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5年07月26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2:21北京时间 06:21发表
BBC中文部独家采访:靖国神社

二战结束60周年专题报道
BBC中文部记者 沈平

靖国神社
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引发中日关系紧张

我在东京专访了靖国神社公关部负责人大山晋吾,这是神社方面首次接受华文媒体的采访,以下是整理后的采访摘要。

问:靖国神社可以说是目前中、日纷争的其中一个焦点,对于处在这个漩涡的中心,你们的立场是什么?

靖国神社是一个宗教设施,是一个信仰的场所,对宗教问题我可以表达意见,但是在外交或政治问题上,我们没有发言权。(对于中日关系)就要有赖外交家的努力解决这个问题,关于历史问题,我们同样也要留待以后的历史学家来判断。

问:中国和韩国强烈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理由是里面供奉了甲级战犯,你们有何看法?

从一开始的时候,世界各地就有法学家对东京审判的正当性提出了强烈的反对意见,即使到了今天,法学界还有异议,故此对于当年的东京审判是否百分之百正确,我们有所保留。

问:那就是说,你们认为供奉在这里的其实都不是战犯?

所谓战犯这个名词,是从东京审判那里来的,故此我在这里用的是"所谓战犯"这个词。在1952到1953年一共有3,000万日本国民签名,请求赦免和释放所谓的战犯。

国家后来又立法,向所谓的战犯支付了各种抚恤金,所以从国家的角度来讲,并没有区别一般的战死者或是战犯。

此外,厚生省也把一般的战死者以及所谓的战犯的名单放在一起交给我们,故此我们神社把所有人都供奉在一起,包括所谓的甲级、乙级和丙级战犯。

问:关于中日之间当年那场战争,绝大多数人认为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但是也有些人声称那是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你认为呢?

日本前首相大平正芳曾经说过,历史要等待以后的历史学家来判断。很多历史学家认为,不经过一百年的话,不能描绘出非常公正的历史图像。

我刚才说的只是历史学家的观点,作为神社方面,我们对历史认识的问题没有自己的意见。

问:谈到历史的公正性,你觉得日本现有的历史教科书够不够客观?

历史教科书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时代的变化,它会追求更公平公正的观点。

大山晋吾
靖国神社公关部负责人大山晋吾
问: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刚才说过,由于靖国神社是宗教机构,因此我们对于历史、政治或者外交的问题不具有发言权,我们不表达自己的看法。

问:根据《朝日新闻》的最新调查显示,52%的日本人反对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请问你们对此有何看法?

在不同的形势或者情况下,大家的看法会有变化,这会影响到调查百分比的变动,所以靖国神社对此并没有特定的意见。

问:我听到有不少人指出,你们的那座军事博物馆--游就馆美化战争,你有什么回应?

我们不觉得是美化战争,游就馆只是表彰那些战死者的爱国心,并非表扬他们打下了几架飞机。战争是不应该发生的,但是并不是说我们不愿意,它就不会发生,如果游就馆里面没有展示当年的物品的话,人们就不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的年青人对历史的认识太少。

问:早前有台湾的原住民要求把他们祖先的灵位从靖国神社撤出来,你们对此事的态度是什么?

台湾的遗属来靖国神社进行祭拜我们是欢迎的,那天的状况十分混乱,为了避免发生事故,所以当天决定请他们回去。

问:那么是否说,如果台湾的原住民以正常渠道申请移出灵位的话,你们就会接受?

三年前他们好象已经在一个跟靖国神社没有关系的地方举行过仪式,这次他们又说要来举行民族仪式,要把祖先的灵带回去,那我们就会怀疑他们是不是要向我们进行政治示威。

问: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从神社或神道的角度来讲,一旦把死者供奉为神以后,是不可能把这个神灵给撤下来的。

围绕靖国神社话题,中日两国从精英层到基层民众都似乎歧见已深、难以沟通、互不相让。BBC中文网欢迎您就此话题发表意见和看法。

本话题讨论已经结束,欢迎您参与本网站其他话题的讨论。

发表意见请按此处……


网友意见选登:

虽然日方言论避免正面回复答案
但始终是已经表达出立场
而我们的立场也如同他们一样 不变
所以事情没有交集
misunderstanding都是这样开始的

emi, taiwan

建议不要刊登充斥着暴力语言的网友意见,我们需要的是客观冷静的理性分析和判断,而不是泼妇骂街。暴力语言已经给中华文化带了毁灭性的破坏,不能任其自由泛滥了。BBC不是泼妇骂街的舞台。
Dion , New Zealand

