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8年12月12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1:45北京时间 19:45发表
黎安友:"韧性专制"可以持续吗?

黎安友:中共党内的改革派也不想让反对党形成、存在。
黎安友:中共党内的改革派也不想让反对党形成、存在。

知名汉学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是一位"中国通"。虽然因为参与编辑《中国六四真相》一书的英文版而成为不受中国政府欢迎的人,他对中国过去三十年的改革,尤其是经济改革的成就仍予以充分肯定。

对于政治改革,黎安友教授也有他作为学者的独特观察。他认为,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已经演变成一种具有自我调节能力的"韧性专制"。

作为我们"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系列专访的最后一部分,今天就推出BBC中文部资深制作人乐安前不久在黎安友教授美国家中对他所作的采访:

答:说起这三十年的变化,我们原来以为中国是朝民主的方向走。因为他们开放了经济,给大家更多的个人自由,可以流动、找工作。个人生活中的选择也越来越多,说话也可以说到某一个界限,学术自由也扩大了。

外国人看起来,这些都是建设民主的基础。但后来也看出他们不是要搞西方式的民主,而是他们说的"社会主义民主"或者"中国特色的民主"。我们西方的民主定义至少要包括可以向执政党挑战的空间,简单地说两党制,才能算真正的民主。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并没有实现这种意义的民主。

而且虽然中国面临非常大的社会挑战和问题,但也没到了必须实行民主才能过关的那种局面。换句话说,中国的政权可以说是一种"韧性专制"。虽然它是专制,但它不是一种僵化的专制,而是一种能够适应,能够自我调整,又继续保持基本专制性质的政权。

我自己的一个判断是党内的改革派也不想让反对党形成、存在,他们认为可以用基层民主、党内民主、民主协商这些,而不是两党制的形式来进行政治改革,赢得百姓支持。

问:现在很多中国人,特别是中产阶级,的确很满足于您刚才提到的这些自由,而并不在乎政治上中国朝何处去,这是不是正是您所说的"韧性专制"的人民基础呢?

答:对。我参与过亚洲的一个抽样调查,叫做"亚洲气压表"。我们在八个地方抽样: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日本、南朝鲜、菲律宾、泰国、蒙古。

我们发现如果让老百姓给自己国家的民主程度用1到10打分,中国人认为自己的制度比较民主。在对自己的政权满意程度方面,他们也很支持政府,他们不认为一党制、专制这些东西可以使他们不喜欢这个政权。

中国现在的政权人民比较能接受,程度比日本和台湾都高。我们当然知道日本和台湾是真正的民主,但是他们面临很多问题,一是经济不太灵,一个是腐败问题严重。

中国大陆当然也有腐败问题,但好像老百姓认为,腐败主要是地方的问题而不是中央的问题。

问:回顾中国三十年改革中出现的问题,特别是下岗工人、弱势群体这些经济领域的问题,您觉得是政治制度还是经济政策造成的?

答:我不是经济学家,对统计数字可能掌握得不准确。我自己的感觉是,虽然收入差距拉大,但同时平均收入也提高了,最贫困的人口减少了。也就是说"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做到了,其他人也多少富裕起来了,虽然跟最富裕的不能比。

大多数过去贫困的人和地区摆脱了贫困,可以说经济改革是成功的。但是开始的时候对收入差距拉大造成的后果可能认识不足,特别是最富裕的那个阶层可能是过分富裕了,需要再分配,但再分配又可能搞坏共产党和中产阶层的合作关系。

问:现在已经有学者指出,虽然中国在以稳定、怕乱为理由拖延政治改革,但地方上实际已经出现很多抗议、或者说动乱。

答:所以怎么处理动乱就成了一个问题。我分析中共领导人也看到了这些问题,怎么处理呢?西方认为可行的做法是继续政治改革,给大家更多的言论自由、组党自由。

中国模式可不可以被别人模仿,别的国家能不能用这个模式,我对这一点很怀疑。比如在伊朗、委内瑞拉、俄罗斯这些国家有没有必要的条件来模仿中国的制度。

中共领导人不这么看,他们要走的路一个是法制,让老百姓可以上访、告状,用法律解决问题;另一个就是给老百姓更多的"安全阀", 一些出气的地方,但不能到组党的地步,一组党他们认为就是危险的,这是个底线。

另外就是搞"和谐社会",意思是你有问题我也可以管你,政府要给所谓"弱势群力"以照顾,慢慢建立一个社会福利制度。这当然需要钱,不能一步到位。

问:北京奥运的成功举办,西方金融危机的出现使很多中国人觉得自己的国家很值得骄傲,一些中国学者也在谈所谓"中国模式",您觉得会有这个"中国模式"吗?中国真能在共产党领导下创造一种新制度吗?

