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8年12月10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50北京时间 20:50发表
谢选骏:中国人的信与不信

谢选骏:中国的意识形态出现复古的倾向。
谢选骏:中国的意识形态出现复古的倾向。

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不仅给中国人带来了经济上的自由,也使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从过去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中解脱出来。然而,政治教条的瓦解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也给中国人带来了新的信仰危机。

有人批评中国是一个只相信权势和金钱的社会;也有人说,中国人现在什么也不相信了。

文化宗教学者、电视政论片《河殇》撰稿人之一谢选骏前不久在纽约就此接受BBC中文部资深制作人乐安的采访时指出,中国人对信仰一直是一种实用主义态度。无论文革的时候讲革命,还是现在讲钱,实质都是适应社会。他首先谈到中国人当前的精神走向:

答:从目前的趋势看,是朝民族主义,或者说复古主义的方向发展。将来会让马列主义寿终正寝,这个程度也可能是很激烈、很极端的。

问:那回过头去发掘传统的东西又到底能给今天的中国人提供多少精神资源呢?

答:起码能给中国人的人际关系扩大一些外延。现在中国人的人际关系已经相当恶化了。前些年开始就有一个词:宰熟,专门对熟人下手,很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老鼠会"。中国的意识形态如果出现复古的倾向,倒可以把这种唯利是图的心态向中庸扳一扳。

问:这方面我们确实看到一些官方的动作,比如祭孔。但民初康有为已经努力过一次要把儒教国教化,但是失败了,还有第二次可能吗?

答:完全的国教化可能性不大。但可以通过系统的、有组织的重新传播,在某些层面得到复兴,这是可能的。

我们看到儒教在中国真正成为国教的那几个朝代,比如两汉和明清,都是所谓统一帝国,一稳定两三百年。而我们这个时代不是,我们这个时代有点儿像南北朝。而南北朝是一个佛教兴盛,儒教衰微的时代,各种思想相互碰撞,是一个文化传播和创造性的时代。

问:这些年基督教、天主教,无论是地上的还是地下的,都有很大发展。一些估计认为,现在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共产党员的人数。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答:基督教在中国有两种意义:内在和外在的。这两种都和国际影响有关。

从内在角度来说,基督教是一种比较"现代的"意识形态,虽然看起来好像有很多迷信的因素。但是它是从西方社会产生出来的,和现在的西方文化有一种内在的相通。从这种意义上说它比儒、佛、道跟现代化都更密切一些。

从外在来说,因为基督教和西方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通过跟基督教的联系中国人就容易接触到外国的人和机构。

从这两方面来看,随着中国国际化程度的提到,基督教在中国的影响肯定会越来越大。

问:中国人过去讲"天地君师亲",文革时讲政治。而基督教讲在神面前的平等。无论历史还是现实,基督教似乎都和中国有很多矛盾的地方,而这似乎并没有妨碍它近些年在中国的蓬勃发展,为什么呢?

答:这里面有毛主义的因素或者说马列主义在中国传播的因素。马列主义是在基督教社会产生出来的,很多做法和基督教有相似之处。比如共产党的政治学习,就跟基督教的查经班很像;政治运动中的群众大会和布道很像;甚至还有人说批斗大会跟异端裁判所处决女巫也很像。

这些跟中国的传统都不一样,也就是说毛泽东的马列主义实践不自觉地在中国为基督教开辟了道路。他把中国的传统摧毁了,把基督教传播的一些障碍,比如祖先崇拜、天地君师亲这些给摧毁了。毛主义失败后又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精神真空,基督教正好乘虚而入。

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在未来的时代肯定是丰富多彩的、多元化的,而不可能是一元化。实际上中国马列主义垄断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暗潮汹涌,将来无非是暗潮拿上台面,那时候马列主义只能是众多流派中的一派。

但是有些东西中国的基督教和西方的基督教还是不一样。中国的基督教使"爱",使基督的那种仁慈在传播中受到了某种割裂。宗派活动猖獗,而不是主内弟兄在基督里合一那种感觉。有点儿佛教化,有很多小宗派。而且把人分成亲疏,熟人不熟人有别,这些都渗入到中国基督教里来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中国很多人是拿传统的儒佛道、民间宗教甚至鬼神的概念去理解基督教的上帝的,从而让基督教在中国成了一种混合主义的宗教。还有中国人相信"圣人",认为人可以达到无私的状态,基督教不承认这一点。

问:回顾这三十年中国人的精神历程,一件事不能不提及,那就是法轮功现象。其出现和中共的镇压是否使得今后各种宗教组织的发展,甚至任何组织的出现和发展都变得困难了?

