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Access keys helpA-Z index
BBC中国
-----------------
其他BBC网站

2005年04月21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7:32北京时间 15:32发表
评论:布莱尔与“第三条道路”
英国米德尔塞克斯大学高级讲师 刘阿英

长期以来,人们总是把第三条道路同布莱尔联系在一起
近年来,有关“第三条道路”的文章发了不少,“第三条道路”作为社会政治的理念越来越被大家所谈论,所熟悉。但在中文媒体里有个普遍性的现象,即人们谈话撰文时总把“第三条道路”的概念(或理论)与英国现任首相托尼·布莱尔连在一起。

有学者不仅把“第三条道路”看成是布莱尔帮助英国工党从在野党走向执政党的竞选纲领,而且把它看成是布莱尔当选英国首相后施政的理论和思想基础;有人甚至把布莱尔看成是西方“第三条道路”思潮和新政的最主要代表。

更让人费解的是,即使连BBC这样的媒体,也犯同样低级的错误;如BBC记者霍斯在2003年7月11日的报道中说,“‘第三条道路'的说法源自英国工党政府所宣称的‘在自由市场开放主义与传统社会主义之间的方式,提供更好的施政'”。

诸如此类的以讹传讹,三人成虎,使读者误以为“第三条道路”出自布莱尔的新思想,似乎布莱尔就是该理论的原创者。

在笔者看来,这不仅是一个对“第三条道路”理论的严重歪曲,而且是一种历史性的误导,有必要对此理论正本清源,对其在舆论上加以拨乱反正。

其实,时至今日“第三条道路”既不是什么新思想,也不是从托尼·布莱尔开始。早在1930年代,有人就提出了这个概念。第三条道路的理论出现于国际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其主旨是要吸取布尔什维克理念和社会主义思想,并把两者的优点结合为一种现实可行的体制,以实现社会主义的远大目标;但在它早期(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出现时,并没有赋予它一个明晰而严格的定义。

二战后,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国家宣称自己的体制是“第三条道路”,即一种介乎于自由资本主义和原教旨共产主义之间,但比两者任一要好的发展模式。

理论来源

布莱尔1997年上台担任首相时受到支持者的欢呼
而真正把它发展成为一种理论的是著名的捷克经济学家奥塔·塞克(Ota Sik)。在20世纪60年代的“布拉格之春”以后,身为捷克副总理的塞克就试图在计划经济中引入市场经济的机制。当时,一方面苏联、东欧加快改革的步伐,另一方面西方持续的经济滞胀局面使崇尚自由竞争市场制度的经济自由主义思潮回升,二者彼此呼应,使市场社会主义思潮成为一种公认的独立的经济学流派而愈益受到重视,形成布鲁斯(W. Brus)“含有受控制市场机制的计划经济”模式、塞克“以市场机制为基础的分配计划”模式、科尔奈(J. Kornai)“有宏观控制的市场协调”模式等等,社会主义经济模式的探讨出现了在理论上异彩纷呈,学术上不断创新的局面。

塞克和其他一些捷克斯洛伐克的经济学家系统地建立起了“第三条道路”的理论架构。按照塞克等人的定义,“第三条道路”就是市场社会主义道路,是一种超越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下的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和以生产资料私有为特征的自由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新体制。塞克在提出市场机制“中性”论的基础上,进而提出市场与社会主义的“联姻”论。

其后,塞克离开了捷克斯洛伐克政坛,应邀去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专致于经济制度方面的研究。在那里他受到了费边主义的影响,并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它的市场社会主义的理论。他在该领域的研究成果集中反映在了他于1976年出版的专著:《第三条道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现代工业社会》。他主张,政治经济制度既是“人文关怀”与“经济效率”的结合,也是“国家计划干预”与“合作社式自主企业市场竞争”的结合,“第三条道路”是“混合经济”的道路。应该说这部著作是一部经典之作,它为“第三条道路”理论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