战后,中国对日本算是礼让有加了。请大家看仔细了,每次率先挑畔都是日本官方。 
nightrainbow, 加拿大

对日放弃战争赔偿是蒋介石放弃在先,他被打到台湾去了,为了和中共政府争合法权,而主动放弃的,中国政府在72年对日邦交正常化时不得已而为之,而后以日元贷款来补偿。中共政府在统治中国的前30年里是犯了很多错误,但改革开放之后,对犯的错误都进行了检讨,对受到迫害的人都给与了平反,对毛泽东的评价也只有三七开。对所走的路线进行了纠正,对有罪之人进行了惩罚,这是中国人民有目共睹的。当年对人民犯下错误的人都已作古,中共在说到他们的时候,也会说他们有对有错。当年被迫害的人,今日已得到平反,绝大部分已过上了安定和较好的日子,中国大陆的人民珍惜今天。大陆的民主比起从前已有很大进步,你可以私下里说任何的话,不会有人为难你,可是你如果要把你的仇恨和不满让全中国知道,这还有难度。这种人在中国人里并不多,倒是海外有很多,他们是要全世界知道他们的仇恨,他们的不满。台湾是中国大陆东南的海防前线,是中国国家安全的根本,中共对台的政策是怀柔在前,武吓在后。请不要只记得武吓,不记得怀柔。台湾甘当美日遏制中国大陆发展的棋子,也是我们中国大陆人有目共睹的。如果能让台湾飘到澳大利亚或新西兰去,我们是不会在意台湾的。中国大陆上中华民族的安全与台湾休戚相关,所以台湾的独立与否,不可能由台湾人说了算。
toj, 匈牙利

现在我们是在谈论中日关系,并非是国共两党。有人提到了共产党如何如何,我个人认为是受当年蒋先生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影响吧!我们全家都是基督教徒,我们从未有受到过任何形式的迫害,不象有些西方媒体所说的,是否有些人是听美国之音"中毒''了?现在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时期,如何可以维持他的发展,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头等大事。如果没有血液,一个人将无法生存。如果没有能源,一个国家将会瘫痪。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抓住每一个对手的弱点,以求得到更多的利益。别把国家领导人都想simple了,他们需要考虑的是这个大家的1.3 billion people.
owen-peng,

明眼人一看便知:"神社"的大山晋吾是个典型的伪君子.凡谈到历史问题,必然无一例外地只引用右翼观点,然后又无一例外地作无辜状:"我刚才说的只是历史学家的观点,作为神社方面,我们对历史认识的问题没有自己的意见."----他眼里只有这些才算历史学家?记住:如果谁真的以为别人的智商都比自己低,那恰恰证明他是个弱智! 另:请问"黑乎乎"网友:试想,如果德国也在柏林弄那么个"XX社",里边不论希特勒、戈林还是戈培尔等牌位应有尽有,好了,现在,请现任德国总理等一班政府大员年年前往顶礼膜拜,阁下以为如何?仍然仅仅是“内部事务”?犹太人会同意吗?英国人会同意吗?美国人会同意吗?俄国人会同意吗?----请问阁下到底是真痴还是假呆?
HK, 中国

"Sam, Taiwan "既然你扯出两岸问题。台湾的台独分子有几个不支持去中国化,中国污名化。甚至做出到靖国神社参拜这样的事情,为了独立他们什么都不顾了。台湾是中国一部分有国家法源基础,而且中国政府底线一降再降。这次台湾新党访问大陆后大陆领导人借用他们的表达了比一国两制更加宽泛的“一中两制”。而台湾领导人不但没有正面回应反而阻挠象少林寺这样的体育交流。真正把两岸推向战争的就是这些搞台独的政客。
john,

七,八十年代中日关系比现代好的多.问题关键在日本政府,
dwe, china

历史的仇恨,延荡何止千百年。想想过去西方的宗教战争。想想现今仍存在的中东问题。以及近几来仍发生的种族屠杀事件,人类的战争何时能了?为何不能让历史的归历史,让学者去探讨,评论;让普天下的百姓能平和度日。亲仇大恨何能忘怀?然恩恩怨怨何时能了?世界上战争的起源,有许多是"霸王心态-唯我是老大",故而穷兵牍武,终生战端,而祸延千百年。两岸为何不能和平相处?为何不能像"澳洲"与"纽西兰",成为兄弟,互相照应?而一定要威吓相向,兵戎相见?既然有许多人认为,"民主"与"经济"是两岸共同努力的目标,可否先放开"xx神社"的问题,两岸真心相对;让台湾的百姓,以民主程序,投票决定未来前途;让中华民族真正壮大,与西方世界共荣。
Sam, Taiwan

