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7年06月19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1:33北京时间 05:33发表
我的香港十年:变与不变
韦安仕(Steve Vines)

韦安仕(Steve Vines)
资深新闻工作者、企业家

我在1987年来香港。那时候我是《观察家报》的驻远东记者,偶尔也为BBC做广播。

我就是喜欢香港。那驻上一段时间后,伦敦的人问我:“你想回来吗?还是你想我们付钱给你离开?”

那我就想,他们付钱让我走不就好吗?我拿着那些自愿离职的补偿金,开始在这里做生意,也还继续做记者的工作。

1997政权移交的时候,我替《独立报》工作。那天忙得不得了。第一件最让我印象难忘的是……雨下得很大,就是一直下雨。我差不多连续24小时都是浑身湿透的。

但最有趣的是,我们到边境看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我们大概早上4、5点将要天亮的时候到了接近边境的上水。那些东风牌大卡车满载着个子非常高大的士兵们。我觉得他们是按照身材来挑人的。

他们全都僵硬的站着,看来有点疑惑。街上都是挤得满满的本地民众。他们非常兴奋,向士兵们鼓掌、欢呼,还拉着那条大概写着“文明之师、和平之师”的布条。他们完全都不觉得惊恐。那些跟解放军有关的恐慌从这里看来完全不是什么不祥的预兆。

我是英国人,可是我没有那种感觉:我的天,这实在恐怖,帝国最后一个前哨完蛋了。我没有,我也不觉得香港有多少人有这类感觉。

我写过一本书,名叫《香港:中国的新殖民地》。我知道是让人吃惊的说法,但是我现在发现越来越多人有这种想法,因为香港跟中国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是殖民地关系。

行政长官作为政府的首长,得定期飞奔到北京听取命令。今天的重大议题,比方说政制改革,它的步伐和性质很大程度上是中央决定的,而不是本地人的观点。

还有,当北京大人物到这南方城市来的时候,你可以看见那种好像罗马帝国的大型欢迎场面。人们争相走到队列前面跟领导人见面。其实这正正是英国管治香港这片殖民地时候的作风。

他们也尝试在香港重塑那些中国大陆的样板活动,尽量做得一模一样。

人们跟我说,10年过去了,香港没多少改变。这不是妙极吗?但是让我震惊的是这计划有多么缺乏雄心壮志。大家为新香港定下的目标实在低得很。那应该是比英国人管治的年代好上10倍,而不是仅仅不过不失。

政府变得更专横,还有人们常常说要问责,实际上却没有实际去做。不过,大的改变是人们如何准备好,还有如何渴望有机会参与公民事务。这是为何香港街头会有规模极其庞大但是和平的示威。

他们走出来,因为他们关心香港。我实在不相信10年前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加入了公民党,我视香港为家,我也在乎这里的事情。你要不然坐在一旁埋怨着你不喜欢的事情,要不然就加入一个政党,尝试做些事情。

我没有志向成为立法会议员,但作为一个外籍人士,人们问我为什么参加本地政党。这实在让我呆住了。我不明白当匈牙利移民之子成为了法国总统的今天,为什么会有人问这种问题?

香港对比中国大陆来说,媒体还是比较自由的,但已经不像从前那么活泼独立了。我认识许多业内人士感到厌倦,更令人遗憾的是,他们觉得情况已经无药可救,应该抽身而退了。看见现在的香港媒体有这么多年青人,然而资深的说,“我走了,我再也不干了”,这实在教人失望。

香港是个独特的地方,而我不认为它能光以“中国的另一个城市”的身份发展下去。我希望我们能保存它的独特性。

我希望香港能达致自治,人们自己选举自己的政府。世界上每一个成功的城市都是这样运作的。

我也希望政府在环境问题上会承认现实,改善环境,让人们安居乐业。

以上发表的纯属受访者自己的意见,并不代表BBC的立场。向BBC中文网提交自己的故事,请参看具体要求

繁体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