理论的发展

布莱尔在2001年再次获得大选胜利连任首相
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关于“趋同论”的讨论,既是塞克理论的影响在社会发展周期中特定阶段的体现,也是对“第三条道路”理论在新的历史时期进一步发展完善的延伸。“趋同论”的主要观点为:经过了几次全球经济危机和两次世界大战,自由资本主义已认识到了其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社会不公平,故向社会主义学习,引入了“福利社会”的概念和实践,缓和了资本主义的劳资矛盾,使西方进入了"福利资本主义"的时代;而社会主义在其实践中,出现了严重的效率低下,社会贫穷化的问题,特别是在前苏联和东欧许多国家,经济发展的滞后问题尤为凸显,故需要向资本主义学习其市场机制,以提高经济效率。这就是“趋同论”出现的国际大背景。“趋同论”的主旨可以高度概括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并不是永远并行的两股铁轨,而是相互影响,相互学习,呈逐渐趋同的态势。根本而言,“趋同”的结果就是“第三条道路”。

最新一波的所谓“第三条道路”讨论浪潮,是克林顿的智囊班子于1992年为应对全球化的新挑战而掀起的;这一理论直到五年后才被布莱尔和他的智囊们捡起,作为英国工党建立中左路线来赢得大选的手段。是故,即使克林顿及他的政策顾问们也就是该理论的弄潮儿,而布莱尔最多也只能算个“跟风者”。

模糊性口号

80年代初英国工党第二次在大选中失利,就约请了一批同情和支持工党的知名学者组成了智囊机构,来深入探讨失利的原因和东山再起的对策。布莱尔的智囊们受克林顿智库的启迪,捡起了“第三条道路”的理论大旗,并把其定义为“传统的社会民主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结合,用以对政府管理、福利国家、教育、政治文化、劳动力就业等领域进行社会改革”;他们对“第三条道路”所作的描述是“一种现代化的社会民主主义”,例如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院长吉登斯就认为,“它之所以是第三条道路,是因为它决定性地超越了旧左派(社会民主主义)和新右派(新保守主义)。”

然而,布莱尔作为一个政客所理解的第三条道路的理念则与学者们是不同的。用布莱尔自己的话说,第三条道路的本质就是“力图吸取反对派和中左翼的基本价值,把它们运用于[其]社会经济[已]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的世界中,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摆脱过时的意识形态。”(《第三条道路:新世纪的新政治》,1998年9月版:第234页)

说穿了,布莱尔借用“第三条道路” 的概念,不是用来矫正当时盛极一时的撒切尔新保守主义的极右路线,而是用这个标有工党商标的旧瓶,来装入“撒切尔主义” 的新酒。布莱尔的新工党向老工党支持者展示的是“酒瓶” ;而向中右派亮出的是“新酒”。布莱尔新政看中的是“第三条道路”的中间性,并给该理论赋予一种模糊性,以其掩饰新工党的机会主义路线的实质;其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争取更多的选民的支持。

布莱尔的标签

其实,政党和政客因变化了的形势而调整其政治路线或口号既合乎情理,也为普遍的做法,本无可厚非。但若是欺世盗名,并用以作为骗得选票的伪装,就会为世人所不齿;其结果是因在公众心目中丧失诚信而最后被社会所唾弃。大多机会主义者都会以这样不光彩的下场而告别政治舞台。

众所周知,英国工党的社会基础是建立在以工人阶级为主体的各类大大小小的工会和大多自由知识分子之上的;离开了工人阶级的利益,就不会有工党的天下。然而时代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英国经济及产业结构的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其时,若仅依赖工人阶级而忽略一些中产阶级的力量,工党是不可能取得政权的。这就需要一种新的、模糊的政党政治的理论。以这个理论为指导来产生的政治纲领应具备这样的特质:它既能拉住原有的支持力量,又能最大可能地吸引中产阶级的选票。这就是布莱尔借取“第三条道路”概念的根本目的和意图。

