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8年12月09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3:45北京时间 21:45发表
王军涛:犬儒化的中产阶层

王军涛博士认为,当前中国的民间精英已经犬儒化,放弃了自己的政治责任。
王军涛:中国民间精英已经犬儒化,放弃了自己的政治责任。

伴随着中国过去三十年的经济改革,一直有一种观点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中产阶级会出现、壮大,并从保护自己的利益出发提出政治主张,成为政治改革的动力,从而进一步推动中国的发展。

但政治学者、目前流亡美国的中国宪政促进会理事会主席王军涛博士认为,当前中国的民间精英已经犬儒化,放弃了自己的政治责任。

这期的"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系列专访播出BBC中文部资深制作人乐安前不久在纽约对王军涛所作的采访,他首先指出了邓小平模式的失败之处:

答:邓小平鉴于文革的教训觉得经济改革必须进行,开始时他觉得政治改革也要进行,但是当政治稳定成为优先目标的时候,他牺牲了政治改革。想在一个威权主义政府之下,保证秩序,进行改革开放,促进经济发展。

他认为中国的问题是"穷", 只要有钱了,问题就解决了。但实际上这些年的实践证明他这个模式是失败的。

这些年中国确实有了很大的经济发展,但是人民付出了很不公平的代价。不光是国内民众和权势者之间,就是中国和发达国家之间,交易条件都是很不平等的。比如,土地和劳动力价格被压得很低。

这一不公平模式带来了发展也带来了很多问题。这些问题人民已经无法忍受了。典型的指标就是每年有2200万起的信访事件和10万起的群体性事件。现在的问题是用什么来替代邓小平模式。

问:可以说,您提到的"代价"使政治改革越来越迫切了,但另一方面当前人们好像对政治已经越来越不关心了。

答:我觉得他们不是不关心。我从政治学上把他们分为三块:一是党政精英,他们不可能不关心,因为事关生死存亡;还有老百姓不是不关心,因为他们感觉到贪污腐败、权钱结合对他们的压榨已经不仅仅威胁他们的财产,甚至已经威胁到他们的人身和生存了;只是中层的那些专业精英还比较稳定。

问:但正是这些人曾经负载了期望,当年有人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产阶级的出现,他们会成为政治改革的动力,而这种事好象并没有出现?

答:的确,一个国家如果和平地进行政治开放和转型应当是这些人承担使命。但是这些人在1989年以后有一种犬儒心态,放弃了自己的政治责任,就是你说的对政治不关心。

而且他们当年的恐惧变成了一种心安理得,并开始找各种理由为自己辩解。因为没有了民间的遏制,也导致中国暴政和腐败的迅速发展。

刚才说了老百姓还关心,但是老百姓直接参与政治的结果可能是"暴政对暴民"。如果要避免这种局面,独立的民间精英还要承担起自己的职责,通过专业的活动为民请命,和暴政对抗。

问:这些年我们注意到了维权运动的发展、非政府组织的发展,特别是中国的维权律师们,您怎么评价他们的作用?

答:维权运动不止这些,还有独立笔会、法轮功运动、地下教会、环保运动,还有政治反对派本身。但是所有这些运动都不足以表达老百姓的痛苦,也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以律师为例,"杨佳袭警案"出来以后那么多律师为他辩护,就是因为这些年他们受到的挫折已经使他们认识到,他们能解决的问题是有限的。即使能拿上法庭的官司他们也无力打赢,甚至他们自己的人身安全都没有保证。

如果不满的民众直接和政权交涉,结果可能是暴政对暴民,要避免这种结果,民间精英要承担起职责。

现在的政治状况已经使他们期待的司法空间不复存在。这些人士有人希望通过唤醒执政者的执政理性获得活动空间,来帮助老百姓解决问题。其实,共产党在党权绝对大的情况下,它的理性就是不断扩大自己的权力。

问:而且在后二十年的改革中他们的政治意图也和自己的经济利益直接联系起来了,是吧?

答:对。而且这里还有个生死存亡的问题,有个清算问题。如果将来追究的话,他们要承担很多责任。不仅不能得到新的财富,过去得到的财富也可能感到受到威胁。这种情况下他们输不起。

问:那么怎么办呢?

