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9年02月11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14北京时间 20:14发表
重走香港逃亡路
记者来鸿
蒂姆·卢亚德
BBC记者

考林·麦克尤恩
1941年考林·麦克尤恩是英军秘密情报小组成员
最近,BBC记者蒂姆·卢亚德亲身体验岳父1941年面对日军占领,从香港胜利逃往中国大陆的艰辛。

当时岳父 考林·麦克尤恩作为英军秘密情报小组的成员,带领一批英国士兵在占领区行走80英里,逃出日军占领区。卢亚德以下讲述他重走这条逃亡路所见所闻:

岳父考林·麦克尤恩当时很年轻,他从苏格兰跑到远东地区教英语。

他发现自己在防守一个英国并没有设防的殖民地。

当时,日本已经侵占中国半壁河山,正在进攻香港。

岳父在晚年的时候,很少谈及那场战争。

不过,他留下了一部日记,讲述他们当时如何游到敌方船只的下面将其炸毁,如何在一条叫做"血巷"的街道上射杀第五纵队的成员。当时的形势很困难,我们这一代人是很难想象的。

后来,岳父他们一批人开始逃往中国南部的山区。他们一路爬山涉水,从树上摘橘子充饥解渴。这些是我们能够想象出来的。

逃亡路线

我妻子艾莉森把她父亲的日记整理完毕后,立刻就决定我们要亲身体验一下这条逃亡路线。

我开始认真研究二战时期的旧地图,根据逃亡小组其他成员的描述,标出具体逃亡路线。

这个逃亡小组看上去有点像好莱坞电影演员表,其中包括一位独腿的中国海军指挥官,几名来自印度的英军骑兵,还有各式各样的地下特工,情报官员,还有一大帮闹哄哄的皇家海军水手。

我们是根据他们当年的描述,在圣诞节那一天从香港出发。

独腿中国海军军官(右)
当年逃亡小组中的的独腿中国海军军官陈泽(右)
我们只是一个四人帮,但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戴上不同军帽来转换角色。

我本来想扮作那位中国独脚海军指挥官,坐一坐竹子编制的轿子,但是这个建议遭到小组内的3位女性一顿白眼。

由于搞不到当年的鱼雷艇,我们只能搭乘火车通过中国大陆边境,然后改乘巴士前往沿海地区。

考林在日记中写道:"我们在一个美丽海滩登陆后进入一个山谷。"

但是现在这个海滩已经被移山填海,改造成滨水区,一排排公寓大楼和装饰气派的饭店拔地而起。

当时岳父他们登陆后第一天就是躲藏在这个山谷后面的一个小村子里,防止遭到日军飞机的攻击。但是现在这个小村子已经被一个水库所淹没。

寻找老路

我们心里非常明白,中国已经发生变化,香港附近的地区的变化最大。

过去,这个地区有许多海盗使用的山洞、走私者常走的小路、大片的稻田和荒滩。但是现在这里是一个由公路隧道、立交桥、炼油厂和核电站组成的高科技工业园区。

询问当地人是否知道二战时期的"老路",他们总是显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那边有一条新建的高速公路,"他们指着远处。现在已经没有人徒步旅行了。 然而,我们还是要靠两条腿走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这个现代化的表层下面,从过去的瓦顶祖屋到看家狗守护的农村养鸭池塘,还有多少会保留下来。

不过,我们在伦敦阅读的日记内容终于出现生机。一位在寺庙里算命的老太太还记得一群外国人在庙中过夜的情况。

当年,确实有游击队员给这些外国人带路。游击队员在这个有城墙的老城所建立的战斗堡垒已经成为活生生的博物馆。

在这里还有一个荔枝园,岳父他们当时就躺在荔枝树下潮湿的稻草上度过了一个夜晚,浑身冻得直打哆嗦。

荔枝园的农民说,他不能让这些外国人进屋,因为日本人会烧毁他的房子。

现在,这里有一片果树林,已经成为一个豪华高尔夫球场的一部分,主要是为了吸引香港人到这里度周末。

蛇和荒草

故事的高潮发生在高山上,当时一名年轻的皇家海军军官因疲劳过度倒下了。

听人们说山里有蛇,再加上杂草丛生难以通过,让我们望而怯步。不过,我们终于找到一位游手好闲的养蜂农民,他同意用砍刀为我们开路,不过要收费。

我们在树林里重新开出长期被人遗忘的一条石头小路,翻过山梁。这个农民也和我们一样感到极为兴奋。

他还带着共产党老游击队员的儿子,他父亲曾经在这里打日本鬼子。

这位革命的后代研究了一下我带来的老军用地图。他证实这就是他和艾莉森的父辈曾经走过的石头路。

封闭的国家

逃亡小组成员
当年的逃亡小组成员
在这支逃亡的队伍中,大部分人一直走到缅甸,最后回到英国。

但是岳父考林?麦克尤恩在战争结束之前,一直留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帮助其他英国人逃离香港。

他晚年曾经打算重游故地,但当时中国仍然是一个封闭的国家。即使在几年前我担任驻华记者的时候,像我们这样在没有官方人员和警察陪同下自由旅行完全是不可能的。

我们这次所遇到的都是人们友善的好奇目光。但是在1941年,岳父这帮人让当地人感到很陌生。

不过作为中国抗日的新盟友,他们受到当地人的欢迎,还给他们送茶送饭。

经过一个世纪的根深蒂固互不信任,那次逃亡是英中两国真诚合作的最初的事例。

现在,那位中国海军指挥官的两个双胞胎儿子以及逃亡小组中其他成员的家属正在计划,准备明年组织更大规模的重走逃亡路活动。

不管有没有竹子编制的轿子,我们都会参加。

繁体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