答:这要从两方面看。一是中国模式可不可以被别人模仿,别的国家能不能用这个模式,我对这一点很怀疑。比如在伊朗、委内瑞拉、俄罗斯这些国家有没有必要的条件来模仿中国的制度。中国有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很了不起,党内组织非常周密。

另外,西方可能在一些特别的方面采用中国的做法,比如说现在西方资本主义政府也更多介入市场,但我不认为他们会介入到中国政府控制市场的那个程度。所以,所谓的"中国模式"如果成功的话也只能在中国成功。

问:那如果说所谓"中国模式"没有推广价值,它在中国国内又是不是可持续的呢?

答:问题就在于在中国国内能不能成功,这是第二个方面。现在它是一个"韧性专制"的制度,但能不能继续下去?我无法预测今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但我可以说它面临很多内部矛盾。

一个是我刚才虽然说共产党作为组织很灵,很有效,但这种组织有内在的问题,不够多元化,为了提拔要和领导保持一致,这样选拔出来的人面临新的挑战时会缺乏创造能力。所以,虽然现在运行得非常有效,但可能会越来越僵化。

还有,中国是"父母官"模式的政府,不让老百姓自由参与,太自上而下。社会问题越来越复杂,各种群体越来越多元化,我们不能确认政府有没有能力一直去自动地处理这些问题,比如农民的问题、下岗工人的问题、意识形态的问题。


论坛讨论

本采访并不代表BBC的立场。

欢迎参加有关论坛讨论。

您也可以用下表发表评论:

姓名
电子邮址
国家/地区/详细地址
主题
意见/内容

声明:BBC将尽可能发表各位的意见,但是不能保证所有的电子邮件都会在本网站发表。BBC也保留发表时进行编辑的权利。
你的评论和意见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体平台发表



读者评论:

不是很关心政治,只希望中国能发展到哪天不要再乱杀人了,不要乱把人搞成神经病,不要逼得年轻的女孩子做妓女才能光宗曜祖,不要农村人长个米粒大血管瘤要等到大到和小猪一样才有人关注和慈善切掉..........而最可怕的是普通人现在都觉得这样是正常的!
Chinese,

探讨中国的政治体制变革,要从对中国特有的历史,文化的分析下手。移植西方民主模式,至少在近数十年中没有可能。中国的变数在于外力。从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中我们可以大概有个了解。试图通过民众自发力推动大的变革没有可能。但这种民众的自省力是政治体制变革的一个准备。其实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存在一种思变的心态,但基本是一种个人专制野心或幸灾乐祸的观望心态,与追求群体的自由无关。从来没有真正形成一种物质上与精神上的合力。社会的变革只会来自于对基本生存权利的诉求,不会源于对意识形态的追求。这是关键之所在。所以在一个经济快速增长的时期,老百姓还可以吃上饭,民主与自由的诉求在中国根本没有市场。至于人权,平等更是水中月。只有当吃这个问题产生问题时,才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拐点。
ajsdfg, USA

绝对权力产生绝对腐败,没有监督的权力怎么可能杜绝腐败?
,

非常同意黎安友先生的见解,
jack,

心旎, 德国的文章水平很高嘛, 我持基本相同的观点, 在英国对你支持. 从历史到哲学, 从自然科学到社会学, 从来就没有什么绝对正确一成不变的东西,我从来不相信所谓普世价值和人权理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明显是不科学的口号. 西方的主张与他们的神学基础有关.
JEFFREY, 英国

这些海外留学生的话跟本不值得一听! 谁都知道现在有钱就能出国,每年学费40-50万的,这是一个中国普通家庭年收入的10倍,能出国的一般都来自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中的富裕家庭.父母也大多是官员,商人等(反正都是那批先富的人). 这些小皇帝们,小公主们有的连农村都没去过,也不和农民工打话,他们每天看到的都是高楼大厦,穿的都是耐克,阿迪的,家里都有人伺候着,他们活在中国特色的二元社会中的城市富裕一极,他们怎么会了解农村,城市打工家庭的痛苦啊!他们不想去了解,也了解不到(政府也不想让人们了解)! 和他们谈民主白浪费时间,谁都知道这批先富裕起来的人大多都享受到了政府的"格外照顾"而发家的!!
TONY,