答:第三波民主化的国家除了少数像罗马尼亚这样出现了暴力之外基本上是和平转型。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民间的独立精英要站到反对运动中来。要发动民众和政府对抗,形成政治风潮,然后撕裂政府,把政府中改革的、开明的、不愿意镇压的力量和鹰派、强硬派分离,推动中国民主空间的扩大。

我觉得这是一条路,但是现在中国的民间精英太保守。第一怕乱,把政治风潮都当作是动乱;第二他们设想出来一个"转型乌托邦",以一种浪漫理性认为,这个转型是可以通过上奏折、讲道理、唤起执政者的理性,自动交出权力,推行政治改革来实现。但这种改革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他们的神话还包括"中产阶层"。其实政治学早就证明中产阶层就是要稳定。他们在威权中希望威权稳定,在民主中希望民主稳定。中产阶层不具有推动转型的作用,而只是使转型后能够健康发展。

还有一个神话是"公民社会"。西方的公民社会是可以自由组成社团,对抗国家、制约国家。中国根本就没有结社权,还是个极权国家,只不过是有私有制的极权国家。极权国家本来是对法西斯那套工团主义、合作国家等等提出的,可中国现在比法西斯都差远了,根本不存在公民社会。

还有就是执政者在博弈中的"双赢理性"。问题是,它不讲理的时候你总讲理它就会得寸进尺,它这是理性的,别以为它是不理性的。

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民间精英如果不破掉这些"转型乌托邦",不承担起自己的使命,就没有办法带领民众进行和平开放转型。

政治风潮是和平的,只有民间的和平压力足够大的时候,统治集团才会分裂。

问:那么对改革中存在问题的一些修补,"和谐社会"也好,还是社保、医疗的重建也好,是不是也给了"转型乌托邦"一些希望呢?

答:对,但是这些是在共产党这个强大机器控制着各种资源的情况下进行的。1989年之后共产党不断强化党这个机器在宣传、组织、安全等各方面的作用。

现在人们都在谈中国的市场化、全球化、信息化,完全无视共产党在关键领域对社会的控制,包括对国外的控制。

问:您身在美国,那么您觉得对这种控制,西方国家是不是缺少了解和认识?

答;:不仅西方国家缺少,连中国自己都缺少。比如对中国共产党的研究,在西方基本上没有了。有研究宣传的,有研究安全的,但没有从整体研究中共如何控制社会的。而实际上中共已经通过比如政法委、财经领导小组这些机制建立了自己的控制。

现在西方学者为了便于研究假装看不到中国政府行为背后的那个党。中国学者自己也不研究了。中国学者烦它,觉得它恶心,包括我本人在内。我也是去年在研究中共宣传系统的时候,通过对材料的梳理才突然意识到1989年以来中共如何有意识、有步骤地重建了对社会的控制。

比如说"三个代表",我们当时曾以为这是中共的自我更新,但实质是中共要重建对经济实体单位的控制。资本家可以入党之后就要求雇工一百人以上的企业全部建立党支部,包括私营企业、三资企业。法人代表是党支部书记,工会主席是副书记。


论坛讨论

本采访并不代表BBC的立场。

欢迎参加有关论坛讨论。

您也可以用下表发表评论:

姓名
电子邮址
国家/地区/详细地址
主题
意见/内容

声明:BBC将尽可能发表各位的意见,但是不能保证所有的电子邮件都会在本网站发表。BBC也保留发表时进行编辑的权利。
你的评论和意见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体平台发表



读者评论:

什么 '美国',什么'老朋友',都因为五毛名声太臭,才伪装起来说话。 被中共忽悠了多年的人一看就知。
草根, 英国

真正的犬儒是王军涛。因为,他是拿了某个国家的"政治钱",靠吃人家的"政治饭"的人。而我,则完全不拿"政治钱",从来没有吃过"政治饭"。因此,我的人格是独立的。我的思想是完全独立思考的。生活在美国的我,坚决支持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领导地位。因为我认为,那些迷信西方制度的人,根本就没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他们的理论和理想,根本就经不起别人的反驳。 象王军涛这样的犬儒,根本就不敢把自己的思想和理论拿出来,接受别人的挑战。
犬儒分析, 美国

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yuanbo,

这是在骂我们哦!王军涛这么有正义感,就应该向男人一样回来,向杨佳一样行为。 理论永远是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行动!我们希望看到的是行动!
匿名

