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8年11月04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3:51北京时间 21:51发表
土地承包权流转的收益究竟有多大?
点评中国
何清涟

中国农民总体收入水平低下
中国农民总体收入水平低下

中共十七大三中全会后,农村土地改革成为海内外关注热点。官方解读更是将"农民消费水平要大幅提升","解决好吃饭问题是头等大事"这类多年来的难题一古脑儿押宝在改革核心"土地承包权的流转"上。

"土地承包权的流转"其实并非现在才横空出世。早在十六大文件中,就出现了"有条件的地方可按照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逐步发展规模经营"这一提法,上海、吉林、广东、浙江等省早已出台有关农村土地市场的地方法规。基于此,十七届三中全会的"新土改"无非是顺应了地方政府的要求。

目前不少文章都在讨论农民如何才能从土地流转中获益,比如农民要成为流转的主体;农民要拥有土地的定价权;要制止地方政府居中舞弊、切实保证农民的权益等等。还有人甚至将农民拥有的宅基地也设想成可变现的一个财源,仿佛不少富人都急于在农村求购别墅用地。这些设想都有一个假想前提,即农民手中的土地(包括宅基地)是一块奇货可居的"金疙瘩",只要农民登高呼卖,立刻财源滚滚。

土地的价值

在此先阐述土地价格的形成机制。土地价格是一宗土地或成片土地在一定权利状态下某一时点的价格。用学术话语来说,地价是土地权利和预期收益的购买价格,即地租的资本化。中国的地价是以土地使用权出让、转让为前提,一次性支付的多年地租的现值总和,是土地经营权(非土地所有权)在经济上的实现形式。用公式表示:土地价格=地租/利息率。要言之,土地价格主要由地产的有效需求决定,并具有明显的地区性和地域性。经济发达地区用于房地产开发(中央政府虽然规定不得将农用地转作它途,但以往经验证明,80%早已用于房地产开发等用途);经济欠发达地区只能用于规模化经营。

因此,中国农民拥有的土地价格由其所在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及地块所在位置决定。第一,经济发达地区因地产业兴旺,土地价格就高;经济欠发达地区,因地产需求不旺,土地价格相应较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地价远比西部各省要高;大城市的地价远比中小城市高。第二,地产热时,城市及城市近郊的土地供不应求。目前地产热降温,土地需求下降,虽然不排除有财力的地方政府购买用作"储备",但土地供应者抬高价格的可能性下降。那种设想农民自行定价可以将每亩地抬高至几十万元一亩的想法,未免过于不考虑"市场因素"。

而另一个设想,即农民将地作价入股由大资本控制的农场或者公司,就能大大提高农民消费水平及解决全国人民的吃饭问题,也只是蓝图。以2005年就开始推行股田制的重庆为例,目前还只有一家公司分过一次红:2008年8月,重庆14个股田公司之一的东江生猪养殖公司,以2,700元/亩的标准给农民股东派发红利。标准均远远超出农民的种地收入。但每户也就三、四亩地左右,就算公司旱涝保收,每亩2,000元的红利,无论如何也没法将中国农民的消费水平"大大提高"。更何况,大部分中西部地区的贫瘠土地还无法获得这么高的收益。

农民向何处去?

再来讨论最后一个问题,即许多被从土地上"解放"出来的农业劳动力向何处去的问题。这部分被"解放"的农民将不是小数,比如重庆仁伟果业公司,以土地入股的76户农民当中,共有120多名"正劳力"(即18~60岁的男性)。其中,只有4人在公司打工,其他的100多号"正劳力",把土地交给公司等着分红,自己外出打工挣钱――以此推算,农田规模化经营之后,将有十分之八、九的农民从土地上剥离。

中国从来就不缺少低素质劳动力,今年4、5月间,中国政府改变统计口径,总算承认中国已有2亿5千万失业人口,其中2亿是农村劳动力。如今由于珠江三角洲与长江三角洲约有9万多家企业破产,新增新失业者将近2,000万。已经走出去的农民工有不少只好打道回府,哪里还有地方给新加入失地农民大军提供饭碗?