中国从晚清放开党禁\报禁,到中共极端农民政权的建立,里面既有游民文化的因素,也有学习苏共的影子,现在不应该过多探讨走什么路的问题,而应该有更多的人发表声援民主\自由的言论和行动,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我觉得我们争取一百年前的就有的且是宪法规定的权利并不过分,过分的是一个政府的流氓\愚腐和极权.一个民主社会,应该说,言论自由是基础,司法独立是保障,直接选举是关键,没有这些,公民社会就无从谈起。从没有言论自由说一说其弊端,如腐败,可以说是无孔不入,官员或部门既可以让揭露腐败的新闻不发表,也可以让子虚乌有的新闻得以横行,以致记者没有任何道德和尊严可言,成了封口费的利益者和牺牲品,而反腐败一旦成为了政治斗争的一种手段,就没有了意义和价值可言;如爱滋病,中国明名性传播已经成了首要渠道,意味着爱滋病成了一种严重的灾难,中国却在既不给发放免费药品救治,也不采取人道措施遏制,却一再发表同性恋传播成为主要渠道的新闻,这既回避爱滋病大肆传播的现实,也把爱滋病患者置于不人道的地步,使他们仇视社会,加速了爱滋病的传播;再比如民族主义问题,现在许多年轻人受的是一种教育,即爱国主义教育,使他们无法正确分析问题,明明是国家之间价值观的争? ?他们却误以为成了国家利益的冲突,以致动不动打砸外国企业,冲击外国机构,拒绝外国的商品,殊不知国家是以稳定为首务的,后果不但是他们被抓,也影响了国家和国家的关系.意思放开言论,各说一词,让群众自己辨别事情的经过,就显得尤为重要.
冷烛,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

推翻共党的独裁统治,无论是韧性还是刚性!!!!
jolin, china

客观,有深度,有依据,这样的说法能让人信服。 当然中国政府的成功有赖于人民的辛劳,我一直以为中国人的智慧是很不错,至少,他们是值得信赖的朋友。 至于政府出现的问题,并非他们自己不知道,只是他们无法一手解决那么多的问题,你看,吃饭问题永远都是大问题,至于其他的,太急,反而也不行。
chen jian, thailand

中国开放30年经济有成果。可是都富了谁?为什么政治改革一直搞不了,如果那些普世价值的东西,在中国推行,那么既得利益集团便有可能失掉利益的权利了吗?专制政权也不是共产政权所专有。综观世界各国,从专制到民主,都有一个不断斗争演变过程。
匿名

一个压制自由,反对民主的政权怎么说都是邪恶的,不管它的经济取得了多大的成就。这样政权下的富裕不过是一种猪圈似的富裕,人只能体会到猪的幸福,而不是人的幸福。
aglaia,

从旅外中国人的留言评论尚有如此多人认为中国的体制是无可比拟的好就可以了解,让中国民主化有多困难, 因为现今的中国人在各方面都取得比开放初期有巨大差异的成就, 因此中国人并没有意识到有无民主化有何差异(或优点), 毕竟现在的生活比起以往已经是非常之好的状况, 但是中国想要继续发展总有一天会遇到瓶颈, 人民若有一天发现原来高层领导的口袋增长速度远远比一般老百姓多的时候, 才知道贪污腐败在中国发展上是阻碍, 届时人民才会用自己的力量去反对专制的体制, 台湾的发展就是中国最好的借镜, 经济发展迟滞时人民就会思变, 思变就会带来新局, 中国民众受到负面宣传认为台湾体制不可取甚至造成贪污腐败, 那完完全全是错的离谱, 台湾人都很自豪自己的民主成就, 能痛快的把贪污腐败揪出来, 而不是掩盖不给人民知道, 中国多少贪污腐败若你做过内地生意就晓得, 没有金钱、女色能做的成吗? 但至少在台湾没有金钱、女色你要做个基本的生意是绝对没问题的, 中国平均GDP慢慢增长至台湾的水平时自然就会有人思变, 我估计约要15~20年才会有严重贪污事件让中国转变, 届时人民经济能力高自然就更有能力对政治产生新想法
oh123, Taiwan

中国政府这一套是传承自中国文化,也就是自秦汉帝国成立以来的政府运作模式。这套在二蒋时代运作在台湾就非常成功,特别是土改政策,这与中共的土地国有政策是一个模式二种方法达成。

的确这些东些都不是外国政府能达到的,只能在中国或拥有长期儒家文化熏染的地方作到。

民主改革没有同时配套坚强的法治制度,经过台湾20年的验证,表示西方式民主难以成功移植过来。因为东方没有这种文化素养,所以难免橘逾淮而枳,所以我们会出现了阿扁这种世纪贪污犯,却拿他束手无策。而他用来掩饰他的犯行工具就是变质的民主叫民粹。

但相对的,拥有坚强法治基础的地方像日本、香港,他们的民主就真的成功了吗?

