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7年03月26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49北京时间 17:49发表
香港观察:雪糕车、天星码头、明天
香港观察
谭卫儿

15万人挥手告别天星码头
15万人挥手告别天星码头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东西,可能很久没在你面前出现;又或许你久久未再去找寻,于是以为淡忘了。然而,当记忆渐渐远去,这些人,这些事,这些东西,偏偏重现你眼前,你惊觉原来从未忘却过,一如深埋你心底的初恋。

香港天星码头的最后一夜,就给了我这样的感觉。那一晚,码头附近一辆雪糕车前排起长长的一条队,人们慢慢地等待着一杯杯雪白的软雪糕,然后舔上一口。当雪糕慢慢融化在口中,一丝丝甜蜜渗入心中时,人也走上了过海小轮,依依地随着小轮穿行于维港两岸灯火。彼时彼刻,许多人的脑海里,都会是天星码头两岸边,轮渡上,你人生中的许多点滴,或许还有发生在这两岸的初恋吧。

那一天,涌动的人潮说,这码头,承载着我们的集体回忆,十五万人等待至午夜12点。"叮当叮当",码头钟楼发出她的报时绝响;最后一班告别航小轮,响起摩尔斯电码"GoodBye再见"的汽笛声;陪伴了香港人48年的天星码头完成了最后一次任务。一片闪光灯中,码头灯光徐徐熄灭。

但明天,数里之外,中环地标的摩天商厦"国际金融中心"外,小轮将再鸣笛,灯光也将再亮起-那里,新的码头将会启用。

因为只有48年历史,不附合50年才算古迹的规定,天星码头要搬家,码头上的大钟和钟楼要拆除,这块香港中环的中心地段等待着新的发展。设施更完备的新码头则等着香港人去爱上她。新的浪漫还会出现,只是,"苏丝黄的故事"不会再发生,因为21世纪有21世纪的故事。有人说,这就是香港,一个永远从未停止改变的城市,这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

当然,也有人说,政府不懂得珍惜香港美好的东西,正在把我们的记忆一点点抹去。

伤感也好,指责也好,豁达也好,那天晚上,感动我的还有-雪糕车。

雪糕车
雪糕车属于儿时的回忆
今年,香港的冬天姗姗来迟.十一月底了还没寒意。污染引至的全球暖化效应已到我们身边。季节改变的疑惑,令人不安;而带着我们记忆的景物的消逝,扰攘着这个城市-于是人们说:许多年前,我们的天是那么的蓝;许多年前,带给我们欢乐的,是多么简单的一些小东西;这些"小东西"中,有一样是雪糕车挤出的软雪糕。那天晚上在天星码头,她陪伴着许许多多的香港人。

雪糕车带来的儿时回忆

很久没见过雪糕车的我,最近不知怎的,走到街上,迎面就会碰上雪糕车。一天晚上,因为办事来到熙来攘往的弥敦道,正要过十字路口,迎入眼帘的就是一辆雪糕车。叮叮的音乐声中,一位父亲和他的三个女儿正围在车前。父亲把那缓缓挤到雪糕筒里的软雪糕,从司机手里接过,转身递给身边的女儿;接着再一杯,交给第二个女儿;第三杯雪糕,给最小的女儿。然后,父亲手上也举上一杯,父女四人各自把手上香软的雪糕放到嘴里,脸上溢出的是满满的笑意,然后一起继续上路。那是晚上快十点多了,他们该吃过晚饭了吧。这雪糕车,给了他们父女最好的饭后甜品!

雪糕车司机一直笑逐颜开,很认真地为每位顾客挤雪糕,雪糕筒不停在扭动,务求令雪糕转出一个高高的波浪形尖顶。到我那杯时,雪糕转着转着突然发出扑、扑的声音,雪糕似乎被挤在出口出不来了。

"没事没事,今天太多顾客,按扭按了太多次了,雪糕机有点不顺,没事的",说着,他小心地扭了一下按钮,一个高高的雪糕筒递到我的手里。

站在香港最繁华的弥敦道上,肆无忌惮地边走边吃着雪糕,那种感觉,你要不要试一试?

雪糕车,算是香港独特的地方文化之一。那悠悠传来的音乐,让人一听就知道,"雪糕车来了"。拉着父母的手,顺着音乐找寻雪糕车,然后慢慢享受那入口即融的香甜,一定是许多人最美好的儿时经历吧,或许有人因此曾赖到地上"扭计"(广东话"撒娇","撒野"的意思),被父母打过小屁股。但每次听到雪糕车的召唤,嘴馋还是压倒一切。

学校门外,住宅区,闹市区,公园内外等小孩多的地方,都是雪糕车叔叔最常到的地方。多年通货膨涨后,如今一个雪糕筒是六元,莲花杯则是五元,但比起雪糕专门店动辄十几元,甚至数十元一个的名牌雪糕便宜得多。

只是,近年雪糕车在香港已渐渐少见了。为了整顿市容,香港政府从1993年起,不再发出新的"流动小贩牌照"。雪糕车属于"流动"小贩,不能幸免。后来有议员觉得可惜,建议政府采用一个折衷办法,为雪糕车重发一个固定的冰冻甜点牌,但数量受限制。于是,雪糕车从"流动"变成了"固定"。可幸的是,虽然数量少了,雪糕车还在。

