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9年03月23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26北京时间 22:26发表
中共全面启动政改?
点评中国
宪政学者 王天成

中国领导人表示要坚持改革
中国领导人表示要坚持改革

3月20日,新加坡《联合早报》以《新书--中共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兆》为标题,报道了最近在香港举行的一次新书发布会, 一部似乎很重要的著作即将在香港出版发行,与此同时,其英、法、日文版也将推出,但不会出简体中文版。

这是一本什么书?为什么如此有派头?又为什么犹抱琵琶半遮面,不出简体中文版?

据发布会介绍,书的标题是《变革与突破──中共政治体制改革方案》,作者是中国内地一位叫周天勇的教授。"周天勇的身份特殊,公开身份为中共中央党校校委研究室副主任,一般认为是历届中共中央最高领导的智囊,实际是不少正在施行和即将推出的国家政策的研究者和倡导者"。他 "高度参与中共最高层的决策,被誉为当代国师。" 发布会还特别强调,周先生此书 "内容涵盖面广,论述宏观严谨",首次在海外正式推出,"被视为中共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先兆"。" 像这种涉及政治改革的敏感书籍,一定要得到最高领导层批准才可以在海外出版"。

一次新书发布会,如此高调张扬,或许其中有商业炒作的因素。同时,也许是我孤陋寡闻,第一次听说周教授如此重要,乃至被誉为"当代国师"。不过,看到这个报道,我的确有些兴奋。然而,我兴奋不是因为出现了全面政改的"先兆",而是别有一番滋味,以至于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书还没有看到就发议论,岂非捕风捉影、荒唐不经?不,我自有依据。而且,事关中共如何拒斥、拖延民主化,兹事体大、不可不察。

新书乃旧书'海外版'

我在网上搜索到了其它相关消息,从对本书篇幅和主要内容的介绍看,周天勇这本4月份间将在香港出版的新书,其实是他2007年在国内出版、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作序的《攻坚--十七大前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报告》(下称《攻坚》)的海外版。只是为了迎合海外读者的口味和对外宣传的需要,或许在某些方面会有变动。

《攻坚》一书出版在2007年10月,也就是中共17大刚开完之后。起初,它寂寞地躺在书店中。但几个月后,一位西方记者首先发现了它,从此开始引起国际和国内的广泛关注。

默许政改的先兆?

《攻坚》一书特别不寻常的一点在于它提出了一个分阶段改革的时间表:从2002年到2010年,重点改革行政管理体制、财政税收体制、中央与地方关系,也进行一些人民代表大会、政协和司法机构方面的改革;2011年到2016年,重点是进一步改革人大、政协和司法体制,形成现代的权力制衡机制;2017年到2020年,大力发展民间组织,形成现代公民社会;2020年以后,再用20年时间,即到2040年,形成一个中等发达的民主和法治国家。至于什么是"中等发达的民主和法治国家",周天勇先生并没有给出解释。

周天勇教授的本行是经济学,他是《攻坚》一书的主编,并不是其唯一的作者,还有专业背景不同的15个人参与撰稿。所以,本书的另一个特点是涵盖面广而且林林总总、颇有集大成的气象。

它包括10个专门报告,从加强共产党执政能力、建设党内民主开始,接着分别讨论了改革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政协体制改革与协商民主、立法民主化和法律监督、行政改革、司法体制、财政预算体制、中央与地方关系、民间组织与宗教等重大问题,将过去10余年来不同领域学者提出的一些改革建议汇集到了一起。例如,人大代表专职化、减少全国人大代表人数,减少政权层次、形成三级政府体制,缩小省级区域、加强中央控制,等等。

读到这里,你也许会说,《攻坚》既有改革的时间表又有具体的改革建议,这本书很不错,是难得的重大突破。然而,事情并不这样简单。《攻坚》与其说是一本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书,不如说是一本反民主化的书。它是以貌似具体的改革方案,以渐进改革的名义,延迟政治民主化。