香港至今无法普选,而日本自民党执政超过50年,仍然不能顺利政党轮替,因为这二个地方的人民受制于法律,无法跳开法律思维,进入一个崭新的政治思维空间中,去处理国家政策问题。

那么韩国如何? 恐怕日本的政治观察家讲的比较对,那不是民主法治制度,是一个彼此报复的政党政治。

不管如何? 中国始终需要坚强权力集中的中央政府作重大政治决策,传统上地方政府无权也不敢作这种决策。 中国的军方成为军阀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历史上的经验告诉他们,多读书成为儒将掌理国家是更好的出路,好男不能当兵当一辈子。

老蒋掌理台湾期间,对待武将与文官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他的这种态度,至今仍深深影响台湾政坛,军系绝对不是一个称赞的名词。

中共政权比起其它国家有利之处,在于他拥有大华人区,甚至整个东方亚洲国家的民主化过程都在他眼皮子底下。

他可以很快且清楚的明白任一种形式的民主法治过程会产生什么后遗症,所以他可以有技巧的避开。

开放民主选举是一定的,但首先中国会开放言论自由及出版自由,培育建立最基本的独立司法制度,包括能运作良好的宪政法庭。

中国比较可能实行的制度是内阁制,而不是总统制,但他的内阁总理的任期会接近现在中共国家总书记的方式。 当然中国一定会开放政党竞争,但他不会冒险让西方世界支持的政党出现,他要一个他们理解又可以沟通的所谓忠诚的反对党,至少这个政党必需是能与百年的中国共产党平起平坐的政党,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政党具有与西方世界长期悠久往来的历史,可以在最关键的时刻提醒中国共产党及西方世界,东西方的红线在那里? 大家都别踩上去。

中国始终会走到这一步,但不是现在也不是马上,而是他准备好了。 改革开放30年就是一个漫长的准备期,金融大海啸也是一个新的准备期,他需要一个比较充份且从容的时间来过渡政治改革的不安定期间。

东亚中日韩高峰会的成形;东协10加3的稳定,及印度南亚伊斯兰地区于后布什时代能不能稳定下来,都是他准备好了没有的关键因素之一。

对不起! 这样翻天覆地的改革,岂码20年,如果亚洲稳定不了20年,谈中国的政治改革会变得很荒谬!

所以欧美如果真的希望中国变成一个民主国家,那么就该给他足够的时间来蜕变,而不是整天找他的麻烦,无济于事。

中国加上旁边的印度共有人口近25亿,西方世界总共加起来多少亿? 这样想就明白,该给他多少时间及支持了。

地球的生物时间不多了,所以中国的政治改革不能重来,也不能失败,否则全世界一乱,大家都是死路一条。

西方国家能如是想,就明白该如何帮助中国过度这危险的政治改革之路了!

台湾政府也是现在才学习到,原来跟他好好讲理,比跟他呛声有用。中国是道地道地的好奇宝宝,他们学什么都快,什么都敢吃敢试,顶多吃坏肚子发烧呕吐一阵子,又活蹦跳乱一尾活龙,复原的比我们想象中快。

而且我们也才发现,中国人的个性其实不像蓝军,而是跟绿军比较像,又直又爽,也很感性。

而我们的蓝军事实上与日本人较像,总是沉稳算计每一件事,所以有时候会不知道如何应付中国人,就如同蓝军碰上绿军总是吃瘪一样。

民主法治对于没有历史经验的国家是一种新的实验,成功机率不高。但以台湾的经验来看,只要中国亦步亦驱的跟在台湾民主政治改革的轨道后面走,避开所有失败的经验,50年后,中国可能会是全世界最成功最大的民主法治国家,而不需要像印度一样,不断的失败再起,浪费国家人民太多资源。

最重要的是,一个13亿人口的民主国家,可以维持整个世界200年以上的和平运作。200年可以让人类有足够的时间解决所有的问题,包括星际殖民及地球生态的永续运作。

别忘了,中国的旁边就是另一个大国印度,及他的上面是难缠的苏俄,他的成功会让这二大国进入非常稳定及安全的状态,不再危害其它世界,这才是大家心中想要的核心不是吗?
陈素芬,

