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9年06月01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3:12北京时间 21:12发表
丁子霖 -- 等了二十年的交待

丁子霖(09年4月)(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今年4月丁子霖在家中接受西方媒体采访

"六四"事件当年遇难者家属代表人物、天安门母亲的创始人之一丁子霖再次呼吁中国政府承认错误,为"六四"学生爱国民主运动平反。

丁子霖的儿子蒋捷连在1989年6月3日晚上在前往天安门声援抗议学生的途中遭解放军射杀身亡,年仅17岁。

BBC中文网记者尚清在""六四""20周年之际采访了丁子霖。

问:20年过去了,天安门母亲作为一个压力团体,向政府提出了哪些要求?

丁子霖:从1995年开始,我们27位难友用真实姓名联名向政府提出了我们的诉求。概括起来就是3条、6个字。

第一是'真相'。我们要求政府公布真相,呼吁人大常委会对"六四"事件进行独立的、公正的调查,然后向死者家属和全国人民公布死亡人数、死亡名单,给每个死者家庭一个交待。

第二是'赔偿'。要求人大常委会制定"六四"赔偿法案,依法给予每个受难家庭予以赔偿。

一直到现在,不管他们采取怎么非法的手段来打压我们,我们没有关上对话的大门。问题是政府没有表示出一点诚意,所以如果不认错,我觉得根本谈不上和解,也谈不上宽恕。

第三是'问责'。要求对"六四"屠杀的责任者进行司法追究。

1995年以后,每年我们都在公开信中重申这些要求。1997年,我们又提出了要求政府放下架子,与我们受难群体进行真诚的、平等的对话。现在是对话取代对抗的时代,中国政府可以跟海峡对岸对话,也可以和以前的敌对国家对话,为什么不能和自己的被害同胞对话呢?

问:你们的这些要求有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呢?

这项要求提出以后也没有任何回应,到了2006年,为了表示诚意,我们在"六四"前夕提出了'先易后难、逐步解决'的原则,因为我们知道"六四"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

我们可以暂时搁置重大争议,逐步解决。我们提出的具体要求有:解除对受难亲属的人身监控;给我们公开悼念亲人的权利;退还被扣留和冻结的人道捐款;给难属中的老年特困户给予无条件补助;给伤残者和普通残疾人一样的社会保障。如果政府有诚意的话,这些并不难做到。

2007年开始,政府有了一些变化,对我本人不再有贴身跟踪,但是无论到哪里,我的电话都是受到监控的。我丈夫的电子邮箱也被监控。这种情况持续了两年。

每一个解决"六四"问题的方案我觉得都是对中国政府说'不',因为中国一直在说这件事不要谈了,党和政府已经做结论了,所以我鼓励各种方案……相互比较、取长补短。

问:这是不是表明政府的立场有所松动呢?

今年5月17日,我们难属准备集体祭奠亲人的那天上午,他们又到我家来上岗了,而且明确禁止我参加祭奠。我们说,我们是在私人住所关起门来自己祭奠,有什么权利限制我们?他们就说,公安的信息说,有香港的'天安门母亲运动'和外国记者要来参加我们的祭奠,而且5、60人的规模过大。

随着他们上门通知,对我的监视居住也开始了,随时有便衣禁止我出门。事实上既没有记者来,也没有香港同胞来。而且我们事先就决定,不让难属以外的人来参加祭奠仪式。

2007、2008年,在他们的监控之下,似乎我们也做成了。这两年,我都在当年我儿子倒下的时间和倒下的地方(木樨地)祭奠。我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和其他难友一起默哀。我们连哭声都压得低低的,互相抱着。

我不知道今年的6月3号会怎么样。他们已经对我说,木樨地是公共场所,他们已经获得信息,今年会有20多家媒体在那里等着你去,所以不准我去。我非常气愤,我说,你们可以在木樨地这个公共场所杀死了我的儿子,就不准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祭奠他,这比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还过分。

这几天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华,我听到已经有片警找到三家难属,不让外出,如果外出就坐他们的车,实在不原意就坐便车。有人被通知一直到6月5号行动都受限制。这就是我们生活的现实。

这表明,为了北京奥运会,政府有了改变,但是这是随时都可以收回的。我意识到他们不是依法办事,而是依照自己的需要办事,根本没有进步。比如,现在我在接受你们的采访,不知道明天我这里会发生什么。我周围有一些签署、起草零八宪章的朋友,他们已经经历过多次抄家,他们的电脑一次又一次被搜走。我们现在就是生活在这个铁笼子里。

问:"六四"事件在目前中国国内很少有人提及,尤其是年轻一代对此的认识非常浅薄。有人甚至认为像天安门母亲这样的组织完全是打着人权的幌子滋事闹事,这种被多数人误解情况你们应该如何应对呢?

丁子霖:你说的符合我们现在的处境。但我们不是一个组织,而是一个受难的弱势群体。我接受过很多家媒体的采访,几乎每个记者都提到,当前年轻人不知道"六四",或者是远离政治,或者享乐生活等等。

我作为一个母亲,我实在不忍心过多地去苛责这一代年轻人。我73岁了,已经是很多人的祖母年龄了,我觉得他们有他们的家庭。

问:您在四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中共不认错,你绝不会宽恕。现在是不是仍然持这个态度?他们至今仍然坚持不认错,您还会有什么别的办法来实现你们的诉求?