政改为名,拖延民主为实

周天勇全部方案的总前提,是继续坚持共产党一党统治。他说,在未来至少3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坚持共产党对新闻媒体、军队、官员、行政机构、人大和法院的控制。

政治民主与一党专制是不可能并存的,这是一个常识,所以,在周的方案中,政治民主化被推迟到了至少30年之后。周的方案中所选择性罗列的全部具体建议,都是现有政体框架下的调整变动,不构成从专制到民主的制度性革命。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周天勇为延长一党统治辩护时所使用的政治逻辑,虽然是老生常谈却是可以重复利用的。周天勇说,没有共产党领导就不可能很好地推行政治改革。他认为,从政党格局的改革看,不论是壮大其他现有的党派,还是建立新的党、意图实现多党制,都是行不通的,政治成本都相当高昂,风险也相当大。

他没有明说的是,之所以出现新的、可以替换共产党的政党是不现实的,是因为共产党不能允许那样的组织性力量出现。所以,他的逻辑,简单地说,就是因为我们是一党专制,所以我们要坚持一党专制,否则,是不现实的,也是危险的。按照周天勇的方案,30年之后--假如共产党能撑到那个时候,中国依然是一党制,新的周天勇们可以因此继续主张延迟民主化。

周天勇说,他主张的是渐进改革的道路。他的方案包含了许多颇为具体的建议,还制定了分阶段改革的时间表,的确像渐进主义方案,而且,方案认为应该改革的问题许多确实是需要改革的,我并不反对。但我们完全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提出问题:那些不触及基本原则的改革,对启动民主化是否必需?这些改革是民主化之前能否有可能收到预期效果?还是只能是浪费时间、增加摆设?哪些改革在民主化之后进行更好,更有可能成功?

在周天勇方案所提这种那种改革建议中,我发现没有一项是民主化之前必须进行的,或对于民主化是意义重大的。例如,将审计部门划归人大管辖, 这是学者们了多年的呼吁,即使现在实施了,也不见得就更有效,而且并不是民主化的必要条件。

有些改革对于民主化很有价值的,周天勇在书中却顾左右而言它,避而不谈,或涉及却不谈要害。例如,发展民间组织、形成公民社会,周天勇在书中虽然辟有专章,却闭口不提结社自由,而没有结社自由,恰恰是目前公民社会发展的瓶颈所在。又如开放乡镇、县市选举,有助于为全国选举积累经验、打下更好的基础,但周天勇在书中丝毫没有提及。

总而言之,凡是可能不利于共产党对各个领域实施控制的,周天勇在书中都回避了。他的专业背景虽然是经济学,但对这些政治学的常识也应该不难弄明白,所以,他或许是太明白哪些变革更有助于民主化,反而避而不谈。

我的结论是,周天勇主编的《攻坚》是在以一种新的、更能迷惑人的方式为中共拖延民主化辩护。它以改革时间表和改革方案来回避民主化,将民主化延迟到不确定的未来。从此以后,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反民主化,我们不妨称之为"周天勇现象"。这种现象正好符合当今中国红色权贵集团的利益。

一个月以后,《攻坚》的海外版就要在香港上市了。海外版与国内版有什么区别,很快就会见分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它不是全面推行人们所期望的政治改革的先兆。它要向海外表示的是,我们要改革了,请对我们友好一些;我们不是不想民主化,但是在民主化之前,我们有许多事情要改革,所以,请给我们时间,不要给我们压力,等到30年以后再说。

不过,写到这里,我比任何人都更希望我错了。


编辑注:本栏目的观点和看法不代表BBC的立场。

您可以用下表发表评论:

姓名
电子邮址
国家/地区/详细地址
主题
意见/内容

声明:BBC将尽可能发表各位的意见,但是不能保证所有的电子邮件都会在本网站发表。BBC也保留发表时进行编辑的权利。
你的评论和意见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体平台发表