补充一点,靖国神社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被枪毙的逃兵的牌位是进不去。这一点说明了日本人辩称的不管身前做过什么事,战死后都能进靖国神社的说法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Ian, Australia

日本人是懦夫……
(原文:Japanese is a coward. They are afraid to tell the truth, to accept their crime responsibility.)
Bill, USA

“黑乎乎”网友“超度亡灵”的说法很有意思。人们祭奠故人是很自然的事。但是有部分人是到靖国神社“彰显亡灵”去的,对这些人的活动我也和许多同胞一样生气血压高。不过想想很多中国人都是唯物主义。共产党更是不信鬼神。为了一点封建迷信活动纠缠不息大动干戈,实在是很滑稽。靖国神社里面同时祭奠着战争罪犯和战争的受害者。我想让他们同时在那里安息,也有象征和平的一面吧。其实很多日本人都不满东条英机,说他生前搞恐怖统治带领国家走向灾难,死后又到靖国神社里面捣乱,搞得外国抗议,天皇也不来祭奠(昭和天皇很不满东条英机的胡作非为,东条被合祀后就再也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红莲, 中国

十多年前,我曾到过靖国神社。那是1992年下半年某一天的上午,为了要延长我在日留学的签证,跟许多怀着一样目的的外国人,挤进了东京入出境管理处的签证大厅。从站在大厅中间的那个日本官员的口中得知,起码要排队等上五个小时才可能轮到我。所以领了排队的号码之后,就赶紧又挤出了大厅,到外面深深地呼吸几口清新的空气,心想无意当中忽然得到了平日难得的五个小时的自由时间,那就到附近的什么地方走走,而后再找个什么地方坐坐,吃点东西再看看书吧。不经意地就来到一个街口,看到前面的柱子上有四个大字:“靖国神社”,不禁暗暗地吃了一惊,没想到住在东京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还从来没想到要来这个地方看看,怎么今天居然就转到它的门口了!

对于很多亚洲人而言,这里可能是最熟悉的日本国的某个地方了。不过这并不意味它是什么令人向往的名胜,而是与许多家庭,尤其是老人们都说得上的,令他们流泪和发抖的苦难、屈辱的往事连在一起的。我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空无一人,就定了定神,在这邻近中午的阳光下,独自一人迈上了那条长长的,说不上究竟是庄严肃穆,还是阴森恐怖的参拜大道,向里直走。快要来到神社建筑的时候,忽然听到右前方传来了阵阵少女们清脆的笑声,这笑声一下就舒缓了我莫名的紧张心情,不由自主地趋步来到那洋溢着人类美好生气的地方。可笑声嘎然消失了,只见在一间门房似的小房子里面,坐着几个身着白色长袍的女孩,她们迅速地低下了头,眼睛却从下面警惕地盯着来者,通红的脸色说明刚才的笑声就是从这里飞出去的。我对自己的卤莽感到失望,一言未发就直接向大殿快步走去。不料却惹来了脚下一片嘟嘟囔囔的声音,原来是闯进了一大堆同样全是白色的鸽子们当中。它们在我面前迅速地散开,紧张的小眼睛都盯着同一个目标,用此起彼伏的嘟嘟声来相互警告和打气。

就这样,我来到了一排栅栏的跟前,它的后面是个大院,院子的另一头才是正殿。与其它所见过的日本神社相比,它并不见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感觉上比所见到过的都要大。当然,这不仅是指建筑物本身的宏大,同时也是指它的名气很大,因为这可是日本天皇的神社!更是指它的新闻能量极大,因为每年都要在这里上演几起,让亚洲的邻国们恶梦般惊叫和愤怒的大戏来。我很难理解日本政客们的心理,究竟是正常还是病态。年年都声明自己要睦邻友好,但又偏要每年去揭开人家流过血的伤疤。可每当人家因伤疤被揭痛而喊痛的时候,却又去抱怨人家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了还要喊痛?以至于都吵到自己头痛了!而后,又到处去告诉世界上不明原委的人们,自己实在是那个被邻居们搞到年年都犯头痛病的可怜人!