丁子霖:我们已经老了,已经有20位难友先后离开了人世。也许我们在世的时候不一定能看到结果,但是我们看重的是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是否尽心尽力了。我们现在要抢时间,把我们所知道的一切写下来、说出来、交给历史,交给现在的年轻人。

其实大家都明白,人是不能复生的。20年了,最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来了,现在最困难的是那些没有低保、没有医保,失去劳动能力,身体又不好的老人。这些不是我们难属里的多数。所以赔偿是必须依法做的。

一直到现在,不管他们采取怎么非法的手段来打压我们,我们没有关上对话的大门。问题是政府没有表示出一点诚意,所以如果不认错,我觉得根本谈不上和解,也谈不上宽恕。认错是第二步,第一步是要还原历史真相。不能马马虎虎过,人命关天啊。温家宝、胡锦涛说'以人为本',几千条生命就这么没了,另有几千条生命就这么残废终生了。生命都是等价的,人死再也不能复生了。

我们想,20年了,我们尽心尽力做了,但是我们没有为我们的亲人讨回一丝一毫的公道。唯一我们可以安慰亲人亡灵的是,在中共的高压面前,我们维护了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也包括这些亡灵的权利和尊严。这是我们唯一可以向亲人们交待的。但是到今天我们还是没有能够让他们安息。我想只有讨回公道之后,他们才会真正的安息。也许我们看到这一天了,但历史早晚有一天会还之以公道的。


论坛讨论

本采访并不代表BBC的立场。

欢迎参加有关论坛讨论。

您也可以用下表发表评论:

姓名
电子邮址
国家/地区/详细地址
主题
意见/内容

声明:BBC将尽可能发表各位的意见,但是不能保证所有的电子邮件都会在本网站发表。BBC也保留发表时进行编辑的权利。
你的评论和意见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体平台发表



网友评论

丁妈,好好养生体,你一定会看到那一天的。
六四幸存者,

blood in beijing
clingdong, China

if her son was in the world, we were in the same ages.
Jane, Shenzhen,china

我希望共产党政府能尽快解决遇难者家属的提出的三条六字。社会是笨人之集合,它一开始就必须是来自个人。除非社会中的每个人都產生某种责任感,否则整个社会无法运作。因此,我们不应该认块个人的努力毫无意义,这点非常重要。我们应当尽力而块。那我再这里希望老人家和许多遇难者家属得到人权自由和平安无事。祝你们身体健康。
Kalsang, INDIA

钦佩你们的人生!那一天会来的!!
,

我看了你的遭遇我同情你。但是你被那些想搞民主得人利用了。那些大学生杀了好多军人你们怎么也不说说啊。人家也是有父母的。搞民主那也要和平的去搞啊。也不能到各个学校搞串联。煽动老百姓上街。甚至于绝食搞的国家都瘫痪了。外资撤出了。造成了多少的损失。也不是所有中国人都要搞民主。我也是一名大学生。我们应该要理性。现在西方国家盼着我们国家天天有人上街游行。反对政府。表达诉求。最终国家四分五裂。像王丹 魏金生我听了他们的谈话感觉他们好像政治无赖。
阿卜杜勒,

向为了大众民主逝去的人们致敬! Greet to those who died for China's democracy.
Bob, China/mainland

6月4日、6月6日下午,我们穿白衣上大街散步,声援烈女邓玉娇,怒吼平反六四,抗议镇压民主,推进和平不合作运动!
光明, dalu

共产党造孽太多,完蛋是迟早的事。
,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传说中天安门母亲的采访. 不知道别人的感受如何,对我来说,已经足够震撼人心. 白发苍苍,以生命来等待一个回答,共产党员们,你们情何以堪?!
tobeornot,

历史早晚有一天会还之以公道的,我们祈盼着。
,

丁女士,我了解您的事情,同情您的遭遇,64是一场政治斗争,很多无辜的人被卷了进去,他们付出了宝贵的生命,而且没有换来应得的公道,在这一点上,我支持您。 不过您也要知道,您的儿子是为了他信仰的民主自由而死的,只要他的梦想有实现的一天,他就没有白死,他就不会被历史所遗忘。不管这个梦想是被谁怎样实现的,只要他能实现,一切就都会过去的,道一声保重。
Yanhao,

丁子霖自己就是阻挠政府对六四死难者进行赔偿的罪恶之手。 她所要求的三个要求,政府都已经做到。 第一,真相。政府早已进行了调查。就是学生违法造成动乱,政府依法镇压。 第二,赔偿。政府早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对六四死难者进行法律基础上的民事赔偿。并且有一个案例在那里。但是,丁子霖却阻挠北京的上百天安门母亲,去接受政府的民事赔偿。 第三。责任。政府早已明确了六四的责任。共产党内的责任人是赵紫阳。处理动乱不力,使得政府彻底失去了有效的管制。所以,赵紫阳被撤职,承担了责任。学生方面,凡是搞动乱的,都严格依法给予逮捕和判刑。有些人依然正在通缉。 现在回答为什么必须对丁子霖进行监控吧。非常简单。因为她是阻挠政府执法的人。阻挠政府对其他六四死难者进行民事赔偿的黑手。当然要进行监控了。
独立思考, 美国

我虽然没有经历这事件,但是对于政府的很多做法我绝不认同。外来的人道捐助,为什么给扣留,自己不帮助,关心这些受伤害的母亲,难道也不让别人帮助?很残酷,无耻的做法。就为了少那么些舆论,根本不考虑别人的生活。20年,母亲失去儿子的滋味,多么难熬?这么多年,就算出于人的本性,也该同情。怎么能这样? 我支持这些母亲。理解她们。希望政府给出人道的结论。
布巴拉,



繁体

视听材料
天安门母亲的创始人之一丁子霖的采访录音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