从以上评论可以看出:30岁以下的年轻人都支持共产党;40岁以上的人都反对共产党,原因何在? 因为年轻人没有看见过共产党杀人,比北洋军阀还凶。
未署名

借用最新一期《南方周末》的语言,这是中国"政治道德败坏,社会价值观分裂"发展最牽快速的时代,因牽胡锦涛以空话治国,温家宝以真情作秀,导致"中国官方话语与私下非议相异,言语与行动背离"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汉奸如我, 中国

我们已经看到苏联休克疗法的失败,也看到了台湾所谓民主政治下族群争斗的后果,更有印度绵延的贫民区的现实,治大国如烹小鲜,抽丝剥茧,不可仓促而至,否则错一步就覆水难收,最后倒霉还是老百姓。 笔者提出的"30年之后--假如共产党能撑到那个时候,中国依然是一党制,新的周天勇们可以因此继续主张延迟民主化。",我不知道这前后的因果关系是怎么来的,我想有些事情有人想去做了但是还没有去做总比没有人去想要强。 我不反对中国官场的腐化,但是我反对对付这样腐化的办法是一夜间的所谓西方民主。 话说多了,我就接着说吧。我从2000年出国,中间经过新加坡,新西兰,最后定局澳大利亚,每次我回国的时候,我的一些朋友问我国外和国内最大的区别是不是民主和非民主,我回答不是,最大的区别,或者说新西兰、澳大利亚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人民的素质。 有多少人会举手说素质和民主有关,你去买张机票去印度、孟加拉、或者非洲一些可以自由选举的国家去看看,你还会坚持这样的想法么? 每当我站在悉尼的街头,看见警察在执法,看见大部分的人在与我迎面而来的时候会对我善意的微笑,我就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样的高素质是如何而来的,最后我得出了这样三个答案,写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1、早期的非人道贸易行为。看看当今所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沿着他们发家的历史往前看,你可以毫无例外的发现,他们的第一桶金都来自毫无人道的贸易行为,贩卖黑奴,贩卖鸦片,掠夺南美土著。 这是有了这样第一笔的起步资金可以是他们对内完善福利制度和教育制度。春秋时齐国大臣管仲曾经说过:仓廪实而知礼节就是这个道理。 2、基督教的普及:虽然天主教走过黑暗的18世纪,但是马丁路德的改良让基督教兴起,而正是这样的兴起以及普及奠定了西方社会的群体道德底线。 除了神,任何人不可以被剥夺生命,即使他自己也不行(人不可以自杀);律法,条约,誓言在社会中的作用。爱神,爱邻居,爱敌人。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信守基督教或者天主教的人还回去贩卖黑奴,这个问题太大了,只能再找机会说了。) 3、"弱智的"封建主义奠定了"强势"的资本主义:中国的封建社会为什么会顽强的坚持3000年,因为中国的封建主义是完善的,聪明的,科举制度给了人民一个宣泄的途径(当然不是所有的人民,下九流的人就不可以)。不过最后也部分原因的倒在这个科举制度上。 反观西方的封建主义则相对"弱智"很多,到了法国大革命的时期,贵族还是世袭的,腰缠万贯的银行家对于国家行政发出的声音比不上一个破落的贵族,人民的不满无法宣泄,只能革命(英国直到现在还是这样,我就曾经碰到过一个在工地上开铲车的人,他的爸爸从英国来,死了以后他可以世袭他爸爸的什么什么爵位,但是他没去)。 没想到会写这么多,回头看看还是有些问题没说清楚,以后又有机会再说吧。我这么随便一写,你们就随便一看。祝中国富强,世界和平。
funny tony, 澳大利亚

感觉我们好想没有在中国活过一样。感觉我们已经被自己的同胞扫地出门了?怎么国内还有这么多这样的粪青(是粪便的粪)。国家的命运是每个中国人的事。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永远有颗中国心。为什么当别人指出我们自己的缺点时候,我们不是面对,而是想方设法逃避,甚至攻击指出我们缺点的人。正印证了这句话,虽然难听,但说得好,说得实在。"当婊子还要立牌坊!"诚然西方国家也有缺点,但我们的党妈妈就真的那样完美无暇了吗?政治改革是80年代就提出的事情了。现在都2009年了,我们的物质生活相对好了,但我们的精神生活呢?没有真正自由的国家,永远成不了世界的大国!
Roderick, 德国 柏林