中国当代的"娜拉"即农民们离开土地后怎么办?这个问题才是中国政府必将面对的最要命的问题――只是席卷进去的不只是政府,而是整个社会。


您可以用下表发表评论:

姓名
电子邮址
国家/地区/详细地址
主题
意见/内容

声明:BBC将尽可能发表各位的意见,但是不能保证所有的电子邮件都会在本网站发表。BBC也保留发表时进行编辑的权利。
你的评论和意见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体平台发表



网友评论:

在中国中西部的广大农村/土地距流转还远得很/许多人将土地送别人种/也没什么人乐意接管/
,

60年前打土豪分田地。革命死了那麽多人,换来这几十年的好日子,现在却又要重新培养确立新地主。啧,啧。怪事!就像林嘉祥一样,我们的政府再也不需要掩饰了!
lehere, taiwan

一旦农民因为家庭困难而失去土地经营权后,将成为真正的游民,在目前这种政府敛财状态下,将是非常危险的呀
未署名

基本没什么意思。因为土地根本不可能流转。送别人种,大多没人要。这是广大农村的实情。
未署名

如果真可以翘脚收租、坐地分红,估计离开土地的很多农民--尤其是四川农民,嗬嗬--都会选择喝茶搓麻将,不会劳神子外出务工。

可是,面对政府拆迁办、股票操盘手和房产开发商,城里人还不是只有哀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份儿:那还大多是受过教育、懂得维权,在市场经济里摸爬滚打了近二十年的呢。我们的农民兄弟,现在要和"财主"作交易,谁能真能在"流转"中得实惠呢?

我不是说应该剥夺农民对土地的支配权,我只是说中国就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保护公民权利的举措一天不实施,维护个人权利的组织一天不被权力部门允许,中国就在向贫富分化的路上又前进了一步。

作者的文章很难见到喽,怎么也要留一言:)
parry_sun, china mainland

是件好事,绝对双赢
,

在诸多同主题文章中,这篇立论最现实。一些人表面上为农民着想,但全然脱离了现实。比如有位叶女士,认为只要农民拥有定价权,就可以抬高土地价格,一辈子靠卖地为生。更多论者认为大公司化经营可以让农民解脱困境,这也是妄论。我是四川人,家乡早实现了股田制,至今分文未见,何老师谈的那家公司分到红之后,许多人都去问自己的公司,连人都找不到。
Feng qing,

不放松政府管制土地的政策,会影响经济进一步向自由化发展,可谓不放有害。放开不是坏事,坏在没有全套的配套的靠谱的以国计民生为重点的政策和措施。

政府如此不管不顾的匆匆出台,只是因为不放开已经严重影响了房地产开发商和权力联合发财的进程,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对农民手里有房地产开发价值的土地进行最后的彻底清洗了,而且是名正言顺的最后洗劫。

对城里老百姓手里的房子的洗劫已经完成的很彻底。当年以高积累低收入的国家主人们,用自己的青春和劳动力的价值交给国家统一建筑了自己的房子。一个改革开放的伟大政策,他们就对自己的钱建筑的房子失去了所有权使用权一切权。不把辛苦攒的积蓄全拿出来,是没法在住了几十年的房子里继续住下去的。他们简简单单的就被一个国家政策给彻底的洗劫了房产和积蓄。

这下一个当然是农民手里的地了。

其它那些的细节,都要能模糊就模糊。比如土地价格谁做主,当然要给官商结合的买家充分的权力空间,当农民VS官商,实如小胳膊拧大腿。农民卖了土地何去何从?管它什么后果,多大的后果政府都有本事转给全社会去承担。全社会就是所有的老百姓,绝对没有为官的,官方保驾护航的商人们的麻烦。既得利益阶层只会从各种新政策里活得更多的聚敛社会资本资源的便利,而老百姓一定要彻底的输光。可被开发商利用的土地是农民手里最后可夺取的了。

那些广大的贫瘠的土地,靠人背牛拉浇水耕种的土地,流转给谁的问题,根本无需问。当然是流转给资本了。一切资本化,是我国目前坚定不移的国策。轻松撒把钞票就可以把片的廉价土地收为己有。而卖地的农民,当然是在流转完毕后,再次成为廉价劳动,回到毛泽东当年土改前的状态,或给村里的地主打工,或给城里的资本家打工。

与其说土地流转,不如说风水轮流转。
中国女儿, london



繁体



下载或者预订本节目的播客


有关报导
也谈"土地流转"
2008年10月24日 |  港台消息
土地经营流转:政府热 农民冷
2008年10月10日 |  中国报道
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强调农村改革
2008年11月12日 |  中国报道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