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7年06月22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9:30北京时间 03:30发表
建立归属:香港的国民教育
香港回归10周年专题
BBC中文网记者 李慧敏

学生们学习如何升旗
学生在国民教育中心学习有关中国内地的政治、经济以及文化的知识。
蔡晓玲承认,香港回归后,她在课堂上,开口叫中国一声“祖国”时,心里难免觉得“有些肉麻”。

不过现在,回归已有10年,对这位有10多年教学经验的沙田官立中学普通话科主任来说,“祖国”已经是一个自然的称呼。

在97年回归后,爱国教育在香港教育系统里经历了大转变。

香港教育统筹局德育及公民教育总课程发展主任张永雄说,1997年以前学校的公民教育所灌输的价值观,主要强调的是普世价值观,要培养学生作为“世界公民”,而1997年以后的主要目标,则是要建立学生的国民归属感。

他在香港回归后到学校访问,发现大部分学生在认知方面相当不足,尤其对国情不了解,在学习态度上也是被动的,于是觉得有必要加强国民教育,改变他所称的“接触少、了解不多;地理近,心理远”的现象。

因此,在课程设置方面,学校开始透过不同的科目来培养学生的国民身份认同,例如通过普通话课程、通识课等科目,教导爱国思想,灌输“作为中国人的想法”。

国民教育中心

除了当局在学校课程内加入国民教育内容,一些民间团体也配合学校课程的发展,在校外举办各类活动,进一步向学生灌输爱国意识。在2006年正式开幕的国民教育中心就是一个例子。

该中心总监吕如意博士说,中心经常为学校筹办一日营的活动,内容除了向学生介绍内地的政治和经济发展之外,也教导学生有关中国历史、文化,包括中医、饮食、传统游戏等多方面的知识,促进学生对中国的多元化了解,培养学生对中国文化的自豪感。

吕博士表示,自设立以来,中心的活动一直获得学校和家长的支持,最大原因就是人们已经意识到,自己将来的发展与内地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她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家长对中心的活动表示反对…香港的发展融入内地的大家庭里,家长也希望子女对国情有一定的认识,而这是基于一个需要,例如香港在97年受到金融风暴的冲击,得到内地的支持、内地在后来也开放‘自由行’并在最近推出的QDII等举措,说明香港的未来发展融入于内地,因此对内地有多些了解会比较好。”

接受过程

圣公会基福学校语文老师刘得森和学生张家琪与林锐祺
刘得森向学生讲解香港回归的情况
由于目前香港的师资都是在港英政府时期受教育的一代,他们所经历的成长情况与新一代年轻人不同,因此加强教师对国家情况的认识,也是重要的环节。教统局的张永雄指出,推行国民教育的另一个挑战就是教师的培训。

因此回归以后,教统局经常举办各项短期教师培训活动,并且已计划在明年设立国民教育培训中心,专门负责教师的国民教育培训工作,有系统培训并加强老师对国情文化的了解。

张永雄强调:“如果教师本身对国家、国情没有感受,又如何能触动学生?”

对沙田官立中学普通话科主任蔡晓玲来说,回归后的教学过程的变化,首先是反映在“用词”上的转变,例如在称呼内地的时候,要改称“祖国”。

她说,回归以后,普通话科不但成了必修课目,内容也涵盖在国民教育的一部分,而老师也教导学生使用普通话来唱国歌,在每个新学期中与学生重温国歌内容、歌词发音等。

她承认:“刚开始的时候是觉得有些肉麻,因为过去都不是那么说的,不过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毕竟中国是我们的祖国。”

有20年教学经验的圣公会基福学校语文老师刘得森则表示,自己对课程内容的转换并没有太大的感受。

他指出,回归以后,香港与内地的接触频密,而媒体在这一方面的报道也很多,因此大家都会慢慢接受回归后的改变。

对于香港学生来说,对国家的认同以及对国情的了解并非与生俱来,而也同样是一个接受过程。

刘老师的学生林锐祺(12岁)在参观国民教育中心后,认为中心活动“很有意义”。出生于1995年的她用流利的普通话说:“昨天在参观以前,我还觉得自己是香港人,今天我觉得我是中国人,对中国的成就感到骄傲。”

