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8年12月05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03北京时间 22:03发表
严家祺:胡锦涛没有政改魄力

严家祺:中共八十年代政治改革设计者之一。
严家祺:中共八十年代政治改革设计者之一。
1989年"六四"事件后被迫流亡美国的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祺,曾在中共十三大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在赵紫阳领导下的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工作,参与政治改革的设计。

前不久在纽约举行的"中国的历史教训和未来挑战:大跃进五十周年和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国际研讨会"上,严家祺发言指出,没有重大事变的推动,今天的中国不会有真正意义的政治改革。

这期的"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系列专访就播出BBC中文部资深制作人乐安当时在纽约对严家祺先生所作的采访,采访中他首先谈到了当年邓小平的政治改革:

答:应该说邓小平在八十年代不仅希望改革中国的经济体制,也希望改革政治体制。他看到中国的政治体制有很多弊病,特别是这个体制导致了"文革"的发生,所以他是有决心来改变的。

在经济改革的同时他也就政治改革说了很多话,比如党政分开、权力下放,以及结束领导干部,尤其是最高领导人物的终身制。在中国的《宪法》里也规定国家主席、政府总理不能连任两次以上,这对中国是个很大的变化,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突破。

没有邓小平废除终身制,没有1982年《宪法》的这个规定,后来的江泽民就可以像毛泽东一样一直连任下去。

问:现在说到政治改革,人们更多想到的是民主选举、新闻自由这些内容, 当年邓小平的政治改革和今天人们这种期待是不是还有很大差距?

答:当然,他的政治改革是企图从中国的专制政治中迈出第一步。

专制政治有两个特征,一个是权力的过分集中,第二是掌握最高权力的人终身在位。这两点不打破,中国的专制主义不会消失,而邓小平打破了一条,打破了最高权力的终身任职。

英国走向民主宪政是让国王的权力变虚,解决了立法、司法、行政权力集中的问题。而邓小平改变的是另一点,解决了终身制。如果这两方面同时改变,那就是美国式的共和政体。但中国今天还是党领导一切,没有分权制衡,所以中国只走了一半。

问:如果从历史角度看,邓小平的政改是不是仍可以看作中国整个政治民主的重要一步呢?

答:是重要的一步,但是也有尾巴。军委主席就没有规定可以连任几届。在党领导一切的情况下,军委主席如果没有限制地连任就等于把邓小平废除领导人终身制的努力抵消了。

在中国这种最高权力不能分割的情况下,限制任期应该说是政治改革中非常重要的一步。第二步就是赵紫阳在1986年到1987年制定的"政治改革总体方案", 当然这是一个非常有限的改革,还是在共产党领导一切的原则下进行的,没有什么三权分立,但提到了适度的党政分开和下放权力,权力也受到一定的制约。这两步对中国摆脱专制主义传统是非常有意义的。

问:但不幸的是即使赵紫阳这个有限的政治改革也随着1989年的"六四"事件终结了,后来甚至连"党政分开"也不提了。

答:现在中国就是党政不分。赵紫阳是坚持要走"党政分开"道路的,他的"政治改革总体方案"基本上都体现在了1987年全党通过的"十三大"报告里。

所以1989年学生运动的时候,他就企图按照政治改革方案来做,比如协商对话。但"六四"之后的二十年,中国的政治改革就完全停止了,即使说是政治改革,也都是表面现象。

问:反而所谓"西方敌对势力的威胁"成了更大的考虑了。

答:主要是"六四"之后感到政治不稳定,特别是"六四"受到了全世界的谴责,这件事对中国的影响非常大。

中国近代史有个规律:大事件出现大变革,小事件出现小变革,没事件没有变革。鸦片战争带来洋务运动;甲午战争失败,有戊戌变法;没有文化大革命,就不会有改革开放。胡锦涛我看他没有能力也不想突破这个规律,因此不会有政治改革。

而另一件人类历史上的大事--柏林墙的倒塌,使中国认识到原来公有化的道路是完全走不通的。于是决定在共产党领导下,或者说在共产党专政的情况下,完完全全地、有意识地走资本主义道路,名义上还叫"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问:1989年以前的资本主义可以说是民间受益的,以那些"万元户"为标志的,但"六四"之后的资本主义是不是变成了以国家、权贵,以官商勾结为标志的资本主义?