由于前后都空无一人,我不想在那里停留太久。以免被人怀疑:怎么一个中国人也会独自一人前来参拜?还是来想搞破坏?四下张望一番,发现在我的右边不太远的地方,有一栋与这正殿的风格并不很协调的大楼,那里有些游客模样的人,在楼前旧式的大炮中间走来走去。我趋步来到了大楼的前面,看到几个美国老太太迎上前来,原来她们想要有人帮忙,帮她们讲讲一些只有日文而没有英文说明的展览说明。那时,我的日文水平还不足以看懂所有的文字,而与此同时我的英文水平也不足以把所看懂的东西讲得明白。我被动地陷入了两边都不很着边的语言迷雾之中了。那些老人家马上就发现了我的窘态,立刻就极有礼貌地不再为难我了。可是,当我付了门票的钱,走进那栋名为“游就馆”的大楼,开始阅读那些解说性文字的时候,我就越来越发现,其实我正在主动地陷入比文字更加严重的逻辑和和理解力的困境之中。因为我实实在在地被日本人在叙述自己历史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特别奇怪的人观、史观和宗教观念搞到迷糊了。

应当说,这里所展出的物品都相当丰富,而且非常具有代表性,直到现在依然还能记得其中的一些。不过,可能因为我是上海人的缘故,留在我头脑中头一样的东西,就是所谓“上海战役”中一些战死者的遗物和他们留下来的文字。我得承认,当我读了那些文字后,确实感受到其中充满了以前所从来没有过的“壮士”的气概,而没有丝毫的“鬼子”味道。但是,顺着这些文字的思路,我的思维逻辑开始出现紊乱了,这些人究竟是“壮士”还是“鬼子”?还好,我很快地就将他们跟“四行仓库”以及“八百壮士”联系到一块了。因为那不就是一场“壮士”对“壮士”的格杀吗?可是二十世纪的上海,并不是古罗马时代的竞技场,为了娱乐观众的目的去让“壮士”们彼此厮杀。但有一点倒是非常相同的,那就是“上海战役”其实也有很多的观众,而且还向世界作实况的传播呢。那些现场的观众就是站在苏州河南岸属于租界地区的上海市民们,他们不光是中国人,其中还有众多的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印度人等等各式人种。但他们象周围的中国人一样,日夜守侯在街头,为中国的“壮士”们欢呼呐喊。不仅如此,更有甚者,还有象女童子军杨慧敏那样的女孩,单独泅渡苏州河,给守军送去了大幅的中国国旗,让它在仓库的制高点上迎风招展。这不仅振奋了守军,也振奋了包括杜月笙在内的上海市民们。而当时那些已经操弄上了现代化无线电技术的记者们,就不分日夜地,即时将这样的生动场景传到了世界各地。这是一种何等样格调的场面啊!我忽而遐想:如果有一天,这个展览馆的主办者,也会想到把当年西方电台的广播内容,播出来给那些年轻的日本后生们听听,让他们也看看当年上海滩各种语文的报纸,那么这些日本民族可爱的未来们又会怎样看他们的祖辈们曾经为之抛头颅,洒鲜血的战争呢?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别人又会用怎样的眼光看日本了呢?起码有一点我是能够肯定的:到那时,我这个中国人一定会开始真正地尊重那样的日本的!

另一件还记得清清楚楚的展品则是一团不大的飞机残骸,旁边的文字说明:这是被美军击落的大日本海军最出色的将军山本五十六大将的座机残骸。以前,看过与这残骸的主人同名的电影,讲的就是这位将军的故事。电影中的将军不仅是一位壮士,更是一位英雄,一位他们国家的英雄。只不过是由于美国人的狡猾,才让这位了不起的将军魂断孤岛的。有一次,我的外公提醒我注意到他们国家的另一位英雄,而且是比这位更大的英雄,叫伊藤博文。他曾是日本的首相,也是一位更加出色的将领。但也在阴沟里翻船,在中国哈尔滨火车站的月台上,被一个叫安重根的朝鲜青年枪杀了。外公告诉我,自己年轻的时候曾在那个火车站工作过。那时,月台上还竖着一块伊藤博文的纪念碑,而且他也曾读过一本伊藤博文的著作『英雄泪』。与山本相比,伊藤跟中国的关系要密切的多,仇恨也多得多。不过,外公却指出:伊藤的英雄泪,是为那些战争所造就的累累白骨而流的。我感慨的是:今天的日本确实是科技昌明,经济发达的国家。但她对自己民族和国家所建立起来的一套史观,怎么反而比自己所崇拜的先辈退化了呢?就在这靖国神社中弥漫的,已被宗教化了的祭拜逻辑,所反映的不正是一种原始、血腥又残忍的部族性的精神崇拜吗?虽然她天天都在国际上争取当个正常的国家,但沉浸在狭隘的海岛部族性的原始本能中,又没有自我反省愿望的民族,就是别人扶她起来,也只是一个精神阿斗,一个正常不起来的畸形国家。