太天真了,中共不想搞民主,不信走着瞧,这样的花样见得多了。
luguode, 内地

我认为民主,主要是以民为主,并不是搞多党就民主了。多党执政就是搞民族分裂,我认为可以在共产党的大前提下搞民主改革嘛。又不是只有不同党员才能进行选举的,我们可以在党内搞全民选举啊,削弱政治局常委的职能,同时强化党内的民主。无产阶级专政可以改动,但是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的领导是绝对不能变的,解放军可不是闹着玩的,美国人都不敢动解放军,让弱小的中国人去送死?BBC这网站就是孙子,不能信BBC的新闻80%以上是通过英国政府修改的
fred, 英国

中国必须要走自己的有特色的政治。不是西方人或者所谓的一部分民运人士的全盘西化。 那些民运人士是吃饱了饭没事情做,当然了,欧洲人美国人也就养了这么一帮吃大便的民主人士。 有总的民运人士,你们敢到北京去跟我们中国领导人叫板吗,叫就杀你,中国人就要走自己的路,凭什么你美国人也是走自己的美国路? 那帮想在中国搞民主的SB们,你们去死。
未署名

只有在中国和广大农民及市井生活过的人,才有资格说中国的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Nuoya, China

我很喜欢这句话,"30年之后--假如共产党能撑到那个时候,中国依然是一党制," "撑"这个字用得太好了。对自己国家的政治改革,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Roderick, 德国 柏林

问题是我们要哪些所谓的民主有何用处?我们需要的让我们国家强大,让我们民族振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和一个有使命感的政党。放眼当今世界,多少所谓的民主国家贪污腐化,议而不决,发展缓慢。由此可见民主并非振兴之根本,提高人民素质才是强国之根本。
samliu99,