答:"六四"以前的资本主义还不是非常明显,也不是很有意识,只是采取资本主义一些好的经济手段。1989年之后就是明目张胆地、下决心要走资本主义了。东欧变化以后,邓小平为了挽救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就不得不这么做,因此也结束了原来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极对立的体系。

问:正如您刚才提到的,"六四"之后政治改革停顿,与之相伴的又是资本主义的大发展,这二者的结合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答:这种情况不奇怪,很多国家都出现过类似的阶段。

马克思书中经常提到的1848年革命之后,法国就处于今天中国的状况。 一方面政治专制,另一方面除了政治以外的各个领域,文化、艺术都高度自由化。

可以说今天的中国和当年法国的路易波拿巴时代是非常相似的,这种情况在法国维持了二十年,后来普法战争改变了法国,法国慢慢走上民主化道路。

所以中国当前的这种情况会维持一段时间,但是随着最高领导层一次次的更迭,民主化的意识就会进一步高涨。特别在一块经济自由化的土地上,要想长期维持专制是不可能的。

问:那您觉得将来政治改革的动力还能来自领导层吗?

答:中国的政治改革要靠掌权的人和民众结合。中国不需要毛泽东或者太平天国那样的农民革命,这种革命对中国没有任何好处。中国需要的是上下结合的、基于经济自由化基础之上的政治改革。

这个改革是一定会到来的,但目前来看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我不可能预测更长时间,但未来三、五年不会有政治改革。

这里很大的一个原因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国有一个规律,就是"大事件出现大变革,小事件出现小变革,没事件没有变革"。 你看,鸦片战争带来洋务运动;甲午战争失败了,有戊戌变法;八国联军打到中国,慈禧太后就搞新政;在新中国,没有文化大革命,就不会有改革开放;没有"六四",就没有邓小平南巡后中国资本主义的大发展。

这个规律只有毛泽东、拿破仑、彼得大帝这样的人物才能突破,胡锦涛我看他没有能力也不想突破。


论坛讨论

本采访并不代表BBC的立场。

欢迎参加有关论坛讨论。

您也可以用下表发表评论:

姓名
电子邮址
国家/地区/详细地址
主题
意见/内容

声明:BBC将尽可能发表各位的意见,但是不能保证所有的电子邮件都会在本网站发表。BBC也保留发表时进行编辑的权利。
你的评论和意见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体平台发表



读者评论:

个人觉得,现在中国社会表面上看上去是风光无限,每年的GDP都是高增长,但这不能掩盖一党专制的弊端,共产党从毛时代就开始的精神控制。改革开放富裕了我们的物质生活,却贫穷了我们的精神生活。看看大陆各个论坛的审核制度吧,看看中国的那堵伟大的墙吧,1989的那些事现在在大陆有几人还记得,记得的人又有几人知道真相,胡耀邦,赵紫阳这些人又有几人还知道? 党不要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我们就几乎看不到,听不到?这样真的好吗?你们就能忍受?
小马哥加油, 四川,中国大陆

The most of the commentary here from oversea Chinese disagree with Mr. Yan's opinion. The reason is very simple. Because they have seen by their own eyes that the western ideology and social system are not compatible with china.
张刚, 奥地利

果然,严那一代人已经落伍了。 或者说从来就没新潮过。 "这个规律只有毛泽东、拿破仑、彼得大帝这样的人物才能突破,胡锦涛我看他没有能力也不想突破。" 一个字,垮
80后,

听不得不同意见的政治是虚伪政治,言论自由才是社会稳定的基础。
syu,

自古以来改革都是难题,张居正这样人物不是哪个时代都有~~~~。

保持目前的现状发展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balance,

严先生的说法有一点与中国事实完全不符。中国除经济之外,文化艺术领域与80年代相比除商业文化垃圾数量激增外,质量上并无发展,这些领域至今没有自由,亦没有突破。
五毛才该被禁, 大洋国

中国共产党还是要多听取外部声音的,这篇文章的看法我比较赞同,不过,民主政治改革走的慢点也不见得都是坏。说真的,共产党现在没有压力,百姓也能接受政治现状。就算改也要缓和的好,太急了伤害会很大,就像台湾的政治改革过程就偏急了我觉得。
weiping,

基本同意以上观点,现任中国领导人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魄力.这个专制集团的当务之急是不惜牺牲环境\不惜侵占人民的利益把GDP搞上去,从而证实自己的合法,证实专制的正确.这种做法可以欺骗很多人.值得警惕的是,西方的一些政客在帮助他们,也许西方的一些人不情愿看到中国的进步.
章家华, china

严家其的文章写的真实,论点正确。
中国百姓, 中国

现在国家局面稳定,经济繁荣,为什么要改?就为了迎合西方政客的观点?? 不论是政治家、经济学家、或者什么"学者",把一些社会现象结合自己主观论断,都会得出这样那样的结论......,但是请别忘了 什么是主流?!我估计也希望在严先生的有生之年或者是那些可以操控本媒体的"媒体工作者"的有生之年看不到你们希望的关于中国"政治改革",因为你们不是主流!!
匿名,