不过,想到这里,马上就意识到这也可以成为自己的借鉴。这些年,我们中国也确实在经济和其它方面快速的进步。但缺乏客观和认真的自我反省,同样也可能让自己长成一个畸形的模样。它可能是身量上的畸形,更可能是社会心理上的畸形。亚洲不能再出多另一个畸形的国家了,而且还更大。这不会是大家想看到的吧!我本来以为,神风突击队的零式飞机一定会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但出乎自己意料的是,离它不远处的一枚自杀式鱼雷给我带来更大的震撼,也留下了更加深刻的印象。看上去,这是一枚那场世界大战中普通使用的鱼雷,但特别的是,在它的中后方设有个很小的单人座位。我想,虽然那时的日本人普遍矮小,但能坐进这窄小座位的肯定更加矮小。那么,当一个如此矮小的人自愿地坐进这窄小的空间,去攻击一艘与这鱼雷的体积不成比例的美国军舰的时候,他的心里会在想些什么呢?我以为,他要么被一种个人和民族的深层危机意识驱使着,不然就是被另一种能够去成就以小吞大的狂妄感觉所驱使的狂人。再不然,就是两种想法并存。

在我曾打过工的公司里面,有件事颇让人好奇:每早晨上班时间一到,那些部长、科长们,就会在头上缠上一条红色的布带,又披上一件短小的披肩,打起日本鼓,招呼下属们一同喊口号、唱社歌。我似乎找到了这两者之间所存在着的精神传承。日本民族有着许多亮丽的优点:认真、细致、努力不懈,不畏失败,……。而在这些亮点的后面,则是那极度的危机意识和能够以小吞大的狂妄心态所构成的复合的精神动力。而且,他们已经把这样的精神动力开发到了极致的地步:在战时,既可以组成精锐的陆军侵入华北,也可以建立无敌的舰队挑战美国。败战后,也照样可以制造出最精致的电器销往世界,或者买下洛克腓勒中心而笑傲曼哈敦。这样的精神动力论对于讲究中庸之道的中国人,以及讲究个人尊严的西方人来讲都不太容易了解。

人与动物不同,因为后者只受自己本能的支配,而人更需要精神的动力。人类自身的历史告诉我们,最广泛和持久的动力来源其实就是宗教。不过,虽然宗教的源头来自于超然存在,但人类也可以用制造宗教的方法,来制造民族的精神动力。日本就是这样一个现实的例子,其实象我们历史上的黄剿起义和近代洪秀全的太平天国,不都带有相同的精神特征吗?在渥太华南面不太远的圣劳伦斯河边,有一些所谓的历史遗址。每年的夏天,都会在它附近举行几场模拟当年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某个著名战役的实际过程。每当这时,总是枪声大作,炮声隆隆。“美英”双方两队人马,在层层观众的眼前用力地“厮杀”。一次,站在最前排的我那宝贝儿子,突然扭过头来盯着我:“DADDY,人跟人为什么要打仗?”我顿时语塞,完全不知道如何向一个孩子解释什么是战争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是时候了,我们要冷静下来认真思想和学习什么是民族的精神动力学。“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其实也是一句提醒自己的话。让我们走出狭碍,能以人类共同的历史为鉴。这样,你想看的,也是我想看到的:那拥有成熟精神力量的中华民族是如何升腾于世界的。靖国神社
Steve, canada

对中国人民来说,靖国神社是一个历史问题,但它不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可是,中国共产党的杀害了中华民族近一亿的儿女,有许许多多是优秀的儿女,而且它们到目前还在每天迫害和屠杀着中国国民,为何我的同胞却一声不吭,而对于这样一个历史问题却如此激动。我只能说,我的许许多多的同胞都已经被中共完全洗脑了。
明辨, 中国

几个混淆视听,貌似有理的问题之辨析:

1.“我想问一下中国同胞,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古代匈奴地区的人参观霍去病陵墓时的感受? 小王, 法国”——类比错误。似乎想说,中国人也有这种供奉“甲级战犯”的“传统”。首先,匈奴在渊源上属于炎黄子孙,是夏后苗裔,这就象说台湾“供奉”蒋介石,大陆“供奉”毛泽东,那么大陆和台湾都应该因为对方供奉了相对于自己的“甲级战犯”而互相指责,事实上,不是这样,毕竟这仍属于中华民族内部,或者说华人内部的问题,与日本靖国神社完全两个概念。另外,历史上有确论的是:匈奴是战争的挑起者,自西周开始威胁中原,直至与胁赵,侵秦,扰汉,武帝时期,展开大 规模反击战,收复中原一代。而即使是炎黄子孙的内战,在于普通中国人的心理,对与匈奴开战的秦皇汉武,自来确定的评价就是“穷兵黩武”、“暴君”,基本对他们的“武功”是持否定和批评态度的,他们从不被因战争而供奉,这和日本完全不同。

2.“那些被处以绞刑的甲级战犯,许多中国人一提起他们被合祭在靖国神社就气得咕咕的。可若那些鬼魂真的有灵,我想他们该在靖国神社里面打架才对。广田弘毅是被处死的甲级战犯里唯一的一名文官(外相、总理)。他曾对军国主义分子作了不少让步,其中最受批判的是放宽了军人参政的限制,历史学家们认为广田过度的让步对后来军国主义失去控制有很大责任。但不管怎样,广田一直就是军国主义势力的对立面。他反对军事介入中国,也拼命反对对美开战,东条英机之流对其是恨之入骨。可广田和东条却同被判刑在同一天被绞死,真是叫人不知说什么好。有的日本人猜想也许当时协助美国人进行东京审判的日本人中有暗藏的右派分子,编造对广田不利的材料把他整死。不仅是东京审判,在亚洲其他国家的许多地方的审判大半都是胡来。我想至少有一半都是不合法理的。不仅是本来没有或不够犯罪的被草菅人命,还有放走真正的战犯逃之夭夭不受惩罚。真是一塌糊涂对历史没法交待。红莲, 中国”——这种说法的可笑程度难以形容。譬如说广田弘毅是一个副典狱长,他绝不同意囚犯越狱去杀人放火,可……他没能成功阻止,造成了附近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于是广田先生难到就可以面带戚容的道歉,然后把自己也形容成受害者,最后回家喝茶去?当日本军队草菅了数百万人命之后,任何审判都不再是所谓“草菅人命”了,在二战中,每个日本人都是广义的罪犯,他们不是以一个人,一个军,一个军部去侵略其它国家,他们是以“日本”的名义侵略其它国家。这就像你说是你手杀了人,就把手割下来坐牢吧,其它细胞没罪一样搞笑。 红莲的逻辑非常让人有讲脏话的欲望,尤其是他(她)说得那么貌似真诚。

3.“大家口口声声说日本像强盗,到别人家去抢劫杀人,被捉到还不知悔改。但中国人也没对元朝、清朝时期对侵略他国领土而有所表示。战争永远是可怕的,宽恕才能让仇恨过去。身为台湾人民我,此时正活在大中国--不放弃以武力对抗台湾的威胁下。二次大战已过,但台湾人民的恐惧却还没过,听你们高声挞阀日本的罪行,台湾人民情何以堪。GUMI, TAIWAN ”——有些,轻松,并好笑,辨析了“红莲”的那段话后,看这段台湾话语,的确有些轻松。首先,世界上除了中国,似乎从不承认蒙古帝国是“中国”,大家都认为那是“蒙古”。而“元朝”和蒙古帝国根本不是一回事,元朝只是蒙古帝国在中原的分支,元朝对外侵略实际上是没有的。其次,中国一直认为蒙古帝国是在侵略,从来没有忌讳过,更加没有宣扬过成吉思汗及其子孙所进行的战争是“大东亚大欧亚共荣”的,这一点很清晰。满清入侵过朝鲜,并且以其王子为质,八年后放归。中国与朝鲜的关系,基调则是在有重大威胁的时候,倾力保护,而对于朝鲜的索取,则基本是象征性的,这你看看朝鲜(现在分南北了)历史记载就知道了,无论南韩还是北韩人,从不认为中国着意侵略过他们的国家,这和日本对中国属百年的骚扰劫掠,直至入侵和屠杀,有本质不同。中国同样不曾讳言对朝鲜有过入侵的历史。至于您自己身在台湾,可以告诉您,不放弃武力攻台是国际政治角力的一种“说法”,只有日本能够使得台湾和大陆兵戎相见,美国完全明白保护为台湾和中国开战意味着什么,所以美国本质上和中国一样,是不能接受台湾独立的。只是她希望用武器武装台湾,尽量放缓台湾和大陆和解,进而空前强大的脚步罢了。日本则是希望灭亡华人世界,我不懂,也不太能够理解日本人的心态,源出于中华的文明,为什么和母文化似乎有着不解之仇,日本才是迫切希望,甚至制造一切机会让中国和台湾开战的国家,它了解到美国不愿意也不可能为台独出兵丧国,所以一但台海开展,最可能的结果不是美国和中国两败俱伤,而是大陆和台湾满目疮痍,倒退50年,于是,日本又有机可乘……最令人感到恐怖的,绝不是美国的武力,而是日本对我们华人世界的了解。希望两岸都冷静下来,一个发展经济,一个发展民主,最终必然是经济和民主,以华人自己的模式融合。台湾是大陆的,于是民主也可以是大陆的。大陆是台湾的,于是经济也可以是台湾的。