“政治目的”

不过,香港社会并非所有人都完全认同所推行的国民教育。

香港教育学院数社科技学习专任导师黄伟国曾在《香港经济日报》的《灌输国情教育,两制变一制》一文中指出,官方积极推动国民教育的动机是政治性的,是希望通过国民教育“培养一批认同和肯定内地政治价值观的新一代”。

他在文章中指出,官方相信“只有同化下一代”,香港才能成功建立“没有反对力量,没有反华势力更没有噪音”的“和谐稳定”的社会。他认为,这么做的结果将使香港由“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

署名桂松的作者则在香港《文汇报》以《国情教育岂能歪曲》一文回应他,认为“反对国情教育旨在疏离国家”,使香港人成为“无根的一代”。

虽然香港社会并没有大规模反对推行国民教育的声浪,但是我们或许可以从一些调查了解一些情况。

香港浸会大学今年进行了一项香港人身份认同的调查显示,在1997年有2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是中国人、24%认为自己是香港的中国人、44%则觉得自己是香港人,而另4%视自己为英国人。

10年后的同样调查发现,有更多受访者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和香港的中国人,比例分别为29%和27%,而认为自己是香港人的比例则下降至37%,认为自己是英国人的仅为1%。

项目主任戴果尔博士分析说,一些受访者选择“香港的中国人”,说明他们认同自己为中国人的身份,却又希望与其他中国内地城市的市民区分开来,保留自身的独特性。

戴果尔博士认为,随着国民教育的加强,再加上香港和内地的互动增加,香港人应该会日趋认同自己为“中国人”。

国民教育中心的展览
香港学生通过国民教育了解中国政治、经济、军事、历史和文化等方面的发展
认同中的疏离

另一方面,香港大学心理学系在今年6月也公布了《香港青少年社会身份认同研究》调查结果。

这项分别在1996年和2006年进行的调查显示,回归十年以来,出现了香港青少年认同双重身份(中国人,其次是香港人),而香港青少年认同单一的社会身份(香港人或中国人)的比例则减少了。

调查中受访学生约22.3%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其次是香港人,比1996年增加约6.5%,而认为自己“首先”是香港人,其次是中国人的比例,则从1996年的40%微降到39.6%。选择“香港人”身分则从96年的33.9%下降至28.7%。

此外,调查也发现,与10年前比较,香港青少年明显调低了在公众场合批评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或社会的意愿,不过也少了希望与内地人建立良好关系的意愿。

负责调查的副教授林瑞芳认为这是一种疏离的现象,香港年轻人“一方面不批评你,但另一方面也不愿与你打太多的交道,就像井水不犯河水”。

她说:“虽然对中国的认同多了,但如果把‘首先是香港人,其次是中国人'以及‘香港人'比例加起来,按绝对数字来看,其实是多过一半以上,所以香港人的身分还是比较重的。”

她表示,认同和接受的过程是一个讨论的过程,大家经由讨论而达到一个共识,而不是“谁说了就算的,一定要有民主的成分在里面。”

对于国民教育,林瑞芳说:“执行者应当进一步让学生探讨的是爱国的内涵,效忠的是什么,是国歌、 国旗还是文化、人民、领导人或者政权?这是学生们必须要思考并且参与建构的过程,否则就流于表面化,也有可能造成疏离的现象发生。”

香港回归之后,普通话也成了国民教育的一部分。请看:



繁体

有关报导
香港人渐兴学习普通话
2007年06月22日 |  时事专题
回归十年后香港的媒介面貌
2007年06月24日 |  港台消息
疫症香港:十年内走过疫症的日子
2007年06月25日 |  港台消息
香港青年认同中国人身份比例增加
2007年06月13日 |  港台消息
台湾陆委会: 香港十年白过了
2007年06月09日 |  港台消息
吴邦国:香港高度自治权来自中央
2007年06月06日 |  港台消息
香港观察:香港青少年的烦恼
2007年06月07日 |  港台消息
香港人为什么应该学讲普通话?
2006年12月04日 |  港台消息
对大陆客的矛盾心态
2006年04月21日 |  Hong Kong Review
香港政府承诺检讨国歌宣传短片
2004年10月13日 |  港台消息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