中国必需进行政治改革 中国的政治制度和行政体系是建国初在当初特定情况下建立的,其后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摧残,第二代领导人又将其扶正。改革开放后,刚有机会改革时,国际上苏联巨变,国内"89天安门事件"使改革骤停。此后中国只进行经济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不进行政治改革,造成了腐败盛行,行政效率低下等等以及其它一系列问题,已经严重拖了经经的后腿。中国改革到了深水区,触到核心部分。首先谈论一下弊端: 1:权利干扰司法。 法院、检察机关都是由政法委员直接领导,建国之初这样是为了对一些"敌对势力"进行快速、集中的打击,现在却成了一些掌权者乱行政、胡作为的工具和保护伞,造成了司法对行政机构和一些领导干部没什么作用。少数神通广大的人物犯了事,必须有一个不怕打击报复的人锲而不舍去上告,引起上层领导的关注,特别批示来一个异地审判, 因为当地司法机关是他家开的了,才能解决问题。司法系统本身也存在腐败问题,再加上执行难等问题,使司法的权威性和公正性尽失。许多人有事不愿意上法院,因为费时费力又费钱就算打赢官司,也可能换来一张执行不了的"费纸"。 2:没有言论自由。 新闻媒体全部由宣传部门领导,而宣传部长又直接受当地一把手直接任命。当时这样做是因为那时候国际上意识形态对立严重,为了宣传社会主义优越性和抨击万恶的资本主义。而现在报社电视台报喜不抱忧,把问题都掩藏起来,成了为领导者歌功颂德和领导意志的传声筒。中国的新闻节目〈体育新闻除外,因为比赛结果不太好改〉最不值得看,看那些"陈词滥调"和看广告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夸大的对象不同。中央的和省级新闻媒体近况好一点,如果你看了一些县级和镇级的新闻,你会认为当地领导都是"诸葛亮再生",个个是济世救国的栋梁之材,当这么小的官实在太委屈了。肯定是当地的小事不值得他出手、懒的管,要不然怎么会弊病百出呢? 3:不民主,没有有效的监督机制。 我国的民主制度是宪法规定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由老百姓选举出基层人大代表,再由基层人大代表"一级级"选举,象金字塔一样。问题是候选人产生不公开透明,那些被指定的候选人不是甲领导就是乙干部,再不是一些不知道怎么富起来的所谓的"企业家"。靠这些"得既得利益者"去监督给他们谋福利的机构,其结果可想而知了。 中国的各级官员是由上级领导选拔和任命的,经过"人大表决",走一下形式。上任后,"司法、新闻舆论、行政大权"都在自己手中掌握,而监督机构"人大"的缺位,只要对"天高皇帝远"的上级领导负责,不需要考虑其他,事实上造就了一个个"诸侯"。这样集中的权力,如果用来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能集中力量办好;当然如果用来胡作为、贪污腐化,除了惊动上级领导谁也拿他没有多大办法。一个地区发展的好坏很大成都与"一把手"有直接关系,各地的老百姓只能听天由命,祈求上级派一个好的"父母官"。建国初,那些干部都是经过革命血和火的考验,绝大部分对国家和人民忠心耿耿,你让他们贪,他们都不会贪,所以这些制度弊病不明显。现在的官员素质参差不齐,社会上的诱惑又多,还用过去的那一套来管理,不出问题才怪呢?目前中国腐败盛行,钱权交易屡见不鲜,老百姓对哪些"王八蛋"深恶痛绝,可是又有无可奈何。反腐败工作已经进行好多年了,越反腐败分子越多,其实是现行制度培养和保护哪些腐败分子的制度。同时上粱不正,下梁歪,社会风气变坏。我认为目前情况可从以下几方面逐步改革: 1:取消政府机关对新闻媒体的直接控制,打破行政区域限制,通过和并组建几个新闻传媒集团,公平竞争,共同壮大。目前中国传媒业效率低、能力差,国际上所能看到的对华报道绝大部分都是西方通讯社发布的,多为负面为主。"中国某某威胁论"久而不决,影响到我国的形象和发展。只有我国的传媒业强大了,才能让世界了解真正的中国,最主要的是形成一个开明、宽松的舆论环境,可以监督政府,更早的发现问题。不用像现在这样,不少小问题视而不见,当地媒体不敢报道,养成洪水猛兽后,才由"英明的领导"发现。目前我国不合理、不合法的现象太多,阳光是最好的杀毒剂,公正的新闻监督可有效减少丑恶现象的发生。 2:还司法一个公正自由的环境,把司法机关真正地交给人大和媒体监督,同时加强司法的反腐和字自洁能力,让它成为社会最后一道防线。健全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选举人和候选人都要公开透明。人大代表不是"官员代表",不是"有地位的人代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是那些"既得利益者"走个形式,愚弄人民的幌子,而应是人们行使民主权利的保障。 3:改革和压缩行政机构,精兵简政,裁撤众多不必要的机关和人员。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我国建立了许多机构,这些机关就象一个个"小团体、小社会"。由于经费有限,它们都有个自的创收权限和手段。不少"机关"份内的事情不想管,但是如果可以罚款,可以办证收费,则蜂拥而至,看谁积极。国家养着这么多"猫"却不"抓老鼠",千方百计地找项目骗国家经费,走关系要政策、要拨款。中国的公务员是发达国家的几十倍,许多的人都是前些年找关系、走后门挤进来的。(这几年,国家控制的比较严格,再想进机关不太容易。)这么多人员没什么实际的事可做,在那里混日子,误国误己,纳税人的钱就这样被浪费了。 其实中国许多人都看到以上问题,但改革会触动众多官员的利益,而中国权力的主体正是这些官员,老百姓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历史上,许多改革正是触犯到利益集团而半途夭折的。一些"既得利益者"打着"维护党的领导"的旗帜,压制民主,践踏自由,阻挠改革,其实他们才是党和国家的蛀虫,社会进步的绊脚石。说一千,道一万,其实当前最重要是成立一个真正的民主党派,唤醒广大群众行动起来,监督和推动中国的改革继续前行。中国比改革开放前是有了不少进步,但是还远远不够,自由和法制还是随时可以被强权践踏。中国的有识之士如果还抱着"明哲保身"态度,继续敢怒不敢言,无所作为,光靠某些人的自我良心发现,我看老百姓还是继续默默忍受这一切吧!没有民主一切都是空话,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已经觉醒国人快行动起来吧!为了祖国的民主自由,为了祖国的繁荣公正,快快行动起来吧!!
任我行, 中国湖北