4.“中国一部分人对日本的靖国神社的纠缠近乎于病态。日本人供奉为国捐躯的战士和中国有何关系。中国在共匪统治下8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至今人在天安门的中国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恶魔毛。中国人刻意回避共匪对中国人犯下的滔天罪行而去纠缠60年前的战争,是中国人劣性的具体体现。 实话实说, China ”——难得有这种逻辑出现:在家被老头子揍了一顿,然后出门被邻居那个狗日的打折了腿,踢断了牙,再然它后说,你看你家老头子都打了你好几顿,我就这么打了几下子你就“病态的纠缠”,不就是你自己的“劣根性”么?兄弟姐妹们,有比这更加恶毒的逻辑么?即使被自己人打过千万遍,这也绝不成为你可以随便侵略屠杀的理由,这点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你怎么会怀有和日本人一模一样的逻辑?即:别人能打,那就是我可以往死里打的理由。荒谬加兽性。至于“日本人供奉为国捐躯的战士和中国有何关系”,我可以给你一个解释:如果我强暴了你老婆,女儿并虐杀她们,并且砍断你父亲的脖子,划开你母亲的肚子,踩碎你兄弟的脑袋,最后,我被你一枪打死了。之后,每年,我家里人都为了祭奠我的“为家捐躯”而大大供奉和纪念,并且说我当时的作法不是“犯罪”,只是有些行为过激,其用意不过是想你老婆多个孩子,爸妈早早证果,你怎么看待这种对我的祭奠?若你没有中国人的“劣根性”,你不会“病态”的纠缠,那么你一定会欣喜若狂,陪着我的家人去给我叩头。我真不想骂人,但您实在是过于污秽了。

5.“那些向日本法院起诉要求战争赔偿的人,应当搞清楚一个道理:向日本法院起诉是没用的。日本人可以与中国政府达成免于赔偿协议为由予以拒绝。你们应当入秉中国法院起诉中国共产党或周恩来。因为当年周恩来所谓的代表中国政府向日本政府表示愿意放弃对日本战争赔偿的要求并没有经过人大通过(实际上当时处于文革时期人大已瘫痪),本身就属违法。所以,你们现在应当起诉中国共产党,要求废除当年的非法放弃战争赔偿的决定。这才是你们目前最应当做的事。 John, Australia ”——这个很简单,您说的行不通。日本当时没有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无论是谁表什么态,在不被承认的基础上,无法生效。话说回来,中国人的大度和善良,的确是世界所没有见识过的,可以说即使不是中共,中国人当时投票,恐怕也是这种选择,深入的,我们该为我们的选择承受欺蒙的苦涩。

6.“许多人总是把日本和德国相比。殊不知日本军国主义和法西斯是很不相同不能简单比较的。另一方面,我的确没有听说过日本天皇或首相在向外国道歉时曾经下过跪,这一点也许比不上德国。但我也不知德国可有与任何被侵略国家正式和解,缔结了和平友好条约,或者曾向任何被侵略国家进行过赔偿。若有的话请中国同志们介绍一下。红莲, 中国 ”——那一跪不是简单的一个动作,是一个民族深刻反省后的表态,日本天皇若有这一跪,中日早已“一笑泯恩仇”了。若你是中国人,你还真不够了解自己的民族。这个地球上唯一延续下来的古代文明,最耀眼的品质之一——就是“忠恕”。