答:法轮功有当时的特点,比如八十年代的气功健身热,"六四"后的一段时间还得到过官方的支持,但后来走上了和官方冲突的道路。

从历史来看,法轮功也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历代王朝末年经常出现这种宗教运动。比如,汉朝末年的五斗米教,元末的白莲教、明教,清末的义和团。

法轮功团结了改革过程中被牺牲掉的弱者, 但从现代化的进程看这对整个社会的发展未必是正面、积极的东西。在中国一旦一个慈善组织形成规模必然向政治性转化,因此现在中国政府连慈善活动都限制很严。

问:那么经历了过去三十年的深刻变化,今后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呢?

答:按照我"第二南北朝"的理论来看,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在未来的时代肯定是丰富多彩的、多元化的,而不可能是一元化。

南北朝时代就是各种派别都起来,谁也不能获得垄断地位。实际上中国马列主义垄断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暗潮汹涌将来无非是暗潮拿上台面。那时候马列主义只能是众多流派中的一派。基督教、佛教、儒教各有千秋,在法律框架内各有一席之地。

问:那么结果呢?人们的日常行为会更加规范吗?

答: 如果中国能建立起一个法律构架,这种丰富多彩会给中国人的生活带来改善。如果中国社会建立不了法律构架,而各种精神现象互相竞争、试图获得一种独尊地位的话,像马克思主义和法轮功,现在好像是两个最有力量的对峙的精神力量,他们如果想获得独尊地位的话,给中国人带来的就不是建设性的,而是文革一样的精神损害。


论坛讨论

本采访并不代表BBC的立场。

欢迎参加有关论坛讨论。

您也可以用下表发表评论:

姓名
电子邮址
国家/地区/详细地址
主题
意见/内容

声明:BBC将尽可能发表各位的意见,但是不能保证所有的电子邮件都会在本网站发表。BBC也保留发表时进行编辑的权利。
你的评论和意见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体平台发表



读者评论:

马克思主义是宗教没错,但马克思信奉谎言与暴力,是邪教,关于这点,法轮功的九评早就有提到过。作者把马克思的邪教跟其他的宗教相提并论,从邪教给中国带来的文革灾难来否定其他的宗教,是不是想为中共的罪行开脱?
LuiCang, 中国江苏

积怨太深,积怨太久,不是邓小平 '我们做了些错事,蠢事'和'向前看,三十年不争论' 就可了啦! 如何补偿历次运动冤死,致残的几千万人和家庭哪?我的中学班主任在文革中被打成瘫痪至今,而邓小平在86年中办春节后的第一份文件-'关于批判方励之,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通知'中,提到方励之说,邓小平在瑞士银行有20亿美元,邓的回答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听美国中央情报局讲的吧!'邓为什么不能像当年胡耀邦只身一人在政治局和中顾委会议上那样说:'我没做过手脚不干净的事,我愿意接受审查。。。' ? 我的前班主任这样的家庭能相信邓小平的'向前看'吗?
受害者, 英国