我这里做一些补充。中国社会当今几大问题:下岗,贫富相差太大,腐败,环境污染,这些所有问题的源头就是因为中国30年前一穷二白,而三十年后发展到今天速度太快了。所有的社会保障系统,官员的监督系统,对环境保护的认识以及法制建设都赶不上经济发展。但是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的是经济继续发展,因为要解决他们,首要的就是要钱,然后是时间。 中国模式为什么能在中国实行,而别的专政国家不能效仿的原因就是,中国是一个以儒家思想为主,以三教和谐为辅的社会结构,就像西方国家是一个以民主思想为主(古希腊的产物),以基督教为辅的社会模式一样。儒家思想的基石就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一种等级社会。但是劳力者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教育)变成劳心者,也就是说这种等级社会有一定的通融性,也就是这位学者说的有一定韧性。这也是为什么所有的东亚儒家思想圈的人民都对教育给与了最大的重视。三教和谐代表了中国人本质上对信仰多多少少的保佑怀疑态度,中国的三教都不是排他教,中国人对信仰也抱着爱信啥信啥的态度。 西方人不一样,民主的基础就是人人平等,没有人人平等的精神,就不可能建立民主社会。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非白人国家引进了民主后水土不服的原因。而中国人本质不愿意人人平等,他们向往的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荣耀,他们希望做人上人。这种模式的优点就是给了社会一种张力,让人人奋发向上。缺点就是做不了人上人的会不满意,这就要看多少人对这种现象不满意了,而且要看登天子堂的道路是否公平。 西方的宗教是基督教,基督教是排他教,也就是说一旦他们认为这个是正确的,很难接受别的想法。这种思维方式的好处就是信仰的比较真实而且坚定,缺点就是没有兼容性和对别的宗教的包容。这一习惯他们现在也带到了对民主和人权的讨论中来。所谓民主和人权的谱世观,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如果我最后总结一下的话,西方的民主不是能够谁都学的像的,这种社会形势需要从上倒下的对人人平等的精神的认同。中国式专政(个人认为纯粹儒家思想,和共产和主义都没啥关系)也不是谁都能学的像的,这种社会模式需要一个科学和公平的(比如通过考核,考试)提取社会精英的形式,和一个自身拥有很强烈的责任感,以天下为己任的最高领导班子。而且我们从邓小平开始就拥有这样一个班子,这也是不管地方政府如何腐败,老百姓对中央还是非常认同的原因。这也是中西方意识形态中最大的不同,西方更重视权利,所以大谈人权。中国思想界更重视义务和责任。这也是我多次和西方学者讨论中最能说服他们的一点:每一个拥有权力的公民,同样有社会责任和义务。只有权利而没有义务是畸形,不健全的。 所以个人认为中国是专政和西方式民主都很难学,因为两者都需要民众记住和他们的支持。而那些实行的不好专政和民主国家都不具备这个条件 中国社会整体结构和西方还有很大距离,从各个角度来看,中国现有的模式都还是不健全的,有待改进的。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虽然西方现有的社会体系是以他们两千年前的哲学和精神为基础,但是毕竟他们的现代民主运动已经发展了两百多年了,也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和各种各样的危机(比如二战)。而中国儒家文化从1840年挨打落后开始,到五四运动对儒家思想的批判和全盘西化(鲁迅),到文化大革命时被完全打倒,到今天的社会模式,现代儒家模式才刚刚开始了30年。新儒家思想的发展将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心旎, 德国

请问美国的总统是怎么选出来的?不是各大财团支持选出来的?难道大马路上随便找个乞丐他就能选上总统?!!哪个总统选出来不都是黑金,黑幕的支持?为什么共和党上台就打仗!那是军火公司支持他们上台的,不打仗军火公司怎么赚钱!不打仗军火公司还会支持你共和党人当总统!美国人也不都是什么都懂的,大部分老百姓都沉浸在自己美国民主的幻想当中。 不要说哪个国家制度好不好,民主不民主。只要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就是好的国家制度,好的民主!台湾就是个例子,如果他们没有什么两党执政,政党轮替,不会像现在这样的一个烂摊子。就是因为所谓的民主,毁了这个原本还算富裕的地区。
一, Singapore

很久没有在BBC看到这么有水平的文章了,不错,有根有据,有很客观。。。 干脆辞掉那些窝在国外的所谓华人顾问得了,他们如果真的有水平就不会跑出去混饭吃了,白白的砸了BBC的招牌,不值得
Fred,

很少看到西方人这样公平的看待中国现状.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承认中国现在还是存在很多问题但试问哪个国家自己本身没有问题存在呢.中国政府有做的不足的地方但是他们的贡献也是很大的,难道不是吗?
111, manchestser