我倒反而觉得,以时间成本换来平和渐进的政治体制改良甚至改革又有何不可呢?为何非得一蹴而就?! 只要是往好的方向走,多点耐心又有何妨?
卧槽泥马, China shanghai

共产党是又要当婊子,又要立贞洁牌坊.
cv, jf

中共坚持的改革是经济改革,至于政治改革,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
freely fly, 中国

政治改革是否会由这本书而起步实际上,从我的个人观点出发已经不重要.今日中国的众多社会问题已经过于深化,已经不是一个更为高效的行政制度所能解决的了.即使是中国政府的行政可效性及效率能够一夜间追赶上欧洲标准,也很难阻止诸多社会问题进一步滑向深渊.今天的中国就像一艘全速前进的万吨轮,但最致命的问题在于这艘万吨轮没有船舵系统,谁也不知道它会驶往哪里,和谐的明天? 还是动荡的未来?
Kane, UK

GCD政改?哇哈哈哈哈哈...笑死俺了,这个笑话真的很不错。
Monk,

贪官不除永不见天日 现在已经形成强大的官僚和资本的利益锁链。你动现在的政权就是动他们手中的金钱,而且还有庞大的关系锁链在那缠绕。动一人可能要牵出很大一串,现在谁也动不了栓在一起等着死吧。但在死之前要极度狂欢。
o_oguanyu, zhongguo

我没有看到周天勇的书,如果有机会一定拜读!!在加拿大生活了快十年,使我有机会充分见证了一个多党制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生活有多么混乱!!我认为当前的所谓"民主"国家,只不过是一个好听的说词,其政治实质是选举制国家,整个国家的政治分为两个阶层1)草根(基层):老百姓关心的柴,米,油,盐。2)党派政治:主要集中于政党之间。由于大党的力量,资源相对均衡,致使在重大国家决策面前不得不求助于小党的支持,而小党往往看重的是自己的党派,小集团利益,因而摇摆不定。这样制度效率及其低下,政党为拉选票抛出不合实际的短期计划,继而对国家发展缺乏长远规划。以此类比,美国的政党效率要高于加拿大,而实事也正是如此。中国是没有多党制衡,但是你不小看老百姓的力量,他们才是中国最大的"反对党"。正是基于对社会稳定的考虑,共产党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这么多的旨在促进民生,维护社会公平改革。我相信只要共产党在听取民意的前提下不断推进社会改革,中国会不断壮大,最终成为世界的新领袖。
ray, canada

真的很希望你错了!
CC from CQ, China

要害是中华文化亡了。人没了文化就成了狗,于是80狗90狗就成了这个再造的-新民族的主体,中国共产党就可以永远当唯一有"党文化"的贵族"人"-来永远领导这个狗国家了!他们就是这样使自己成为永远的主"人"!
孙勤学, 中华民国

我不喜欢西方式的民主,而且我觉得这民主玩艺在中华文化圈完全是失败的。
,

共产党60 年, 有那件事不欺鳊? 讲真话, 轻者丢饭碗,坐牢; 重者死有余辜, 连累家属! 没忘张志新吧!
she jang, china



繁体



下载或者预订本节目的播客


有关报导
再议有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改革
2008年06月20日 |  国际新闻
学者发表致中共领导公开信呼吁政改
2008年02月22日 |  中国报道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