对中国,我们早已经不存幻想!
不言, 中国江苏

中国人缺乏"信",这个"信"不仅是信仰的信,也是诚信的信。旧的信仰体系的瓦解和新的信仰体系的破灭导致了目前的信仰真空,中国政府又不愿意抛弃装饰其表的马列主义,因为那样会动摇执政合法性,但苦于找不到新的信仰体系代替,于是民族主义与复古主义就成为其维系政权的最好精神支柱。 我必须批驳谢选骏先生的错误观点:1 马列主义和基督教做法虽然相似,但是本质却不同。做法相似是因为不论党派和宗教他们都是叫人信仰一种东西,他们采取的方法是类似的,但是马列主义讲究的是专政性与阶级性,是独裁者专制统治的最好工具,独裁者可以利用马列主义堂而皇之的登上权力的最高峰,后继者为争夺其地位不断厮杀,权力的更替十分原始,就连毛泽东本人也根本不相信马列主义。而基督教讲究的是在神面前的平等,神可以理解成"独裁者",但神是外化的,没有现实中的人可以取代的,这里有本质的不同; 2 关于法轮功是否是正面的力量。首先想获得独尊地位的是马列主义,和法轮功的对峙不是法轮功挑起的,而是马列主义的专政本质决定了其具有排他性,任何发展壮大的组织都被中国政府看成是对他的威胁,为什么法轮功在国外没有和其他宗教对峙呢?法轮功只不过相比其他信仰组织更加顽抗坚定地抵抗马列主义的压迫。其次法轮功集结了许多信仰者与同情者,为了发出他们的声音在美国办起了媒体,确实为中国人民获得自由信息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也将没有组织的弱势群体结合成了一种公民政治力量。最后你说"在中国一旦一个慈善组织形成规模必然向政治性转化"我觉得! 是十分错误的,一个慈善组织本身就具有政治性,根本不存在依据规模转化的问题,在中国只是看其规模是否动摇了执政党的地位,被扣上具有"政治动机"是政府进行打杀一贯手法。 谢选骏的学问应该做得更深点。
Mike, 中国大陆

这些年基督教、天主教,无论是地上的还是地下的,都有很大发展。一些估计认为,现在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共产党员的人数。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文中提到了这个问题,但我觉得这个问题并不存在,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但我的周围及我的家人的周围,所认识的共产党员,成千上万,但基督教徒却少的可怜,一只手就数的出来! 我原来住在贵阳市很大的一家教堂的旁边,每到圣诞节哪里都会很热闹,但我知道,很多人只是借这个由头去HAPPY一番,圣诞节过后,一切重归于旧!去教堂HAPPY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认为自己是基督教徒! 实际上,在中国,宗教也是为了个人利益出发的,中国人讲究的是临时抱佛脚!每年去寺庙里烧香的人很多,但真正虔诚的佛教徒却很少很少!
lij, 上海

我正在筹稿写关于法轮功的书。是我经历的。书名是《第三只眼》附标题是-我与堕落的法轮功妻子的痛苦生活经历。我也要告诉世界,我从一个没有任何政治倾向的角度,和与我生活多年的法轮功妻子的痛苦经历。让大家看看真实的一面。本人将以真人,真名和真的事件来撰写。本人也在寻求赞助商和出版商。2009年底初稿完成。
jade oak, Australia

很有见地。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是市况的需求的产物。宗教和信仰的区縠也同样会被检验。旧的, 新的,东方的,西方的思想会被重新学习,比较, 组合及分化。中侩是正在实验中。也许是好事。
容一, 美侩

我觉得还是佛教更宽容更像符合中国人的宗教,基督教在国内有的地方的确搞的很排外很恶心,见不得别人有不同信仰。如果一个家庭里面丈夫信佛妻子信上帝,肯定是妻子不停的劝丈夫改信,信佛的很少要求别的信仰的人改信的。另外,《河殇》里面看不出有很大的改革决心,就跟六四的学生一样,当首都兵工厂的工人代表提出给学生武器时,学生拒绝了。
匿名

纯粹是乱说。 《河殇》?哭哭啼啼,没有志气 他自己就好像众人皆醉我独醒似的,知识分子的自以为是走上极端真的比较可怕。
匿名, 中国

的确,在这高速迅猛的经济浪潮中,多数的富起来的中国人民得到了物质生活的满足,而精神生活却显得越发匮乏。向钱看碭几乎成了很多人追求的目标,这种思想随着经济的浪潮已经浸透到了每一个领域,包括医德和师德也已被拜金的人们所剥夺了。可这种社会现象似乎已经大大的偏离了中国人传统的道德标准,自然的,人们需要一种精神上的支持。富人和穷人,善人和恶人都想有一种精神上的满足,西方的宗教(如:基督教)也许是一剂适合各种人群的良药。
未署名,

Love. 基督的精神. 中文翻译叫做"大扣". 谢选骏说中国的基督教缺失基督"爱"的心. 但是你瞧一瞧今天中国大陆"爱"这个字, 本来就没有"心"嘛! 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爱".
未署名,



繁体

视听材料
文化学者谢选骏谈中国人精神世界的变化。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