根据黎先生的意思,其实共产党搞的是"韧性民主"。也就是说,和二百年前美国华盛顿,富兰克林们搞的民主差不多。 要知道,美国的五十几位国父们,都不是选举出来的。但是,他们却能够创造出美国的宪法。可见,真正建立美国体制的人,并不是什么民主。后来,他们搞的也是一党制的体制。更不用说限制黑人妇女和穷人的选举权了。可见,不需要全民选举权的制度,给美国的贡献最大。 等到美国全民都有选举权以后,无论是经济还是制度,都没有什么本质的进步和变化了。 可见全民选举的贡献,不如"韧性专制"所产生的贡献大。 而且,全民选举的总统一个比一个傻。假如不是那些"韧性专制"的老底,美国其实也就是象一个三流国家一样。 所以,从今后的历史看,也说不准美国的全民选举越搞越糟糕呢。历史已经证明,美国已经从"全自由经济"进步到"社会主义经济"。谁又敢否认,今后不可能从全民选举,进步到"社会主义选举"呢?
向社会主义进步, 美国

这个老头好像对民主有了一点新的认识, 推荐一下, 我历来的意见, 中国需要民主, 需要适合中国国情的民主, 不一定只有一种西方式的民主 才是民主, 这个老头好像也部分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看中国, 不能戴有色眼镜, 先入为主, 中国当然有自己的问题, 有的问题还很严重, 但是中国很大很不平衡, 如果光只看自己愿意看、自己感兴趣的看, 就会像那个连中文都不会讲的美籍华人章家敦一样 成为贻笑大方的笑柄: 在他的大作《中国即将崩溃》里面, 所有的数据, 所有的典故都差不多是事实, 结果却谬以千里, 为什么? 因为他只看他愿意看的东西, 只引用支持他的数据; 他大谈中国的金融业危机, 可能这位仁兄万万没料到的是, 经过10多年的发展, 现在首先引爆全球金融危机的是美国的一些不负责任的金融机构和一些贪婪成性的金融家,中国金融业不能说没有问题, 但是单纯从发展和利润上讲, 却是全球屈指可数业绩上乘的金融行业之一, 如果 章家敦能够像预料中国即将崩溃一样, 提前预料一下西方金融业的危机和崩溃, 估计真正能够为大家做点贡献呢
胡服, 美国

之前看到一个统计,很震惊,说的是中国0.5%的人口占有了中国70%的财富。到中国农村数一数有多少农民得了重病看得起病。真是很悲哀
李祥, Hartford, CT, USA

I very much agree with this talk - practical and no much western value propaganda.
acun, Australia

难得在BBC评论版里看到的一篇有内容,有思想的文章。希望刘晓波,何晓清之流能够仔细拜读一下。中国人说话讲究有理有据然后方可仗义执言,这可能是于西方人所谓纯粹的言论自由不同之处吧。
Viva, London, UK

中国有很多问题,但关键是他的进步是显着的,而西方社会进步几乎停滞了.

我的 民主理解:

民主不一定100%正确,但民主正确的概率较高;我们要民主,民主不等于多党制

民主不一定100%正确,但民主正确的概率较高:70年代末,要是搞投票的话,多数中国人会选择坚持走僵硬的计划经济老路,但邓小平搞了"独裁",他那时候的想法在中国是少数,但历史证明他是比较正确的. 我们不能因为民主有缺点就不要民主.我们也不能全信民主,在国家存亡之际,"独裁"救国为什么不可以呢? 如果特殊情况下,"独裁"能避免毁灭而且带来巨大成功,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西方有很多多党制民主神话,现在证明是错的:

神话1:多党制民主带来经济繁荣

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国,很多非洲国家---他们的经济比中国差,中国的08年的GDP是印度的4-5倍,而60年前两国经济实力是差不多的,毕竟英国给印度留下亚洲第一长的铁路和其它设施

神话2:多党制民主带来政治稳定

看看战乱的非洲"民主"国家,巴基斯坦,台湾地区,现在的泰国---他们远没有中国社会那么稳定---尽管中国人口众多,也有不稳定的一些因数

神话3:多党制民主带来充分人权

什么是人权? 我不认为人权首先是选择不同政党的权利,人权首先是生存权,温饱权,教育权. 印度婴幼儿死亡率是中国5倍,很多人还吃不饱. 中国的粮食产量几乎是印度2倍,中国人消费的蔬菜是全世界的49%,每个中国人吃的蔬菜是世界其它国家平均水平的5倍---中国的教育普及也比印度好

