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7年06月26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0:16北京时间 04:16发表
回归十年:中国经济对香港的影响
香港回归10周年专题
香港岭南大学副校长兼香港商学研究所所长 饶美蛟

1979年中国推行改革开放政策,香港企业家最早到内地(特别是珠江三角洲地区)投资设厂。2001年11月,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意味中国经济会变得更为国际化、市场化与自由化,更加融入世界体系。

香港山顶风景
香港多次在调查中获自由经济体系奖项
前行政长官董建华先生主政期间强调香港特区的经济方向是“立根香港、背靠祖国,面向世界”。香港的经济一向是属于外向型,与国际联系密切。

中国经济的快速成长,为香港经济带来了新的契机。正当香港经济陷入低迷之际,中国中央政府因应香港企业界提出与内地建立“自由市场”的建议,不久之后即于2003年6月30日香港回归六周年前夕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签订了《香港与内地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简称CEPA)协议,4000种港货可以“零关税”进入中国大陆。

CEPA为香港经济打了一支强心针,同时也为跨国公司更愿意在香港设立企业或总部,作为进入中国的另一个有效率的后门。

建立中港“自由市场”

CEPA的签订,对香港工业的实际得益,并非特别巨大,反而是大陆服务业如零售,保险与银行业的逐渐开放(部份亦因应中国加入世贸时所作的承诺),对香港的长远得益更大。

旅游业是香港经济四大支柱之一(另三大支柱为金融业、贸易与商业服务以及物流业)。中国中央政府于2003年夏季宣布,准许若干城市或地区的内地人士“自由行”到香港,为当时低迷的香港旅游业打了一支强心针。自由行对香港的零售业的即时影响并非如原先预期的那么大,但长远来说肯定有正面与积极的作用。

由CEPA到“自由行”的推出,可以看出中国中央政府确实很关心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长期繁荣与稳定,在必要时给予一些助力。但香港的经济发展,仍然要靠港人的自身努力与香港特区政府的有效施政。在港人的奋发及一些有效的措施下(如振兴房地产的九项措施)下,香港经济在2004年后强力反弹,本地出口增加,经济复苏(2004年的增长为8.6%),房地产价格上涨,政府的财政赤字已消失,近年甚至有盈余,2006-07年度的财政盈余达374亿之多。2005年董建华先生因健康理由辞职,曾荫权先生幸运地在经济复苏的关键时机出任特首一职。

香港由于背靠一个面积大、经济高速发展的大陆,为香港这个特别行政区带来了机遇,企业的商机可说无限。例如,2003年7月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提出并获中央认可的“泛珠江三角洲区域合作计划”(泛指广东、福建、江西、湖南、广西、海南、四川、云南、贵州等九省区及港澳两地,即所谓"9+2"),提供香港企业另一个新的发展空间。港人素以勤奋见称,加上企业家的灵活,香港经济会因先搭上大陆这部快速的列车而得益。

香港人口
香港缺乏一个长远有效的人口政策与规划。
香港经济仍有隐忧

但在乐观之余,香港之经济仍然有以下几个隐忧:第一:营商成本高,影响企业之竞争力。在联系汇率制度下港元与美元挂钩,失去汇率随经济变化而自动调整的伸缩性。如香港经济走下坡,在港元高估的情况下,汇率不能变动,而内部要素调整不易(如工资的僵硬性,不易下调),因此港元易受冲击。

在可预见的将来,香港的联系制度很难改变,这是香港经济不易解开的一个“结”。

第二:平均人力资源素质不高。香港缺乏一个长远有效的人口政策与规划。三十年来,内地低质素的人力不断流入香港,目前已有超过一半的香港人口教育水平在中三以下,如此多低质素的人口,在香港现在讲求知识型、创新型及高增值的经济年代,可说不配对。

第三:贫富两极化愈趋严重。贫富既是社会也是经济问题。香港由于劳动密集型工业早已北移,劳工大多转入低技术的服务业(如大厦保安、清洁、酒店餐饮等服务业),供求失衡,工资难升,甚至下降。另一方面,财富愈来愈集中在少数富豪、地产商及高学识的专业人员(如财经专家)的手上,贫富差距愈来愈大。

香港特区政府在商界的极力反对下,一直没有制订最低工资法,政府只在清洁、保安等若干领域推行“工资保障运动”,要求私人企业或雇主遵守所订最低工资,但无法律效力。目前香港贫富悬殊己达一个极其严重而不得不处理的地步(衡量所得分配的坚尼系数己高达5.25的危险水平),这可说是香港社会的一个计时炸弹。

第四:税基狭窄。香港虽以税制简单、税种少而为投资者称颂。但另一方面,特区政府须长期依赖卖地及印花税等收入才能应付政府每年庞大的经常开支。如果房地产不景,政府财政即时会受影响。为了扩阔税基,特区政府去年进行在征收商品服务税的咨询工作,但受到商界及劳工界的强力反对。

香港已经是中国的金融中心
香港已经是中国的金融中心
由于贫富问题愈趋严重下,而商品服务税又属“累退”性质,对劳工阶层影响甚大,此时推出这种税项,可说时机不合,因此财政司最后不得不暂时取消谘询工作。长远来说,香港的狭窄税基始终是一个困扰特区政府且必须解决的经济问题。

别只当中国的一个大城市

最后,在新的形势下,香港应该有一个新的经济发展定位。回归后,香港社会有两个不同的对立观点:一个主张在内地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香港应加速与内地经济融合,另一个主张香港应发挥国际城市的地位,不要与内地靠得太近,两制重于一国。事实上,两者均有偏颇。香港的发展定位应该是继续发挥原来的国际城市地位,不要变成中国众多城市中的其中一个大城市。

但由于地理区位的关系,香港应该发挥其竞争对手没有的区位优势,一方面以内地的庞大市场为腹地,参与内地市场的发展,不断提高竞争力,扮演优秀的中介角色,为内地提供优质的商业服务,另一方面则大力开拓国际市场,并担任内地市场的协调作用。

此外,中国与东盟十国(10+1)及东盟与中、日、韩三国(10+3)正在协商组成两个“自由贸易区”,香港如果能在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争取成为两个拟议中的自由贸易区总部,肯定可以加强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城市的地位。



繁体

有关报导
中资企业:香港发展的一股推动力
2007年06月26日 |  港台消息
全球金融中心排名上海北京受挫
2007年03月15日 |  金融财经
香港观察:香港已经是中国的金融中心
2007年05月14日 |  港台消息
回归十年后香港的媒介面貌
2007年06月24日 |  港台消息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