共产主义是谎言,共产主义就是各尽所能,物质产品极大丰富,按需分配。物质产品极大丰富是第一个谎言,比如高级厨师加工的菜肴,风景区的别墅,不可能丰富到要多少有多少,第二个人不是猪,人是有文化产品的需求,文化产品是不可能极大的丰富的,比如歌星的演唱会,艺术家的作品。所以说物质产品(文化产品)极大丰富是谎言,也就无法达到按需分配,只能靠市场分配。
匿名,

我同意严先生的观点,同时我认为高等教育的普及和网络文化的深入人心,必将加速草根人士的话语权;因为无国界的交流与主动自觉的思考,正在孕育着叛逆行为对主流意识的冲击.孔孟之道的初期并非显学,但是,仕官阶层的崛起需要凝结群体的思想,皇权至上的弱肉强食也期盼粉饰的赞美,故而,董程修葺的新儒学得到了进化中的多民族追捧.当然,我的意思是说从哲学的必然性讲:学术创新后的恢宏决定着国家的客观进程.而您所说的是从透视世界历史发展的趋势,预测中国社会的文明化跃迁.也就是说殊途同归的进化是否存在可行性?
憧憬不是梦, 中国北京

一个落草为寇者的落魄谋士面对今日中国的长足发展还谈什么中国的改革呢。就谈谈你对美国的发展好了。可是,你那些个自由主义的谰言也是从美国那儿学来的,中国不需要你的二手理论,美国更不需要你的鹦鹉学舌,看来你已经没有什么市场了。
乔纳森, 新西兰

it is right that recently china do not need to reform the policy or government. although there still lots of confliction exist in the society, but if someone or some organization tring to reform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in china now, the country would be into chaos
chenxuan cui, China

这个学者的分析很客观,不像BBC平常找的一些异端人士来看中国,满口大话空话。说的问题就连门外汉都觉得是废话的东西。希望中国在将来能够迈出行一步吧,中国人需要彻底站起来啊!
Jay, Edinburgh

之所以要国家来个大变革是要国家机器到了不能正常运行的地步,但是中国现在的模式运行良好,我也不否认社会还有各种矛盾,但是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是得到了明显的改善。进几十年来的发展速度是惊人的,这就说明起码目前中国还没有到了必须进行大手术式的变革,至于您说的变革,估计目前也只能给中国人民带来灾难
garfield, china

经济发展和政治改革应该是并行不悖的,当今经济得到发展,不仅将和政治体制落后形成巨大矛盾,而且资源的不公平分配将会带来更大隐患.
五毛就是牛, China

运行模式良好?有怎样的事实可以证明运行良好? 党政不分的专制国家管理态度,不政改有何希望? 何谓希望?!
五毛garfield, china/hunan

觉得中国不需要改革的,只能说要么是既得利益者,要么是愚民
匿名

经济发展并不应该忽视政治改革,目前中国社会矛盾加深,资源分配不公,未来如何更大发展? 杀鸡取卵不可行!
反对五毛骗人言论,

大事件可能很久都不会有,也可能明天就来了。美国的次代危机引发全球金融风暴和经济衰退谁也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匿名

现在金融危机的到来,基于国内经济以外向型为主,逐渐导致经济危机,国内专制下的貌似良性的模式将不那么稳定。社会矛盾更加扩大,也许会是改变的机会,但广大的底层人民也会付出较大的代价,很严峻!
匿名

还是马克思说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关系。
特地里,

严重同意中国目前的体制落后需要改革,人权得不到保护,有种种的不公平。但是,我们需要给这个腐朽了太长时间的国家一些时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建国60年,要他一下子拜托所有的问题,打到欧美等发达国家的水平,是不公平的。美国、欧洲的改革哪一各用了60年就完全达到了高水平的改革?我们可以接受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意见,但是我们需要的是时间。
shuangshuang, china beijing