庐山真面目

“第三条道路”是工党派学者加在布莱尔政策上的虚假的理论标签;在实践中,布莱尔政府爱用的口号是最初的“新工党,新英国”和后来的“第二次现代化”。正是以这些模糊不清且具有一定欺骗性的口号为指导,布莱尔班子既稳住了党内的老牌社会民主主之者,使他们不能以“篡党”之名而给布莱尔作梗;又以“没有撒切尔的撒切尔主义”的路线获得了中右势力的支持。其结果使工党这个离开执政地位整整18年的在野党,终于在1997年赢得了大选的胜利,重新上台。也由于这种机会主义的路线,才有了后来在国会政策辩论时,工党既无法面对来自于自由民主党和本党内部对社会福利社会公平的挑战,又难以躲避被右翼讥讽为“偷窃或抄袭保守党政策”的尴尬。

客观地说,“第三条道路”这块招牌在90年代的英国确实迷惑了不少处于中间的政治力量,为工党的上台作出了不可低估的贡献;但它同时也彰显了布莱尔政治投机的本质。在布莱尔上台不久,他很快就扔掉了“第三条道路”的面具,露出了“撒切尔主义传人”的真面目,对内为推行个人意志而可以不择手段,口是心非,奉行一种以巩固权力为核心的机会主义路线;对外则罔顾民意独断专行,以美国的马首是瞻,奉行一种接近于新保守主义的霸权路线。布莱尔路线的结果是:降低了他本人及工党在选民中的政治信誉;改变了工党的性质,使几位持中左立场的真正的工党领袖如库克、肖特等人由其根本立场的对立而引咎辞职,使其副手普雷斯特和财相布朗无所适从,也使许多原工党支持者始有上当受骗之感。故有批评家们认为,严格来说不存在一个所谓的“布莱尔的第三条道路”;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一个“伪装的第三条道路”,其实质是一种回过炉的新自由主义或一片为其机会主义路线所缝制的遮羞布。

面临巨大挑战

今日,“第三条道路”说仍面临理论和实践诸方面特别是极右的新保守主义的挑战,学术界对其评价也褒贬不一;但这里说的不是所谓的“布莱尔的第三条道路”。

至于“第三条道路”理论能否象过去那样为布莱尔祭起机会主义的大旗帮他再次入主唐宁街10号,只有等着在未来的几个星期里,看布莱尔如何利用和打扮它了;也要看爱德华所领导的保守党在化解党内分歧凝聚党内力量上是否有所作为。据笔者观察,在目前英国社会中,有相当(大多数)人既不相信执政的工党,也不看好在野的保守党;但在现行选举制度下,他们往往不得不作出违心且无奈的选择。

“道可道,非常道。”谁也不能排除布莱尔班子会临时攥把出一个“第N条道路”的可能;至于其政治命运嘛,那得看他本人在冥冥中的造化了。



繁体

有关报导
英国反对党担忧邮寄投票诈骗行为
2005年04月15日 |  英国动态
英国大选 欧洲议题成为烫手山芋
2005年04月14日 |  英国动态
英国工党竞选政纲 经济为主轴
2005年04月13日 |  英国动态
英国大选临近 各政党推出竞选纲领
2005年04月11日 |  英国动态
移民问题成为英国大选的焦点
2005年04月10日 |  英国动态
布莱尔大选前热身 舌战各党领袖
2005年04月06日 |  英国动态
布莱尔首相宣布5月5日举行大选
2005年04月05日 |  英国动态
布莱尔公布工党大选承诺
2005年02月11日 |  英国动态
英国保守党为大选公布减税计划
2005年01月17日 |  英国动态


相关网站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BBC中文网 - 产品与服务

中文网主页 | 国际新闻 | 中国报道 | 港台消息 | 英国动态 | 英语教学 | 金融财经 | 科技健康
英国报摘 | 世界天气 | 网上互动 | 时事专题 | 网上点播 | 广播节目表