7.“日军侵华和纳粹德国的战争罪行有许多关键的地方都有区别。当年德国进攻波兰,法国,苏联,都是事先周密策划,进行大量物资军队调动等准备之后,蓄意发动的侵略战争。战争的目的则是领土吞并和殖民占领。而七七卢沟桥事变,不仅对当时的日本政府来说是突发事件没有准备,前线的日军部队也是仓促卷入了战斗(7月8日清晨打了一个多小时,双方各损失十几到几十人然后停战)。这还远远比不上之前关东军背着上级策划的暗杀张作霖和九一八事件。卢沟桥事件之后中日双方都认为是误会并多次协商达成停火协议。即便后来阴差阳错失去控制后,日军认为自己进行的只是“有限制的惩罚作战”。当时日军人数只有几十万,没有力量全面占领有广大领土的中国。红莲, 中国”——“当时日军人数只有几十万”……日本是没有准备的,那么它的这“几十万”军队是干嘛来到中国的?保护世界遗产?也许7.7是意外,我手头没有什么确证,但日本入侵中国绝不是意外,红莲先生,你说出这么一段话来,到底要证明什么?日本也是无辜卷入的?它的军队跑到中国来7?7事变,是冤枉的?是不经过策划的?是军队自己没事儿旅游来的?哪天我请几个黑社会打手去您住所坐着,您可别激动去挑拨他们(当然,我保证警察不会来管),否则,您一激动,黑社会也是受害者呀。您是什么逻辑?点解?
妙戈,

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之。华夏需要那些岛民,我们仍旧怀念他们。此乃先前所种苦果,需要自己咽,还需时日。要有有这个承受力,怎能和童孩一起顽劣任性?我们要允许日本飞舞那漫天的菊花和透寒的剑,并不惊诧,而坐看欣赏这绚烂极致但早已演化而成的欢天歌舞,借此,和秦汉的祖先神往,与唐宋的百姓请安……何乐矣!中华永世。吾辈不辱。瑾需努力。
Scott.X, P.R.China

“在1952到1953年一共有3,000万日本国民签名,请求赦免和释放所谓的战犯。” (引自大山晋吾与记者的谈话)——既然日本国民认为这些军人无罪,那就尊重日本人民的意愿吧!何况这些军人牌位是放在自己国家的宗庙里,也没有放在其他国家,更没有放在公海上,其他人不是“淡吃萝卜咸操心”?好比某甲杀了某乙,被政府枪毙,某甲的亲属祭奠他,做功果超度亡灵,某乙的家属难道有什么意见吗?说你某甲杀了我的儿子,你们还在超度他的灵魂?这不是瞎掰是什么!某甲杀某乙固然不对,但某甲已受到法律的同等惩罚,两相抵消了,至于他的亲属吊唁他,那是另外一回事,是他们家里的事,旁人管得著吗?他的亲属又没有强迫某乙的亲属来吊唁,关某乙的亲属鸟事?法律上难道有限制罪犯亲属吊唁罪犯的规定?我还没有看见这样的规定,有谁知道有这样的规定,麻烦提醒我一声。至于说影响了某乙家的感情,那就是“脚痒只能在鞋子里拱”,拿不上台面来说的。所以说靖国神社供奉某人的神位,是靖国神社内部事务,旁人多嘴多舌都是浪费感情。
黑乎乎,



繁体

有关报导
靖国神社现场直击
2005年07月30日 |  时事专题
52%日本人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
2005年06月28日 |  国际新闻
台湾原住民被挡未能进入靖国神社
2005年06月14日 |  港台消息
台湾原住民赴日抗议靖国神社
2005年06月13日 |  港台消息
"小泉参拜神社应考虑邻国想法"
2005年06月11日 |  国际新闻
日本:中国批参拜 说法“荒谬”
2005年06月06日 |  国际新闻
六成日本人反对首相今年参拜神社
2005年05月28日 |  国际新闻
中国谴责日政要为二战战犯开脱罪责
2005年05月28日 |  中国报道
小泉称以"个人信仰"参拜靖国神社
2005年05月20日 |  国际新闻
小泉:今年将再次参拜靖国神社
2005年05月16日 |  中国报道
近半日本人望小泉停止参拜靖国神社
2005年04月25日 |  中国报道


相关网站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

中文网主页 | 国际新闻 | 中国报道 | 港台消息 | 英国动态 | 英语教学 | 金融财经 | 科技健康
英国报摘 | 世界天气 | 网上互动 | 时事专题 | 网上点播 | 广播节目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