于是,那天晚上,那辆"固定"在天星码头外的雪糕车成了缅怀昔日情坑的人们的最爱之一。坐着轮渡过海,加上一杯软雪糕,幸福就这么简单。

雪糕车在香港,今天还流传着一个典型的香港故事.一位开着雪糕车的父亲,培养出了香港最年青的律政司长。那是一年前,42岁的黄仁龙走进律政司时体现出来的香港传奇。不过,无论雪糕多香甜,也无论雪糕车充满了多少儿时欢乐,少年黄仁龙正因为从不留恋他的雪糕车,才成就了今天的我们的律政司长。

离开雪糕车的,还有许多许多人。然而,雪糕车没有消失,人们也仍爱着雪糕车。同样的,那曾经陪伴了香港人近半个世纪的天星码头,虽载满我们的美好记忆,但崭新的码头也在呼唤着你,一如你的初恋,无论多难忘,要结束的终归要结束。如今在你身边的,是最适合你的。初恋的朦胧与心悸,就让她留驻于你心中一角吧。

今天总会过去,明天总会再来,该放下的放下。只要记住:放下,不等于忘却。


读者反馈:

虽没有文章中一样的感觉,但十分喜欢那如散文般流畅的文字。真不错。
David, China

在香港, 许多人认识谭卫儿, 是由于她从前在电视台当记者的身份. 记者角色也是伴着自己成长的回忆之一. 对于谭拥有对雪糕车回忆的情怀, 我想是中性的, 感受也是很个人的. 每个香港人, 看到街上流动雪糕车有不同感受, 你有你的故事. 谭的故事, 若干地方有共鸣. 谢谢分享
k w , hong kong,

文笔真的很做作 其实很多事情不用你这么故意说
未署名,

写得很好
内容充实
淡淡笔触
记录一切
也许
世事无尽人意
但遗憾不失为完美
放下不代表忘却
凯林, 中国香港

I was an Older Person with also Has Great Memories on Old Hong Kong Still were Former British Colony in Territory of China Began Ruled By Sir Pottinger at 1841 Under The Victoria Stage of British Empire Has Builded So Many Styles and Old Architecture Buildings such as Piers,General Office of Royal Mail in Central of HK and Head Station of KCR in TST Near The Clock Ben with Why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Has Destroyed and Removed all related Buildings or Houses or Museums at Most parts in Hong Kong and Why Not To Re-Developed or Re-Builded or Re-Planned Reseved or Reappeared The Old Colonial Places Can Be Gots More Attractions From Those British or European Visitors Will Be Comes in More Times at all. Dated at:25th,Dec of 2006.
chan yiu bing, Hong Kong SAR

Please do not abuse the act of heritage restoration and preservation.
Felix, Hong Kong

再相似的事物都不能完全代替童年或故乡的回忆,能在冬季读到这篇文章,不由得让人的舌尖感受到了那种甜甜,淡淡的感觉,真好!
firework, Japan

"浅薄诗意的仇恨者, Australia said:这么听起来似乎有诗意的文章其实太做作,或者说,太浅薄" To me, you are really 太浅薄. People do not necessarily got the same feeling toward a particular item. Especially regarding the sentimental ones. 雪糕车 may be available in many places. but are they the same as the one that was once popular in HK? Do they all play the same music?
Dr. Sokinyu, Taiwan

浅薄诗意的仇恨者, Austra, you are very narrow minded. This is someone's personal feeling. You may not like it. but it is non of your business. Everyone has got his own unique feeling. You are both tyranic and naive.
So kin Yu, Taiwan

In 50's ice cream was sold on bicycle with a big cooler about 500x500x600mm in the front. We were fascinated by the dry ice. It was so cold can burn your finger. I think ice cream on car came later in 70's or even 80's
C. C. Lo, Australia

我真希望中国大陆的人能够写出像谭卫儿般的文字, 一点酸葡萄味也没有
Felix, 香港

看完感觉真好
自问在香港土生土长, 虽然不爱食雪糕 但听到那特别的音乐, 就知雪糕车在附近了. 就算真的全世界都有, 就一定一样吗? 就算系一包普普通通的"出前一丁", 在香港食多了的人去到外国买到就知道味道不一样. 做作浅薄吗? 不觉得.
Sean Lam, Singapore

谭卫儿的青少年时代已来了香港生活?原来你都拥有那一段记忆,真好。
chan, hk

别把雪糕车当作什么“香港独特的地方文化之一”,那是全世界最最普遍常见的玩意儿,在欧洲、美洲、澳洲的城市乡镇甚至小村落,你哪里看不到雪糕车?那只不过是一种模仿而已!而且香港人也没有觉得“幸福就这么简单”,这么听起来似乎有诗意的文章其实太做作,或者说,太浅薄!
浅薄诗意的仇恨者, Australia

姓名
电子邮址
国家/地区
意见/评论

声明:BBC将尽可能发表各位的意见,但是不能保证所有的电子邮件都会在本网站发表。BBC也保留发表时进行编辑的权利。
你的评论和意见BBC可能在其全球任何媒体平台发表




繁体

有关报导
香港天星码头搬家 15万人挥手告别
2006年11月12日 |  港台消息

相关网站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