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7年01月23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45北京时间 20:45发表
法国中右翼的新希望--“皇帝萨科”?
记者来鸿
BBC驻巴黎记者 卡罗琳·维雅特

萨尔科齐和拿破仑
许多人认为萨尔科齐也许会像他自己的偶像拿破仑那样弄巧成拙
本台驻巴黎记者卡罗琳·维雅特认为,对法国中间偏右翼执政党来说,萨尔科齐的主要吸引力在于他受公众欢迎的程度足以抗衡社会党候选人塞格林·罗雅尔。

今年1月14日,尼古拉·萨尔科齐被法国中右翼执政党授予总统候选人的桂冠。

在“人民运动联盟”的全国大会上,他被欢呼的人群围拢起来,一切场面都是精心安排的,从照明设备到照相机拍摄的角度,甚至到人们起立鼓掌的时间长度。

加冕一词不是我凭空想出来的。“加冕”一词横扫各个法国媒体,而这不禁让人联想起法国最为著名的那次加冕--1804年拿破仑在巴黎加冕为法兰西皇帝。

在卢浮宫,您可以欣赏到对那个盛大场面的描绘。在一张著名的绘画上,一位矮个子的男人穿着华丽,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其一身,他的家人和崇拜他的支持者在周围簇拥着。

甚至教皇也在场。

拿破仑希望巩固他的地位,并向人们-既包括他的盟友,也包括他的敌人-展示其权力。

对权力的胃口

漫画
漫画家将萨尔科齐的眉毛和抬头纹进行夸张,使他的面目变得狰狞。
现在,全体法国人的目光再次被一个小个子、长着一头深色头发的男人所吸引。这同样是个追求成功意志勇猛、对权力有着无穷大胃口的外省人。

像拿破仑皇帝一样,萨尔科齐并非生于豪门,通往他获得“加冕”的漫长道路上,每一寸的进步都是他战斗得来的。现在,他与爱丽舍宫,与他无法预测的命运之间,只有四个月的时间差距。但即便失败了,他也不会放弃努力。

当年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仅仅邀请了一万名客人就相当满意了。而萨尔科齐先生此次邀请了五万人来到凡尔赛宫的会议大厅。

他还给他的追星族准备了一系列带有“萨科”标志的T恤衫和杯子,这是当年的皇帝所没有做到的。

凡是在法国中右政府中有点儿来头的人物都到场了,或者至少是那些希望在萨尔科齐内阁中谋得一官半职的人都到场了。

这些人中并不包括希拉克,他过去的导师,现在的强对手。希拉克扬言,他要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向曾经是自己宠儿的人挑战。他傲慢地拒绝支持这个让他感到在个人关系上和政治上背叛了他的人。

不过,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搞得如此之大,已经引起法国人的不安,更让人觉得"萨科"如同法国主要左派媒体所描绘的那样,是个遭人恨的人物。

漫画家喜爱萨尔科齐拱形的眉毛和抬头纹,在他们熟练的笔下,这正好变成了魔鬼的狰狞。

上次我站在尼古拉·萨尔科齐旁边,是在一次政党会议上。当时我很难不去用漫画形象的夸张方式打量他。

年轻人中的魅力

他散发出超级活跃的能量,整个人就象一团微型龙旋风。无论他在哪里--而他似乎无所不在--都会聚拢一群人,人们极其迫切地希望在近距离看到他。

对于他的年轻支持者们来说,这与政党无关。这是个人的魅力。“尼 - 古 - 拉!尼 - 古 - 拉!”年轻人不停地喊。

“您提出的口号--‘想象以后的法国'究竟是什么意思?”在一次临时记者招待会上,我喊道。

他看着我,一条拱形的眉毛扬起来,微笑着说:“会后我告诉你。”人群都笑了,但我好像还是没明白。

要么爱他,要么恨他,这位人民运动联盟的领导人毋庸置疑地具有明星素质,具有这种只有权力才能带来的魅力,以及成功领导人的特殊能力。他会让他的听众感到他们与众不同,哪怕只是在那一瞬间。

萨尔科齐在为他半自传、半宣言的新书《证言》进行签名时,这种素质越发明显地表现出来。

当他不知疲倦地一本接一本地签上:致年轻的XXX时,数百名声音嘈杂的法国保守派青年在兴奋地等待,就如同十几岁的青少年们在摇滚音乐会上一样。

一位年轻人向我这边跑过来,身体仍在激动地发抖,手中抓着签过名的新书。“您看见了吗?他握了我的手!他和我说了话!他真了不起。只有他能救法国!”

炽热激情

萨尔科齐在签名
萨尔科齐在市场为他的新书《证言》签名
作为一个政治表演家,萨尔科齐给人的印象是深刻的。

听他站在讲坛上发言,这个小个子性情热烈的男人突然变得高大了,从他背后的电视屏幕上看,他的形象要比现实生活中的他更高大。

他双手敲着讲台,当责备自己政党所领导的政府要对法国的时弊负责时,食指还在指指点点。

汗珠沿着他的面颊流下来。他的演说充满炽热猛烈的布道者所特有的全部激情,他的使命是要将法国从罪恶、懒惰的道路上带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他直率地谈到需要重视刻苦工作,要量入敷出,不要把经济负担留给下一代。

在法国也有人嘀咕,1月14日的“加冕”是个失策,是傲慢自大的表现,这绝对不是法国应有的做法。

有人走得更远,暗示说,上一次有人为一位领导人举行这样一次集会,是二十世纪30年代的德国。

这种说法有些牵强附会。但许多人的确相信, 如同他的英雄拿破仑一样,萨尔科齐先生或许会弄巧成拙,他在太多条战线上进行着太多场战斗,今年五月,要么就是他品尝最后胜利滋味的时刻,要么就是面对他的滑铁卢的时候了。



繁体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