关于中国政治的谬论:中国的非西方民主政治不能带来经济的持久增长

实际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中国以来比世界其它地方发展要快.1950年左右中国的实际经济规模和日本差不多,2008年,中国名义GDP比日本略低,但按PPP的实际GDP是日本的2倍. 也就是说中国的速度是号称经济奇迹日本的2倍 中国已经持续平均10%的速度30年了,我相信中国今后20年的平均增长速度会在7%-10%

经济发展了,百姓富了,有了更好的教育,暴力警察就会少,人们也更多地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百姓也有时间有兴趣参与选举投票

再说,在这个世界,中国搞多党选举是不现实的:只要在选举中共产党赢了,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会造谣:共产党选举作弊,西方国家会鼓动百姓上街反对"选举作弊",他们再期待在混乱中看到中国的衰败分裂,或则得到一个亲西方的中国政权,让西方在中国得到他们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多党制的神话是不成立的
未署名

中共对民族问题也有他们自己的手段,一方面进行安抚,安抚不来就进行软性打压,实在不行就只有来硬的..民族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不是中共不想改变,而是改变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是他们能所不能接受的..所以我想目前的情况对于我们这些中国的Majority Group来说是最安妥的方法..而那些Minority也只能抱怨抱怨苍天不公了..
Da, USA

中国领导班子, 十年一换, 物换星移, 江山代有才人出.人民民主专政慢慢会更开放, 但是前提是中国共产党执政.

矛盾持续再有, 而且会在贫穷地区落后省份加速扩大, 但是不能也不会酿成巨祸, 因为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 人民生活显著改善, 但是人民深怕回到一穷二白的时代, 人民不会放下现在的甜头, 而去寻求虚无飘渺的 西方自由民主.

中国共产党的官, 会越来越好, 但是, 他们最多只能接近新加坡李氏政权的情况, 不能也不会向台湾依样画葫芦, 进行所谓政党轮替的自由民主制度.

中国人能在三十年内, 如此繁荣昌盛, 两岸三地的华人都有贡献, 共产党做的不错, 聪颖的邓小平是世界伟人.
解乐谦, Taiwan

为什么一个西方学者能够比较客观中立地看待中国的内部问题,而在西方混日子的所谓学者的中国人却不能?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些中国人中,多数是属于应该被痛打的"二狗子"。这二狗子,一条是在中国国内的利益集团、甚至是共党内部小集团间的争斗中,败下阵来的落水狗,这条狗,被排挤到西方,却又不甘寂寞,自然常常要狂吠不止。另一条,是最善于趋炎附势的哈巴狗,它们在国内往往也是被豢养的座上宾、所谓的学者、或是精英。哈巴狗虽然也狗改不了吃屎,但却是最善于讨主人欢喜的,谁给它好处,它就会向谁摇尾巴。西方的新主子要讲所谓的民主和人权,哈巴狗们自然也要跟着嚷嚷,虽然它们可能连什么是"狗权"也不知道。对于落水狗自然要痛打,对于哈巴狗,更要一脚踢进阴沟,不要被它们舔脚背、摇尾巴的可怜相所迷惑。
Big Mouth, New York

这种老外分析中国问题才是比较有"文化"的。
no name,

很好,很客观公正
未署名

很中肯的文章,中国30年来进步很大但面临的问题更多..
怀空,

这标题是为什么中共还不改变的原因之一。 第二是积怨太深,积怨太久,不是邓小平 '我们做了些错事,蠢事'和'向前看,三十年不争论' 就可了啦! 如何补偿历次运动冤死,致残的几千万人和家庭哪?我的中学班主任在文革中被打成瘫痪至今,而邓小平在86年中办春节后的第一份文件-'关于批判方励之,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通知'中,提到方励之说,邓小平在瑞士银行由20亿美元,邓的回答是'它是真么知道的?听美国中央情报局讲的吧!'邓为什么等不能像当年胡耀邦只身一人在政治局和中顾委会议上那样说:'我没做过手脚不干净的事,。。。' ? 我的前班主任和邓小平能同样的'向前看'吗?
草根,

中国是"父母官"模式的政府--存在2000年了的文化,只要不赞成中国人的意见都是敌人。

眼中"唯我独尊"是族群意识的享受者,也是流氓性格的存在制度中,不认同他们民族意识的原则都必须接受惩罚和迫害,不管你靠的能力和成就都必须受到斗争及迫害下场,才能满足中国人的心态和思想。

在台湾和中国都能看到政治界的掌权者就能见识到他们言行,不论学历多高都会显露他们的本性,他们的本质要全世界都是仆人及奴隶,才能展露中华文化的精采,失去人性和人权的高质文化,只要别人有的她就不舒服,没有自由民主的观念,征服是中国人的快乐,不像西方或民主先进国家的平等竞争及尊重的人文素质素养,不懂人性基本人权的可贵野蛮落后性格,如此的制度他们会改吗?