1949年以前的100年间,西方给中国带来了民主,伴随着分裂,战乱和死亡,真所谓对内民主,对外掠夺,中国人从骨子里是带着怨恨的,所以无所谓集权与否,只要能给中国自立稳定的政府,人们没有推翻他的绝对必要,谁也不愿意回到军阀林立备受屈辱的时代,循序渐进的改革是对中国老百姓最好的保护。
匿名 France

当美国军队可以毫无理由地逮捕一个国家的民选总统(诺列加),或者支持军事政变,推翻你的民选总统(阿连德)时,你还有什么人权自由好谈的? 别瞎扯了。无论你多么人权自由民主,都绝对不允许反对美国,对美国造成危险的。这才是真正的底线。
省省吧,

引用"他认为中国的问题是"穷", 只要有钱了,问题就解决了。但实际上这些年的实践证明他这个模式是失败的。" 您能告诉我个成功的模式么,我就奇怪了,像楼主这些个牛人在怎么没能去当政,把中国搞的民主点?江泽民,胡锦涛也是一届布衣出身吧。 别的不说,跟吃不饱饭的人谈改革就是扯淡,人有了钱受了教育,有了思想,才能跟你谈什么民主、革命。 所以,我觉得现在想你这样我这样的人能坐在电脑前上着bbc跟形形色色的人扯政治,某种意义上是沾了改革的光的。
balance,

中国政府做的,和林肯总统做的完全一样。一方面,镇压六四的无法无天闹事。令一方面,解放广大农村的农民生产力,逐步改善农村的经济和政治体制。 好的很。这是民运瞎子们看不到的。
匿名

在我看来,镇压才是美国进步的主要方面。民主自由是次要方面。那些只看到美国民主自由的人,都是瞎了一只眼睛。 君不见,林肯总统用大炮轰击了纽约的示威民众,才建立了美国的稳定制度。美国用军队镇压了许多次的民众示威,才有了美国稳定的制度。 美国用军队镇压了许多次国外反对美国的力量,例如,无理由逮捕巴拿马总统,无合理理由入侵伊拉克,出兵阿富汗,等等。可见,美国嚷嚷的民主自由,不过是一个表面招牌。真正使力的,是军队镇压。 其他国家,如果仅仅学习所谓的民主自由,结果就象印度和泰国一样,越学越乱。越学越产生妓女和人妖。越学越穷。 总而言之,美国的镇压,才是进步的主要方面。民主和自由,不过是一个幌子。不是主要方面。
为镇压六四叫好, 美国

十九年前属于曾经被我认为是"先知先觉者"的人,您现在就只能写出这种水平的文章了?更奇怪的是还被BBC若有其是的发表了!难道是我该投笔从政的时候了? "三个代表"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我们这些当时还没怎么真正见识过西方民主的人都知道那是共产党为了扩大统治基础。怎么就能把您给蒙住了呢?受了几年托尼布莱尔的教育现在更知道所谓的公民抗争是怎么回事了。昨天STANSTED的事儿就是您指导的吧?是中国人太怕乱还是您太怕不乱?哦,忘了,您就是乱的那阵儿出名的。 您的高论但凡工作四五年以上平时关心时事的中国人都知道。真后悔那时候没和您同时竞争哥大博士。哎,算了!至少现在可以说哥大的牌子没砸在我手里。
一声叹息, 英国

我是王军涛的老朋友了。我感觉,王军涛越来越失去了逻辑思考能力。以前他还非常理智,总是根据事实和逻辑说话。现在,基本上是完全根据一种空想,来说话了。 什么犬儒不犬儒的。完全是一种胡说八道。我可以告诉你,不是因为知识分子"犬儒"了,而是因为更多的知识分子愿意为社会承担责任,更懂得独立思考了,所以,他们极力挽回了被民运分子搞乱的政治形式。使得中国避免了走向印度,泰国那样动乱的局面。走向了真正的法制国家道路。 他们不是"犬儒",而是中国的"华盛顿","富兰克林",和"杰弗逊"。他们是真正懂得社会责任,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精英。甚至是可以不要自己的任何利益,纯粹为社会做贡献的精英。 你如果以为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工作,那么,只能说明,王军涛的头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王军涛的老朋友,

完全偏激的言谈和思维,很难接受。不如王先生到中国,投身和平的政治风潮中更实际。
JJ,



繁体

视听材料
王军涛谈民间精英的政治责任。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