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7年06月26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6:52北京时间 00:52发表
我的香港十年:留学生观点

王嘉祺

王嘉祺(Katrine Wong)
英国利兹大学英国文学博士生

我在香港出生,目前在英国利兹大学念英国文学博士,主要研究文艺复兴时期的戏剧和音乐。

香港主权移交时我17岁,我还记得那天下着大雨,我在家里和家人一起看主权移交典礼的电视转播,雨下得很大,整个典礼很戏剧化,我看到香港特区政府官员和末代港督彭定康都露出动情的表情。

主权移交之后,我发现第一个改变的就是邮筒,从(英国传统的)红色的变成了绿色,邮票上的女王头像改成了鸟类生态。

我不是很懂经济的,但我记得主权移交后香港股市有好几年都一蹶不振,后来有点回升,我在英国念书,英镑对港元非常强势,这让我的生活有些艰辛困苦。

最近有一篇报告说,香港贫富差距加大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高平均收入和最低平均收入竟然相差30倍,我非常惊讶香港有这么大的贫富差距。

主权移交以后,香港和内地的交通运输变得更加繁忙了,常常看到电视新闻报道说今天有多少多少人穿越边境,尖峰时间入境和出境都排起长龙。

我注意到在主权移交之后,有很多内地人来香港找工作,其中有一些人属于低技术的劳工,这里产生了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他们来香港指望政府发放社会福利救济金,第二个是有些人逾期停留,非法滞留香港,他们在黑市找工作,建筑工地或餐饮业,这造成许多社会问题。

还有就是,有许多内地怀孕妇女到香港生产,这也造成问题,而且卫生堪忧,有些人在即将临盆的前几天才来到香港,甚至在一抵达车站就在月台上生下了小孩。

有些产妇住进医院最后没有付钱,这滥用了医疗资源,香港也有自己的孕妇要照顾,而他们则需要通过正常程序才能获得医疗。

总体来讲,虽然香港和中国还有许多问题需要面对,但是两边的人相处的还算好,我认为我们有相同的根源,我们拥有相同的中国历史,但是我并不否认在英国统治99年或更久之后,我们(香港)拥有更多机会向国际社会表达自己,这有益于我们的国际观。

如果你问我是从哪里来的,我会回答我是从香港来的,但是如果你问我是不是中国人,当然我是中国人,我是香港出生的中国人,这中间在观念上有些不同,价值观啦,社会观念啦,这很难用言语说得清。

两年前我参加了由香港青年协会举办的第六届海外杰出青年汇中华的活动,我有机会游览中国各地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广州、香港,我特别记得在北京参观人民大会堂时,团员让我上台唱“我的祖国”,虽然我两天前才学会那首歌,但他们的鼓励让我信心大增。

那次的经验让我真的感觉到我是中国人,我的情绪很激动,我从未生活在中国过,也很难与中国广大人口有归属感,但那次经验和那首歌帮我建立起中国人的身份认同,作为中国人,或者说是在香港出生的中国人,让我感觉很骄傲。

不过有时候我觉得香港特区政府仍然在很多事情上听命于中央政府,虽然特区政府声称拥有自己的权力,但是我们仍然不能普选政府首长,我认为特区政府面对中央有些时候应该强硬一点,维护香港人民的利益,因为我相信一个政府必须和自己的人民有良好的互动,毕竟政府是为人民做事的。

香港主权移交之后,有越来越多的香港学生选择到内地读大学,我想这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内地的大学给港生提供奖学金,我想这是因为他们想吸引香港年轻人才进入内地,有越多的港生到内地读大学,就能引进更多的人才吧。

其二是内地的大学也开始针对港生的兴趣提供更多元化的课程,例如商业管理、媒体、新闻等。

香港主权移交之后,学普通话的人也变得更多了,我在英国的许多外国同学对学普通话都很有兴趣,其中有些人想要和中国做生意,而香港是进入中国的一个跳板。

我现在在英国读博士,将来毕业拿到学位之后,我想要回香港去找教书的工作,因为我爱香港,我的家人都在那里,但是我还要看机会,哪里有机会我就会去追寻,所以未来的事还没有百分之百的确定。

去中国也是一个选择,但是老实讲,香港的薪资水平比中国大陆要高,如果要我从香港和中国之间选择一个,我会选择去香港找工作。

以上发表的纯属受访者自己的意见,并不代表BBC的立场。向BBC中文网提交自己的故事,请参看具体要求



繁体

相关网站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