他们以投机心态面对明天,不敢对现实认真的思考和行动,中国人"欺善怕恶"本性都可以任何看到,也感觉中国人愚笨,台湾这20年的民主"宁静民主革命"世界少有的成就,非常好的教科范本,值得世界来研究,台湾能,中国为什不能呢?ㄧ句话"骄傲"。
锺明晃, Taiwan

我只想问黎安友一个关键的问题:美国建国的时候,到底是民主的还是专制的? 如果按照本文中所用的概念,美国根本就不是民主建国。而是专制分子们建立起来的。 所以说,请不要忘记,美国的制度和宪法,不是民主分子建立的,而是专制分子建立的。而是集团建立的。
独立思考, 美国

Mr.?è has good understanding in China and problems in Chinese society. The success of China model should not be jugged by whether it could be applied to other countries. Each country has its own culture, average education level, diversity and many more unique problems. There will not be a ??one fit all?? system which could solve complex problems in human society.
Leo, US

I like this type of articles.
willy, canada

如果把官员们的捞钱的路都堵住,老百姓高兴了,但是官员们会把这上层反掉,这比共产党下台要容易。 所以惩罚贪官只是做样子,这就是为什么高监的报告提到的'95% 厅局级干部服刑两年后都改成保外就医'。
再试,

黎安友要明白,中国的贫穷人口数额是不能相信政府统计资料的,就看看失学儿童问题,建国60年,还不能保证孩子们享有免费教育就可以说这个执政党不是在为广大老百姓服务。中国的社会内部矛盾象火山,没有爆发是因为共产党残酷的高压政策,在死亡面前,没有人敢开口,所以黎先生参与的"亚洲气压表"根本就是废纸!
Ruyi, London

如果中共真的能实现法治、宪政,那么我支持所谓"韧性专制",否则必须颠覆它!
未署名

黎安友先生的观点的确比较客观,这在以往的BBC论调中是不常见的。黎安友先生的观点是很有见地的。
Chinese, China

有点儿自相矛盾啊,口口声声嫌有共独裁自上而下,怎论证过程还是句句盯着朝廷认爲眉来眼去,一到中国人民则蜻蜓点水、泛泛而谈,这不是自钻牛角吗?
未署名

关键的问题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最终的即得利益落入了谁的囊中?集权专政导至特权经济。比如一块蛋糕;利益的90%落入了不到10%的人怀里。而另外的10%的利益,由90%的老百姓去分,可渭是狼多肉少,难得分上一杯羹,只得残渣果腹。这就是当下中国的现状!!!
匿名

黎安友作为一个西方人看中国, 他的看法有一定道理. 民主自由本身就是一句话, 一个泛泛的概念! 美国和欧洲的民主自由确实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但全世界不能都按美国和欧洲的模式, 这样做就违反了民主自由的精神. 社会模式和国家体制应该是多元化. 体制的改变是本身发展的需要, 而不是靠外部的力量. 中国和前苏联/东欧的变化都是内部需要而变化.
多元化, MILAN ITALY

是一篇有深度的报道.黎先生虽然是外国人,但是看得出来他对中国问题还是很有研究的,感觉比一些所谓的中国学者有见地.

另外个人的感慨是,西方的学者(注意是真正的学者,不是所谓的政治精英和记者)在做学问的时候通常以事实为依据,很少感情用事,即使对自己不喜欢的人或事,也尽量做到客观.而且,对于目前无法下定论的事,通常就let it open.而不是主观臆断.例如黎先生在其最后一段中说"我们不能确认政府有没有能力一直去自动地处理这些问题".如果让一些所谓的中国学者说,通常会是"政府没有能力一直去自动地处理这些问题".所以,我还是更喜欢看真正的西方学者对中国问题的评述.
强者的自由, 德国

这是我在BBC里看到的第一篇比较公正的文章,所以狂顶。
X.DU, AMSTERDAM,HOLLAND

非常中肯的一篇文章,但是对于西藏等少数群体的问题,中共能否应对呢?社会贫富差距不断加大,人民没有最起码的福利保障这些问题能否解决呢?特别是国外看到中国光鲜的一面都是用人民的血汉钱造就的,社会没有形成一个公民社会,人民无法对行政有效的监督,甚至连最起码的知情权都没有,这些又怎么解决?民意可以被伪造,上访会被劫访,中共高层也是知道这些的吧,可为什么还是不改变呢
匿名



繁体

视听材料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谈中国改革得失与前景。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