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7年06月29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3:15北京时间 07:15发表
来鸿:主权移交10年后的香港
记者来鸿
BBC记者麦吉弗琳
发自香港

今年7月1日是香港主权移交10周年。BBC前驻香港记者麦杰弗林在十年后故地重游,发现当地普通老百姓最关注的并非政治民主,而是日常生计。

香港国际龙舟赛
龙舟赛既是发扬传统又提供了户外活动的机会
在炎热的气温下,每年一度的龙舟赛拉开帷幕。一条条狭长的龙舟在波浪中穿梭,河两岸挤满了围观者,他们摇旗呐喊,为自己的船队鼓劲加油。

划船手们踩着喧闹的锣鼓点,齐心划桨,力争第一。

香港人喜欢赛龙舟,因为这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但同时,它也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户外活动机会。

在我四周,到处都是老人和小孩,祖孙三代全家出动,一边看龙舟,一边吃冰淇淋,好不惬意。

做中国人自豪

房地产商彼得·王戴着一幅深度近视镜,满脸微笑地望着我。他说,在香港主权移交时,他的心情非常复杂。他对香港能够回归中国感到自豪。但同时,他也有些害怕。现在,他说,他只感到自豪。

“从政治到经济,所有都比10年前好。” 他说,“大陆帮了香港许多忙。”

其他围观者也都表示了同感。

一名搞信息科技的专家告诉我说,他曾把自己看作是一个香港人,但自从主权移交,这种认识慢慢地发生了变化。现在,他只把自己看作是一个中国人。

“以前我们是被一个外国政府统治。” 他说,“现在,我们是祖国的一部分。”

对于北京的中国领导人来说,所有这些赞美之词都会像悦耳的音乐一样,百听不厌。

他们渴望在香港营造一个爱国主义氛围,催生一种团结感和忠诚感。 尽管在1997年人们对香港未来有各种各样的揣测,但到目前为止北京当局对香港事务的处理虽然算不上完美无缺,但也不算糟糕。

香港的经济仍在蒸蒸日上。商界仍然有钱赚,像警察、法院和文职机构等公共部门的运作也依然有效和可信。

为民主而战

从某种意义上讲,香港民众的这种普遍的满意程度对政府的反对派来说是一种灾难,尤其对那些为民主而战的人。

今天,香港的民主进程并没有取得这些人希望看到的进展。

香港的领导人仍是由北京非直接任命的。香港立法院的立法委员中只有一半是直选产生的。

北京已经承诺要在适当的时候给香港民主。但仅此而已。他们并没有为此制定一个时间表。也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北京目前急于让港人完全控制他们自己的事务。

你也许还记得李柱铭和刘慧卿这些敢于直言、公开呼吁实行民主的香港立法委员。10年过去了,他们都在做什么呢?

我去香港立法会大楼见刘慧卿。她刚刚参加一个记者招待会就赶来接受我的采访。在记者招待会上,刘慧卿与其他民主派人士一道呼吁香港居民举行大规模争取民主的示威活动,来纪念回归10周年。

过去10年虽然让她感到一些失望,但她的决心一点也没有减弱。

我问她,香港最终何时会实现民主?

她回答说,“只有在中国完全实现自由与民主后,香港才会真正实现自由与民主。”

这让我觉得她是做好了长期准备的。

社会底层的扩大

尽管香港的中产阶级和大亨们都认为花好月圆,前程似锦。但穷人的队伍正在逐渐壮大。贫富差距正在稳步加大。处在最底层的人,正悄悄酝酿着不满和反政府的情绪。

香港是建筑在成功的梦想之上的。在这里,即便你身无分文,只要肯吃苦,最后都可以积攒起很多财富,甚至是巨富。但现在,这一梦想似乎正在破灭。香港经济越来越多地被大公司和富有的大亨所主宰。小买卖人正在一个个地被排挤出去。

在湾仔的一条侧街里,我走在一个个摊位之间,看着小商贩们兜售着廉价的玩具和服装。这些商品曾经都在香港生产制造,但现在全部都来自中国大陆。

我遇到卖塑料凉鞋的程小姐。我问她是否需要民主?

“有什么意义?”她说,“政府才不理穷人呢。如果你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如果你的生活水平很差,要民主有什么用?”

在街对过,一个卖鲜花的小伙子对民主更加不屑一顾:

“在过去,如果你穷,你还可以努力工作,努力向上。”他说。“现在已经不行了。在今天的香港,你必须受过良好教育,必须是一个中产阶级专业人士,而不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企业家。”

那民主呢?我问。他笑了笑说,“民主? 穷人不想投票。我们只想有一个更好的生活。” “至于说民主,”他补充说,“我们都不清楚这两个字究竟是啥意思。”



繁体

有关报导
末代港督彭定康:望看到香港普选
2007年06月22日 |  时事专题
香港观察:2007刮起怀旧风
2007年05月25日 |  港台消息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