看来严家其先生还是囿于中国传统文化固有的乱世造英雄、英雄造历史的观念。 自19世纪初以来,中国社会在西方文化的强行介入下,有意也好,无意也好,不断地进行着变革。各个时代,各方人士,都提出了各自不同的见解和主张。中国共产党借用西方而来的马克思主义,实施中国传统文化中固有的天下大同观念,原本无可非议。但是,以消灭私有求大同,结果却是强化了中国固有的极权体制。原因很简单,一个被剥夺了生活资料的人,也就丧失了自主生存的能力,因而必然受制于极权集团。 曾几何时,当年备受激进知识分子崇拜的马克思主义,变成了一堆粪土,以个人权利为中心的民主思想成为当今西方的强势文化。中国应当引进这样的西方观念变革自己吗?中国需要像当年毛泽东那样的人物再来一场转向革命吗?中国能够依此建立一个健康的社会吗?这是一个天大的未知数。至少,一个可以摆在桌面的事实是:在西方文化圈以外的民族,尚没有一个成功的范例。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不应该忘记,中国社会的变革是在西方文化强行介入的历史背景下进行的,任何一个彻底铲除中国文化传统的主张,是根本行不通的。那么,如何营造一个与中国传统文化兼容的观念和社会,没有任何一个人,也没有任何一个伟人可以预先设计,而只能是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逐渐形成的一个全民的共识。在这个共识没有形成之前,或者更准确地讲,在形成这个共识的社会条件没有成熟之前,任何一场由"伟人"发动的断裂性革命,都只能把中国引向毁灭之途。当年毛泽东的共产革命,当今叶利钦的西式民主的震荡变革,其惨痛结果,都是不可忘记的前车之鉴。 自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以来,这三十年间,中国社会中的个人权利的砝码不断地逐渐加重,其社会成就世人有目共睹。但是,中国社会究竟能够在这条路上走多远,西方的以个人权利为中心的民主观念可以在中国的土地上结出什么样的果子,都只能以目前的可操作的背景来定。避免断裂式的革命,避免巨大的社会动荡,让中国社会在西方强势文化的面前,以尽量平稳的步伐寻找自己的道路,应当是中国近两百年来惨痛历史的共识性教训。
张刚, 奥地利

我至今还有严家其的著作,但是都成为过去了,祖国毕竟在不断地发展和强盛,我为自己的国家自豪,这是改革开放三十年带来的巨大变化,功不可没!置于您的言论,有待商榷,因为您已置身其外,很难详细了解国内现状和民心所向,您所代表的那些民运精英都已俱往矣!
匿名

基本同意老严的观点.现任中国领导人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魄力. 当局不惜牺牲环境和民众的利益来标高GDP,无非是想证实专制的合法和正确. 中国需要一个民主政治体制,而现在腐朽落后的专制体制对社会的危害太大,是到非改不可的时候了!
ZHANG HUA, CHINA

严家其的文章写的真实,论点正确。
中国百姓, 中国

严家其:说这个规律只有毛泽东、拿破仑、彼得大帝这样的人物才能突破,胡锦涛我看他没有能力也不想突破。 严家其-原共产党人,中共高级幕僚,最向往的还是这些独裁者! 严家其不愧为毛泽东时代被培养出来的人才.希望严家其回国效力,发挥优势
杨光, 法国

严加其先生的部分观点是正确的。 但是,他的结论只说了一半。他说胡锦涛没有能力实现政治改革, 有两个推论,一个是中国不会有大变革,因为胡锦涛倡导的是和谐社会,也就是平稳和谐的发展,这是中国的文化传承。 他说胡锦涛不像毛泽东,拿破仑,彼得大帝这样的人物,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国的领导人已经不是终身制, 没有人可以用10年的时间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实现平稳过渡加成熟改革。 那有大的变革对中国有利么,对世界有利么? 答案是否定的,看看,现在的俄罗斯, 普京的政治强人意志, 是西方民主真正的大敌。 中国如果不是渐进式的政治改革, 就会有相似的人物产生。没有政治强人,就无法推动正面的激进改革。 和谐发展有利中国和平崛起,更有利世界和平发展。 中国改革总方向:个人领袖向集体领导过渡,间接民主向直接民主改变。和平变革需要至少30年。自上而下20年,自下而上60年。 外敌入侵,封锁, 民主变毒药。
中华子民, 英国/本墨斯

现在政令都出不了中南海了!真不明白胡温到底在想什么. 各个地方官僚们贪污腐败是前仆后继,中央管不了,人民虽然'眼睛雪亮'可是没有民主又怎么敢管?难道中央搞些类似于古代东厂西厂之类的'双规'就解决问题啦?问题没解决,倒是把非法拘谨酷刑折磨这套建立起来了. 去年11月中央一脚刹车把个中国经济闹成现在这副鸟样.就知道哭,哭有个P用啊??
Ma, China

党政不分,党说空话,政受牵制永远弄不好,老百姓没民主。腐败成风,到了政改的时候了!!!
匿名



繁体

视听材料
原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祺谈政治改革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