是说当时广场上的学生领袖和戒严部队的指挥部已经达成一种协议,我们是从广场和平撤出的,然后走到了西长安街上,是在这种情况下遭遇到了坦克, 从我们的身后追杀过来,到达六部口这,造成这么大的惨案,其中包括我的受伤。

这是我要强调的一个场景,一个受伤的事实。当时的时间是在6月4日早晨六点钟多一点,也就是说我们已经从广场上和平撤出了。

当时的情况是大家已经和平有秩序地撤出,在回学校的过程中,从背后遭遇到了坦克。

问:也就是说从心理上你们玩全没有预料到戒严部队会从后面使用坦克,是吗?

对,不只是从心理上没有预料,而且在坦克来之前我们也没有得到任何所谓这种警告的要求。他们先放了毒气弹,然后直接是一队坦克快速的从背后冲杀过来。所以造成了这么一个六部口惨案。

这是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事实,也是时隔20年,我们需要政府、需要当局向大家公布真实原因的一种要求。

问:从当时你参加六四运动的时候,你当时个人的考虑是什么呢?

其实我想大多数同学的个人考虑都是一样的,它是一个逐渐的过程,从刚开始大家提出的这种要求,大家认为这是一种比较合理的要求,一种民意,但被政府一再的拒绝,一再的曲解,导致大家更需要表达另一种要求,由于政府的态度和立场,由于政府忽视这种要求或者是他们错误的定论,导致了这种结果。

问:我们看今天中国的当政者或者是国家的体制仍然是这样的一个氛围, 那么回国头来看走过的20年,你对当时的行为觉得后悔吗?

我想大部分人都不会后悔。就像现在国内发生的很多事一样,大家也是在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愿,要说出自己的要求,一样和这些不正常的现象作抗争。我们到现在还是在坚持这种理念。

问:也就是说至今也是无怨无悔的?

那当然!

问:那从方式上来说,当年学生纠集在一起走上街头表达这种诉求,你觉得在今天来看如果要推进中国朝着你们所追求的这种民主、开放的方式的话,你觉得是不是还会走向六四的方式和途径呢?

当然上街游行这种群体性的表达意愿只是其中的一种手段。当然我想现在有许多的这种学者,理论家,都探索过很多,包括国外很多成熟的经验,这都是可以借鉴的。

至于付出代价这一点,我觉得只有在中国有可能出现这种可能性,就是说民意的、群体的表达有可能遭到政府的镇压,虽然这是大家所不愿意看到的。我想今后的政府在做这种事方面也会慎重的对待。我们不期望这种所谓的代价。

问:你也是今年年初到达的美国,是什么促使你能够到达美国生活呢?

首先是海外的一些朋友的邀请,对我来说,我也是在国内呆了这么长时间,想换个环境出国看看。

当然20周年的敏感时期,作为当事人、作为亲历者、见证者首先是有责任把当时所经历的真相告诉大家。

同时我们也是一直在要求,督促现在的政府要正视当时的事实,要还大家一个真相。

我认为现在是时候了,时隔20年了,他们也需要对六四镇压的这个事情有一个重新的平价。

问:你现在到达了美国,你所想从事的这样一种愿望是不是跟国内目前的这样一个更宽松的氛围也有关系呢?

当然从我出国的这件事情上,似乎是有一定的宽松和弹性。能让我出国本身就是一种进步,是我们期许的一种进步。

但至于说到一些真正的改变或是进展,目前还没有太明显的感觉到。

问:那么你觉得在今天的中国,我们可以看到年轻的一代起来了,他们对六四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是太知道,在这样一个氛围下,你们要做的是要记录和保留历史,以史为鉴。你们所做的似乎跟今天中国的年轻一代隔了一层,你觉得如何来改变这种状况呢?

我觉得先要让真实的东西、真相的东西进入他们的头脑,让他们首先接触一些真实的素材。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我认为这些年轻的一代,他们会得出自己正确的判断。

问:中共方面,从我们现在的观察看:他们想在六四这个问题上,想把这段历史尘封住,不再谈论这个历史,当然他们内心可能也知道犯了一定的错误,但他们想盖住这段历史,而去想从今往后该怎么做,着眼于未来,不是面对过去的历史,你觉得他们这种政策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首先他们的这种做法不是能让大家接受的。既然发生了这种历史。如果你真的心里面是认为当时的决定是错误的,那就应该首先有一个纠错问责的机制,先面对这段历史。我认为这对他们今后想走一条更好的路是会有帮助的。

但如果你一味的掩盖尘封它,我认为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问:从你个人来说,你还记恨中国政府吗?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人仇恨问题。我觉得目前的政府是需要负责的,要有一个纠错问责的环节。然后,我想时隔20年是能够得到一定的宽恕和和解的。


论坛讨论

本采访并不代表BBC的立场。

欢迎参加有关论坛讨论。

您也可以用下表发表评论:

姓名
电子邮址
国家/地区/详细地址
主题
意见/内容

声明:BBC将尽可能发表各位的意见,但是不能保证所有的电子邮件都会在本网站发表。BBC也保留发表时进行编辑的权利。
你的评论和意见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体平台发表




繁体

视听材料
方政专访录音



有关报导
张伟国: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
2009年05月27日 |  中国报道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